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风骚的银河 > 【风骚的银河】(5)
    【风骚的银河】5——开战之前的准备作者:Visnerjoster2019年7月8日“还不肯说吗,我审问过很多罪犯,却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像你这样坚强。”

    我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英诺帝尔特人,不顾身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我是不会说的…………。你们还是早点放弃吧。”

    作为一个间谍,我早就把自己当做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在视做爱为下流婊子的恶行的银色箱庭,我早就是被千夫所指的淫荡贱货。为了夺取那些机密情报,我只能出卖我美丽性感的躯体去侍奉别人,我已经不知道身上留下了多少个性奴的符号,有多少个日夜我必须小穴中插着性器,口中含着雄性生物的生殖器才能入睡。更不用说我被那些好色猥琐的肥猪奴隶主当做母狗一样投放在竞技场被各种各样的异种怪物轮奸………我甚至还要主动变成一匹母马被小孩们挺着肉棒抽插奸淫……………莎莉丝特这个名字之于我,早就已经死掉了,我只是一个被箱庭当做一件物品一般利用的小丑。

    “卡兹·缪拉,英诺帝尔特联合议会情报防御委员会副委员长,曾经参与第一共和末期的共和国内战,时任大共和国军第335团团长,在柯爱尔行星之战中歼灭分离主义联合军70多万,被授予共和国最后一枚银心勋章。共和国解体之后担任联合会议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后调任第19舰队政委,距今约150年前调任情报防御委员会副委员长。”

    听到我说出他的履历,卡兹·缪拉明显惊讶了一下,这个穿着轻便动力甲的男性英诺帝尔特人沉默了片刻:“怪不得别人都说你是银河系的【间谍女王】,我这份履历,在联合议会中也只有首席议长和最高元帅才有权查看。”

    “彼此彼此,最后我还不是被落到了你们手里,被你们的士兵当成母狗一样挂着狗绳在大街上被各种各样的人轮奸了十天。”

    虽然我的语气很平静,但却按捺不住心中的跳动。英诺帝尔特人叹了口气,走向了审讯室的门,随着自动门的又一次闭合,一切都寂静无声了。

    将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我看着还残留着男人的精液气息的身体,苦笑着用右手背挡住了眼睛。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我根本不敢细想。

    谁能想到银河系的间谍女王居然会因为一个错误拼写的单词被抓住呢?我平时对付的那些年轻星际国家的间谍的低水平让我膨胀懈怠了,结果栽在了娜斯莉帝国联邦的反间谍执法局和英诺帝尔特人的手上,真是讽刺。

    身下被进行保养的阴毛早在第一天就被耻辱的剃光,失去黑森林保护的桃源每天都灌满了男人的白色汁液,白天我被拴在狗链上,被镭射枪口指着舔食着男人的鸡巴,还要用那双丝袜美脚搓动男人的肉棒。我每天能够穿的只有被抓时的修女服和一双黑色丝袜,侵犯着神圣纯洁的修女让这些男人无比狂热,就连用餐的时候我也必须一边撸着他们的肉棒一边喝下夹杂着男人精液的饮料。

    和我一起被捕的精英特工们被送入了暗无天日的性奴训练营,我亲眼看见高傲的大祭司弗罗娜在大街上扭动着蜜桃臀,哀求着人们把她买走当性奴,甚至主动为有意购买他的人舔鸡巴。

    “无论是谁,请行行好买走我吧,我之前是银色箱庭的大祭司,被大家所崇拜敬仰的圣女,我只需要4000个能量币就能买走,请把我买走吧………”

    想到被娜斯莉人调教之后的弗罗娜穿着破损的法袍,被皮鞭抽打着蜜桃臀,用淫贱的话语把自己作为一件商品推销,我有点不寒而栗,特别是最后弗罗娜被一个小男孩买走,拴上狗链如同母狗一样爬行,我更加觉得可怕了。

    沉思到此结束,英诺帝尔特的两名特工走入房间,面无表情地走近我,将我两手架起。我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一出戏,干脆不再挣扎,心想大概我会和弗罗娜一样被送往性奴拍卖中心卖出吧,不知道英诺帝尔特人舍不舍得情报流失。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更加疑惑,两名特工把我带进了一座豪华的宫殿,女仆们将我的全身洗净,而后为我换上了一身干净完整的修女服。

    “你们这是……………”

    我忍不住轻声询问一位女仆,那位人类女仆双手轻轻抓起围裙的两端,微微弯曲膝盖:“这是主人让我们做的。”

    “主人………”

    女仆们领着我走入了一间华丽的房间,一个慵懒高贵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让我忍不住失声喊了出来:“雅莎娜?”

    坐在床上的美人有着即便是女人也会无比嫉妒的绝世容颜,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性感双腿上包裹着纯白的丝袜,半遮半掩的花嫁装下还可以看见蕾丝内裤,美人将高跟鞋降下,在正午的阳光下,如同身着新娘装的美之女神一般。

    “雅莎娜……”

    “莎莉丝特,那次以后,很久没见了。”

    她是我的青梅竹马,也是银色箱庭花费数百万能量币通缉的头号叛国者——雅莎娜·罗尼耶斯。

    。

    沷怖頁2ū2ū2ū、C0M“是你……是你帮助他们抓住了我们…………”

    我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我希望她给我一个否定的回答,但她只是走到我的面前,用白丝手套微微抬起我的脸,将她的舌头蛮横地闯入我的口中。

    “呜呜…………”

    如此蛮横霸道的吻,却不夹杂着一点多余的废话,她就像一位充满着征服欲望的将军一样在我的口中冲撞着,那连交际花也比不上的舌吻技巧让我几乎无法思考除了做爱的其他方面。

    “是我抓住了你们,没有我的提示,卡兹要花很多时间才能确定你们的位置。””

    翻身将我压在宽大柔软的床上,雅莎娜解开了我修女服上的扣子,一只手玩弄着我的乳球,然后含住我的另一只乳球,贪婪的舔动着我敏感的乳尖,我的淫穴发出阵阵瘙痒的感觉,只能夹住双腿摩擦小穴,但这却让丝丝爱液流了下来。

    “为什么……雅莎娜……”

    “这都是为了共和国,为了我的父亲。”

    雅莎娜是出生在第一共和主星蜀陀上的箱庭圣女,她的母亲是一位不知名的妓女,父亲则是一个终日酗酒的瘾君子。在很小的时候便被第一共和的元帅,日后的大护国公赛龙·罗尼耶斯收养,并改姓为罗尼耶斯。

    银色箱庭刚建国的时候,她还是第一任教皇的座上宾,甚至被任命为军队总司令。但在分离主义风潮之中,她与自己的父亲一样选择了捍卫共和国,于是她便被驱逐出境,唯一的女儿也被处死。在第一共和解体以后,她便不知所踪。

    “唔啊啊啊嗯嗯!!!!!!!!”

    雅莎娜夹住我的乳头,向上扯动着,我在剧痛中居然感到一阵刺激的快感,她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揉弄着我的奶子,我感到两只乳球被乳汁涨得难受,里面的奶汁正在流动着,而雅莎娜玩弄着我的巨乳更是让我的身体敏感无比,我的一双黑丝美腿高亢地踩住床单,淫水簌簌流出,沾湿了我早已被剃光了阴毛的小穴。

    “唔嗯嗯啊啊啊!!!!!!!!奶子……………奶子要喷出水来了啊啊啊啊啊!!!!!!!”

    我如触电般向后仰去,两条细长的白色水柱从我的奶子中喷出,我居然喷出了几米远的奶汁。这哺育了我三个女儿的乳汁如今却被当做是玩弄我的道具,我羞愤地转过头去,下身却被雅莎娜的手指插入进去,雅莎娜舔着沾着我乳汁的奶子,用手指在我早已淫水泛滥的小穴中转动着,我在被曾经的爱人指奸的快感中伸出一双丝袜美腿,紧紧夹住了正在强暴我的美人。双腿用力想要将雅莎娜推得更靠近我:“嗯啊啊啊啊……………。雅莎娜,用力………用力干我,用力强奸我啊………”

    “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恢复共和国的大业,依靠英诺帝尔特人的支持,我终于完成了我的目标,银色箱庭毁掉了我的祖国,而我将会毁掉银色箱庭来让共和国重生。”

    雅莎娜用手指反复抽插着我的骚穴,我更加兴奋地用丝袜美腿夹住雅莎娜,但脑中还有一点点清醒:“请……请你不要………银色箱庭………是无法对抗失落帝国们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为那群分离主义叛徒说话!?”

    被戳中了痛处就有些气急败坏的雅莎娜猛地将手指抽出我的小穴,我的小穴随即喷射出一股如同喷泉一般的淫水,被玩弄到潮吹的我却还没有减退高涨的性欲,雅莎娜将跳蛋塞入我的淫穴中,调到最大功率震动起来。

    “唔啊啊啊啊!!!!!!!!!小穴………淫穴要被玩坏了………唔嗯嗯嗯嗯啊!!!!!!!!!”

    小穴在跳蛋的刺激下无比瘙痒,我扭动着身躯想要逃脱,但雅莎娜已经将白丝玉足从高跟鞋中抽出,狠狠踩在了我的脸上,一股幽香让我高涨的情欲荷尔蒙更加陶醉,我居然下贱地如同一条母狗一样伸出丁香小舌开始舔起雅莎娜的白丝美足,雅莎娜也被我舔的脚心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但还是忍住微微将双腿分开,两只白丝美脚以V字的样子摆开:“真是的,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被人虐待呢……”

    。

    沷怖頁2ū2ū2ū、C0M我亲吻着雅莎娜的丝袜小脚,小穴的跳蛋的震动频率越来越大了,我扭动着身子看起来像是一只被抽打的贱奴母狗,雅莎娜轻轻哼了一声,将我轻轻踢倒:“跪下。”

    “是………”

    雅莎娜微微倾斜身子,将蜜桃臀压在了我的脸上,爱液从蜜穴中流下,顺势流进了我的口中。

    见我吞下了她所有的爱液,雅莎娜微微挑了挑眉毛:“把衣服脱下。”

    我顺从地脱下衣服,她坐在床边上,用白丝美脚踩住我的乳房,被白丝美脚带动着揉搓的一双奶子抖动着拍打在一起,她脸上那种带着一点鄙意的女王一般地神色让我更加兴奋,我只能感觉到下身的骚穴泛出了一股淫水,刚刚换上的蕾丝内裤已经被完全打湿,雅莎娜挑逗着我的乳尖:“真是的,被人踩着自己的奶子还能这么兴奋……………看来圣女们的圣光也不是那么纯粹的嘛…………”

    雅莎娜踩住我的乳球,逼迫其中的乳汁喷射出来,她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将一些乳汁用舌头卷走,品尝着我的奶汁的味道。而我在又一次乳汁喷射中瘫倒在地,淫水也缓缓流出了我的小穴。

    雅莎娜撕开薄如蝉翼的透视新娘装,在我的对面躺下,她的舌头舔着我的阴唇,而我也能看到她幽深的桃源,我们两个互相舔弄着对方的淫穴,在一次次百合之爱中达到高潮………这一天晚上,我们用了各种姿势做爱,包括互相用黑丝和白丝玉足玩弄对方的入球,在浴缸里互相喝下对方的爱液,甚至我甘心被雅莎娜拴着狗链被雅莎娜在大街上溜着,或许,比起什么间谍女王,我更适合当她的母狗性奴吧……………………。

    “我感到有点不适合这个时代了………真可笑,赫赫有名的大护国公,现在却连个自助锻炼器都不会用。”

    赛龙·罗尼耶斯将动力护臂卸下,自嘲地看向观察室之外,深邃的星空只有无尽的黑暗。

    “您在屏障世界中待了很久,现在还没有恢复是暂时的。”

    诺琳娜斯今天换了一身装束,开着天窗的第一共和文官制服有着威严与情趣结合的美感,褐色丝袜配上长筒皮靴让她看上去在肃穆之中又有几分性感,微微整理了一下银色的发丝,美人观察长轻轻走到罗尼耶斯面前,端详着元帅的脸庞。

    “怎么?我看上去很晦气吗?”

    语气中带着几分自嘲,诺琳娜斯轻轻摇头:“不,大护国公还是我心中的那个大英雄。”

    “名为护国公,最后却没能保护共和国………我算什么英雄……”

    诺琳娜斯用如玉葱般的手指轻轻放在罗尼耶斯的唇上:“英雄不是因为成败而论的,人们崇拜英雄,是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后退,您也是如此。”

    罗尼耶斯慢慢将手放在诺琳娜斯的发丝上抚摸着:“这么多年没见了,你也变了很多………”

    150艘战列巡洋舰和4艘泰坦战舰混编的【复仇之火】舰队在深空中前行,这支超出诸多星际帝国想象的伟大军队只是观星会议75支常备舰队其中的一支,在观星会议全面觉醒计划启动后,造船厂日夜加班,原本只有105艘战列巡洋舰和120艘护卫舰的舰队急速膨胀扩张,如今他们以吞日巨兽的阵势向着银色箱庭的边境靠拢了。

    『诺琳娜斯挽住元帅的发丝,轻柔的吻上了罗尼耶斯,罗尼耶斯轻轻抱住爱人成熟妩媚的娇躯,享受着缠绵悱恻的吻。

    那双褐色裤袜包裹着的美腿触碰到了罗尼耶斯膨胀起来的肉棒,诺琳娜斯像小女孩一样脸上微微泛红,将丝袜美腿夹住肉棒,摩挲着敏感的龟头。罗尼耶斯感到自己的肉棒被美人绝色的美足侍奉着,更加兴奋地膨胀起来。

    “讨厌,元帅还是………““只对你我才会这样。”

    在马眼即将喷射出精液的一刹那,诺琳娜斯跪下娇躯,用泛滥着无限爱意的桃心眼吻住了马眼,在美人深情的亲吻下,一股浓精直冲着观察长那万千宅男日夜用以作为性幻想打飞机的英气美颜而来。看到心爱的人的男汁喷满自己的脸庞,诺琳娜斯像小猫吃食一样刮走脸上的精液,将手指放入口中舔动着:“好美味………元帅的精液………好棒………”

    罗尼耶斯抱起诺琳娜斯,将肉棒直刺诺琳娜斯微微没有穿着内裤的小穴插去,诺琳娜斯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两条丝袜美脚靠在罗尼耶斯的胸前,罗尼耶斯一边走向观察室一边借力让自己的鸡巴不断抽插着诺琳娜斯的淫穴。

    “嗯啊………嗯啊………嗯啊啊啊啊………?不要在这种地方做爱啊,万一被人看见的话………”

    羞耻的诺琳娜斯用手遮住脸,但又忍不住露出缝隙看着自己的小穴与罗尼耶斯肉棒的碰撞,在肉体的碰撞出,溅水的声音让爱液不断流在地板上,谁能想到这位以知性优雅闻名银河的美人观察长居然会被人一边干着骚穴一边抱着到处走呢。

    那不断入侵花心的肉棒越发膨胀壮大,颤抖的子宫感受到一阵暖流,诺琳娜斯才想起来今天是危险期,急忙发出声音:“不要射在里面,我……是危险期……”

    “那不正好吗?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有个孩子吗?”

    “啊呀………元帅讨厌……粉拳轻轻捶打着罗尼耶斯,诺琳娜斯已经被元帅一边操干着一边被抱到了透明观察窗前,外面用虚拟影像制造出来的景色正好是人山人海的庆典,诺琳娜斯抓住栏杆,像母狗一样被身后的罗尼耶斯奸干着。羞红了俏脸的美人观察长发出来骚浪的呻吟:“啊啊啊啊……。干我,快点用大鸡巴肏我的淫穴啊,让我天天都吃你的肉棒和精液,天天都玩弄我的奶子和小穴吧…。嗯啊啊啊啊……。!”

    浓厚的精液和淫水同时喷射了出来,诺琳娜斯虚弱地以鸭子坐的方式瘫在了地上,刚刚激烈做爱过无神的双眼看到那根依然坚挺的鸡巴,忍不住轻轻用手捏住肉棒,送入口中品尝起来。

    如同在舔食着极致美味,诺琳娜斯那真空的小穴还在留着淫水。这场口交的淫荡戏码如果被银河系的宅男们发现,恐怕又要死掉无数生命吧……………。

    闭着美眸吹箫的观察长不断吸食着男人的男汁,那双丝袜美腿诱人的分开:“今天,让我就沉溺在和您的欢爱之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