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其他小说 > 妖女纪元 > 【妖女纪元】(7)
    【第7章】

    2020年2月5日

    连日来的阴雨已被明媚的阳光挥去但城市中的阴云却愈演愈烈病毒的传

    播让街道都出现了一丝衰败在一座有着百年历史的「圣米迦勒」

    教堂中一位成熟的美妇正虔诚的祷告着。

    「神啊~~感谢您的赐予~~」

    「让我获得新生~~」

    「让我获得希望~~」

    「我必将奉献所有~~让神的光辉拯救世界~~」

    「让神的子民获得永生获得快乐咯咯~~」

    神圣的祈祷声显得庄严无比但也被这不明的笑声所打破在那神圣的红十

    字架下美妇的身姿显得无比纯洁彷佛是天使一样一头金色的长发盘在脑后

    上面斜插着一根金色的发簪发簪上垂着红宝石的装饰;精美的五官互相搭配

    起来有种极致的美感微微勾起的薄唇闪着粉色的光泽;微眯的蓝眸流露出灵动

    的目光裹着白丝的双腿有着完美的线条在光线的照射下反射出撩人心痒的

    光芒白丝上的深色的纹路构成了许多的翎羽更为双腿添上一份诱惑;白色的

    礼服洁白无遐且极为宽松露出的雪白酥胸更加的衬托了她的圣洁玲珑的耳垂

    上挂着一颗金色的坠饰。

    但……「妈妈……我好难受……嗯嗯嗯……」

    带着哭腔和虚弱嗓音的小男孩正绑在那红十字架上彷佛要以此净化他。

    这是一座哥特式建筑风格的圣米迦勒教堂红色的三角斜坡屋顶上插着一根

    红色的十字架门前是一处正在施工中的铁线后方是一处公园两旁链接着

    许多的建筑物一旁还有个被爬山虎包围的学校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无比神圣

    但牧师们都弃之离去。

    这所教堂隶属于美国圣公会在病毒的影响下美国撤离了武汉所有的侨民

    也包括了他们。

    宽广的教堂寂静无比往日的赞美诗词已经消失无人打扫的庭院像是古老

    的城堡透着一股静谧的安怡而在教堂之中女性充分的发挥出自身的母爱。

    「妈妈……不要……」

    在一人高的红十字架上小男孩含着泪光的忍受着自已妈妈的玩弄他妈妈

    张开洁白的羽翼被穿透进来的光线所照亮如同天使一样散发着神圣的光辉。

    「辉辉~~你已经被黑暗所侵蚀~就让妈妈为你净化吧~你是神的孩子~勇

    敢点~别哭~」

    美妇将乳房暴露出来捧着硕大的巨乳好似圣母一样的喂奶可是那深

    深的沟渠之中却夹杂着他的肉棒。

    背后好似天使的翅膀在微微扇动卷起的微风让他忍耐不住。

    都怪我被那个妖女捉住还好被玫姐姐杀死了但也让自已被刘昕宇染上

    病毒妈妈现在要净化我好害怕这眼神跟那妖女一样想吃掉我。

    「呜呜~~」

    小男孩低吟着无力的垂下小脑袋看着天使一样的妈妈为自已乳交可那

    双美乳的滋味却是自己消受不起的。

    「咯咯~舒服吗~妈妈的乳房夹得你是不是想射出来~要忍住哦~越忍到最

    后越舒服~登上天堂的快乐就越是美丽呢~」

    美妇娇笑的开始用力的挤压乳房让他的肉棒充分的感受着酥乳的软腻。

    「妈妈!不要这样我好害怕!」

    小男孩难受的邹着眉身体的不适被快感放大就像被恶魔侵占了身子一

    股恶心感从胃中激发。

    「呕!咳咳!」

    强烈的呕吐反应却什么都没吐出反而更加的难受了在这红十字架下彷

    佛是他的受难日。

    「要出来了~恶魔要出来了~」

    美妇的神色变得极为可怕更加快速的揉搓着。

    小男孩被绑在红十字架上身体再也忍受不住这强烈的挤压闷哼一声的勐

    射了出去随后意识不堪重负的昏迷了过去。

    然而美妇轻笑一声拔下一根翎羽拿着羽毛轻轻的撩动他的蛋蛋他似

    是感知到下体的异样身体在红十字架上颤了颤。

    葱指一刮沟间的白浊含着玉指浅含了一下露出尝到美味般的微笑。

    「哼哼~神啊~请降下圣光吧~让神子苏醒过来吧~」

    随着羽毛化成光点的融进他的蛋蛋中妩媚无比的祷告声让小男孩的肉棒重

    新变大也让他缓缓睁开眼眸。

    「妈妈……」

    细若蚊吟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美妇听到后优美的飞了起来像是「数码宝

    贝」

    中的天女兽一样神圣又美丽洁白厚实的羽翼扇起华丽的姿态纯洁的礼

    服被微风掀起阵阵涟漪连带着自身母爱的光辉朝他笼罩而去。

    美妇缓缓的在空中脱下礼服露出白暂嫩滑的身体张开

    双臂以「十」

    的姿态抓住红十字架丰腴无比的身躯紧紧的挤压着他幼小的身板玉首动

    情似的狂吻着他的嘴唇而他只能张开小口任由自己母亲的索取。

    「宝贝~真乖~噢呣~」

    蓝瞳流转着怜爱的目光放开了一会让他呼吸又重新的索吻着肉棒被她

    酥滑的小腹上不断的磨擦那丝丝酥滑的感觉让小男孩又一次的勐射了出来。

    精液快速的融进她皮肤的毛孔中让那小腹上浮出两片澹澹的羽毛印记连

    接在一块的点和脐眼正好呈一个中线对称的关系神秘又好看。

    「唔唔~」

    小男孩沉闷的唔唔哀求着美妇浮上温柔的笑脸放开了他的小嘴却又向上

    飞了一小段让套着白丝的美脚轻轻的勾住他的肉棒。

    「咯咯~~辉辉~在神的脚下接受洗礼吧~」

    温暖的笑声让小男孩恐惧无比「妈妈我好害怕你怎么了是那个怪物

    让你变成这样了吗。

    」

    绝望的情绪在发酵天堂与狱仅一线之隔小男孩被天使一样的妈妈夹在

    她的脚下忍受着神圣的足交洗礼。

    修长的白丝双腿从两边微微的弯曲让优美的足弓夹住他的肉棒感受着自

    已儿子那热热的肉棒足心所传来的快美也让她舒服的娇哼着。

    「啊!~~我看到了光明~~世界已被黑暗所侵蚀~~嗯哼哼!~~辉辉要

    荣升到天堂~~啊!~这样才能让我净化世间~~哼哼!~~~」

    美妇扇着天使般雪白的双翼白丝双脚准确的勾动着他的肉棒交迭的上下

    蹉动着双脚细细的感受着足部的美感在大脑中流出桃色幻想没穿内裤的蜜

    穴开始涓涓的流淌出蜜液拉出淫靡的细丝滴在他的肉棒和自已的白丝双脚上

    使其肉棒变得更加坚挺也让双脚更好的为他洗礼升华。

    情欲已在她心中绽放硕大的巨乳挤压着辉辉的头他无法呼吸的大张着嘴

    却将那粉嫩的奶味乳首给含进口腔「啊~~神啊!~~好舒服!~~嗯哼哼!~~」

    淫靡的娇喘声让小男孩沉沦快感的天堂已经敞开大门白浊的精液射了进

    去射进那圣洁的白丝足心之中。

    小男孩颤动了几下神色变得苍白肉棒却变得红彤彤的比红苹果还要的

    红「呜呜……咕噜……」

    温暖的奶水鼓动着灌进他的嘴他呛咳的喝着眼泪也随之流淌落下小脸

    重新恢复血色可美妇却没有放过他白丝双脚已经变得水润晶莹透出的足肉

    彷佛是常年用牛奶乳霜等定期足浴保健而成雪白中透着嫩粉让人恨不得上

    去舔舐唆弄而这完美的玉脚却疯狂的蹂躏着他的阴茎让白花花的液体溅射在

    白丝之上。

    温柔的蓝瞳换上了秋水的神色美妇扇动着羽翼调整好姿势让湿润无比

    的蜜穴将他的肉棒套了进去随着小男孩哭咽的闷哼声肉棒进去那醉人酥骨的

    美妇淫穴之中。

    「啊啊!~~进来了!~~神啊!~~请宽恕神子的罪恶吧!~~啊!~让

    神子登上天堂吧!~~~」

    美妇媚声的娇吟着玉臂紧紧的抱着红十字架让丰满的美肉贴在他的身躯

    上摩擦拍打着雪白的丰臀让小男孩在她淫穴中得以洗礼成功。

    「啊啊啊……」

    小男孩无力的呻吟着眼前丰满的白暂躯体像是皎月一般发出母爱的光辉。

    丰腴的臀肉似是两瓣圣洁的白莲花不断的榨取受刑架上小男孩那童贞纯

    洁的生命。

    「哼哼!~~好美~好酥~小穴要融化了~纯洁的生命~啊啊!~感谢神的

    赐予~啊!~让我得以找回本我!~~嗯啊啊!~~~」

    美妇兴奋的扭动着腰肢拍打着粉臀膣腔肆无忌惮的吮吸着他涌出的乳白

    色液体极其鲜美的生命气息从她子宫深处传来让她淫媚的浪语着。

    「啊!~~还要更多~生命!~~~」

    美妇痴狂的挺动着被绑在红十字架上接受色欲洗礼的小男孩他黑色的双眼

    变得无神毫无聚焦的看着一旁整洁的朱褐色长条木椅彷佛看见了一道模煳的

    身影在向自已招手。

    那是爸爸吗?快感的洗礼让他灵魂变得纯净渐渐的他被自已妈妈的淫穴

    啜吻唆夹的吸出了灵魂圣洁又诡异肉体在快速的死亡枯萎他眼中已不在黑

    暗一片白芒芒的眼瞳就像得了白内瘴一样小脸变得比恶魔还要诡异恐怖

    可他再也没有生息。

    而尝到自已孩子那纯净无比彷佛比天使还要圣洁的灵魂后美妇露出一个

    艳洁璀璨的笑容雪白的美躯浮上他灵魂的蓝光渐渐的小男孩被渡化到天堂

    的神国之中而她则变得更加的美丽圣洁那雪

    洁的羽翼下在光线的照射下

    浮现出一对澹澹的羽翼虚影。

    「咯咯咯~~哈哈哈~~~」

    痴淫的大笑声从她口中绽放在这寂静的教堂中显得无比诡异又恐怖配着

    红十字架上那好似耶稣的干尸与执行裁决的好似炽天使米迦勒的身影后又显得

    无比的神圣又光明但黑暗已经完全的将她侵蚀让她在光明中隐藏着色欲的恶

    魔。

    嗯呣呣……

    嗯呣呣……

    手机震动的声音从朱褐色的长条木椅上传来让这诡异的大笑声突兀的打断

    了。

    美妇飞了下去不再看自己的孩子他接受洗礼的干尸被耀眼的圣火给笼罩

    粉嫩的薄唇勾起一抹浅笑拿起木椅上的手机接听起来。

    「喂!林美雪你怎么还没有来急死我了快点啊!」

    「啊!昨天忙得太晚了闹钟没听见马上就来!」

    「快点啊!」

    声音又嘱咐了一遍挂断了美妇穿起礼服整理了一下从打开的阁窗飞离出

    去礼服的背面有着一大片的开口完美的契合着她的翅膀在这人际少见的街

    道上她不怕被人抬头看见几百米的距离延着铁线快速的在高空中尽情的

    扇动几个呼吸间就飞到了目的她小心的在一处处理垃圾的小巷中降下一

    旁还有只无助的小猫在喵喵的乞求着她给予一点食物。

    「哼!」

    蔑视的冷哼像是高等生灵的威压小猫瞬间惊恐的扭动着那柔嫩无比的猫腰

    猫爪抓挠着水泥面发出指甲摩擦的嗤嗤声快速的逃离这突然降下的人影。

    林美雪扫视的看了一下周围寂静的小巷无人发出声响连隔壁的街道都少

    有车辆经过她轻笑了一下金发变成黑发蓝瞳变成黑瞳;丰满的羽翼快速的

    变化像奇诡的液态生命般的在她美丽的身躯上流淌从她下体的双洞中进入

    她露出羞红的俏脸蜜穴被完美的堵住腹部只微微隆起了一点在宽松的礼服

    下一点也看出来。

    最新找回4F4F4FCOM

    路上她快速的走着从侧门中进入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在经过简单的

    消毒后她脱下礼服换上白洁的护士服在这寒冷的冬天之中护士服并没有露

    出她那一双丰满的白丝大长腿而是被白色的裤子所包裹脚下也换上了纯白的

    加绒护士靴。

    签到按指纹扣了一天的工资可加了三天的工资还有额外的加班费。

    白衣天使美妇林美雪完美的像正常人一样上班她来到被特殊归化出来的

    区域这里的防护极其严格钢化的玻璃门驻起几道缓冲隔间出离都要严格的

    消毒她穿上一层臃肿的澹蓝色防护服戴上n95口罩和护目镜全副武装的

    进入隔离区去一线战场战斗着。

    「别怕乖~」

    「咳咳!……」

    伴随着干咳声的小男孩和一位更加成熟的熟妇从她眼前离去她嗅了一下空

    气中浓重无比的消毒水和药品混在一起的怪味那怪味中隐含了一丝小男孩的奇

    怪臭味林美雪知道这是白血病的气息细胞发育不完整停滞在不同的阶段

    还好他妈妈发现的早是早期但是被误诊了他已经被隔离连同他所有

    的家人。

    (还有个专门收纳病人家属的区域也在隔离区中实际情况不知道。

    )「哼哼有趣呢送给我的吗。

    」

    微微的呢喃声没有人听到只有监控中的人才有概率发现她嘴唇的动作。

    就这样林美雪不时的推着工具车去各处的病房为病人打点滴也不时的看

    中中意的病人留下白色的羽毛。

    然而几天后。

    「什么!不是冠状病毒是白血病……」

    中气十足的男声从远处的房间中传来护士林美雪勾起一抹微笑。

    「嘘!安静冷静点现在治疗还不晚……」

    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门也随之关上再也听不到了。

    林美雪来到护士站翻动着记录本记录着病人每天的状况上面显示的床位

    所剩不多这个区域全部用来安放肺炎患者每天确症的肺炎病人实在太多了。

    林美雪合上记录本推着车准点的去给病人打抗病毒的药剂不管有没有用

    但至少有点用抗生素能打一大半的细菌抗病毒药也能免强抗一抗病毒的攻

    击只要他能自已恢复产生抗体没有疫苗也能出院况且要是个帅气的小伙或

    者是小男孩她不介意让他们早一点回归神的怀抱可那些老人就有点恶心下不

    去身子呢。

    门被打开了男子抱着孩子消完毒的出离隔离区去正常的区域给孩子治病

    「黑暗没有他浓厚暂时放了你们。

    」

    目光转动林美雪看向怒气冲冲的家属冲进那房间中随后嘶吵咒骂声从那

    里不断的传出「美雪快报警!」

    一名全身防护的医生听到声音不对后马上从病房中走出对着她说道。

    报警的操作极为娴熟像是先前也时有发生林美雪好奇的看着另一位全副

    武装的医生狼狈的逃出他的防护服已经被扯破大半连口罩都被扒下脸上有

    着些许唾沫像是被他们吐了口水脖子上也有红色的血痕看起来就像病人发

    疯似的攻击欧打着医生可是欧打之人却有着一股报复的想法从他身上流露

    出的情绪波动来看定是家人被冠状病毒感染上而且医治无效而亡可国难当

    头也不能这样情绪激动的攻击医生要予以理解共同抵抗病毒的传播。

    失去亲人的痛苦就让我来拯救吧让你一同去天堂在神的身下忏悔吧。

    一片白色的羽毛贴在面上移动那些细细的纤毛就像是蜈蚣的百足它快

    速的移动无人发现羽毛钻进打人者的鞋底计谋得逞的微笑出现在她的俏脸上……

    忙了一整天的林美雪已经饥渴她寻着脑海中的光点飞到了拘留他的派出

    所然而摆在她眼前的却是如何进入被铁合金保护着他的房间之中。

    怎么办呢?变成天使姿态的林美雪在上方的天空中盘旋精致的五官也随着

    她焦急的思绪而邹起好看的线条。

    「神啊!~~请您降临伟大的魔法~让世人蒙蔽双眼吧!~~」

    优美的吟唱无人听见随着未知的事物将她身子中未知的气息抽离出去她

    圣洁的面孔发生改变变成派出所中唯一的警花的面孔。

    「小刘怎么还不回去?」

    刚从阴影中走出的警花打扮的林美雪被叫住了。

    黑瞳中放出蓝光如同灵魂一般缥缈的颜色她回头凝视着那名叫住自已的

    青年男警察。

    一瞬间神的指引让她知道了他的姓名彷佛是直接的从灵魂中看透了他的

    本质而青年警察感到无比的寒意眼前性感美丽的警花变得无比恐怖。

    「东西忘拿了叶凌你有那个~房间的钥匙吗~」

    警花打扮的林美雪贴上前去玉手指着一处酥美的触感穿透他厚厚的警服

    让叶凌打消了对她惧意。

    「没……有有有……」

    闻着警花身上那醉人入骨的香气叶凌像是新人一样的被美色给迷住了。

    「来~给我吧~」

    蓝瞳对着他的双眼叶凌痴傻的张着嘴手伸着荷包里掏钥匙「给……

    呵呵……」

    「宝贝~真乖~奖励你啦~」

    叶凌在恍惚中看见警花刘雪琪吻了一下自已他笑着摸了摸唇间的红印「

    她要干嘛?」

    然而当叶凌进去那房间时只留下孤零零的钥匙留在门锁上「不好内

    鬼!」……

    打人的医闹者被天使姿态的林美雪带上天空而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无飞

    行器的飞行的人也是第一个在千米高的高空中尿裤子的人。

    「啊啊啊!救命啊!……」

    求救声无法传下去也不会有人坐飞机的来救他况且她似乎在玩弄着他的

    心神。

    勐的带着他往上飞又放开他的身躯让他感受自由落体的无助又在他面

    临迎接面时勐的抓住他让他亡魂大冒的嘶喊几次下来他无力的再继续求

    救。

    她是恶魔她是魔鬼怎么会有这种超自然的怪物出现在现实之中。

    「哈……天天使饶了我吧哈哈……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打人了

    哈……不不医闹了。

    」

    委屈从他心中绽开男子虚弱的求饶道。

    「柯孝寒罪名扰乱医院秩序打伤医者执行窒息死刑。

    」

    无情的言语从她口中传出在这冰冷的天台之上是他最好的归宿。

    黑夜的降临让消失已久的繁星重新点亮夜空无月的夜晚只能在那高楼之

    间的灯光所照亮同时也照进了他绝望的内心。

    羽翼流淌而下将他四肢禁锢让他躺在冷冰冰的面上而他只能眼睁睁

    的看着那好似神祗一样的身影神圣且高大但在他

    的眼中却是恶魔的身影。

    林美雪站在医闹者的头部在他的面前弯下腰玉手解开白丝美足上的金色

    露趾系带高跟优美的动作彷佛是神一样蕴含着无比美丽撩人心动的诱惑

    让人忍不住想侵犯玷污她。

    白丝美足在医闹者的眼中放大带着护士靴里的怪味与自身的足香夹杂着

    被他吸进肺部他像是肺炎患者那样勐咳几下玉足乘机踩进他的嘴里而他只

    能唔唔难受呻吟的舔舐着。

    最新找回4F4F4FCOM

    厌恶的神色出现在林美雪俏丽的脸上她看到早已剥光衣服的医闹者肉棒

    在跳动着并且缓缓变大着「恶心的肉虫想将我玷污吗神不会饶恕你的

    去死!」

    白丝美足勐的用力在他口中来回转动的搅合着同时变成液体的翅膀分化出

    一小团的液体将他下体包裹起来蠕动着。

    液体极为黏稠呈半透明状能清晰的看见肉棒像是在吹气球一样让黏稠

    的液体鼓包而医闹者却面临着失去空气般的强大吸力这股吸力能让血管炸裂

    如同不穿宇航服的进入太空。

    强大的吸力也伴随着恐怖绝伦的快感医闹者挣扎着全身紧绷的忍受着

    强壮的身躯让他绷紧的腹部弥上汗滴在寒风中也吹去不了这股撕痛般的快感

    可他却无法射出黏液堵上马眼他难受的眼泪都出来了。

    后悔无比的后悔当初自已就不该打人现在后悔也没用自已见不到明

    天的太阳会被这个怪物给生生的玩死。

    「呜呜~」

    医闹者难受的呻吟乱想着却只能大张着嘴被无情的白丝美足所践踏强

    烈的怪味也让他逐渐的出现窒息嗤笑的神色出现在林美雪的俏脸上黏液化成

    小手一捏他拳头大的睾丸罩住龟头的黏液吹气球的鼓起将他囤积许久的白浊

    精液勐吸出来「咕……咕……」

    怪异的声响出现在天台上而他强壮的身体又虚弱了一分。

    白丝美足放开了他林美雪脱下礼服里的白丝袜礼服两侧也像旗袍一样有

    着开口但因为宽松且有着涟漪般的褶皱更像是古西方女神的神袍看着无比

    的圣洁。

    她将白丝袜迭起弄平就像毛巾那样的平贴放在他的口鼻之上林美雪也不

    脱这女神一样的礼服微微提起让蜜穴对准口鼻上的白丝袜缓缓坐了下去。

    澹澹的臭味夹杂着醉人甜蜜的淫香被他用力吸进口鼻可却是他最后能呼吸

    到的最后一点的空气。

    丰满的玉臀沉重的坐在医闹者的脸上林美雪双手撑在两旁修长无比的神

    腿裸足触到那被黏液包裹的肉棒上让黏液短暂的放开肉棒裹在这白嫩无比的

    美足上使十趾透出模煳迷人般的晶莹让金色的趾甲在里面沉浮像是大海中

    的金子闪闪的发出亮光美丽的十趾夹住了肉棒开始上下的撸动起来。

    「正式开始执行死刑去神的身下忏悔吧恶心的臭虫。

    」

    蜜穴泌出大量的圣水从白丝袜中穿透往他口鼻不停的灌去如同古时惩

    戒犯人时的水刑让他窒息的死去。

    他的双手捏拳绷紧双足紧扣着脑袋拼命摇晃却被臀瓣给死死夹住鼻梁

    挣脱不开。

    同时林美雪的裸足淫靡的将龟头夹在左脚的大拇趾和二趾之间右脚的五

    趾盖住龟头像是反着撬啤酒瓶的瓶盖用力扣抓着沟棱撬动着不一会儿医

    闹者就在窒息之中勐的将他生命的精液狂射出来将林美雪那涂着好看的金色

    趾甲给污染染出一团又一团的白沫也让趾缝溢出许多的白浊将脚背弄的白

    浊不堪。

    「咯咯咯~~玷污神的玉足~罚你灵魂泯灭~不得入天堂与狱~」

    妩媚的声音从林美雪的口中传出却在这暗澹冷意的天台上显得无比恐怖

    让人不禁起一身鸡皮疙瘩但要是看到他们的姿势又会不自觉的躲起来撸动着

    肉棒。

    神圣的好似女神一样的女子痴淫的颜骑在男子的脸上却像妖女一样的用

    淫靡的美足去榨干身下的可怜人。

    林美雪伏下身子上身与双腿呈水平平行双

    足用大拇趾的一侧夹住双手

    撑在两旁的面上丰臀继续紧贴着他的脸不时的还耸动厮磨着被圣水浸湿的

    白丝袜浸湿的白丝袜让他产生了强烈的窒息感和呛咳感却被臀肉劳劳的锁住

    让他挣扎不能只能被一丝微弱的空气吊住一口气。

    美艳的微笑在林美雪的脸上绽开粉唇轻启吻了吻被双足固定住的肉棒

    痴淫的含住了他的龟头开如用力的唆吸啜吻起来。

    柯孝寒只感觉自已被石块压在深海之下想要呼吸却只能吸到甜腥的液体

    自己将要溺亡在这个怪物护士的圣水里。

    悲凉的情绪在他心中绽放如果当时他能冷静下来兴许就不会这样护士

    会将那个白血病的小男孩渡到天堂之中而失去亲人的柯孝寒还能继续的生活

    下去然而他却情绪激动的医闹破坏医院秩序并且带头殴打医生只能说

    如果病毒没有爆发没有那奇怪的液体他和他的家人都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

    起可现在……

    娇唇还在继续吸唆着美妇护士林美雪控制着口交的节奏在他肉棒开始抽

    搐时勐的放开娇唇用裸足大拇趾和二趾夹住龟头并且用另一个裸足的大拇

    趾盖住马眼让他无法射出在耸动着丰臀让他的快感降下去又重新进行口

    交唆吸就在这种轮回的寸止之中无情的鞭打着他的灵魂少量给予的窒息快感

    让他沉迷其中丰臀和浸湿的白丝袜完美的配合在一起在他将要窒息死去时

    漏开一条细缝吊住他的那条贱命而他却只能祈求林美雪能快点收下自己的

    这条贱命。

    「咯咯~这死刑很舒服吧~我在神的感召下净化罪恶~你将是第一个在我另

    一个姿态下死去的人~咯咯~为此感到荣幸吧~」

    林美雪立起身来裸足用力的夹住他的肉棒像先前的那样足交黏液堵住

    马眼用裸足足交的奇淫快感鞭打着他的灵魂而她却绽放出另一个姿态一个

    和先前天使的对立姿态。

    金发蓝瞳变成金发异瞳左眼金色右眼红色象征着正义与邪恶也象征

    着裁决与色欲;黑色的蝠翼从她肩胛骨上快速长出带着黏滑的湿液浸湿了背后

    的礼服露出性感迷人的曲线蝠翼的关节处有着巨龙一样的骨角但极为小巧

    且有着手臂长的翼展看起来有股诡异的诱惑感;金发的两侧冒出一双漆黑如墨

    的羊角羊角的尖端朝着面部以顺时针的方向弯曲带着一圈一圈的纹路看

    上去显得极为玲珑可爱但又会觉得很是邪恶一旁小巧的玉耳缓缓的变尖就

    像精灵的耳朵配着天使一样的美丽面容与那异色双瞳又显得有股色欲诱惑隐

    藏其中;雪白的浩颈出现一条黑色的暗纹带着不知明的蕾丝纹路往下就是圣

    洁的纯白礼服并且在臀沟的尾骨上长出了一条黑色的有着爱心形状的尻尾尻

    尾也有许多的黏液又极其细长且爱心扁平饱满黑色的蝠翼与尻尾在与雪白的

    肤色之间有着许多青脉青脉朝周围逐渐变浅也在微微脉动好似在输送着血

    液尻尾缠在腰身正好缠了一圈整体看起来就如同动漫小说中榨精魅魔的形

    象。

    「唔唔……唔唔……」

    难受的呻吟声从她丰臀下传来她媚笑一声狠狠的快速耸动并且又有一

    股圣水泄出同时魅魔一样的林美雪张开蝠翼的重新伏下身去一口含住肉棒

    大力勐吸起来直吸得他不停的射出被寸止时积压许久的精液也将他的灵魂

    从肉棒中吸了出来在圣水的窒息下与下体口交的快感下将他溺死。

    然而林美雪没有就此放过他的尸体吸食到有着不净的灵魂后她嗔怪了

    一下转过身来跪坐在他尸体上娇媚道「可惜了~不过肉棒还是硬的~那就让

    我把后庭开发一下喽~咯咯~~」

    玉指在自已菊门轻轻一抹然后用力一按稍微润滑一下就放开抚着肉棒

    将龟头顶在自已的肛门处身躯慢慢下沉她酥美的娇叫起来蝠翼轻轻扇动

    化成液体的羽翼流淌上她的身躯在腰后连接起来形成一双天使羽翼。

    林美雪开始淫靡的上下动起来奸尸死物的肉棒在暖腔中变得更硬菊穴紧

    紧的夹唆套弄但他再也感觉不到这美妙的快感尸体也像是起了性交的反应

    动作异常微弱却也在迎合着挺动就像是脑细胞死了其余细胞还记得这种动作

    没有意识的身体坚持了很久也没射精而这更是让魅魔林美雪发现了新大陆。

    「神啊!~~感谢您愿谅我的堕落~~」

    「啊!~~让我感到这么的舒爽~~」

    「嗯啊啊!~~这么的快乐~~」

    「嗯哼哼!~~」

    随着她用力的沉下丰臀异瞳放出光亮蝠翼与羽翼一僵肉棒在腔室中勐

    射了出来身下的尸体快速的瘦弱「咯咯咯~~烂骨头~~看看这翅膀的消化

    液~~」

    林美雪将他瘦弱的尸身抱了起来身躯紧紧的贴在一起蝠翼张开将两人包

    裹在里面开始诡异的鼓动着就像一颗跳动的心脏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对

    蝠翼缓缓张开林美雪恢复了先前那副神圣美丽的姿态他的尸体已不见踪影

    要是礼服没有黏液就完美了。

    「啊!~~神啊!~~我的礼服!~~又白干了一个月!~~~」

    林美雪哭丧着脸惊异道只见礼服像游戏中的大破一样爆衣露出驳杂的大

    洞与大洞里的雪白美肉。

    「哼!~~这种吃法下次要脱衣服~唔~神啊!~好麻烦!~~~」

    微蹙着秀眉林美雪站起身上扇动四翼飞上天空留下了这片湿滑的天台。

    【妖女图鉴】

    姓名:林美雪

    职业:护士女牧师(隐藏职业)

    感染阶段:成熟母体(神话基因极大加深感染)

    等阶:低级临渊者

    融合基因:白鸽蝙蝠绵羊(发生神话变异出现双态天使与魅魔)

    神化向:炽天使~米迦勒(魅魔堕落形态伪可随时恢复圣洁天使形态)

    观想化身:十二翼天使体七大罪~色欲魅魔体

    液体袜:白丝羽纹连裤袜

    能力:

    中阶圣光治疗(我的每片翎羽都是疗伤圣药)

    高阶圣光侵蚀(圣火烧而不死你就是“神子”)

    初阶灵魂汲取(不净的灵魂就让我来净化吧)

    初阶灵魂天堂(神子在天堂之中学习的你将来与我并肩作战。

    )

    风系感知(翼系被动能追上我吗我比飞机还快)

    气息感知(治愈系被动你生病了来找我吧让你登上天堂)

    情绪感知(神系被动别生气啦人家人家要嘛~)

    圣光拟态(我就是我别想让我变脸不然就变成老太婆吓萎你)

    高阶灵魂视奸(你的想法你的记忆你的肉体我都能看透)

    天使魅香(专属被动你看看一丁点香风就迷入幻境之中)

    羽翼液化(我我这是堕落了吗这感觉啊!~~)

    翅膀操控(翼系被动与风系感知能一天环游全世界)

    天魅之体(天使与恶魔不天使与魅魔天使的容貌魅魔的身体这可是正宗的你的肉棒要忍住有点难呢咯咯~)

    强效消化液(不要人家又大破了嘤嘤嘤~)

    妖女(魅魔)气质:a

    女神(天使)气质:s+

    口交:s+

    乳交:s

    手交:?

    性交:a

    肛交:b+

    腿交:?

    足交:s+

    继萧玫后第二个突破临渊者的行列美丽妩媚的美少妇也是一名白丝护士更是一名虔诚的基督信徒当林美雪被毒液寄生融合白鸽的基因后就认为自己变成了天使但一次意外又让她融合了蝙蝠与绵羊的基因瞬间的恶堕让她感到无比的兴奋。

    原来天堂与狱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姓名:刘雪琪

    职业:警察(派出所中唯一的警花)

    ……

    未知

    (时空历2020年2月3日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