御宅屋 > 辣文合集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周巷发展互助基金会
    完成了对周黄民和其他周家人的拱火,周铭就功成身退,和大爷爷周飞义还有三爷爷周文海进去祠堂后屋了。

    周家祠堂后屋有一间常年上锁的储藏室,而根据周飞义的说法,这里就是周家存放家谱的地方,周飞义拿出他随身带着的钥匙打开房门,在储藏室一个暗格里拿出了一个铁盒,铁盒上一尘不染,也没什么锈迹,这一方面是铁盒是特制的,另一方面也是周飞义经常拿出来打理的结果。

    打开铁盒,六本周氏宗谱就躺在里面,记载了这一支东林周家的祖祖辈辈,是如何从汝南望族,一步步迁徙到东林这边最终成了现在的周家。

    按照周家的祖制,周家的家谱是每十年一小修三十年一大修,而大修过后老的家谱会由新修的家谱取代,除了大家长手上留有几本孤本外,其余全部销毁,这么一代代传下来,周家两千多年传到现在就浓缩成了这六本家谱。

    这六本家谱是那种一眼看去就很有年代感的,封面是已经褪色发白的蓝皮,翻开里面则都是泛黄的页面,上面记载着从三国周瑜到明朝内阁首辅再到周飞义他们这一代的所有主要名字。

    大爷爷周飞义轻轻抚摸着这些家谱,脸上的表情复杂,显得十分感慨:“这就是咱们周家的荣耀,他在这里已经整整三十年,三十年都没有再动过啦!周铭,大爷爷拜托你,一定要好好的修家谱,千万不能让我们东林周家断代在我们手上,大爷爷这辈子就求过两个人……”

    周飞义说着都要给周铭跪下了,这可把周铭吓了一大跳,毕竟周铭是小辈,自己给大爷爷跪是应该,但要大爷爷跪自己,不管什么原因都说不过去的。于是周铭一边扶着大爷爷起来,一边连连点头让大爷爷放心,自己一定会做好家谱的重修工作。

    人一旦上了年纪就容易过分伤感春秋,不过周铭倒是能理解大爷爷,他这么大年纪了,其他的也没啥指望,就盼着能把家谱修好。除此之外他也是羞愧,就像他说的,他这辈子就求过两个人,可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另一个则是爷爷周平江。

    当年大量军工厂内迁,在江南一带遴选技术工人,周家也有名额指标,可一来大家都有故土情谊,如果不是必要谁都不想背井离乡;再说那时江南富庶,谁也不愿意离开江南去内地那些穷乡僻壤里奉献自己。

    周家为了这个事情也曾吵的不可开交,最后爷爷高风亮节,为了周家主动担下责任离开东林,只是这件事背后也少不了大爷爷为了周家做的劝说。

    当年为了顾全整个周家劝说爷爷,现在又是自己,周飞义回想起来就觉得羞愧,觉得他对不住自己一家。

    “大爷爷,当年离开也是爷爷的选择,如果我爷爷真不想走,也没人能逼他不是吗?”周铭还反过来安慰他了。

    随后周铭一边取出相机给家谱拍照,一边联系了东林博物馆那边,让他们帮忙派些技术人员过来帮忙保存这些家谱,在周铭看来,这些老东西,还是找专门的人来做处理保存,总比自己瞎弄要好。

    做好了这些,周铭和周文海周项才离开周家宗祠,而值得一提的是,当

    周铭他们离开的时候,外面周黄民和周家人还在吵,也是让周铭无奈了。

    “您们继续加油,我是从临阳的穷乡僻壤出来的孩子,没见过啥世面,你们就好好让我看看啥是江南风范吧,我很看好你们!”

    又对他们拱火几句,让他们吵的更厉害一些,周铭他们才离开。

    不得不说,继续拱火让这些家伙吵来吵去,总比他们一天到晚给自己捣乱的好,反正这些家伙也对自己修家谱没任何帮助。

    时间到了第二天,周铭请周文海周项一起过来鼋湖山庄,他们又一起讨论了关于基金会的事情,并最终确定基金会的名字为“周巷发展互助基金会”。

    叫这个名字是很有讲究的,因为如果单纯的叫“周氏基金会”和“家谱基金会”什么的,那样未免太过张扬,首先会不会引来政策打压先不说,就单说这么高调的名字,要是引来一群想浑水摸鱼的家伙回来给自己捣乱,那也够人受的了。

    要知道周姓在全国也是一个大姓,谁能说里面没有看到东林这边有人出大钱修家谱,就想动歪脑筋过来碰瓷捞好处的呢?

    而“周巷发展互助基金会”就没有这个担心,这个以地名命名的基金会,要是单听名字,谁也搞不清楚这是干嘛的,还以为政府扶贫机构或者什么爱心组织,这样就可以完美避开很多麻烦了。

    确定了基金会的名字,周文海很快去找人做招牌了,此外到了下午的时候,周文海和周项还分别给周铭找来了几个五六十岁的阿姨。

    “她们都是几代周巷人,和周家大多数都有交往,逢年过节的也都会经常走动,对周家的事情了解的十分清楚。”周文海还告诉周铭,“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们大都已经退休或者内退了。”

    周铭抬头看了周文海一眼,都说姜还是老的辣,这话果然不假,周文海最后一句话非常重要,因为要在上千户的周家里找几个家长里短的阿姨很容易,但要她们沉下心来忠心做事,她们就必须现在没工作或者家里需要用钱才行,周文海显然早想到了这一层。

    周铭随后让这些阿姨进来,周铭一个个面试了她们,她们都拍着胸脯向周铭保证了她们对周家事情的了若指掌,而周铭也觉得这些阿姨心都不坏,虽说不是多有想法吧,但至少打听事情是够了的。

    于是周铭很快敲定下来:“各位阿姨,那么从今天起,你们就可以来周巷发展互助基金会上班了,我给你们开每个月六百块钱的工资,所有话费车费这些实报实销,而且根据你们每个月的业绩,还会给你们三百到六百不等的奖金,你们觉得可以吗?”

    几个阿姨当时都高兴的鼓掌起来,一个个热情的和周铭握手表示感谢:“周铭小同志真是太感谢你啦,居然给我们开这么高的工资,就是他们在厂里上班也不见得能拿到一千块钱,你能给我们开这么多,不管你要我们做什么打听什么,我们都一定帮你做好!”

    周铭微笑点头也向她们表示感谢。

    这个结果在周铭的预料之中,工资的事情,周铭和周文海周项也商量过的,周铭不是开不起三四千块钱一个

    月的工资,但一来没必要,二来也是和名字一样,这么高工资又张扬了,惹来不必要的觊觎就不好了,还有一点就是自己开了高工资,反而这些阿姨会不敢拿,怕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了。

    确定了包打听的这些阿姨,周铭还请来了东林博物馆还有江南大学的人文历史教授,帮着对周家的家谱进行校对。

    一件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这是周铭一贯的习惯,这次对待周家家谱也一样,虽然周飞义那里还有六本遗留下来的孤本,但正如现代人有伪造和编写家谱的事情,谁知道古人有没有,谁知道那些出身旁支血脉却最后跃居高位的龙傲天角色,有没有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故意往主家上靠的事情。

    人要脸树要皮,所有王侯将相富商贵胄,谁不想给自己谋个好家世呢?这点古今中外都是通用的。

    正是这样的原因,周铭才借着这次修家谱的机会,实事求是的梳理一下周家的家谱,尽可能的把里面一些虚假的部分给剔除出去。

    这样的活计让那些阿姨去做不现实,只有大学里那些知识丰厚的专家教授能胜任。

    面的周铭的提议,周项当即表示,他一个同学的父亲就是江南大学的历史教授,或许他能帮上忙。

    周铭点头表示让周项去找他同学试试,如果有什么需要,比如给老教授送副字画墨宝古董作为礼物什么,自己这边可以帮忙,毕竟老教授出手,除了必要的酬劳,总得加一些足够分量的礼物,否则就太不懂事了。

    商量好了这些修家谱的事情,周铭和周文海周项就都各自忙碌去了。

    可就当周铭这边忙忙碌碌准备修家谱的事情,另一边的周家却有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发生了。

    周家宗祠里周黄民和周家众人的争吵从白天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甚至在周铭他们离开以后仍在争吵指责,天知道这是为什么。直到后来时间实在太晚,他们各自都又累又饿,也发现周铭那些人早都走了,他们再吵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也各自散去了。

    结束了争吵,虽然周黄民嗓子早就冒烟了,但他还是拖着浓重的疲惫打了电话:“领导,这边按您的要求,我已经把修家谱的事情丢给周铭了,您给我的五十万贷款,是不是可以落实了?”

    那边并没接贷款的话,而是问一切进行的顺利吗,周黄民回答很顺利,那边立即怒了,斥责他怎么能让事情顺利进行,还骂周黄民是个废物。

    周黄民面对斥责辱骂,他只是低头受着,并不敢有任何反驳,他甚至不敢说出自己今天和其他周家人吵了一天架,压根不知道周铭那边的情况,害怕被指责的更厉害。

    就算这样,那边仍不满意,他甚至命令周黄民:“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哪怕你把家谱全烧了,也绝不能让那个周铭那么顺利的修家谱!”

    “可……那是我们周家的家谱呀!”周黄民不想做周家的罪人。

    “你们周家?那还是你们周家吗?”那边反问。

    周黄民一下子呆住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许久之后,眼里闪过一丝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