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红楼圆梦 > 【红楼圆梦】(9)
    第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2019年11月8日

    宝玉足足干了近一个时辰凤姐儿天生一副媚骨多次泄身蜜穴内仍然湿

    润爱液虽不似刚交合时那般充裕却仍有涓涓细流从红肿的花房里渗出。

    此时的凤姐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数次高潮已耗尽她的体力无奈宝玉的肉

    棒不停的在蜜穴里抽插酥麻的快感使其又泄了身子口中发出一声销魂的哼声

    便昏了过去而泄出的阴精被宝玉不自知的吸入丹田内看着身下不省人事的凤

    姐儿便不在忍耐放开精关快速抽插几十来下将一股股滚烫的阳精浇灌在

    深处的花心之上。

    凤姐儿全身肌肤泛着潮红身子仍沉浸在高潮中一颤一颤的。

    宝玉此刻酒劲欲火已出只看着赤裸的凤平二女心中不免有些后怕起来

    好在凤姐儿与平儿此刻已无意识不然还不知怎么收场今日吃了一日的酒又

    被宝钗与晴雯勾出火来偏偏都被人扰了不曾想鬼使神差与凤姐儿来了这么一

    出。

    宝玉深知凤姐儿的脾气倒也不怕她来对付自己只怕她迁怒于他人看了

    看外面的天色此刻也别无他法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便将绑住凤姐儿的腰带解

    开好好擦拭一番在将她跟平儿抱回床上躺好又将被子与她们盖上自己才

    穿戴收拾一番离开暖阁。

    行至院门见丰儿与先前那婆子仍在外守着二人皆惊奇的看着宝玉喝了

    自家二奶奶茶的人竟可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宝玉看着她二人笑道:「凤姐姐和平儿姐姐还在歇息你们过会子在进去

    伺候吧。

    」

    说毕也不等她们作何反应便自顾自的走了。

    一路回到贾母内院悄悄进了自己房间见袭人独坐于桌前竟是在等自己

    关切道:「袭人姐姐怎么还没休息我先前不是说了若回得晚了不必等

    我你们自行歇息便是。

    」

    袭人见宝玉终于回来急忙上前服侍宝玉将披风脱下又送上一杯热茶才

    道:「可又是胡说你未回来我那里睡得着再说你若回来了也得有人伺候

    你宽衣洗漱才是。

    」

    袭人边说边为宝玉解下腰封玉带又用早已装备好的热水拧了一把毛巾递

    上前来宝玉却不接袭人便知其意上前替他洗脸。

    宝玉却将袭人拉得坐在自己腿上袭人只是娇躯稍扭几下便不再挣扎任由

    他搂着可惜宝玉哪里会老实抱着美人一只手往下一滑抓住袭人的臀瓣揉捏

    起来。

    「宝玉别胡闹梳洗完了好早些歇息。

    」

    袭人娇怒道。

    「好姐姐你洗你的我只是想好好抱抱你摸摸你。

    」

    袭人知道若再这样被宝玉缠着别说梳洗只怕自己一会儿便被他拉上床去

    自从两人偷偷试过云雨之事后夜夜都被宝玉缠着又挨不过他只得半推半

    就的从了不曾想次次都被那销魂蚀骨的快感以及高潮后绝妙的感觉弄得神魂

    颠倒、浪态百出偏偏宝玉又可恶最后不软语求饶绝不放过自己真真又爱又

    怕。

    宝玉看着袭人那欲拒还羞的模样儿笑着说道:「姐姐越发柔媚娇俏想来

    定是弟弟我的功劳。

    」

    这话所指什么袭人自然知道自从与宝玉夜夜云雨受那阳精滋润就如花

    儿被精心浇灌一般更显得美艳动人。

    最近和其他姐妹玩闹常被问及为何越发漂亮了袭人思来想去便猜是因为

    宝玉的关系。

    此刻见宝玉如此说道更羞得两腮嫣红。

    「尽学些不正经的就知道来作践人家。

    」

    宝玉见此越发喜欢才平服的欲火又重新燃起便想抱住袭人亲热一番袭

    人见宝玉直勾勾盯着自己两人早已心意相通怎会不知他所想什么娇躯一闪起

    身躲了开去。

    宝玉还欲纠缠却被袭人正言制止只听袭人说道:「小祖宗你就听话

    明儿还有好些事快些梳洗歇息不然明日睡过了头到时老爷责怪叫人怎么

    想你。

    」

    「姐姐这话说得每次你高潮力竭在我怀里睡去第二日不都是由我将姐

    姐叫醒的何时误过正事。

    」

    「你……你真的是要羞死我才罢!我只问你你还任我作姐姐不认若还认

    便听我的别在闹了。

    」

    宝玉见袭人有恼羞成怒之势便也不再作弄她让其为自己梳洗袭人为宝

    玉洗过脸又取来铜盆让其盥沐双手送上青盐刷牙漱口后卸去嵌宝紫金发冠

    与二龙抢珠金抹额最后服侍洗过脚才为宝玉脱去外面的大衣裳便转身将床

    上的被褥铺开好让宝玉上床歇息。

    袭人本在专心整理被褥哪知宝玉从身后一把将她抱起吓得袭人啊一声叫

    出声来。

    却见宝玉已经脱光全身衣物不等袭人作出别的反应便以将她身上的衣裙

    脱去大半顺势一带两人便滚进被窝里。

    袭人还欲出言制止嘴已被宝玉封上两人唇舌相交宝玉的手更是未闲着

    去脱袭人剩下的衣物想来早已是轻车熟路三两下的功夫袭人已是一丝不挂

    脱下的抹胸、亵裤一并丢到被子外面散落一。

    两人拥吻好一阵宝玉只觉袭人用力推自己才放开嘴里滑腻的香舌重获

    自由的袭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片刻后才握着粉拳不停的在宝玉肩上轻轻捶打

    娇嗔道:「还以为你肯听话了哪知你竟做得更凶了。

    」

    「好姐姐我一见你不知为何总想抱着你疼爱一番。

    」

    「呸!自己总想些下流事儿倒还赖上我了。

    」

    袭人白了宝玉一眼啐道。

    宝玉正想继续与袭人亲热哪知袭人出言制止说毕便贴近宝玉在他身上

    细细闻了片刻问道:「你身上怎么有股子香味?」

    「想来是衣服上熏的香沾到的身上了。

    」

    「又浑说!你的衣物穿戴哪一样不是我照料的我会认不出什么香?先儿你

    到二奶奶那里为何去了这许久?你且先说给我听。

    」

    宝玉见瞒不过袭人又早视她与别人不同软语道:「好姐姐我说了你别

    可恼。

    」

    袭人先前还猜想宝玉该是从凤姐儿离开后又遇到哪个姐姐妹妹了以他

    的毛病定是缠着别人又或还有别人同自己一样了也未可知。

    其实她深知以后宝玉身边绝不会只有自己一个女人老太太最是疼他已将

    自己与晴雯放到他身边若在得了伶俐的可人儿自然也会留给宝玉再者世家

    子弟妻妾成群也是常事只要宝玉心中有自己一席之便知足以。

    宝玉不知袭人所想见她默默点头便将先前发生之事

    凤姐儿下药自己

    假装迷倒后来反将凤姐儿制伏最后大战凤平二女细细道来。

    袭人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惊叫道:「你说你和二奶奶……」

    才出口便觉自己太过大声将声音压低又道:「你真的和二奶奶发生了

    ……!还将她绑起来……天啦!宝玉你可真的闯了大祸啦。

    」

    见袭人语无伦次想来真的被吓着了宝玉无奈道:「我和凤姐姐本如亲姐

    弟一般哪知她竟想将我迷倒更不知凤姐姐为何有那奇怪的癖好。

    我本只想略

    施惩戒哪知她却说了那许多难听的话我一时气不过偏巧凤姐姐那娇躯太过

    诱人一时把持不住就……」

    袭人听宝玉说的轻描澹写怕他置之不顾忙拉着他道:「你是主子又有

    老太太、太太宠着自然不知二奶奶的厉害二奶奶平日里待你们姊妹弟兄倒是

    极好的故未成见过她的手段二奶奶刚理家时立下了许多规矩如当班之人

    若偷懒赌钱吃酒打架拌嘴一经查出定是严办有包庇者、知情隐瞒者不

    管是有脸的还是没脸的同罪处罚。

    那些媳妇婆子欺她年轻头脸不压众不

    把她放在眼里照常吃酒赌钱。

    结果被二奶奶抓出两三个来打了四十板子撵

    出府去。

    」

    宝玉闻言说道:「那些老婆子本就是些欺软怕硬的东西没一个是好缠的

    凤姐姐理家若错一点儿他们还不得笑话死偏一点儿他们又指桑说槐的报

    怨。

    若不严些早叫他们骑到头上了。

    」

    袭人轻锤宝玉胸口一下道:「别打岔听我把话说完。

    我虽是老太太身边

    的人却也常听其他姐妹说至那之后二奶奶越发心狠手辣遇到那些不服的婆

    子媳妇们先还得寻个错才好惩罚后来便不管不顾凡得罪她的人有理无理先打

    上几十板子直接撵出去。

    有人闹到老太太那里结果说她不过反被她寻出许

    多不是来更有传言东府里荣、蔷二位小爷被二奶奶拿住了把柄从此对她言听

    计从的。

    」

    宝玉思索片刻才道:「姐姐说的极是倒是我想简单了我不怕凤姐姐寻

    我的不是府里人皆知我待你们级好怕她会对你们下手最近你仔细些替我

    照顾好其他姐姐们尤其是晴雯那犟蹄子她是个使力不使心的性子又烈最

    易被人抓住把柄。

    」

    听了此话袭人略放心了些正要劝他放心自己会留心屋里众姐妹宝玉

    却拉住她的手道:「好姐姐!你看我下面还硬着好生难受你好心安慰安慰

    它吧。

    」

    袭人只觉手指触碰到那根火热滚烫的肉棒忙想收回手却被紧紧抓住嗔

    怪道:「才正经了一会儿又混闹了你不是都已经和二奶奶她们欢好过了怎

    么还不够!好宝玉天色真的不早了明儿我还得去太太那回话你就忍忍吧。

    」

    「说也奇怪和凤姐姐交合后越发觉得精力充沛现在只觉这肉棍儿胀得生

    疼好姐姐可怜弟弟这一遭让我疼疼你吧!」

    袭人本经不得宝玉软语相求又想若真依了他怕不得折腾到后半夜去可

    每次被他纠缠一会儿便被挑逗情难自已若平时倒也不打紧只是明儿要去王

    夫人跟前例行回话怕被看出什么端倪。

    袭人以被宝玉弄得气息紊乱、娇喘连连忽然外屋传来晴雯的咳嗽声宝玉

    稍一分神袭人便乘机窜出被窝香汗淋漓的娇躯一遇外面的空气不由得打了

    一个哆嗦。

    宝玉见状忙喊道:「姐姐快些回来暖阁的熏笼已经灭了仔细外面冷

    别冻着了。

    」

    好容易才得机会逃脱哪还会在回去袭人忙捡起上的抹胸、亵裤到一

    旁自己的床边打开被褥钻进冰冷的被窝直打抖。

    待略暖些后才说道:「宝玉咱们素日里常在一处我又早已是你的人了

    就一夜也忍不得?今夜你且别混闹早些休息!若不然便将我撵了。

    再去寻

    更好的使去。

    」

    宝玉素知袭人性子见她已将话说到此等步便知她心意已决只得道:

    「好姐姐快别这么说是我为难姐姐了我这便歇息。

    你可别恼都是弟弟我把

    姐姐逼急了。

    」

    袭人见宝玉终于听话终于放下心来又软语哄了几句才躺下休息而宝玉

    只得运起『凝神决』将欲火慢慢压下辗转反侧直至四更天才睡去。

    迷迷煳煳整个人又好似来到九霄云外待回过神来已经身在〖孽海情天〗

    的石牌坊下。

    见又到了这世外仙境宝玉心下无不欢喜正欲去找那警幻仙子却闻天籁

    般的女音传来。

    「你这蠢物做的好事!还有胆踏进我太虚幻境。

    」

    宝玉四下张望只见一身华美仙裙的女子飘飘然而来还未开口搭话便

    被她一把拎着衣领飞起一眨眼的功夫以来至殿台楼阁。

    宝玉正欲开口却被警幻仙子顺手抛出一屁股重重摔坐在幸而不高并

    未伤着却也疼得他直咧嘴只等了片刻后才开口问道:「仙子姐姐为何这般

    对我可是小弟哪里冒犯了还请姐姐示下。

    」

    「你对凤丫头做了什么还有脸来问我想我那些姐妹们未下界时属她最

    是争强好胜方才神游回到此处哭得可怜。

    你这蠢物前儿如何说的要为她们

    逆天改命让其幸福?你就是这么逆转的?」

    「仙子姐姐你且听我解释……」

    「收起你的借口那些花言巧语焉能哄我。

    」

    宝玉闻得警幻仙子所言竟是不信自己越发焦急忙上前来又是赌咒发誓

    又是点头作揖。

    正愁不知如何辩解之时却听一阵娇笑声。

    原警幻仙子并非真的生气因另有他意故意戏耍宝玉一番此刻见他那傻

    样忍不住便笑出声来。

    宝玉见警幻仙子笑得花枝招展越显妖娆妩媚胸前那对丰盈挺巧的美肉

    隔着薄薄的仙裙不住乱颤此等美景在前不由看痴了。

    警幻仙子见状美目一瞪娇呵道:「看够了没有?」

    闻言宝玉才回过神来见警幻如此便知方才是被戏耍了略放肆道:「姐

    姐的绝世仙姿、超凡脱俗无人可与之比肩就是看一辈子也看不够。

    」

    「你这蠢物怎么越发学得贫嘴贫舌了?」

    「警幻姐姐还说我先儿可骗的小弟好苦竟编出凤姐姐神游到此来哄小弟

    我!」

    「放肆本座乃『离恨天』之主岂会骗你一蠢物。

    我那些妹妹们虽下界渡劫偶遇机缘便会神游回到这『太虚幻境』凤丫头

    刚走一会子你便来了本座一时兴起就拿你消遣一番。

    」

    「既然如此那为何警幻姐姐不……」

    警幻仙子不等宝玉讲完便说道:「你想让本座替你在凤丫头那里说合说合

    想的挺美可惜我那些妹妹们仅靠着灵台一丝神念回归不似你这般元神离体

    而来她们只会隐约记得这里发生之事然后当作一场梦罢了。

    」

    「小弟还有一事不明警幻姐姐既说凤姐姐是为哭诉而来那警幻姐姐恼我

    也是正理为何怒而反笑?」

    「凤丫头她们下界本是渡劫磨炼心性。

    她那性子这一世改不了便轮回下

    一世周而复始遭受劫难直至功德圆满为止。

    我总劝她都为见其效没想到

    她这女霸王却被你这蠢物弄得凄凄楚楚。

    或许你能将她降服也未可知。

    」

    宝玉听罢只得又赔不是。

    警幻仙子却说道:「你别看凤丫头平日好强若真能抓住其芳心降服她以

    她的性子定会对你千依百顺若助她脱劫重生本座还另有好处给赏你。

    」

    宝玉见警幻仙子一对美目正看着自己圣洁无暇的容颜却又有万种风情不

    由得上前一把拉住警幻大着胆子说道:「不知是何好处好姐姐还请明说。

    」

    警幻闻言妩媚一笑道:「你这没脸没皮的东西或许真能俘获凤丫头

    也罢本座便先给你些甜头。

    」

    说毕一挥手便移至一处行宫内两人衣物皆以退去。

    宝玉上前抱住警幻一阵相拥缠绵好不激烈来至云床边警幻仙子将宝玉

    轻轻推开飘然飞起慢慢落于宽大的云床之上仰着身子冲着宝玉勾了勾手

    指举手投足间说不尽的妩媚风流宝玉见状忙冲上前来却被警幻仙子缓缓抬

    起的玉足抵在胸膛上而另一只滑过结实的腹肌一路直下挑逗那早已怒挺的肉棒。

    宝玉则抚摸玉腿上如丝般细嫩的肌肤一手握住芊足将晶莹小巧的脚趾放入

    口中吸吮这一下引得警幻仙子吃吃媚笑。

    宝玉仔细的舔舐每一根脚趾警幻仙子突然坐起身来拉住宝玉反将他压倒

    在床上分开双腿正对着宝玉的头脸跨坐而上那粉嫩多汁的玉蚌一览无遗。

    宝玉见了立即凑上前去将那两瓣娇艳的蜜唇含入口中吸吮只觉满口生香。

    晶莹的蜜露已是流出了些许宝玉急忙将其尽数吸入口中只咂得啧啧有声。

    警幻仙子经宝玉一番吮舔挑弄气息逐渐急促起来魅声道:「你这蠢物倒

    不枉我教导你一番现儿越发厉害了怪不得把那凤丫头弄得死去活来。

    」

    边说边俯下身去用手倚着身子另一只手则把玩那根又粗又长的阳物。

    随着警幻仙子的套弄宝玉只觉肉棒胀得越发难受开口道:「好姐姐!小

    弟那物硬的发疼也给我舔舔可好?」

    警幻仙子听闻宝玉央求便将秀脸凑近那根不住跳动的肉棒只觉一股子浓

    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先伸出丁香小舌在那龟头上轻轻一舔。

    随后便将整个龟头含入檀口中这下可美了宝玉只觉龟头被温润的小嘴紧

    紧包裹吸吮宝玉也投桃报李不断舔弄蜜穴上那粒肉珠直弄得蜜汁不停从玉

    蚌中流出。

    「仙子姐姐的蜜液香甜可口真乃世间极品也」

    宝玉边吃边赞道。

    两手抓住丰满的臀肉将其用力往两边一分头脸深深埋入其中拼命吮舔

    片刻后才依依不舍的停下只见那两片花瓣已被舔得黏滑湿润蜜穴更也如小嘴

    一般一开一合。

    宝玉便伸出手指都插了进去那穴中的媚肉好似活了一般不住收缩蠕动

    将入侵的异物紧紧包裹起来。

    说道:「姐姐这真乃仙人洞也若我那棒儿在此穴内尽情抽插一番真真是

    我几世修来的福分。

    」

    从手指上的触感联想出和警幻欢好该有多痛快。

    宝玉不由得赞道。

    警幻闻言并不搭理只是口中香舌又加快几分臻首更是不停上下起伏着

    吱熘之声不绝于耳。

    觉得肉棒被舔弄得异常舒爽宝玉在蜜穴内的手却也不闲着时而抽插时

    而扣挖把警幻仙子以前所授戏花之法统统使出不停撩拨穴儿内的媚肉。

    警幻仙子虽不停吞吐那条肉茎仍有腻人的鼻音传来圆润的美臀也不住扭

    动看似在躲避实则配合宝玉的手指抠挖好叫宝玉每一下都弄在自己更加舒

    爽。

    一番较量却是宝玉先败下阵来只听宝玉说道:「哦……好姐姐舔得我好

    生受用不行!要射了!」

    说毕宝玉低吼一声腰胯一顶粗长的肉棒没入一大截龟头深深顶在警

    幻喉间。

    那警幻仙子也不挣扎便将股股浓精尽数吞入肚中。

    待到宝玉射出最后一股阳精警幻仙子才吐出依然坚挺的肉棒撸动几下

    便伸出香舌将残留在马眼上一丝精液卷入口中回头看向宝玉冲他微微一笑

    宝玉见警幻仙子那圣洁的脸儿竟露出此等妖媚之态不由看得呆了。

    警幻见宝玉痴痴的盯着自己并不理他直起腰肢将身子移到阳物之上将

    龟头对着湿润的穴口便重重的坐了下去。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只觉那阳物将紧窄的腔道挤开狠狠撞在自己的花心之上强烈的酥麻感直

    达心坎回过神来的宝玉与警幻仙子同时发出愉悦之声。

    宝玉方坐起身来从身后一把握住警幻仙子巨大挺翘的玉乳手掌深深陷入

    到白嫩的乳肉中另一只则绕过腰肢向下探去摸到了那颗凸起的花蕊便拨弄

    揉捏一番。

    警幻被宝玉紧紧抱着腰肢却如水蛇一般旋转扭动紧窄的蜜穴包裹着肉棒

    来回研磨宝玉见又能与仙子共赴巫山云雨便有意显示一番。

    抱住警幻仙子一转两人翻倒在云床之上宝玉从后面压着娇躯随后连续

    挺动腰胯粗长的肉棒没棱露脑时而浅抽深送时而半出半入直撞得那圆润

    的臀肉阵阵脆响。

    警幻仙子终于也忍不住发出销魂的呻吟声宝玉闻之笑问道:「姐姐小

    弟这一套棍法可还入的了眼?」

    「……不……不错……确实……进步不少……」

    警幻仙子说完便缓缓睁开美目心下却暗惊:「这蠢物本就是天精华所铸

    如今又得了凤丫头的元阴倒越发让人难挨了!幸而他如今经验尚浅又心浮

    气躁要对付倒还不难。

    」

    宝玉见身下的仙子以露媚态越发得意起来加之先前弄得凤姐儿连连泄身

    这会子卖弄之意更胜抽插的越发狠快看着自己的肉棒从美臀里进出翘起

    的臀瓣被撞得生出阵阵美妙的漪涟。

    在如此勐攻之下突见警幻仙子玉体反挺成弓形扬起臻首檀口一开叫出声

    来。

    「啊……啊……在快些……」

    宝玉见状喜道:「姐姐叫得让人心痒可是觉得受用?且看弟弟让姐姐更加

    舒爽!」

    说完便趴下身亲吻那修长的脖颈双手各攥住一只丰乳用力揉弄手指不时

    捏住奶头轻扯嫣红色的乳首越发硬了。

    宝玉继续挺动粗壮的肉棒在仙子玉户内抽插只觉媚肉紧紧裹着阳根不叫

    他轻易离开不禁又赞道:「警幻姐姐这蜜穴真真奇妙次次插入都觉不同好

    似在和许多不同的女子欢好叫小弟我好生受用。

    」

    却见警幻仙子举止玉颜媚行行动娇浪横生香汗淋漓的娇躯引人血脉贲张!一颦一笑无不勾魂摄魄每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可引人情欲勃发难以自

    拔。

    警幻喘息道:「你……你这蠢物……少废话……拿出……啊……你全部本事

    来……让本座瞧瞧……」

    说毕蜜穴越发收紧直夹得宝玉连连吸气这还不算警幻仙子云雨之术

    精妙绝伦配合宝玉的抽插扭动芊腰在肉棒深入后便用娇嫩的花心咬住龟头

    连吮带吸宝玉又抽插数十下便忍耐不住只觉背嵴发麻。

    这一切都逃不过警幻仙子的法眼体内那根肉棒不住膨胀跳动便知宝玉即将

    泄精媚笑道:「……蠢物……不……不必逞强……射出来吧……插到最里面…

    …射到本座花心上……忍耐不过是徒劳罢了!」

    说着话娇躯轻盈一转便已翻过身来一席动作行云流水白皙玉腿在宝

    玉眼前一晃而过缠住他的腰身而蜜穴牢牢锁住肉棒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

    纤纤玉指更是在背嵴上轻抚瓦解男人最后一丝抵抗。

    宝玉心知不是警幻对手死撑下去不过是自曝其短罢了终于不在压抑情欲

    的爆发勐的抽插数下便将肉棒捅入蜜穴深处火热的阳精一泄入注待宣泄

    完毕便趴在警幻仙子娇躯上将头埋入高耸的乳峰中歇息。

    警幻仙子温柔的抱住不停在自己双峰间摩挲的脑袋让泄精后的宝玉稍做休

    息自己则细细品味方才每一下喷射的力度以及滚烫阳精好似要融化花心的酥

    麻感片刻后才说道:「蠢物你仗着自己天赋异禀先儿一人独战两女还弄

    得她们死去活来是否就觉得自己床上功夫天下无敌了?想在本座跟前卖弄一番?」

    宝玉见心事被说中不经红了脸自己确有显摆之意惭愧道:「小弟实不

    知天高厚竟在警幻姐姐面前班门弄斧真真是井底之蛙、叫人贻笑大方。

    」

    警幻道:「知耻而后勇你倒也不必如此妄自菲薄皆因你不知本座这『千

    红一窟』的妙处。

    」

    听闻警幻仙子如此一说宝玉大为好奇急急问道:「相传普天之下有极

    少数女子的小穴能叫男人欲仙欲死称之为『名器』其中有十二种更是极为罕

    见乃名器中的名器。

    小弟也算博览群书多少有些见识恰巧知晓它们分别叫做什么说来也是

    巧了凤姐姐便身怀其中一种倒是警幻姐姐这『千红一窟』小弟从未听闻好

    姐姐快给愚弟讲说、讲说。

    」

    警幻仙子却不回答反激宝玉说道:「你这蠢物的时间可不多了在你元

    神回体前能否有本事将本座弄至泄身。

    」

    宝玉虽败见被如此小视果然不在追问说道:「姐姐如此小瞧我我今

    日定要姐姐高潮连连不可……」

    至次日清晨众人皆起来袭人便觉身体发重头疼目胀四肢火热。

    先时到王夫人处回话还挣紥的住次后便捱不住了直要昏倒因而和衣躺

    在炕上。

    宝玉见了忙为其诊脉原来是风邪入体定是昨儿夜里闹得于是报与贾

    母知道说:「袭人姐姐偶感风寒以为她赔了药吃一两剂药疏散疏散就好了。

    」

    贾母闻后直说:「最近这天邪乎着刚刚一婆子来报凤丫头病了才吃

    了药睡下这边袭人又病了一个个小孩子只图省事不知好好保养。

    」

    宝玉自然知道凤姐儿并未生病该是被自己折腾的。

    随后贾母便吩咐让袭人好好歇息又命人照宝玉所开方子取药来煎好再送

    到房内。

    宝玉搂住袭人靠在自己怀中慢慢将药喂她服下后又扶她躺下盖好被子

    一整日寸步不离守在身旁照顾。

    袭人吃了宝玉所配之药发了汗第二日病便以好了大半见宝玉悉心照顾自

    己心下倍感甜蜜却也知他心性怕他闷着午后便好言打发他出去散散宝

    玉自去黛玉房中来看视。

    彼时黛玉自在床上歇午丫鬟们皆出去自便满屋内静悄悄的宝玉揭起绣

    线软帘进入里间只见黛玉睡在那里忙走上前轻推她道:「好妹妹才用过

    午饭又睡觉。

    」

    黛玉见是宝玉因说道:「你且出去逛逛。

    我昨儿夜里咳了两次这会子浑

    身酸疼、没有精神。

    」

    宝玉道:「酸疼事小睡出病来是大。

    既如此不如我再为你按摩穴位活

    血顺气岂不好。

    」

    黛玉闻言两腮一红说道:「我才不要弄得人又痒又疼难受死了。

    」

    宝玉却认真起来正声道:「好妹妹你是知道的你这病需我施展针灸之术

    奈何有些穴位偏僻碍于礼法不能实施故想出这事倍功半的笨法了来。

    」

    黛玉闻言羞得别过脸去心中却想这些年和宝玉来朝夕相处两人早已互生

    情愫且平日里的饮食、药物皆是宝玉为其安排虽收效甚微却也比在老家时

    好上许多对其医术倒也不疑即便如此就算不论别的只是要自己在一名男

    子面前赤身裸体光是想想都能羞死即便这男子是自己心仪之人。

    黛玉只得岔开话题说道:「我只略歇歇儿你先别处去闹会子再来。

    」

    宝玉却道:「我往哪去?哪也不及我好妹妹这儿!」

    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出声来说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

    着咱们说话儿。

    」

    宝玉却道:「隔这么远干嘛我要挨

    着你。

    」

    黛玉白了宝玉一眼道:「那你就挨着。

    」

    宝玉看着睡意朦胧的黛玉笑道:「没有枕头好妹妹不如咱们俩共枕一个

    岂不便宜。

    」

    黛玉闻言小脸微红嗔道:「放屁!外头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

    」

    宝玉去至外间看了一看回来说道:「那些我不要也不知是那个婆子用

    的。

    」

    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骂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

    这一个。

    」

    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

    人对面倒下。

    说话间宝玉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

    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

    黛玉笑说:「冬寒十月谁带什么香呢。

    」

    宝玉则问道:「既然如此这香是那里来的?」

    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

    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上也未可知。

    」

    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子香袋子的

    香。

    」

    黛玉细细思量一番忽想起前儿的事冷笑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

    『真人』给我些香不成?便是得了奇香也没有亲哥哥亲兄弟弄了花儿朵儿

    霜儿雪儿替我炮制。

    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

    」

    宝玉听黛玉话中有话知她还在气上次自己与宝钗独处心下便生一计说

    道:「凡我说一句你就拉上这么些总是这样没大没小的看我不给你个利害

    今儿可不能饶了你。

    」

    说着翻身起来准备略施惩戒以前他二人常玩闹知黛玉素性触痒不禁

    便将两只手呵了两口随后伸向膈肢窝内两肋下乱挠。

    黛玉稍作抵抗便痒得身子瘫软笑得喘不过气来口里说:「宝玉……你再

    闹……我就恼了……」

    宝玉将黛玉压于身下边挠其痒处边笑问道:「你该叫我什么?以后还说

    这些不说了?」

    黛玉以笑得脸颊通红娇喘吁吁求饶道:「好哥哥……颦儿再不敢了……」

    宝玉见黛玉以求饶又怕她伤着气便停下手来却见黛玉一面理鬓一面笑

    说:「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

    突然一问宝玉一时不解因问:「什么『暖香』?」

    黛玉点头叹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

    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

    宝玉多少猜出几分见果然如自己所想故作生气道:「方才求饶如今更

    说狠了。

    」

    说毕。

    便捏住黛玉腰眼的痒痒肉黛玉见势忙笑着央求道:「好哥哥好哥哥我

    可不敢了绕过颦儿这一遭吧。

    」

    宝玉见黛玉这可怜见的模样儿便说:「饶便饶你只把袖子我闻一闻。

    」

    说着便抓住黛玉柔若无骨的小手将袖子笼在面上闻个不住。

    黛玉抽回手道:「这可该去了。

    」

    宝玉却道:「去自然不能说正经本该每日为你推拿昨日耽搁了今

    日一并补上你可是答应过若要反悔我可真生气了。

    」

    黛玉闻言噘着小嘴不回话了只是默默坐起身来宝玉见她如此不甘不愿

    便哄她道:「嗳哟!你们扬州衙门里有一件大故事你可知道?」

    黛玉见他说的郑重且又正言厉色只当是真事因问:「什么事?」

    宝玉见黛玉果然上当便忍着笑顺口诌道:「扬州有一座黛山。

    山上有个林

    子洞。

    」

    边说边将手伸入黛玉所穿月白青花小褂内为其按摩穴位。

    黛玉注意力已被引到故事上只笑说:「就是扯谎自来也没听见这山。

    」

    宝玉道:「天下山水多着呢你哪能全都知道。

    等我说完了你再批评。

    」

    黛玉道:「好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快说!」

    此刻宝玉却犯了难现在正值寒冬腊月隔着厚棉袄很难按准穴位便收

    回手偷偷伸入那银粉色袄儿里面让体内气流从指尖发出隔着贴身小衣刺激穴

    位一试之下竟觉体内那股气流较以往更加充盈只是现在已是一心两用未及

    细想。

    见黛玉不疑宝玉继续诌道:「林子洞里原来有群耗子精。

    那一年腊月初七

    日老耗子升座议事因说:明日乃是腊八世上人都熬腊八粥。

    如今我们洞中

    果品短少须得趁此打劫些来方妙。

    乃拔令箭一枝遣一能干的小耗前去打听。

    一时小耗回报:各处察访打听已毕惟有山下庙里果米最多。

    老耗问:米有几样?果有几品?小耗道:米豆成仓不可胜记。

    果品有五种:一红枣二栗子三

    落花生四菱角五香芋。

    老耗听了大喜逐一吩咐安排最后剩了香芋一种

    只见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应道:我愿去偷香芋。

    老耗并众耗见他这样恐不谙练

    且怯懦无力都笑他不能胜任」

    黛玉闻言却是不服说道:「又小又弱怎么了这小耗子定有办法。

    」

    宝玉见黛玉如此愤愤不平忍住笑继续讲道:「小耗也是不服的说:我虽

    年小身弱却是法术无边口齿伶俐机谋深远。

    此去管比他们偷的还巧呢。

    众

    耗忙问:如何比他们巧呢?小耗道:我不学他们直偷。

    我只摇身一变也变成个

    香芋滚在香芋堆里使人看不出、听不见暗暗用分身法搬运渐渐的就搬运

    尽了。

    岂不比直偷硬取的巧些?众耗听了都道:妙却妙只是不知怎么个变法

    你先变个我们瞧瞧。

    小耗听了笑道:这个不难等我变来。

    说毕摇身一变。

    」

    说到精彩处宝玉却停下不语黛玉忙回头催促道:「你倒快说可是变成

    了?」

    宝玉见黛玉已中计笑道:「那小耗子竟变了一位最标致美貌的小姐。

    众耗

    忙笑道:变错了变错了。

    原说变果子的如何变出小姐来?小耗现形笑道:我

    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

    玉呢。

    」

    黛玉何等聪明一听便知这口齿伶俐、机谋深远的小耗子比的便是自己

    暖怒道:「我把你这个烂了嘴的!就知你没安好心讲什么故事竟是编我呢。

    」

    边说边转过身来双手使劲拧住宝玉的脸却见宝玉只是呆呆的也不挣扎

    躲闪而他的一双手正按在自己的双乳上。

    事出突然宝玉也未料想到伸入黛玉衣内按摩穴位的手还未收回这一闹

    反而摸到那微微隆起嫩肉上黛玉因受不足之症所累发育较其余女子缓慢得多。

    一对椒乳还显稚嫩虽隔着小衣却叫宝玉觉得另有一番趣味便不自觉的

    揉捏起来拇指还不时拨弄几下微微挺立的乳头。

    黛玉只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袭来身子不由得发软却听宝玉说道:「好妹

    妹可觉得舒服?」

    顿时回过神来不经羞得带腮连耳通红一把将宝玉推开后便直竖起两道

    罥烟眉瞪着两只含泪目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着他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拿这破故事来编排我不算还这般欺负我。

    我告诉舅舅舅母去。

    」

    宝玉也觉玩过火了忙将正要下床的黛玉拉入怀中抱住开口求道:「林妹

    妹我不过开个玩笑罢了你就绕过这一遭。

    」

    一语未了却听屋外有人说道:「开什么玩笑啦?也说与我听听。

    」

    宝玉黛玉二人忙分开将衣物略微整理一下一人掀帘进屋却是宝钗黛

    玉忙低着头迎上前去娇羞道:「你瞧瞧还能有谁!他饶骂了人还说是玩笑。

    」

    宝钗似有深意的看着宝玉笑道:「原来是宝兄弟怨不得就他肚子里就

    是坏主意多。

    只是可惜他也有倒霉的时候听说前儿他不知道作弄谁结果不小

    心碰到姨夫气得姨夫横眉竖目自然少不了一通责罚看他受罚的人冷的那样

    他却急的只出汗这会子可是又忘啦。

    」

    黛玉听了笑道:「阿弥陀佛!到底是我的好姐姐你一般也遇见对子了。

    可

    知一还一报不爽不错的。

    」

    众人正说话只听宝玉房中一片声嚷不知是谁吵闹起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