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江湖路上颜如玉 > 江湖路上颜如玉(19)
    江湖路上颜如玉(19)2019-06-11夜总会的灯光甚为昏暗,里面有不少的客人,看来生意还挺好的。

    我只带着阿武一人,随着知客进去了一个小房间。

    里面看到有三个人坐着。

    坐在当中的一个女人年纪约二十六七岁,模样颇为俏丽,虽然不及小玉和虹姨,但也可算是美人了,只是肤色微黑,而且一脸的风尘之色,看得出是在欢场打滚了多年的。

    她身边坐着的是两个男人,身形高大,看来是她的保镖。

    那女的看到我,朝我一笑,说道:“你就是金坚吗?看上去很帅哦。”

    我看她面上没什么恶意,心里一宽,说道:“琳姐也很漂亮啊。”

    琳姐朝他身旁的两名大汉挥挥手,两名大汉走了出去,我也朝阿武点点头。

    待阿武走出了房间,里面只剩下琳姐和我,琳姐才对我笑道:“坚哥说话真会讨人欢喜,我再漂亮,也远不如虹姐吧?”

    我心里一怔,不知她这话是甚么意思,脸上却不动声色,说道:“虹姐是谁?”

    琳姐朝我一笑,说道:“虹姐就是傅浩的老婆,坚哥不认识吗?我还以为坚哥跟她很熟呢?”

    这琳姐是在暗示她知道我跟虹姨的事情。

    我心头奇怪,她是真的知道?还是只是想试探我?但就算只是试探,是什么让她怀疑到我和虹姨的关係?我还是不动声色,说道:“我和傅浩也不熟,怎么会和他老婆熟呢?琳姐约我来,不会只是为了想知道我和谁相熟吧?”

    琳姐笑道:“那我就开门见山吧。坚哥,我知道这个夜总会是属于洪英的,你是要帮洪英夺回这个场的控制权吧?”

    我点点头,说道:“这个夜总会本来就是洪英的。我知道妳帮傅浩打理,他每月给妳10%的回扣,妳要是愿意交回这个场给我,这个场我还是让妳打理,我也同样给妳10%回扣,妳没有损失。”

    琳姐一笑,说道:“这样好呀,反正这个场也不是我的,帮傅浩打理或帮你打理,还不是一样?”

    我一愕,她答应的那样爽快,我反而有点意外,我相信她一定还有什么下文,但她既然已说了好,我可打蛇随棍上,看她还有甚么后着。

    我立时说道:“琳姐肯合作,那真的再好也没有了。我们这个週未办一下交接如何?琳姐带我见一下管事的人,关照他们一声,从此这夜总会就交由我掌管,琳姐也把数簿交回给我,妳有没有意见?”

    琳姐微微一笑,说道:“这是自然的,只是刚才坚哥说道,你知道傅浩给我10%回扣,可见你对我的事也很消楚,那坚哥好像漏说了一件事吧。”

    我早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当下也微笑道:“不知琳姐指的是什么事?”

    琳姐看着我,微笑道:“坚哥应该也知道,我是傅浩的女人,坚哥说,我把场子交回给你,对我没什么损失,但我少了一个背后撑我的男人呀。”

    我道:“那琳姐想怎么样?”

    琳姐媚眼如丝的朝我道:“我可以把这夜总会交回给你,但我要做你的女人。”

    我这才是大吃一惊,本来这是一个很容易的条件,何况琳姐还可算是一名美女。

    但我不会如此天真,这琳姐不是没有见过男人的女人,我虽然对自己的相貌有信心,但她肯定不是对我一见倾心。

    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甚么计谋,但我想不明白她这是甚么计谋,一时之间,我竟不知如何反应。

    琳姐望着我一笑,说道:“你我都是聪明人,我自然不是对你一见倾心,虽然你的相貌也很讨人喜欢。”

    她说着叹了一口气:“作为一个女人,要在这个江湖打滚不容易,除非是那些极有能力的,否则很难在这个男人话事的圈子里独立生存,大部分女人都要依靠男人,我以前靠着傅浩,现在我若没有一个男人依靠,便很难立足。”

    她看了我一眼,接道:“做傅浩的女人或是做你的女人,也不过是依附在一个男人下面吧了,不过与傅浩相比,你比他年轻俊郎多了。”

    说到这里,朝我媚笑道:“只要你答应了,不光这夜总会是你的…”

    她双手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我也是你的。我或许不如虹姐那么漂亮,但我敢保证,我在床上的功夫绝对比她好。”

    我微笑道:“难得琳姐这般看得起我,只是为甚么又拉到虹姐了?”

    琳姐轻笑道:“你不用装了,我虽然在打斗方面不及男人,但有些事情我看得很通透。傅浩的死,还有重头的死,要是没有虹姐帮你,你会这么顺利吗?还有,最近你不断的攻击我们,虹姐却不断的压着我们,用种种籍口来要我们不要反击,简直就像在为你说话似的。”

    说到这里,朝我媚笑道:“我要是还看不出你们的关係,我这些年便算是白混了。不过虹姐的眼光真的不错,你真的很吸引女人。”

    我心想,原来妳并不是真的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只是自己猜测,虽然妳的眼光很准确,但我抵死不认,妳也没奈我何。

    琳姐看着我的脸色,柔声道:“我跟你说这事,不是想要挟你,只是想你看到我的诚意。我是全心全意的想成为你的女人,我看到了这些,但我完全没有跟任何人说。要是我把虹姐和你的事说出去,傅浩的手下或许不能对你怎样,但虹姐可会有危险吧?”

    。

    我澹澹的道:“妳自己心里已经对事情有了定见了,要是我跟妳说,我跟这位虹姐真的不熟,想来妳也不会相信了?”

    琳姐一脸柔情的看着我,说道:“坚哥你说得对,是我想多了,我不该胡思乱想,是我不好,以后我不会再提了,我以后只会专心一意的做你的女人。”

    我不知道这琳姐是诚心想做我的女人,还是另有所图,但她真的很会笼络男人,看到我不喜欢她谈我和虹姨的事,便立时转口,既显得她一切都瞭如指掌,又能向我表现她对我的忠心。

    琳姐又道:“这个星期六你带人过来这里,我和你交接一下,让你正式接管这夜总会。”

    我微笑道:“刚才琳姐提出的条件,我好像还未答应?”

    琳姐站起来,轻摇款摆的走出去,却转过头来朝我娇媚一笑:“我知道我不算绝色,但我对自己还有点信心,我这个条件,没有男人会拒绝的。”

    星期六的交接十分顺利,夜总会里大部份管事的,看来都是琳姐的人,对于傅浩的死没有什么感觉。

    琳姐最后把夜总会的数簿也给了我,待所有手下人离开,只有我和她在办公室的时候,琳姐把娇躯挨到我身上,媚眼如丝的对我道:“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你准备什么时候履行你的承诺,让我成为你的女人?”

    我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搂着琳姐的纤腰,嗅着她身上澹澹的香水味,心里大动,微笑道:“承琳姐瞧得起我,现在怎么样?”

    琳姐朝我一笑,手伸到背后去解她的低胸长裙的拉鍊,把长裙脱了。

    琳姐的长裙下面并没穿胸罩,只穿了一条性感的花边半透明蕾丝内裤。

    琳姐的乳房不大,但十分坚挺,乳头的颜色颇深,接近深红色,并不算十分漂亮,但尖尖的乳尖骄傲的翘立在乳房上,却也自有诱人之处。

    琳姐却没有立时去脱内裤,而是坐到我前面的一张凳子上,她左腿直伸,右腿弯曲的在慢慢脱去她右脚的丝袜。

    从她弯腿的角度,我可以有限度的看到她大腿尽头处那性感的内裤,和被内裤包裹住的当中那一片诱人的隆起,内裤旁边还有几根阴毛露了出来。

    脱完了右脚,琳姐改成右腿直伸,左腿弯曲的去脱左腿的丝袜,动作依然十分缓慢。

    我心下暗讚,琳姐虽然也可以算是美女,但在我认识的女人中,却绝不算出色,不但远不如雅雯,小玉,婉儿她们,连跟芳姨比,虽然芳姨年纪比她大,但芳姨身材丰满,肤色雪白,也比这琳姐诱人。

    但琳姐比芳姨还更懂得如何挑起男人的欲望,她这般轻解罗裳,两腿间的密处若隐若现,反而令我更有一窥秘景的冲动,胯下的肉棒在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

    琳姐脱去了丝袜,却还是不去脱她的内裤,而是趴到我身上,与我舌吻起来。

    琳姐的接吻技巧也十分高明,她轻轻的把我的舌头含在她的嘴里,柔软灵活的舌尖去挑逗我的舌头,让我有一种心痒难搔的感觉,我双手抱着她赤裸的娇躯,只想立时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发洩。

    吻玩了一会,琳姐嘴巴离开了我嘴巴,一边往下吻我的颈和肩膊,一边双手熟练的为我脱去了上衣,吻到我胸膛上时,琳姐用嘴含着了我的乳头,用舌尖轻轻舔弄,我只感一阵酸软,像被轻微的电流流遍全新,甚为舒服。

    我以前与我的女人们做爱时,大多数时候都是我舔她们的乳头,我不知道原来男人的乳头被舔,也有这种舒服的感觉,但想来这与琳姐高超的舌技也有关係。

    琳姐舔弄了我的乳头一会,让我感到慾火大盛,胯下更是胀大,琳姐为我解开了裤头的皮带和拉鍊,再往下吻我的小腹,吻到我胯下时,琳姐把我的裤一拉,我轻抬屁股,让琳姐把我的外裤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我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立时一柱擎天的弹在琳姐的面前,琳姐双手握着棒根,先把舌头伸出,灵活的舌尖在龟头和马眼上轻舔,让我舒服的轻声喘息,她又在肉棒根部和阴囊的连接处用舌头舔弄,让我更是兴奋,这样用舌头舔了我的肉棒一会,让我肉棒膨胀得像要爆炸一般,琳姐这才朝我荡荡的一笑,张开小嘴,把我粗大的肉棒含进了她的嘴里。

    我的肉棒进去了琳姐温暖湿润的嘴里,琳姐的口技绝对是我所认识的女人中最好的,她舌尖灵活的在我龟头,马眼,冠沟舔吮,却一点没有用牙齿碰到我的肉棒。

    又舔弄了一会,琳姐开始吞吐肉棒,她的技术极为高明,每一次都能把我的肉棒吞到她喉咙的最深处,咽喉里的软肉轻柔的刺激着肉棒,令我的快感达到了顶点。

    我喘着粗气,两手大力的压着琳姐的头,屁股狠狠的往上顶着,让我的肉棒一直插在她喉咙的最深处,全身一阵畅快的抖颤,浓浓的精液射进了琳姐的喉咙里。

    。

    琳姐喉咙深处被我肉棒顶着,她脸上却没有不适的表情,只是她双颊却慢慢的鼓了起来,我把肉棒留在她嘴里一会,享受完了射精的馀韵,这才把半软的肉棒抽出。

    琳姐朝我淫荡的一笑,张开嘴巴,让我看到她满嘴里的精液,跟着喉咙里熟练的两下吞嚥,再张嘴时,口腔里面已是一片乾淨。

    琳姐淫笑道:“坚哥喷得好多,又热又浓,味道真好。”

    我满足的一叹:“琳姐妳真的很厉害,我自问一向甚为持久,妳竟然只用嘴巴就能让我洩出来了。”

    琳姐媚笑道:“坚哥喜欢便好,琳姐的小穴和后庭更厉害,下一次再让坚哥享受吧。”

    我微笑道:“为什么要等下一次?琳姐说得这么厉害,妳就让我再见识一下妳的小穴和后庭吧。”

    琳姐略带惊奇的看着我,我一笑说道:“琳姐,我回气也很快的,妳再为我服务一下吧。”

    琳姐一笑,脱下了她身上最后的一件衣物,头下脚上的爬到我身上。

    我是坐在沙发上,不是躺在床上,虽然沙发很宽很大,但要倒爬在我身上却也颇为不易,琳姐做来却颇见熟练,不知是她身手敏捷,还是在这方面甚有经验。

    她双腿张开搁在我肩上,让她双腿间的祕境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眼前。

    琳姐的阴毛不多,她小穴的颜色却颇深,肥厚的大阴唇包着紫红色的小阴唇,里面却是鲜红色的肉穴。

    深褐色的菊蕾看起来没有雅雯和小玉她们的漂亮,但小肛洞上没有一根毛髮,看起来柔软细緻,却也让人有一探秘境的诱惑。

    琳姐又再含着我的肉棒,用她高超的舌技重新挑逗,我则嘴巴含着琳姐的肉穴,舌头伸到她阴道内舔弄,舔了一会,琳姐口中发出难受的呻吟声。

    我舌头一边舔弄,看着她微微张合的肛洞,心头一动,中指舔了一点口水,旋转着插进琳姐的肛道内。

    我中指并没有太大的困难,便整根插到了底,随着我嘴巴的活动,琳姐喉里的呻吟声更大,而她灵活的舌头也更卖力的为我服务,让我底下的肉棒又重新昂扬起来。

    中指在琳姐的肛道内抽插了一会,我把食指也加入,两根手指插进去琳姐的肛道内,琳姐却没有任何不适的表示,我两指在她的肛道内抽插,舌头还是在她的阴道内舔舐,听到琳姐兴奋的喘息声,嘴巴吃到一阵热流,知道琳姐也开始动情。

    我把手指抽离琳姐的肛门,手拍拍她弹性的屁股,琳姐抬起头来,翻身面对着我,双腿分开坐在我腰上。

    她一手扶着我的肉棒对准她自己的肉洞,双腿一鬆,坐了下去,我的肉棒整根没入了琳姐的体内。

    琳姐的阴道远没有雅雯、小玉她们的紧窄,我肉棒可以在里面毫无困难的抽插,但琳姐的小穴还是颇为有弹性,而且她懂得收缩她的阴道,让她蜜穴内的肌肉一收一放的按摩我的肉棒,给我的是不同于紧窄阴道的另一种舒服。

    我躺着不动,让琳姐卖力的在我身上起伏,她嘴巴里还高声淫叫:“噢,坚哥的肉棒很硬很粗,插得我很舒服,啊,坚哥很厉害,刚射完在我的嘴里,这么快又这么硬了,你比大…你比傅浩厉害多了,坚哥插死我了…啊…要上天了…”

    我被琳姐的叫声诱得更是慾火高胀,看着她红红的嘴脣,我把食中两指伸到她嘴边,琳姐荡荡的瞟了我一眼,张开嘴巴,把刚才在她肛门里抽插的两根手指含到她自已的嘴里,为了讨好我,还用舌头舔两根手指,吃得『嗒嗒』有声,身体在我身上起伏的更是厉害。

    我看着琳姐在我身前上下摇晃的双乳,用剩下的那隻手捏着她的一个乳房,用力搓揉。

    琳姐的乳房虽不大,却仍是十分挺拔及有弹性。

    我又用嘴巴含着她早已充血变硬的乳头,除了用舌尖舔,还用牙齿轻咬。

    琳姐被我这样玩弄,身体在我身上更是疯狂的起伏,喉咙里满足的浪叫和喘息声:“太舒服了,不行了,我要死了…死了…坚哥太厉害了,你插死我了…”

    琳姐一阵全身震抖,双腿大力的挟着我,身体不再起伏,全身酥软的伏在我身上,喘息着道:“坚哥真厉害,越战越勇,弄得我舒服死了。”

    我肉棒却还是坚硬如铁,我屁股往上一顶,朝她淫笑道:“妳是舒服了,我却还未发洩,怎么辨?”

    琳姐朝我微微一笑,把身子抬起,捉着我还是坚硬的肉棒,稍稍向后移到她的菊蕾口,重新坐下,我肉棒进入了另一个肉洞。

    琳姐的肛道也比小玉婉儿她们的宽,但还是足够弹性,紧紧的夹着我肉棒,琳姐重新熟练的一起一落,我肉棒毫无难度的,每次都尽根而入,在琳姐的肛道内进出。

    我双手捏着琳姐的两个乳房,嘴巴分舔她左右乳头,我发觉自己开始欣赏这种女上男下的姿势,虽然我的主动性比较少,但可以坐着不用动,就能够享受,也有另一种舒服。

    琳姐不断的起伏,每一次的坐下,都让我肉棒插到她肛道内的最深处。

    她嘴里也说着一些淫话挑逗我:“坚哥的肉棒好粗好热,插在我的肛门内,感觉很胀很舒服,坚哥太厉害了,你的大肉棒插穿琳姐的肛门了,坚哥喜欢插琳姐的菊花吗?”

    琳姐一面说着淫话,一面收缩她的肛门,我被这种多重的刺激弄得兴奋到了顶峰,琳姐感到了我的热情,在我身上的起落更快:“来吧,坚哥,射出来吧,射进琳姐的肛门里,琳姐愿意身上每一个洞都让坚哥射进去。”

    受到了这样的刺激,我再也忍耐不住,屁股配合琳姐的起伏,往上大力的顶着,一阵快感袭来,我在琳姐的直肠内射出了今天第二度的浓精。

    琳姐软软的伏在我身上,满足的道:“坚哥真厉害,难怪虹…难怪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我以后也是坚哥的女人了,我会一心一意为坚哥你着想的。”

    顿了一顿,又对我道:“傅浩都是直接从泰国进的货,现在你在帮社团散货,只是在帮别人赚钱,其实我对傅浩在泰国那边的卖家也有点认识,可要我帮你联络他们?”

    我心头一动,其实早在开『玉』吧的时候我已有这个打算,只是当时我能够散货的地盘只有『玉』吧,一间酒吧需要的货量有限,而且是进哥供货给我,我要是自己进货的话,可能会得罪进哥。

    但现在我要是成功成为铜锣湾堂主,加上我从傅浩手上抢过来的地盘,我便会有六七个可以散货的场,如酒吧,夜店、骨场,夜总会之类的,我需要的货量会更多,要是能直接从泰国进货的话,我的利润会更加可观。

    不过我想到现在主要的任务是要帮社团出货,这样才能够争到铜锣湾堂主来做,当下我对琳姐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迟一些再说吧。”

    琳姐点头微笑:“坚哥你什么时候觉得时机成熟了,便跟我说,我是你的女人,一定会帮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