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江湖路上颜如玉 > 江湖路上颜如玉(20)
    2019-06-12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终于在虹姨和琳姐的帮助下,把夜总会和夜店完全控制手上,还抢了本来属于傅浩,被重头控制着的三个地盘。

    我让『No苏』查一下高飞的进展怎样,让我失望的是,『No苏』告訢我说,高飞也把他负责的两个地盘抢过来了。

    我问『No苏』道:“高飞是用什么办法把这两个地盘抢过来的?”『No苏』道:“他就靠武力,不断的攻击,自从傅浩死了后,很快他的头马重头也失踪了。傅浩以前的手下都人心惶惶,没有多少人有斗志,再加上高飞他自己本身和他的手下都很好打,不断的攻击,便把那两个地盘抢过来了。”

    我『哼』的一声,我杀重头只是为了自己佔领傅浩的地盘,谁知道也无意中帮了高飞的忙,让他也能够容易的抢到傅浩的地盘。

    好吧,那就看看散货方面,谁做得更好。

    不过这方面我倒是比高飞有优势,我在『玉』吧一向已经有卖软性毒品的经验和人脉,另外从重头手上抢回来的夜场,我又得到虹姨的帮助,她把以前傅浩手上那些客户的资料给我,使我很快便可以跟他们联络上,重新把货卖给他们。

    夜总会那边更是简单,本来就是琳姐在主持,现在那边那些客户一点没有流失,我出货的进度比起傅浩在的时候也不遑多让。

    有虹姨和琳姐的帮助,我在夜总会和夜场散货的数字不比傅浩在的时候差,甚至比他更好。

    相反高飞以武力抢回来那两个场后,一切都百废待兴,他要重新找客,又要跟那些客人建立关係,再加上他对出货卖粉这方面没有我熟悉,所以我很有信心,我在这一方面的成绩一定比他好。

    两个月过去后,我相信我散货的数目可能比高飞多了两倍也不止。

    我感觉铜锣湾堂主这位置已是我的囊中物了。

    这天我心情甚好,刚好小玉和婉儿找我到她们家,我便兴冲冲的去了。

    进去婉儿家里,我正想抱着两个美人温存一番。

    小玉却气鼓鼓的对我道:“坚哥,你要替婉儿出头。”

    我望向婉儿,看她娇美的面上神色有点尴尬,好奇问道:“什么事?”

    小玉望了婉儿一眼,婉儿面上一红,有点结结巴巴的道:“昨天…昨天我班裹的…”

    小玉不耐烦道:“婉儿妳就是这样,这有甚么好尴尬的?妳就是太害羞,那人渣才敢打妳主意,我来代你说吧。”

    转头对我道:“婉儿对我说,昨天她的一堂数学课的教授,说婉儿的成绩不好,可能不可以通过这课,暗示要是婉儿想过关的话,就要跟他有特殊关係。婉儿很生气,我也很生气,坚哥你去教训一下这个人渣。”

    我听了心头气愤,这世上就是太多这种衣冠禽兽。

    我看向婉儿,婉儿小声道:“其实我那一课也不是完全没有通过的机会,我是读得不很好,不过我要是大考考得好的话,也有机会通过的。但昨天我去问教授,我现在的成绩怎样。他…他竟然说我一定过不了,除非…除非我跟他上床,那他就会给我好成绩。他那时还想对我…对我动手动脚,幸好我见机快,立刻离开了他的辨公室。”

    我越听越气,这人渣竟想打我的女人的主意,我要是放过他,我还算是男人吗?我问婉儿道:“婉儿,妳想我怎样替妳出气?”

    婉儿一愕,似乎还没有想过这问题,小玉却道:“至少要打他一顿。”

    我沉吟了一会,说道:“这种衣冠禽兽,光是打他一顿还不够,他还是会继续害人。我们想个办法把他的兽行揭发出来。”

    小玉问道:“你有好主意?”

    我想了一想,说道:“我们在他的办公室装几个偷听器和摄录机,然后找人做一场戏,把他的丑行暴露出来。”

    小玉道:“我们怎么在他办公室装摄录器偷听器?”

    我一笑:“做这些事情不难,最主要的是做了以后,我们要去找一个美女向他求情,也是说想通过他的课。要表现得急切一点,像要是通过不了这课便没法毕业之类。他这种人渣,一定乘机想佔便宜,我们把这些录下来放上网,他一定连教授都当不了,这才大快人心。”

    晚上十点,香江大学的教学大楼内静静的,所有学生和教授都已回家,只有一个年老的清洁工人在清洁。

    他在清理好了数学系主任陈教授的办公室后,正要把门锁上,这时一名漂亮的少女,也不知道是不是学生,跑出来向他着急的道:“大叔,你帮我看看,女厕里好像有点奇怪的声音,我很害怕。”

    清洁工平日在大学做清洁,也见过不少大学女生,当中也有不少漂亮的,但像眼前这么漂亮的却也不多见。

    看到这美貌少女神情紧张,雪白柔滑的小手捉着自己的手,满脸哀求的神情,清洁工三魂不见了七魄,来不及处理手上的事情,便立时跟着少女走了。

    我静静的从一个牆角后走出来,推开了刚才清洁工还没来得及锁上的辨公室的门。

    环顾一下四週,辨公室不算很大,一张办公桌前面放了一张凳子,上面摆了一副显示屏和滑鼠,键盘,还有一张凳子在办公桌的对面,应该是给学生坐的,后面是一个书架,上面放了数十本书。

    我打量了一下,看到书架上的书有些已铺了微尘,看来这几本书教授并不常看。

    我把两部微型高解像的摄录机安装在书的旁边,自己看看应该不容易发现,再把两个微型偷听器装在两张凳子底下。

    前后不过数分钟时间,我已从辨公室走出来,给小玉发了一通短信,无声无息的走了。

    。

    还未回到家里,在车上小玉已在嘻嘻哈哈的笑谈:“我跟他说我自己不敢进去,把他一个人推进去女厕。他一进去,芷冰姐便捉着他,大骂他想进来女厕偷窥。那清洁工狼狈得很,说是另外有个女孩叫他进来的,说听到有怪声。芷冰姐说道:『你自己走进来偷窥,还找这些白痴藉口,现在我要报警。』嘻,那个清洁大叔一边叫芷冰姐不要报警,一边大声叫我进来,我在外面听着可好笑得很。”

    说到这里,对芷冰道:“芷冰姐,妳的演技也好,看不出妳平时不大说话,演起戏来却这么出色。”

    芷冰澹澹一笑,却不说话。

    小玉继续说道:“我听着他叫我,我自然不进去,他想走,芷冰姐却不让他走。就这样拖拉了几分钟,直到收到你的短讯,我才进去为他解围,芷冰姐还教训了他一会,这才放他走。他埋怨我说,为什么不早进去跟芷冰姐说清楚,我跟他说我太急了,女厕不敢进去用,便到男厕解决了。嘻嘻,他还真信了。”

    回到婉儿的家里,我道:“现在偷拍器准备好了,明天我们便给他设个局,只是他已经对婉儿动过手,要是婉儿再去找他,我怕他心里会有怀疑,我们打草惊蛇,下一次便不灵了,我想找另外一个人。”

    小玉最喜欢这些作弄别人的事,连忙道:“好呀,我去,我一定不会露出马脚的。”

    我一愕,我心里本来只是想找一个在赌场的美女荷官,由她们客串一下。

    小玉出马的话,当然成功的机会更大,她的美貌没有一个女荷官能够比得上,但我不想小玉被那个教授佔便宜,不禁沉吟不语。

    小玉见我不说话,嗔道:“你还有甚么担忧的?难道你觉得我不够漂亮?”

    我还未说话,芷冰说道:“小玉,坚哥是不想妳被人佔便宜。”

    小玉嘻嘻一笑,说道:“我穿厚一点的衣服,他佔不到什么便宜的。再说,只要他言语中透露了他的不轨企图,我们就可以放上网了,不会到那一步的。”

    我心头一叹,这小妮子天不怕地不怕,本来不想找她的,但看来她却是志在必得了。

    我转向婉儿,问道:“婉儿,妳可知道还有什么同学在这个教授的班里,成绩也是不好的?”

    婉儿想了一想,说道:“有一个坐在前排的,是个男同学,应该成绩比我还差。”

    我点点头,对小玉道:“那妳就扮作是那个男生的女朋友,妳去哀求教授,求他让妳的男朋友通过。尽量表现得急切一点,说妳男朋友要是通不过便不能毕业,很惨很惨之类,然后表现出为了男朋友妳甚么都愿意牺牲的样子。他只要言语中透露有什么非分之想的交易,我们便可以把它放上网了。”

    小玉十分开心,说道:“好好好,我明天就去,一定演好这一齣好戏。”

    我道:“好,那明天妳去他办公室,我和芷冰在外面留意着动静,总之不会让他佔妳便宜,妳自己一切小心。”

    第二天是星期四,根据教授的课程表,他是在下午四点钟才有办公室时间。

    我们为了早有准备,提前在三点半便已到了教授的办公室附近一处比较少人的地方守候。

    我和婉儿,芷冰在一处,小玉则在另外一处较近办公室的地方。

    到了四点十分,才看到教授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我和小玉,芷冰,婉儿都在外面监视。

    我准备到时候一捉到他的把柄,便立时和芷冰婉儿进去。

    教授进去后,小玉在电话里低声的问我:“是不是现在进去?”

    我说道:“先等一会,等个五到十分钟,别让他觉得妳一直在外面等着他,有备而来似的。”

    从摄录器中看到教授打开了电脑,然后看到他开了一些视频,我故意把其中一个偷窥器的位置放在能看到他电脑萤光屏的位置,这样要是他的电脑里有什么秘密,我们也有机会可以看得到。

    这时可以清楚的在萤光屏里看到,他打开的那个视频是一些色情片。

    我心头一喜,这倒是意外收穫,这人在办公时间用学校的资源来看色情片,光是这个就已够让他惹上一身麻烦,但这还不足以致他死地,要是小玉一会成功,我们手里的筹码就更足了。

    他看了一会,竟然把手放到自己两腿当中,有所动作,很明显是在『打飞机』。

    我心想这样更好了,这些情节说不定已经够威胁他了,又听到小玉在电话里说:“现在进去吗?”

    我想现在他正是在兴奋的时候,现在小玉进去打断了他,他还未解决,正在慾火焚身,更容易受诱惑,便低声道:“进去吧,小心点。”

    小玉嘻嘻一笑,挂断了电话,跟着我便听到教授办公室有敲门声。

    教授好像有点措手不及,匆匆的整理一下裤子,再关了电脑上的视频,这才去开门。

    门一打开,进来的却不是小玉,而是一个不认识的少女。

    少女约莫二十五六岁,瓜子脸,皮肤雪白,大眼睛,俏挺的瑶鼻,樱桃小嘴,配上一头长长的秀髮,相貌竟然比小玉还美。

    只是小玉娇美活泼,这少女看上去比小玉大了几岁,高雅的书卷气中透着一点沉鬱的美态,让人看了我见犹怜。

    小玉在电话里说道:“有另外一个女孩进去了,到底什么一回事?”

    我低声对小玉道:“妳先回来,我们先观察,再随机应变。”

    这时在我身旁的婉儿突然道:“这好像是林老师啊!”

    婉儿把我手上平板电脑的画面放大,仔细再看了一看,说道:“真的是林老师。她是我上一学期数学课的老师,她人很好,教的也很好,只是听说她只是临时教师,还没有通过考核期,她找教授干什么?”

    。

    一看到是林老师,那教授立时流露出十分喜欢的神色,说道:“是小林啊,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快请坐。”

    林老师在教授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低声对教授道:“陈教授,我是来问你关于我教书的考核评估的事情,我自问很尽心尽力,我想知道我能否通过这个考核,成为大学的正职教师?”

    教授看着林老师,脸上一片淫色,似乎口水也快流出来了。

    林老师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移动了一下坐姿,过了半晌,才听到教授说道:“这个嘛,小林妳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尽心尽力便有用的,有些学生说妳的广东话口音很重,他们很多时候听不懂妳说什么,这会影响妳的考核报告的。”

    我心里一阵冷笑,这教授摆明了鸡蛋里挑骨头。

    这林老师广东话里面是有口音,但咬字清晰,绝不可能有人会听不明白她的广东话,这教授很明显是想留难林老师。

    只是林老师听了,脸上却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说道:“陈教授,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学习改善我的广东话了,而且学生们都说很喜欢我,说我教得很好。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请你在评核报告上给我公平的评估。”

    教授站起身来,把办公室的门关了,还上了锁,我心里一动,心想这次有好戏看了,看来不用小玉出马,已经有人可帮到我们了。

    林老师看到教授把门锁上,脸上流露出不安的神色。

    教授这时把双手按在林老师的肩头,轻轻的抚摸,说道:“小林,妳也应该知道,妳能否通过这次评估,我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妳是聪明人,又那么漂亮,只要妳听话,我自然不会亏待妳的,只要妳让我满意了,别说只是通过评估,就是让妳进级成终身教授,那也不是难事。”

    说到这里,他双手竟然已慢慢的向林老师胸部摸去,林老师连忙从座位里站起,推开了教授的双手,说道:“教授,你不要这样。我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的评核。”

    教授冷冷一笑,说道:“什么是公平?我说的话就是公平。”

    他把身子往林老师身上压去,双手抱着她的身子,气息急促的道:“现在只要妳从了我,妳会有很多好处。妳要是不合作的话,妳教完了这个学期,那就不用教了,而且我敢保证,我给妳的评语一定会写得很差,妳也很难再找到教师的工作了。”

    林老师害怕道:“不要,不要这样。”

    身子不断挣扎,想摆脱教授的怀抱,但那教授很明显已准备硬来,他手在林老师的身上乱摸,嘴还凑上去想强吻林老师,林老师一边推拒着他的手,一边把头左右摇摆,不让他吻到。

    婉儿在我身边着急道:“坚哥,我们要去救人。”

    看着这顶级美女被这样的衣冠禽兽侵犯,我也心里不是味儿。

    我拉着芷冰和婉儿,跑到教授的办公室门前,我大力在办公室的门上敲门,还大声叫道:“警察,快开门。”

    在萤光幕上看到,一听到敲门声,教授一惊,动作停了下来,林老师立时大声叫道:“救命…救命。”

    还趁机挣脱了教授的怀抱,跑过来把门开了。

    门一打开,林老师急步跑了出来。

    那教授一脸不高兴,恨恨的看着我道:“你是谁?为什么敲我的门?”

    这时小玉也已走到我身后。

    我们进了教授的办公室,我冷冷的道:“假公济私,想用教学考核来威逼人家,人家不肯,还要强来,亏你还有脸当教授?”

    教授面色一变,看了林老师一眼,说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跟着拿起了电话,说道:“你们不是学校的人,在这儿干什么?立刻走,要不然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保安。”

    我也不说话,只把手上的平板电脑给他看。

    教授一看,立时面上一片死色,整个人软了下去,嘶声道:“你,你偷拍我?”

    我澹澹说道:“在工作时间,用学校的电脑做私人事情,看色情片,用工作考核威迫同事发生性行为,同事不肯,还想霸王硬上弓。要是这些片放到网上,不知道你还有机会做教授吗?不过我想你最担心的应该还是要不要坐牢。你这种衣冠禽兽,监狱里面可是有很多人想教训一下你的。”

    教授脸如土色,一边在看视频,一边嘴硬道:“你…你可知道偷拍是犯法的?你…你也会坐牢。”

    我笑道:“我把这个放上网,警方也查不到是谁拍的。就算真是查到我,我揭露了一个教授的无耻犯罪行为,社会舆论都会站在我这一边的,想来法官也不会判我坐牢,就算真是要坐牢…”

    我看着他冷笑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会怕坐牢的人吗?”

    我越说,教授面色变的越差,到我说完,他已是面如死灰,全身震抖的对我道:“我与你素不相识,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我冷笑道:“唐婉儿是我女朋友,你假公济私,想搞我女朋友,我自然要对付你。”

    教授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看一看我身后的婉儿,连忙道:“是我不对,对不起,我…我一定会让她得最高分的。你不用担心,她一定会通过的,还一定会得A的。只要你…你不要将这事情闹大。”

    我心裹冷冷一笑,这种人比古惑仔好对付多了。

    他有,所以怕失去。

    古惑仔一无所有,所以反而天不怕地不怕。

    我看了婉儿一眼,再看那个林老师,看她脸上一股胆怯的神情,我冷笑道:“那林老师又怎样?你会让她通过教学评估吗?”

    。

    教授踌躇道:“林老师的事不关你事吧?”

    我澹澹的道:“林老师是婉儿以前的老师,婉儿也很喜欢她。而且我看得出来她是一位好老师,只是被人假公济私的压着而已。”

    说完了这话,转头一看,见婉儿不断的点头,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林老师看着我,眼里露着极其感激的神色。

    教授连忙道:“是的,是的,林老师本来我就觉得她很好,我一定极力推荐她通过,绝对没有问题的。”

    我微笑道:“很好,那就看教授的了。”

    教授说道:“现在你的要求我全都答应了,你可以把录像退还给我吗?”

    我叹道:“教授,你只是口头答应,事情还没有完成,我怎么可能把录像退回给你?你放心吧,只要婉儿通过这一堂课,林老师也过了她的审核,以后没事发生的话,这一个视频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看到的。”

    教授面上有一点如释重负的表情,但还是有点担忧的对我道:“那婉儿过了这堂,林老师又通过评估,你会把录像还我吗?”

    我又是一叹,说道:“教授你也是聪明人,就算到时候我把录像档桉给你,你敢肯定我不会备份吗?这个所谓还你又有甚么意义?”

    教授面上一片绝望神色,恨恨的道:“那我岂不是一世也要受你要胁?”

    我笑道:“你放心吧,我这人很守信用,除非你故意不合作,否则我不会把它公开的。只要你通过了婉儿和林老师,以后我也不会再用这个来要胁你甚么。”

    听了我这话,教授的脸色好转了一点。

    我又道:“不过我劝教授一句,以后这些假公济私的事,最好还是不要做了,不见得每次都这么好彩的。”

    说完我也不管他的反应,对婉儿说道:“走吧。”

    婉儿点点头,拉着林老师的手,说道:“林老师,妳没事吧?我们一起走吧。”

    林老师有点如释重负的跟着我们走了。

    出到校园门口,林老师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面上一红,低声对我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真的多谢你今天救了我,还帮了我一个大忙。”

    我一笑说道:“我叫金坚。林老师不用客气,这些衣冠禽兽,我们都瞧不过眼。再说妳是婉儿的老师,婉儿说妳是很好的老师,我当然要帮妳了。”

    婉儿听我这样说,满脸娇傲的看着我:“林老师很好人的,以前我上林老师的课,我学到很多东西。”

    转头对林老师道:“林老师,你怎么会去求这个人渣的?”

    林老师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我是从苏州来的,我还有一个姐姐在内地,我需要这份收入,让我姐生活过的好一点。我今天去找教授,本来只是想问清楚他我是不是会通过考核,谁知道他…他竟这般无耻。”

    婉儿拉着林老师的手,问道:“林老师,妳现在回家吗?坚哥有驾车,要不要我们载妳一程?”

    说到这里,望了我一眼,似乎在徵求我的同意。

    我连忙微笑点头。

    林老师却摇了摇头,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是现在回家,但我家住得很远的,你们不方便载我,不用麻烦你们了。”

    我问道:“林老师住在哪儿?”

    林老师道,“我住在深水涉,又要过海,又塞车,很不方便的,太麻烦你了。”

    我一愕,在港岛工作,却住在深水涉,这的确很不方便,但我心里立时明白什么原因。

    果然林老师有点尴尬的道:“大学附近的租金都很贵,我负担不起,只能在那儿租一个劏房。虽然每天上班要多花一点时间,但能够省回一些钱。”

    我叹了一口气,在香港生活,真是压力逼人,不禁想到当时我父亲刚死,房子被银行收了,我和小玉差点无家可归的情况。

    想到这里,我向小玉看了一眼,小玉也刚好向我望来,脸上也是一片同情的神色,显然与我想到同一件事。

    婉儿突然道:“林老师,若妳不介意的话,妳可愿意到我家里暂住?我家里只有我和小玉一起住,”

    说着指了一指小玉:“现在还有一个空房,我家里离学校比较近,这样妳上班会方便一点。”

    林老师脸上露出了喜色,却又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自然愿意,只是会不会太打扰妳们了?”

    婉儿连忙道:“不会打扰的,我和小玉都是很随便的人,而且我们只有两人,若林老师来了,我们三个人更热闹些,不是更好吗?”

    说完看了我一眼,再看了小玉一眼,说道:“小玉,妳说是不是?”

    小玉格格一笑,说道:“自然是。只是婉儿妳为什么先看『妳的男朋友』才再看我?我才是住在那儿的住客啊,妳为什么先要得到『妳的男朋友』的同意,才徵求我的同意?在你心中,『妳的男朋友』是第一位,一切也以他为先,是不是?”

    婉儿被小玉说的满脸通红,连忙道:“小玉,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妳…妳不要误会。”

    我听小玉在说婉儿『妳的男朋友』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我心想刚才说婉儿是我的女朋友,不知道小玉是不是吃醋了。

    我连忙道:“小玉,妳是婉儿最要好的好朋友,婉儿自然也是很在乎妳的。”

    小玉望了我一眼,不再打趣婉儿,也拉着林老师的手说道:“林老师,妳以后搬进来,我们三个人可热闹多了,妳搬家的时候让坚哥驾车帮妳搬吧。”

    林老师含羞看了我一眼,说道:“那真是麻烦坚哥了。我运气真好,出路遇贵人,碰到了你们几位这么帮我忙,真的不知怎么多谢你们才好。”

    我一笑说道:“林老师不用客气,这个忙我很乐意帮。”

    顿了一顿,我又问道:“林老师的名字是什么?”

    林老师脸上一红,低下了头,轻声道:“巧思,林巧思。”

    到了林老师住的家楼下,我把车停了,林老师对我们道:“我自己上去好了,真是麻烦你们了。”

    婉儿道:“林老师,妳什么时候准备好搬家,给我打个电话便成了。”

    林老师点头答应,娉娉婷婷的往那栋颇为残旧的唐楼走去。

    林老师的美是全面的,不光面貌,就是这走路时的背影,也是风姿绰约,令人想入非非。

    小玉突然『嘿』的一声,大声道:“她很美,是吗?”

    我点点头,小玉又大声道:“比我和婉儿都美,是不是?那你追上去好了,不用管我们啦。”

    我忍不住一笑:“小玉,妳要装生气,也要装得像点,声音里一点怒意也没有,谁怕妳呢?”

    小玉忍不住一笑,说道:“坚哥你最贪心了,又动心了是不是?不过林老师真的很漂亮。”

    叹了口气,说道:“你不用急,她已答应搬过来了,以后你大把的机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