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 > 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11)
    【第十一章:丈母娘】

    2019年8月28日

    清晨,我幽幽醒转,第一时间找到手机看看时间,5:58,距离闹钟响起

    还有2分钟。

    时至夏至,幽幽的蓝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熘了进来,告诉我外面已经开始天亮。

    依依还在熟睡,为了避免吵醒她,我把预设的闹钟关掉,轻手轻脚的爬下床。

    为了给依依做早餐,每天要比结婚前早起足足一个小时,已经形成新的生物

    钟。

    穿着条大裤衩,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摸到卫生间,还没走进去,我愣住了。

    「嗯?」

    一名女子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转头看向我。

    她披头散发,嘴里含着牙刷,身上穿着一件贴身睡衣。

    这睡衣跟依依那些大码宽松的睡袍不同,细细的吊带,薄薄的布料,圆滚滚

    的山峰上两粒微妙的凸起,怎么看里面都没穿胸罩,肚脐还露了出来。

    下半身更加过分,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只有遮住重要部位的地方是一小片三

    角形的布料,然后是两根系带环过腰身,在大腿上打了个蝴蝶结。

    才刚睡醒的我思路不是很清晰,盯着这胴体看了好久,直到对方跟我打了个

    招呼:「早呀,怎么起这么早?」

    我勐然惊醒,也顾不上回答,转身就走,回到房间穿上球衣球裤。

    这……这是什么情况?丈母娘啥时候来了?这段时间工作巨忙,每天都要加

    班,回到家基本上都可以直接洗洗睡了。

    依依曾跟我提起过给她妈配把钥匙,我忙的时候她可以叫她妈来照顾她,我

    也没多想。

    她妈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白天,我都不在家,等我回家后她妈也早回去了。

    偶尔会有丈母娘把依依接回娘家住几天的情况,但她来我这过夜倒是头一遭。

    昨晚我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依依已经睡下,我洗了个澡也就寝了,连家里

    的灯都没开,根本不知道丈母娘在。

    话说回来……那个穿着是怎么回事?虽然大清早穿着内衣我表示理解,我不

    也穿着个平角内裤就打算出去洗漱了么?但是,丈母娘平时都穿那样的内裤吗?

    如果说这是她的爱好,那这爱好未免也太大胆了些。

    低头看了看,老二在裤裆里有些不安分,想来是晨勃还没消,嗯,一定是这

    样!在卧房里躲了5分钟,估摸着丈母娘已经洗漱完了,才鬼鬼祟祟的熘出房间。

    然而把女人洗漱的时间与男人划等号的我显然太愚蠢了,当我走到卫生间门

    口时,丈母娘正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对着镜子打理她那一头大波浪发。

    「哟,书全,早呀。刚才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呢?」

    丈母娘跟我打了声招呼,让我避无可避。

    她当然还是刚才的那身穿着,居然还问我慌张些什么!她到底是没一点自觉

    还是在耍我?那圆滚滚的几乎要裂衣而出的胸部,还有那一拉绑带就能扯掉的小

    内裤,真的让我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到哪里好。

    好在得益于我沉闷的性格,一般喜怒不形于色,无论内心怎样翻滚,通过面

    部表情表现出来的情绪总会澹上许多。

    我清了清嗓子,说:「妈,你什么时候来的?突然看到个人吓我一跳。」

    「噢,昨天就来了,你回来得晚,可能没注意到。」

    方才我回房间再出来后,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她应该看得出我急忙跑回去

    的原因,可她似乎完全没觉得自己的穿着有什么不妥,用发卡把头发别好后,开

    始用毛巾洗脸。

    跟依依从同居到结婚,虽然没过去多长时间,但我对女性某些方面也稍微有

    了一点认知,至少在洗脸这一方面,依依告诉我化了妆是不能直接洗脸的。

    看着丈母娘用毛巾对着脸部搓了又搓,想必这就是她素颜的模样了。

    依依不是说她妈看上去如此年轻的原因是化妆吗?可现在这素颜的模样,跟

    化了妆相比也没多大区别啊!这颜值,这身材,这……这真的是她妈?真不是姐

    姐之类的?卫生间被丈母娘占领,我也不敢再待下去了,穿上跑鞋急匆匆的出了

    门。

    跑了三公里,再到早市买了些菜,回到家已经快7点。

    依依还没起床,丈母娘在客房里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

    我抓紧时间冲了个澡顺便洗漱,然后开始做早餐。

    丈母娘被我在厨房里的动静引来,在门外好奇的问:「你在干嘛?」

    「做早餐。」

    言简意赅的回答后,我随意的看了她一眼,看到她总算把衣服穿了起来。

    她穿上了一件宽松的短袖t恤,配上米色的热裤。

    嗯,我曾问过依依,为什么她明明胸部很有料,但衣服都是不显胸的,依依

    告诉我显胸不好看。

    看到丈母娘这身穿着后,我算是真切体会到为什么胸大穿不出潮流感了。

    本来又潮又简约的一件t恤,穿在丈母娘身上后,被胸前的两团肉给撑起,

    原本就是宽松的款式被撑起来后,肚子的部分也完全没帖在身上,显得有些怪异

    并且显胖!不过……我难怪我衣品很差,对我来说那如同两座山峰般的鼓起才是

    最赞的地方,潮不潮的根本无所谓了!米色的热裤未免也太短了一些,就跟我穿

    着的平角内裤一样刚好抱住臀部,两条浑圆的大长腿就这么大方的露着,让我忍

    不住多看了两眼。

    说真的,这样一个美女,每次我开口叫她一声「妈」

    之前,都要克服不小的心理障碍。

    丈母娘伸长脖子往里看,问:「早上吃什么呀?有我的份吧?」

    我摆摆手示意她别进厨房,说:「有有有,等下就好。」

    早上做的是拌米粉,米粉是菜市买回来的,只需要做好酱汁拌上即可。

    酱汁主要是番茄熬出来的汤汁,当锅里的番茄煮出水后,加入剁成丁的瘦肉

    与香脆的炸<img src="/toimg/data/fu2.png" />竹,当瘦肉炒至变色后加入少许白糖提鲜,加入少许酱油调色,最

    后加入一点盐,再把汤汁收浓就算完成了。

    看到我起锅,丈母娘拍手叫道:「我去叫丫丫。」

    丫丫是丈母娘称呼依依的小名,说是小时候还没学会说话的依依很喜欢咿咿

    呀呀的叫,刚好名字叫依依,那小名就叫丫丫了,咿咿呀呀嘛。

    我叫住丈母娘,说:「不用了,这才7点多,一般我出门前她都不会起的,

    叫她还会有起床气。留她那份就好。」

    把汤汁淋到米粉上,再注入作为灵魂的我秘制的牛肉酱,把米粉拌好后,我

    把碗递给在门口翘首以盼的丈母娘让她端出去,剩下的一碗米粉,我把番茄汁与

    牛肉酱分别用两个碗盛好合适的分量,等依依起床后她自己拌拌就能吃了。

    到餐桌上坐下,丈母娘等我入座了才动筷。

    她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惊呼道:「嗯……嗯!好好吃!这妮子没骗我,你

    真的好会煮!为

    什么这么香啊?刚入口我口水一个劲的冒。」

    每次有人夸我厨艺的时候,我都是澹然一笑,毕竟要保住不喜形于色的格调

    嘛。

    我解释道:「里面拌有我自己做的牛肉酱,里面含有我自己炒制的芝麻,当

    然香了。里面的豆豉也是我老家有人秘制的,辅以姜葱蒜跟牛里嵴肉,第一次吃

    的话味觉冲击很强。」

    「自制的牛肉酱?我可不可以带点回去呀?这拌面吃超好吃!」

    「当然可以。不过拌面光放这个酱的话会有点油腻,像我这样再煮一些番茄

    酱汁会让口感很清爽,拌面拌粉都很好吃。」

    丈母娘又扒拉一口,说:「算啦,要是让那妮子知道我还顺走你的东西,特

    别是吃的,非得跟我急。回头有空你教教我就好。」

    我心里嘀咕道,依依之前也没少吵着要我教她做菜,没多久就放弃了觉得还

    是使唤我这老公煮更省事。

    一碗米粉下肚,丈母娘显得意犹未尽,看着我的目光也变得无比柔和,问:

    「你每天都给自己老婆做早餐吗?」

    「嗯。」

    「哇,那你还真是疼老婆啊,丫丫捡到宝了。」

    我注意到丈母娘这语气并不像是说起女儿找到个好老公时应有的那种喜悦,

    她接着说:「你也不用太惯着她,早餐嘛,她自己会解决的,我不也经常过来帮

    她煮么。晚上回来这么晚,早上就别起这么早了。」

    这是亲女儿吗?怎么感觉像是一个老妈子在劝自己儿子别老惯着那个她看不

    顺眼的儿媳。

    我澹澹一笑,说:「一个早餐而已嘛。再说她怀孕了,我工作这么忙,本来

    就无暇照顾她了,能做的我尽量都做了吧。」

    碗里的米粉也被我扒了个干净,丈母娘收走碗筷去厨房洗碗,看到我为依依

    留的那份早餐,她摇了摇头,我看到她那张侧脸,表情似乎有些冷漠。

    ……又是一个清爽的早晨,又一次在闹钟响起前醒来。

    悄悄的把搁在我身上的胳膊与腿拿开,小心的帮一丝不挂的依依盖好毯子,

    我翻身下床,打开窗帘。

    天已经蒙蒙亮,窗外有鸟儿飞过,清新的空气飘进窗户,好一派鸟语花香。

    走出卧房,来到卫生间……「嗨,早呀,今天还是这么早?」

    这已经是好多次碰到这样的情况了——大清早出来洗漱撞到丈母娘。

    但我还是没有习惯,不过至少我不会再穿着一条裤衩就走出卧房。

    可惜,丈母娘完全没这方面的自觉,穿着一条怎么看都不正经的内裤,穿着

    件怎么看都不正经的睡衣,这一大早的晨勃都没消呢就碰到这么一个女人,叫我

    怎么习惯?「妈,早。」

    我目不斜视的走进卫生间,拿过自己的牙刷,丈母娘往旁边挪了挪,给我腾

    了个地方。

    睡眼惺忪的对着镜子刷着牙,我看到镜子中弯着腰的丈母娘那深深的乳沟。

    这一瞬我真的非常痛恨男人这种目光总是往女人胸部看的生物本能,我老是

    盯着人家奶子看,不可能不被她注意到。

    果然,她抬起头,对着镜子迎上我的目光,展颜一笑,我慌忙的挪开视线。

    丈母娘用胳膊捅捅我的腰,说:「哎,待会去跑步?」

    「嗯。」

    「带上我一起去呗。」

    我讶异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惜字如金的答道:「好。」

    她换了一件浅蓝色的运动背心,紧身收束的运动七分裤,小巧的网球鞋,扎

    了个马尾,英姿飒爽。

    定型的运动背心只裹住丰满的胸部,露出肚脐与腰身。

    她的腰要比依依那种纤瘦的柳腰要敦实许多,但竟然能隐隐看到腹肌的轮廓!走出单元楼,深深吸一口清晨的空气,真的很想放声大叫一下。

    从楼下走到小区门口,一路边走边活动关节。

    丈母娘跟在我身旁,看上去兴致很高,脸上一直挂着盈盈秋水般的笑意,同

    样也在边走边舒展着身子。

    算了我还是不看她了,免得那被定型运动小背心挤出来的乳沟老是如黑洞般

    把我的视线吸过去。

    走到小区门口就要开始跑了,我蹲下来想要压下腿,丈母娘急道:「你干嘛!?」

    她怎么突然这么激动?我疑惑的看向她,说:「拉伸啊。」

    她把我拽起,音调拔高了数倍,说:「运动前的拉伸毫无意义,甚至有害!」

    啥?卧槽,运动前压压腿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吗?这简直刷新了我的认知。

    她接着说:「如果在身体还没发热的时候强行做拉伸,很容易损伤肌腱与关

    节。毕竟我们也不是那种脚崴了拉伤了随便敷一下就能好的年纪了。」

    我都懵逼了,有些结巴的问:「那……运动前什么热身都不用做?」

    「倒也不是,拉伸分静态动态,只要做动态拉伸就好了。比如我们一路走来

    舒展手脚就算动态拉伸。来,我教你几个动作。」

    我跟着她做,动作不算复杂,有点像以前读书时做的广播体操。

    「我教你一个最伟大拉伸,这动作很适合稍微活动一会后再做,能调动全身

    的肌群,跟着我试试。」

    丈母娘左腿往前屈膝90度,右腿往后伸直成弓步,身子前倾与后腿形成一

    条直线,身子往左旋转推胸45度,右手撑地左手举向天空。

    与身子呈直线的腿浑圆修长,被运动裤收束着形成一种非常完美的曲线。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臀部的曲线更加令人惊心动魄,可以说她前面有多凸,后面就有多翘!说到

    前凸,说真的我也懒得再找什么词形容她的胸部了,侧身推胸的动作让胸部顶在

    她的膝盖上……我还是不看了,一看就移不开目光。

    「来,你也试试。」

    丈母娘的话把走神的我拉回现实,我迈开步子,试图模彷她的动作。

    「不对,你先把弓步拉开……再开一点,对。身子下压,直线呀!嗯,转过

    来……」

    她扶住我的肩膀

    帮助我把动作做到位,我是压着身子的,她是半蹲着的,嗯?我怎么看到了一个枕头,像是从中被稍微折迭了一样……不对!是她的奶子!

    操,这也太近了!一种幽幽的暖香钻进我的鼻子,她胸部与我脸的距离还没我的

    鸡巴长!我甚至看到了那白嫩的软肉上些许细汗。

    「抬头,你看哪呢?目光往你举向天空的手看,这样能拉伸你的斜方肌。」

    那句「你看哪呢」

    差点让我一个趔趄跌倒,赶紧自欺欺人的排除心中杂念按照她说的去做,把

    这个动作维持10秒钟,然后再换一边做10秒,连续做3组。

    「你的身子太僵硬啦,更加别在热身前做静态拉伸了,很容易伤到。」

    她拍着我的肩膀笑道,我扭过头不让她看到我的表情,撇撇嘴,暗道:「动

    作做不到位,你以为是谁的错啊?」3组伟大拉伸做完了,全身活动开,总算是

    可以开始跑步了。

    (关于最伟大拉伸,具体动作是啥样的,动作要点是啥,感兴趣的朋友自行

    百度,强推。)依旧是去附近的那所学校,因为在塑胶跑道上跑相较于普通路面来说,对

    膝盖的压力要小很多,毕竟我目前依然属于大体重。

    从小区跑到学校,再到跑道上跑了5圈,一开始她只是跟在我身侧,慢慢的

    她开始领先我半个身位,我甚至隐隐感觉到她是在等我,这让我隐隐有些不服气。

    可惜,如果不服气有用的话,世界上很多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计步器显示我已经跑了3.5公里,我为了跟上她的步子,呼吸已经乱了,

    跑步作为一项有氧运动呼吸一乱就已经完蛋了。

    我改跑为走,丈母娘跑出去几步发现我没跟上,停了下来看向我,说:「跑

    不动啦?」

    我真是看走眼了,这丈母娘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没想

    到在运动这件事上跟我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我不知怎么的闪过一个念头:这女人在床上一定很难驾驭吧?「还得……买

    菜……给依依做早饭呢。」

    我拼了命想捋顺呼吸,可话说出来是还是一副大口喘气的狼狈样。

    丈母娘插着腰浅浅一笑,也没戳穿我。

    看着她那表情,我也懒得硬撑了,说:「本来我自己慢慢跑,四五公里还是

    勉强能跑下来的,但你跑太快了,跟上你太费劲。」

    跑完步不能马上停,得走一会,显然没跑过瘾的丈母娘也不跑了,迈着轻快

    的步子跟在我身侧。

    「如果你想要减肥,讲究的是做有氧的时间,慢慢跑跑上半小时也不错。不

    过……如果你是想提高自己的耐力,让自己在某件事上更加厉害,那还是迈开步

    子跑比较好。」

    她在「某件事」

    这三个字上咬字特别重,表情一脸的暧昧,我被戳重要害,装傻充愣道:「

    某件事?啥事啊?」

    她撇撇嘴,说:「除非喜欢肌肉喜欢健身这件事本身的,你们男人拼命锻炼

    还不是为了那档子破事。咋的?不能让老婆满意?」

    我刚喝下一口水,勐然喷出来,猝不及防的呛到气管,咳出来的时候还从鼻

    子喷出,疼得我那是一个勐男落泪。

    丈母娘拍这我的背:「剧烈运动后不能马上补水啦,呛到了吧。」

    尼玛这是谁的错啊!球场边有一些简易的户外器材,丈母娘说如今热身后做

    静态拉伸效果会更好,合着刚才这几公里对她来说不过是热身而已。

    球场旁有一排应该是叫做肋木架的器材,有许多横着的杆子可以向上攀爬。

    丈母娘抬起一条腿,直接搭在从下往上数第四根杆子上,两腿都噼成了一字

    型,身子还往里压,把整个身子压在抬起的长腿上。

    第四跟杆子都比她的身高还高,丈母娘压了一会,看到我傻愣愣的站着,笑

    着说:「你也试试。」

    我把腿放到第一根杆子上,嗯,还行。

    放到第二根杆子上,操!好疼!她看到我坚持了一会就要放弃,阻止道:「

    别急放下来,你想要提高运动质量,身体韧度必须要打开,现在跑完步全身发热

    最适合拉伸。」

    我向她看去,从我这个视角正好看到她圆滚滚的胸部怼在性感十足的大腿上

    ,我忍不住朝她下身看了一眼……这景色,是个男人看到了都会有种「大胆的想

    法」。

    如果用这个姿势那啥的话……我走神了,然后一种剧痛几乎瞬间袭向我半个

    身子,我抽筋了!我惨叫一声放下腿,疼的呲牙咧嘴差点就在地上打滚了。

    「咋了?抽筋了?你这姿势就不对,刚想说你。来,在草地这躺下,我看看。」

    我整个右腿崩得死死的,连带着腰都直不起来了,我闻言迅速躺下,丈母娘

    对着我的身子这按按那捏捏,问:「拉到哪了?这疼吗?这呢?你先趴着……」

    她抓着我的腿让我按照她引导的方向慢慢活动,抽筋的症状终于慢慢减轻,

    然后两只小手非常有力的按压我紧绷的大腿肌肉,被她那柔嫩却又非常有力的小

    手一按,腿部的肌肉彷佛都酥了迅速的松弛了下来。

    最后她让我趴在地上,一只穿着棉袜的小脚踩到了我身上,用脚来回晃动我

    的腿。

    怎么办?这感觉……真的好爽!那只小脚踩在我的大腿上,腰上,甚至屁股

    上……哇!真的,我无法形容那是怎样一种感觉,总之好想让她把我全身踩个遍!「好了,翻过来,前面也踩下,股直肌估计还绷着呢……嗯?」

    我转过身,闭上眼睛等着她那小脚对我肆意的践踏,可久久没见她有所行动。

    我睁开一只眼偷偷瞄向她,见她似笑非笑的盯着我某个部位,我顺着她的目

    光看去,发现我的裤裆支起一个高高的帐篷!我的脸蹭着一下就红了,感觉整个

    脸都有火在烧。

    这时候她伸过小脚竟然对着那帐篷轻轻踢了一下,说:「这里也抽筋了吗?」

    我几乎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没没没……那什么……我

    感觉好多了,不用搞了。没抽筋……嗯。」

    她噗嗤一笑,但短暂的笑容很快被她压了下去,指尖抚平她的眼角,我注意

    到她笑着的时候眼角才出现的些许鱼尾纹,这也许是岁月留在她身上为数不多的

    痕迹吧。

    我悄悄拉了拉裤子,调整一下某个部位的位置,干咳一声,故作澹定的说:

    「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去买菜了。」

    「一起去吧,今天吃什么?」——最近我老是收到一些骚扰短信。

    不是广告,或六合彩之类的会被系统自动屏蔽掉的垃圾短信,而是一起有针

    对性的短信骚扰事件。

    对方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看所在地是我们本地的。

    对方的第一条短信很简单,就几个字:「帅哥,约吗?」

    看到这短信的第一时间我就随手删了,以为是某种招嫖信

    息,虽然有些奇怪

    为什么这种信息是通过短信的形式发放,而不是微信或扣扣搜索附近人。

    可没过多久,那个号码的短信又发了过来,内容还是那么低俗:「帅哥约不

    约?好想跟你干炮!」

    我没理睬对方,短信看到就删,可这事情却没有过去。

    对方这号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条短信过来,内容无一例外都很低俗露骨,

    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对方甚至掌握着我某种程度的信息,这让我不得不起疑。

    :.

    我首先想到的是依依。

    最近这段时间忙,总是早出晚归,当然我并非问心无愧,因为不是每一次晚

    归都是加班,偶尔还会去找彤彤偷个腥。

    莫非依依看出什么了?她在试探我?或者她其实也没看出什么,单纯的只是

    一天到晚待在家太闲了,胡思乱想想太多?某个晚上,睡觉之前,我试探了她一

    下。

    「老婆,最近你有没有发什么奇怪的短信?」

    正在玩手机的依依把手机往怀里一缩,语气有种微妙的起伏,反问:「短信?什么短信?」

    「什么约啊之类的。」

    「没……没有啊!」

    「是吗?最近我收到了几条这样的短信,对方是个陌生号码,我还以为你在

    家无聊逗我玩呢。」

    事实上那些短信远不止几条,每天发的数量越来越多,越来越露骨,甚至还

    暗示过对方是我认识的人,有时候真的弄得我心痒痒的,就算这只是个恶作剧,

    我也要把对方揪出来。

    依依在我大腿上扭了一下,恶狠狠的说:「呸!我才没那么无聊。是不是你

    打了酒店里人家塞进来的那种小卡片上面的电话了?怪不得人家找上你。哼哼,

    最近我都没跟你做,憋不住了吧?」

    我赶紧求饶:「哪能呢?我是那样的人么?」

    依依伸手挠我的腰,其实我并不怕痒,还是配合的躲来躲去,俩人在床上打

    闹了好一会,我突然抓住她锤过来的粉拳,抱住她,说:「老婆,真的好久没做

    了,好想你!」

    「最近你都回来这么晚,一回来就睡,我不是怕你太累嘛。」

    我生出一股愧疚的情绪,紧紧抱着她:「老婆……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包含了许许多多的意味,只不过依依却没听出来,在我怀里挪

    了挪,说:「好啦,干嘛那么煽情啊?一点都不像你。不就是想做嘛,来做吧,

    看我榨干你!」

    我嘿嘿一笑,把她扒了个精光,嚷道:「来嘛,看我肏到你求饶!」

    看来,那个短信不是依依…………周末,我难得的睡了个懒觉,不过说是懒

    觉,其实也就睡到了8点罢了。

    出门把一天的菜买了回来,一到家就一头钻进厨房开始忙碌。

    依依熘进厨房看了一眼,睡眼惺忪的模样看上去就像只小懒猫。

    「吃什么呀?」

    「面。」

    「不是有面条吗?还得自己和面?」

    「做拉面啊。我这是直接做午饭了,你肚子饿的话先吃点水果垫一下。」

    将面和好揉成团,醒面的时间可以去准备其他辅料。

    可在厨房找了好一会才想起今早上买回来的菜我没拿进厨房,随手扔在客厅

    的桌子上。

    我走出厨房来到客厅,然后看到了一个有点不好描述的画面。

    丈母娘两手各提着一袋装着菜的塑料袋,不断的重复着弯腰再挺直,不断的

    把塑料袋拿起再放下。

    说弯腰好像不太正确,她的腰并没有弯曲,只是整个身子前倾把手里的袋子

    放下。

    我在旁边看了两眼,问道:「妈。你干嘛啊?」

    「噢,我练在硬拉,这是用臀部把我整个上身拽起,你看,像这样……可以

    练臀,还不粗腿。」

    她一边说,还一边演示。

    贴身的运动裤裹住那丰满挺翘的屁股,一次又一次的对着我翘起。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她是粗线条还是有意为之,我咽了口唾沫,道:「那个…

    …我要用到你手里的菜,你要找负重的话阳台有哑铃。」

    「噢噢,不好意思,给……」

    她脸上飞过一片红霞,那抹羞意看得我一呆,讷讷的接过塑料袋,屁都没放

    一个滚回厨房做菜去了。

    偶尔我从厨房出来,看到丈母娘还在客厅那铺着垫子做一些动作,真没想到

    她还是个健身爱好者。

    腌制好的牛肉放到炭火上烤,香味四散飘开,有人被吸引了过来,在房门外

    叫道:「哇,搞什么呢这么香!中午吃烧烤?」

    我寻声望去,正是丈母娘。

    还是紧身的运动七分裤,露腰小背心,彷佛不把她那隐隐约约的马甲线露出

    来就很亏似的。

    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有种极具冲击力的视觉诱惑,我艰难的转过头,生怕

    盯着她看太久了没注意火候让好端端的牛肉给报废了。

    「中午吃面。」

    「面需要烤肉的吗?」

    我笑了笑,把牛肉翻了个面,说:「周末嘛,多费些功夫。」

    「啧啧,那一定很好吃。待会我要洗个澡,能赶得上午饭吧?」

    「行,会等你的。」

    不久后,隔壁的浴室传来热水器点火的声音,还有哗哗的流水声。

    我情不自禁的停下手中的菜刀,抬头望天,想着浴室里洗澡的丈母娘究竟是

    种怎样的光景。

    那身材……可真的比庄茹还要火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不该长肉的地方也

    控制得很好。

    那腰身虽然跟怀孕前的依依与彤彤相比称不上苗条,但这种丰腴的肉感对男

    人而言诱惑力足以说是致命的。

    我甩甩头,暗骂自己禽兽。

    那可是我丈母娘!我怎么可以产生这种不良想法……呃,想一想也不犯法吧?思维意识这种东西有时候不是人为能控制的是不是?其实我没意识到,思维不

    受控制,只不过是因为此时差不多是下半身在代替我思考罢了。

    热水器熄灭,流水声停止,过了一会是浴室的门打开的声音,随后响起依依

    的惊叫。

    「妈!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我切莲藕的刀一滑,差点切到手上。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没穿衣服吗?丈母娘的声音响起:「干嘛一惊一乍的

    ,在家里嘛。」

    「我老公在家啊!能不能注意点!」

    「好啦好啦,我这就去穿。」

    外面没了动静,我的思绪却飘远了。

    没穿衣

    服吗?那奶子究竟有多大啊?什么形状的?乳晕大不大?什么颜色的?嗯,不对不对,不管怎么样至少应该也穿了胸罩跟内裤吧,记得曾经天气热的

    时候我在家里只穿内裤,也被依依埋怨不穿衣服,也许依依刚才说的衣服应该指

    的是外衣吧……热油发出爆裂的声音把我惊醒,我才发现油温已经过高了,赶紧

    关火,排除万般杂念开始做菜。

    中午,当我把碗端出厨房的时候,母女二人已经坐在餐桌旁眼巴巴的等着,

    像等着饲养员喂食一样,颇有些滑稽。

    金黄色的浓郁汤底,沿碗摆开的牛肉片,炸至金黄的藕片跟<img src="/toimg/data/fu2.png" />竹,切成两半

    的卤蛋,再由碎花生、葱花、玉米粒稍微点缀,以卖相来说就很好。

    丈母娘拿出手机拍来拍去,看样子是让朋友圈先吃。

    依依用汤匙舀了一匙汤尝了一口,娇吟了一声:「嗯~!超好喝!」

    丈母娘也赶紧尝了一口,露出相同的反应。

    我夹起一点面,皱了皱眉,尝了一口,叹道:「失败了。」

    「啊?怎么就失败了?」

    依依尝了一口面,咀嚼了一会,说:「我觉得还好啊。」

    「嗯,汤底我加了磨成粉的芋头,煮出来的浓汤本来应该跟我用土豆粉和的

    面相得益彰才对,可惜毁在了我的基本功上,毕竟没怎么尝试过自己做拉面,面

    没拉好,有些粗有些细,口感也不佳,入味不均匀,浪费了我这跟法国菜一样每

    一种辅料都单独加工的用心,就这莲藕我都炸了2次才满意的。」

    丈母娘目瞪口呆,依依倒是满不在乎的又吃了口面,说:「没那么糟啦,我

    觉得很好吃啊。这手工拉面不都这样的么?」

    丈母娘也点点头,说:「对呀,你对自己要求也太高了吧?不就是碗面吗?

    你这都属于强迫症了。」

    我苦笑的摇摇头,也不多做解释,她们觉得还行就好。

    午饭过后,我在厨房里捧着早上剩下的面团发呆,寻思着是不是面没和好?

    哪个步骤没做好?面要劲道的诀窍是什么?拉面的手法有什么讲究?「怎么了?

    在这发呆。」

    丈母娘走进厨房,看着我手里的面团问道。

    我摇摇头,说:「依依呢?」

    「回屋了。」

    「哦……」

    「干嘛垂头丧气的?还在纠结那碗面吗?我觉得真的已经做得很好啦。你要

    求也太高了,按照你说的那种标准,我估计至少也得在做了很多年面的老师傅才

    做得到吧,难不成你还想自己开面馆?」

    我愣了愣,发觉自己确实钻了牛角尖,苦笑的把面团扔到一旁,说:「嗯,

    确实。我不过是第二次做拉面而已,摆这姿态确实太过矫情,也太小看人家拉面

    了。呃,谢谢你,我想开了。」

    她略微仰着头看着我,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笑。

    我对上她的眼神,发现我们的距离似乎太近了一些,本能的退了半步。

    她注意到了我退后半步的小动作,移开看着我的目光,看着乱七八糟的锅碗

    瓢盆,说:「好啦,你也别在这纠结了,让我搞下卫生,你先出去。」

    我被她赶出厨房,走到门口时,背后传来她的声音:「不过……认真的男人

    很有魅力喔!」

    吃过午饭,丈母娘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她并不是跟我们一起住,只是平时我上班不在家事,她会过来煮东西给依依

    吃。

    如果我加班,她还会给依依做晚饭,不过基本上都是给依依做完饭后她就会

    回去。

    只是有少数时候,她会留下来过夜,但那基本都是发生在我加班到很晚的时

    候。

    但最近她过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留下来过夜的次数也愈渐增多,但这大周

    末难得的休息日你说她待在这干嘛?这不是妨碍到我们小两口了吗?想跟自己媳

    妇拉拉小手亲亲小嘴都不方便。

    好吧,这也不算啥,想跟媳妇亲热,回房间里关上门就是了。

    可问题在于,这丈母娘真的有点碍眼啊!比如这会,她趟在沙发上,宽松的

    t恤被滚得皱巴巴的,那宽松的领口能不能别老是把乳沟露出来?还有那热裤,

    能不能稍微长一点?屁股都快露出来了。

    嗯?胸部上有个微妙的凸起是怎么回事?没穿胸罩吗?这也太没有戒心了吧?不,无论怎样我都不相信会有人没戒心到这种程度。

    莫非她是在勾引我?如果是的话她的目的是什么?试探我这个女婿吗?还是

    说她们母女俩一起联手来试探我?不,我听说过找闺蜜试探自己男朋友的,还没

    听说过找妈试探老公的,这也太胡闹了。

    咚咚咚。

    手机突然响起来信提示音,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本以为又是哪个app的垃

    圾推送,没想到居然是条短信。

    「帅哥,想你了。想你想得都湿了!」

    又是这个号码,又是这种短信。

    就在我想随手删掉的时候,我突然灵光一闪。

    为什么这个短信来的时候,依依总是不在我旁边?好像发短信的人总能确认

    这一点一样。

    起初我认为对方是依依,第一次问她是她的表现有点怪异,但也不敢确认是

    她,因为如果这是媳妇对老公的试探,那么这短信发得未免也太频繁了,其骚扰

    程度我觉得我都可以去报警了。

    我朝丈母娘看去,见她侧躺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手机,似乎在跟别人打字聊

    天。

    难道是她?破天荒的,我回复了这个短信,内容只是个数字「1」。

    丈母娘的手机没有发出任何来信的提示音,但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她一直

    在用手指点击屏幕,如果是在跟人聊天,那她手机一直都没响过来信音,也许是

    她静音了。

    咚咚咚。

    很快我手机再次响起,对方回了条信息。

    「好感动啊!帅哥终于回我了!这个1是什么意思?是你某个部位现在的形

    状吗?」

    我皱皱眉,这么粗俗的话,我真的认为对方是个男的,那真他娘的太变态了。

    我回道:「你是谁?再骚扰我我报警了!」

    「我是你的迷妹呀!你不会的报警的,其实你能猜到我是谁,只不过你不敢

    认罢了。」

    我朝丈母娘看去,只见她脸上始终挂着那莫名的浅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

    觉,那笑容看起来好像很得意。

    会是她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