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21)
    2020年1月19日

    第二十一章:方依依(下)

    我的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故事很长坐得久了听得我都有点打瞌睡。

    面前的方依依进入到自己的思绪中说着自己与别的男人的故事老实说

    在心里有了打算后对她的故事我开始逐渐失去兴趣。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听出她说的这个故事与她出轨有什么关系方慧敏说

    过那个男人是她的老相好而故事中包养依依的那个男人只比她大几岁根本对

    不上号。

    方依依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故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看到她的模样

    我才明白也许她从未真正与我在一起过。

    已经无所谓原不原谅她了既然她从一开始就不属于我那便随她去吧。

    看出了我的不耐烦方慧敏打断她女儿要她捡要紧的说。

    许是思绪被打断

    方依依不知道该从哪说起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停下敲击桌面的手指身体坐直盯着依依沉声问道:“首先有个问

    题。

    我隐隐记得相亲的时候不是说你是个大专生吗?怎么现在又是一个名牌大

    学的高材生了?”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方慧敏她一挥手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嗨你都

    说是相亲了。

    相亲最重要的是什么?门当户对。

    你一个没读过什么书的跟你说

    女方是个211出来的这事还能成吗?”

    “哦?”我把目光转向方慧敏道:“那既是名校毕业为什么在酒店当前

    台干那种三班倒一个月才那么点工资的活计?”

    “啧她那臭毛病这也看不上那也瞧不起的没哪个工作干得长的。

    至于

    为什么跑到酒店……哼!你自己问她吧。

    ”

    方慧敏语焉不详看样子是不愿意提及。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对方依依道:

    “继续吧。

    ”

    “说到哪了?”

    “说到你被人包养了。

    ”

    ……

    与他在一起的第一年他们的日子平淡美好他没强求她住在一起两人的

    关系或有或无有时候方依依能感觉到充满霸道的齐德鑫是那样的没有安全感

    从不肯为任何人敞开他那已被伤的伤痕累累的心所以她不强求默默的陪着他

    当着他那个识大体又不累赘的身边人他们相识整整一周年他并不像自己前

    男友那样注重节日会在这一日送她什么作为纪念齐德鑫很实际这一点他

    那些合作伙伴总是说他不会做哪些浪漫的让女孩子流眼泪的事情更喜欢在她

    们最需要的时候给她们开支票比如她最后一个学年他送了她一张学费缴费单

    作为礼物。

    自从和齐德鑫在一起美佳不止一次说方依依变了她也的确变了在一起

    的一年多他把她养的极好也送了她许多东西但是只有一枚戒指是她要的

    那是个夏天他带她去法国玩在香榭丽舍大道上的一家小店她进去便不想出

    来那小店是专营古董首饰的而那么多奢华的钻石她却独独看中放在角落里

    那枚小小的镶嵌着红宝石的尾戒。

    那日那小戒指她本想自己买下却没想到贵的离谱最终她本不想要他却

    买了送她没有理由他只说:“你难得想要一件东西。

    就当奖励你得了奖学

    金。

    ”

    她学习好他会很高兴就似个养着女儿的爸爸会觉得很骄傲。

    店主为她带好戒指的时候比她还蹩脚的英语告诉她:“这里的每个戒指都

    有故事祝你幸福。

    ”

    故事自买了那枚戒指她一直带着却从不以为真的有什么故事似乎后

    来老天也要她有个明白她在离开他后的某一年她在网上无意看到那枚小小的

    尾戒的照片介绍里说那枚尾戒是当时一位显赫的伯爵送给他最珍爱的情人的

    有着平面的钻石组成只是情人却最终背叛了伯爵伯爵一怒之下砍掉了情人的

    头而情人的血染红了戒指那枚戒指就此变成了红色的也一并有了一个荒唐

    的名字背叛的爱。

    那时候已经历了太多的方依依只觉得一切都是命。

    老实说我见过那枚戒指在我跟方依依认识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她还带着

    之所以会在意是因为那枚戒指戴在她的中指上也许是因为她手太小尾戒在

    小指上带不住吧。

    背叛的爱么?啧。

    往后方依依又说了个挺玛丽苏的故事。

    那时她已不在服装定制店做店员签约了大牌秀场做助理与齐德鑫的关系

    依旧那么不清不楚不好不坏。

    只是相比很多与他在一起的女孩他起码肯带着方依依出去见人至少不会

    像当初那样需要出席宴会时临时抓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孩来凑数。

    那年四月他照旧去她做事的秀场接她下班只是那日她为模特穿衣的时候

    模特说掉了一只耳环那个下午只有她跟在模特身旁所以那耳环除了她不会有

    别人拿走那天秀场的所有人都怀疑是她拿了。

    毕竟那是名品又是全钻镶嵌

    即便一只也要几万块钱。

    她被一众说的哑口无言惊愕的连反驳都忘了就那么孤零零的站在那认

    人指责她虽只是个穷苦的学生但是自小跟着外公长大那个正直的老裁缝

    从不贪拿别人的一针一线也一并告诉她她即便什么都没有也不能手脚不干

    净。

    那日的事情即便之后很久她都记得他等不及她下班来秀场内找她就

    见她被人围着小小的身影显得无比的瘦弱。

    以为她被人欺负他大步向前拉

    开围观的人只是她并没哭就那么站着眼神呆呆的。

    拉着发呆的她齐德鑫吼道:“怎么了?”

    “他们说我偷东西一只耳环几万块。

    ”说那话的时候她在笑只是笑的很

    苦而从没见过方依依那副败将模样的齐德鑫在某个女孩离开他多年后在方

    依依身上找到了心疼的感觉他突然很心疼面前这个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反驳的

    力气都没有只能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的姑娘很想把她抱在怀里告诉她她还

    有他。

    那天他问了情况便打了一通电话半个钟头后公司里来了个人赶到秀

    场递给他一个收纳袋。

    他当着秀场经理的面从袋子里拿出十几捆钞票扔到人

    家的脸上然后对方依依说:“给你个骂人的机会。

    ”

    她没有骂人只是说道:“我不做了。

    ”

    之后拿上手包与齐德鑫一起离开。

    说实话那天虽然离开的时候听到了某

    种碎言碎语不那又如何呢?过二十二岁的她那时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她的。

    听完这段故事我像一个不安分的学生在课堂上开小差思绪开始飘远只

    是在想如果我在这个故事中她受到这样的欺负我会怎么做呢?我可不舍得掏

    出十多万砸人家只为图个爽这种事离我太遥远远到没真实感。

    最新找回4F4F4FCOM

    之后她再说起与那齐德鑫一起的故事无非是一些很日常很平淡的故事他

    们在一起的日子那个齐德鑫会高兴会发脾气会骂她只是吵过之后两个人

    又会腻在一起如同无数正在恋爱的情侣生活平静又安定。

    只是默默相守与共度余生之前总要有一段注定的动荡而动荡过后他

    们是会归于平淡坚守岁月还是败给过往就此分道扬镳在一开始的时候谁都

    不会知道。

    后来两人的分手老实说我基本没怎么在听大概是于美佳跟男朋友闹分手

    那个楚龙斌找到方依依想让方依依帮忙让于美佳回心转意。

    只不过出于某种我

    没注意听的原因方依依拒绝了而这一幕被齐德鑫看到了。

    误会从此产生齐德鑫跟方依依从来都不算是恋人关系两人在一起的时间

    方依依找了别的男朋友也不奇怪齐德鑫误会了楚龙斌是她的男朋友。

    但齐德鑫在意的并非是方依依背着他有别的男人这件事而是当他看到那个

    失魂落魄的男孩无论怎样苦苦哀求方依依方依依仍旧铁石心肠的拒绝了他。

    齐

    德鑫并不知道楚龙斌苦苦哀求的是什么而方依依所拒绝的又是什么想当然的

    认为是方依依傍上自己这个有钱人然后狠狠的踹开了一个穷小子。

    这一幕狠狠的剜到了他的心勾起他一段非常痛苦的回忆。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被齐德鑫赶出家门的时候齐德鑫冷嘲热讽的告诉她他第一次见到她并非

    是在那个服装定制店里而是她前男友家的门外她拉着行李离开前男友的时候

    齐德鑫就在马路对面他那么求她而她却连头都不回的就走了那个男孩在路

    边哭了多久也许只有齐德鑫知道就像世界只剩下他一样就如同几年前的自

    己。

    从那天起齐德鑫就记住了那个绝情的女孩之后在店铺里的搭讪请她陪

    自己出席晚宴给她钱包养她用一年多的

    时间跟她玩了一场游戏自己几乎

    都已经完全投入了进去直到他亲眼看见她把另一个穷小子挡在门外不理他的

    哭诉齐德鑫才清醒过来想起最开始的目的。

    被齐德鑫推出门外方依依呆呆的站在门外一句话都说不出甚至连解释都

    懒得解释因为不管如何解释都无法让他明白她离开林孝南是因为林孝南同

    时和许多女孩保持关系可林孝南并不觉得是自己的错总把所有伤害归咎于穷

    困潦倒自己总没错误。

    至于那个几天前被抛弃的另一个穷小子更是跟她半毛钱

    关系都没有。

    可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他们之间至始至终都是错的他为报复而来

    精心策划而她却沉迷在这样的虚假里自以为过得幸福。

    没说话她听着他滔滔不绝的责骂只觉得这一年这个男人要多累才会

    倾心做下这一局要演技多高超才能在她知道被他欺骗仍旧无法怨恨他。

    当齐德鑫骂累了闭嘴了屋子静的连喘息都听不到许久方依依才说: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你曾经喜欢的那个女孩不管你信不信齐德鑫我爱

    你。

    ”她知道他的故事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被人抛弃所以他明白他恨她的

    心。

    那话说完她离开一滴眼泪都没流而他也没有追来。

    故事到这里我本以为已经结束虽然一开始我的确问的是她的过去想知道

    自己究竟娶了怎样一个女人没想到却听到一个跟自己跟这场出轨完全不相干

    的故事不免为了花掉的几个小时感到可惜。

    但方依依的故事并没有结束说出了个非常让我无言以对的后续。

    毕业后的方依依经历了彻底的心如死灰当初不顾母亲反对到上海读书

    这四年过得那么辛苦最后除了一身伤痕什么都没得到。

    方依依不明白自己到底

    在坚持什么只觉得自己很可笑最终她只能回来找方慧敏。

    那时候方慧敏在长沙当方依依找到她妈妈的住处后她看到了一个完全陌

    生的屋子还有个陌生的男人。

    那个男人对方依依说的第一句话就仿佛是晴天霹雳让她惊愕只觉得自己

    的人生充满了荒诞。

    “听说你去上海念书我家那小子也在上海听你妈说你也在上海时我叮

    嘱那臭小子照拂你他跟我说已经见过你了没唬我吧?对了我叫齐道明我

    那儿子叫齐德鑫你认识吗?”

    ……

    之后的故事有点狗血又有点恶心。

    齐道明跟方慧敏的关系也并非什么正经的关系硬要说的话也许有点点

    类似方依依与齐德鑫的关系吧。

    所以齐道明会把手伸向方慧敏的女儿而方依依

    在面对这个年纪足以当自己爸爸的男人脱自己衣服的时候她选择了顺水推舟。

    是出于对齐德鑫的报复吗?亦或者是针对方慧敏?又或者早已心如死灰的方

    依依对一切都只会逆来顺受?若要究其原因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简而言之就是你男人对你女儿下手你女儿抢了你的男人所以你就一

    气之下回柳州了?”

    方慧敏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

    只不过方慧敏与齐道明不像方依依与齐德鑫那样说断就断他们之间除了情

    人这层关系外还有诸多利益勾连不是轻易就能扯得清楚的。

    所以即便回到柳州齐道明跟方慧敏也还有联系更是因为方慧敏的原因

    某些生意还做到了柳州只不过多半由方慧敏替他出面。

    至于方依依则是留在长

    沙被齐道明金屋藏娇了好些年直到14年柳州建了个华美达齐道明也参了

    一手方依依才被送回来原本在他的关系下挂个经理的名头混个闲职不是什么

    问题只不过出于方依依自己的某种原因混到最后跑到柜台做前台。

    我问起方依依为什么要跟齐道明混到一起。

    她想了半天最后说既然被人

    当做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那不妨就真的这样做给他看。

    最新找回4F4F4FCOM

    果然还是为了报复么?不知道齐德鑫知道她跟自己老爹滚上床会是怎样的表

    情?

    “所以人家真的双飞过你们母女花?

    ”

    我没由来的徒然一问方依依一愣方慧敏眨巴眨巴眼睛说:“硬要说的

    话确实有一次只不过是睡在一起罢了。

    那老头子都快六十的人了我一个人

    就能让他下不来床了还双飞他有那能耐么?”

    对方慧敏的荤话一笑置之我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坐了一个下午。

    察觉到我看表的动作方依依道:“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有孩子是谁的?”

    “……”

    她沉默了许久我也不催促给自己倒了杯温水慢条斯理的等她的回答。

    许久后她说了句一开始就说过的话。

    “这还重要吗?”

    “当然重要。

    ”

    “难不成孩子是你的这婚你就不离了?”

    我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放下杯子后不置可否的说:“离不离婚取决于

    你。

    ”

    方依依的身子微妙的有些颤抖她笑了起来那笑容无比的苦涩:“就像你

    对陈妍彤那样?”

    “什么!?”

    哪怕听了方依依那些离经叛道的故事我都没有这么惊愕刮得干干净净没

    有一根头发的头皮一阵发麻。

    但这只是很本能的一种反应本能的认为出轨不能

    让老婆知道但转念一想事到如今就算她知道了我跟彤彤的事又如何呢?

    皮笑肉不笑的堆起一个自嘲的笑容我耸耸肩说:“你都知道了?彤彤告

    诉你的?什么时候的事?”

    “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时候你们的孩子还没出生。

    ”

    我点点头语气颇为嘴硬道:“有些时候了呢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所以呢?”

    “当初她告诉你怀孕的时候你说过让她选对吧?并非是你没有主见而是

    你根本就不在乎跟谁过怎样都好对吧?”

    不知为何她明明在笑眼泪却在流。

    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很没出息她懊恼

    的用面纸擦拭自己的泪珠我也不着急慢慢的等她酝酿好情绪。

    最后她深吸几

    口气轻声一笑仿佛鼓起天大的勇气说道:“离不离婚取决于我?说得好

    听。

    目前为止你都没有哪怕一句责怪我的话倘若别的男人碰到老婆出轨无

    论生气也好原谅也好都不可能这么无动于衷吧?恐怕只有一个原因对你来说

    离婚已是必然我已经不是你老婆当然犯不着生气也无所谓原谅。

    ”

    方慧敏劝了劝她说了些诸如怀孕了不要动气之类的话。

    我往沙发上靠了靠摁住眉心有些疲倦有点厌烦想起自己以前单身的

    日子何来这些烦恼?

    方依依指责我根本不在乎她可她又如何呢?食指在桌面轻轻敲击想了半

    天该怎么措辞最后问道:“那个齐……嗯齐德鑫是吧?你说你爱他呵。

    那

    个被你甩的初恋理所当然的与许多女孩保持关系所以你把他踹了。

    齐德鑫

    呢?身边同样有很多女人抱歉我没听明白你说你爱他?他跟你初恋的区

    别除了一个穷一个有钱我没听出其他差别。

    ”

    方依依张口欲言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也许就像面对齐德鑫那样她觉

    得解释也没用吧。

    但就在她欲言又止的那个瞬间我大概能猜到她想说什么。

    她

    想说二者的差别在于前者是她的初恋是恋人后者是包养她的老板她只是

    个情人林孝南要对她忠诚而齐德鑫大可不必。

    但如果她真的这么想关系的

    不同就能双标到这种程度的话那我们的夫妻关系又如何呢?

    想到这我接着说:“那么我呢?我跟你那初恋那什么齐德鑫一样跟你

    在一起的期间我同样跟许多女性保持关系除了彤彤还有你妈……”

    方依依徒然转头瞪向方慧敏方慧敏一脸尴尬小声嘀咕道:“你睡我男

    人我睡你老公怎么了嘛。

    ”

    方依依一时语塞我也哭笑不得。

    这是亲生母女吗?按常理来说自己的情

    人睡了自己女儿不应该是痛恨对向自己女儿出手的男人吗?虽然直到今日我都

    不明白这母女之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想想有这样一个奇葩的老妈母女之间

    有什么不痛快也在情理之中。

    突然间方依依扶着自己的腰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方慧敏紧张的扶着自己

    的女儿方依依摇了摇头说声没事。

    我叹了口气道:“坐太久了久坐对孕妇

    不好。

    回家吧我肚子都饿了。

    ”

    ——

    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我忙着烧菜怀着身孕的妻

    子在等。

    只是当饭菜端上桌一家人吃饭时的那凝重的气氛告诉我终究是回不去了。

    看到我的模样方慧敏看出我并非铁了心要离婚在饭桌上想尽办法活跃气

    氛可惜我跟

    方依依始终不领情。

    晚上我们毕竟还没有离婚理所当然的继续睡在同一张床上。

    过了许久我听到她说:“睡了吗?”

    “没有。

    ”

    “……”

    问我睡没睡想来是她有话想说但等了半天都没听到她说半个字我问:

    “怎么了?”

    “没有算了睡吧。

    ”

    莫名其妙!我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但睡得着就有鬼了黑暗寂静的环境会

    让人思绪纷扰有太多问题想要问她最后憋了半天随机挑了其中一个问出

    口:“你为什么会跟那个老男人混到一起?是为了报复齐德鑫吗?还是说你被人

    包养习惯了?”

    “觉得我很不要脸么?”

    为什么都喜欢用问句来回答别人的问题?烦躁的情绪瞬间蔓延我扯过被

    子扔下一句“不想说就算了”后就不再理她。

    良久她开口道:“一开始可能确实有你说的这些原因吧。

    ”

    间隔的时间有点长我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她

    又把与另外一个男人的故事娓娓道来。

    简而言之就是也许一开始齐道明只是觉得这个闺女长得真水灵并未有

    什么歪念但同住一个屋檐下日子久了难免某个瞬间会起些色心但仅仅只

    是色心罢了若没有方依依有意无意的勾引在我看来两人未必会滚到床上去

    这其中的谁是谁非如今已经说不清。

    齐道明岁数大了性欲并不旺盛相比于跟

    方依依上床他更热衷于把她当作个心肝宝贝来宠爱这让从未体会过父爱的方

    依依对这个干爹从最开始的厌恶慢慢的开始接受最后变成一种依赖。

    依赖么?

    我想到了彤彤她对我的情感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想当初光是跟转学的交涉跟找关系就让我忙前忙后的了生孩子的时候也没

    让她操一点心虽然我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多但对于有个不靠谱老爹的彤彤来

    说可能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有人为她遮风挡雨吧。

    “什么时候去离婚?”

    也许是察觉到中途我就没在听她说话了她拍了下床引起我的主意然后来

    了这么一句。

    我往她那看了一眼如今她的肚子已经大到只能平躺着睡了虽然睡在同一

    张床上我们之间隔着的距离还挺远。

    我呼出一口气头痛的揉揉眉心:“挺着个大肚子去民政局离婚你让别人

    怎么看?”

    “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

    “我在乎!等生完孩子再说吧离婚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

    我话说完重新陷入沉默。

    老实说是否要离婚至今我仍然没有决定但按照目前的情况下去怎么

    看这个婚都是离定了。

    如今我真有些懊恼我这个耿直的性子也终于知道为什么

    那么多的夫妻在一方出轨后选择容忍因为相比离婚的麻烦程度原谅真的要容

    易许多。

    别的都好说若是没有孩子没有经济纠纷一拍两散倒也不难但有

    了孩子终究不一样。

    “有个问题我问好多次了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

    “我说是你会信吗?”

    当然不会信!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问这个问题也许是想得到一个“不是”

    的答案那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连亲子鉴定都省了。

    但这个想法当然不能说出

    口我闷声道:“信不信是我的是你只管告诉我是或者不是。

    ”

    在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下方依依叹了口气:“我跟老头子早就基本不联

    系了跟你结婚后他才找上我要玩睡别人老婆的戏码那时候我都已经怀孕

    了。

    孩子当然是你的信不信由你。

    ”

    “那你就没别的男人了?你跟我说你怀孕的时候我们才刚刚同居在此之

    前我们每个星期只见一次面除此之外都少有联系说这是在谈恋爱都有些牵强。

    ”

    这种极度不信任的话说出来很难听但事到如今我也不在乎了。

    她听到我这句话倒也很平静但说出了让我无法平静的话:“有但有带

    套。

    我妈急于让我脱单给我介绍了好几个对象还有个也挺不错的你们两个

    我就同时处着。

    后来你要我跟你同居没办法了只能跟他分了毕竟还是喜欢

    你多一些。

    ”

    我真他妈的肃然起敬惊叹道:“卧槽!渣女啊!”

    “呿你有资格说我么?当初陈妍彤若是要你负责你早就把我踹了吧?”

    我摸摸鼻子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

    也许是固定的姿势躺久了不舒服她把身子挪了挪稍微往我这边靠了靠

    说:“审问了我这么多事我都还没问你呢你跟我妈是怎么回事?”

    我往房门的方向看了看

    方慧敏今晚没走就睡在隔壁。

    长长的伸了个懒

    腰我故作轻松道:“老婆怀孕不让上床寂寞难耐丈母娘千娇百媚你说

    怎么回事?你妈在家里穿的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又是什么德性你也清

    楚。

    ”

    “所以你们就勾搭成奸了?”

    “别说得这么难听我跟你妈搞上也就前几天的事那天你去干嘛了你自己

    不清楚吗?算了再说下去就变成谁对谁错的话题了我不想扯这些扯不清楚的

    是是非非。

    ”

    仔细想来那天方依依去见她那什么狗屁干爹上门送屄方慧敏马上在家勾

    引我后来我也是在她手机里看到方依依出轨的证据。

    算了我还是不跟她说这

    个了否则像是我在离间她们母女关系。

    见方依依还不肯放过这个话题我扯过被子盖过头顶瓮声瓮气的说:“睡

    觉明天我还得上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