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江湖路上颜如玉 > 江湖路上颜如玉(18)
    江湖路上颜如玉(十八)2019-06-09在傅浩的别墅外有一些草丛,我和阿武、芷冰,还有我另外两名手下,都躲在草丛里面。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个别墅了。

    等了一会,看到有一辆名贵跑车停在别墅前面,里面走下来一个男人,正是我要等的人。

    重头急步的走到别墅门口,然后低头拨手机,看他样子是想打电话,让他以为在别墅里面等他的人开门。

    我低声道:“出手吧。”

    我们从暗里跑出来,在重头还没来得及反应时,阿武已一手刀打在他颈上。

    重头看来身手也不错,虽然中了阿武一下,但还没有完全倒下去,还想转身逃走,只是他的反应已变得很迟缓,阿武再在他颈上打了一掌,我另外的两个手下也上去捉着他,堵着他嘴巴,阿武在他喉咙上一叉手,他终于头颈往下一垂,整个人再也不动了。

    我低声对两名手下道:“处理乾淨了。”

    看着他们两人把重头的尸体拉到上次埋葬傅浩尸体的附近,我心里一阵高兴,这一次成功得比想像中容易。

    我抱着虹姨躺在床上,问她道:“妳是怎么跟重头说的?能够骗到他完全相信妳,一个人都不带便上别墅?”

    虹姨面上一红,说道:“这些你就不要问了,反正我没有真的让他得手。”

    我一笑说道:“这个我知道,要不然那天他也不会那么急色的样子,一个人跑去别墅。只是妳虽然没有让他上,但有没有让他得到一些好处?”

    虹姨红着脸不说话,我在她身上上下其手,抚摸着她柔软弹性的乳房,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蓓蕾,说道:“说给我听。”

    虹姨感觉到我下面越来越胀大,她自己也被我摸的微微喘气,转过了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说道:“你要知道,我便说给你听。”

    “昨天是我与傅浩的重要手下们一起开会的日子,重头在会上不断说,小安还小,不可以撑起大局,只有让他重头『坐正』,接替傅浩的位置,才可以为傅浩报仇,也可以继续发展傅浩手头的生意,让大家继续赚钱。”

    “几个忠于傅浩的老臣子,不断的反对他,说道应该让小安坐正,虽然小安现在年纪还小,但可以让我暂时摄政,让那些老臣子辅助,待小安十八岁后,再把位置交回给他。”

    “他们这样争持不下,本来我也是赞成让小安坐正的,但那天我却一言不发,后来这会议也没有谈出来什么结果,便不欢而散。”

    “会后我故意留下来不走,重头也故意留下来,待众人都走了,他对我色色的道:『虹姐平时反对我接浩哥的位置的,为什么今天不作声了?』”

    “我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你也说得对,小安年纪还小,让他现在接位是不大可能,而且我看出来了,那帮老鬼挂名让我摄政,其实是想欺负我们孤儿寡妇,让他们独揽大权。到了小安十八岁,说不定他们早已把本属于小安的基业给挖空了。”

    “重头大喜,说道:『虹姐说得对,那帮老鬼安着什么好心?我早已跟妳说了,要是妳支持我接了浩哥的位置,我一定会对妳…对妳们母子好的。』说到这儿,他脸上露出了急色的样子:『我会比浩哥对妳好一千倍,一万倍。』”

    “我看着他,假意的说道:『阿松,』,阿松是重头的真名,我道:『阿松,我知道你心里面对我怎样,现在浩哥死了,我们孤儿寡妇没有依靠,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以后…我以后便跟着你。』”

    “重头欢喜得什么似的,连忙道:『虹姐妳说,只要能够得到妳,我甚么都答应。』”

    “我道:『你要答应我,你保护我们母子,别让别人来抢我们的地盘,待小安十八岁后,你要把本来属于浩哥的地盘还给小安,你能够答应吗?』”

    “重头听了,笑道:『我道是什么事,这个当然,我跟浩哥也是讲义气的,待小安长大了,我自然会把地盘还给他。妳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们的。』”

    “他说着便扑上来抱着我,还急色的对我动手动脚。我为了讨好他,不让他怀疑,只好牺牲一些,让他佔一点便宜了。我这样做,可都是为了你。”

    我问道:“虹姨,他怎么佔妳便宜?怎么对妳动手动脚?”

    虹姨羞道:“你问这么详细干什么?反正我没有.…没有让他…便是了。”

    我双手抚上虹姨柔软的胸部,隔着衣服揉搓她的乳房,问道:“他有这样吗?”

    虹姨脸红道:“有,你不要再问了。”

    我不理,把另一隻手伸到虹姨的衣服内,拨开了她的胸罩,直接玩弄她的乳房,又问道:“有这样吗?”

    。

    虹姨害羞的点点头,我把手指在乳头上轻捏:“有这样玩吗?”

    虹姨还是点头,我心下有点后悔,虹姨为了帮我,竟然被重头这样玩弄,幸亏我已杀了他。

    我手滑过虹姨平坦的小腹,手指插进她的内裤,直接按着她滑腻的私处,手指在上面轻揉:“有这样吗?”

    虹姨开始喘息,却还是点点头。

    我心下一阵不快,恨声道:“虹姨都让他这样了,还说没有发生什么事?”

    虹姨声音里带点委屈:“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取信于他,我只好牺牲一点,不过也只是到此为止。他到了这一步,我便推开了他,跟他说道:『这儿是会议室,随时有人进来,你不要乱来,今晚再如你所愿吧。』”

    “他那时还不肯,说道:『不会有人进来的,就算有,现在我势力最大,谁敢说半句?』”

    “我对他道:『这不成,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你勾义嫂,我对傅浩不忠,那班老鬼靠着这两条罪名,立时就有籍口把我们踢出局,你还怎么保护我们?』”

    “他想想也对,便道:『那今晚妳到我那儿,虹姐,我想妳很久了…我一定要得到妳。』”

    “我道:『不能去你那儿,我一个寡妇到你那儿,太明显了,被人见到一定被怀疑。我们到傅浩的别墅吧。今晚你一个人去,不要带手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在那儿等你。』”

    “以后的事你都知道了。我为了你牺牲了这么多,你还跟我发脾气。”

    我心下愧疚,连忙抱着虹姨,在她耳边柔声道:“虹姨对不起,是小坚不好,小坚现在就向妳赔罪。”

    说着轻轻的亲她的耳珠,双手去解她的外衣釦子。

    虹姨嗔道:“什么赔罪?还不是要佔虹姨的便宜。”

    嘴里这样说着,却没有阻挡我双手的动作。

    我急急的把虹姨全身的衣服脱光,看着虹姨全身雪白,美艳动人的娇躯,我心下一阵讚叹,胯下不由的坚硬起来。

    我也立时脱去了自己的衣服,与虹姨一起躺到床上拥抱接吻。

    我们嘴巴一合上,虹姨便热情的把牙齿张开,把舌头伸到我嘴里,又把我的舌头吸到她嘴里,又吞咽我的口水,也把她的香津送到我嘴巴里,极为热情,鼻孔里更兴奋的呼呼喘气。

    我享受了一会虹姨的樱唇和香舌,便把嘴巴往下亲吻她的玉颈。

    亲了一会,我再往下亲到虹姨的乳房。

    虹姨的乳房柔软嫩滑,却又有少女的弹性,手感极佳。

    娇小的乳头还是豔丽的鲜红色,我吸吮着虹姨的乳头,好奇的问道:“虹姨,妳有让小玉哺乳吗?”

    虹姨道:“怎么没有?小玉可喜欢吃人奶,吃到两岁呢。”

    我道:“那虹姨妳的乳头怎么还是这么漂亮的颜色?”

    虹姨自豪道:“那小坚你喜欢吗?”

    我吸吮着虹姨的乳头,感到柔软的乳头在我嘴巴里慢慢充血变硬,嘴里含煳的道:“当然喜欢。”

    虹姨声音里充满荡意:“你喜欢就多吃点,虹姨的乳头以后都给小坚吃。”

    在虹姨的乳房和乳头上品嚐了好一会,我再向下吻到虹姨平坦雪白,毫无赘肉的小腹,我舌头在那一眼小巧的肚脐上一舔,弄得虹姨嘻嘻一笑,这才继续向下吻去。

    我故意的避开虹姨的小穴,先吻那两条欺霜赛雪的修长大腿,虹姨的大腿坚实有弹性,我在大腿外缘亲吻了一会,再仔细的在大腿内侧吮吻,到接近虹姨两腿的尽头,却故意不再往上,反而往下移到她的小腿,弄得虹姨一阵又舒服又渴望的呻吟。

    亲吻完了虹姨的小腿,我两手握住虹姨两隻雪白的玉足欣赏。

    虹姨美丽的脚掌幼嫩娇美,握在手上柔若无骨,脚上没有任何一丝硬皮。

    我嘴巴在她雪白的脚背上亲吻,吻了一会,再把那娇小玲珑的脚趾一隻隻含在口中,用舌尖舔弄。

    虹姨被我弄的舒服无比,大声呻吟着道:“小坚你怎么总是喜欢舔虹姨身上髒髒的地方,上次舔虹姨的肛门,今次又舔虹姨的脚。”

    我一边吸吮虹姨的脚趾,一边道:“虹姨身上没有髒的地方,虹姨妳喜欢我舔妳的肛门吗?喜欢我舔妳的脚吗?”

    虹姨兴奋道:“虹姨喜欢,虹姨喜欢小坚你舔虹姨的肛门,也喜欢你舔虹姨的脚。”

    红姨说着还把两隻美脚伸到我嘴上,我吸吮完了虹姨十隻脚趾,又在她脚底板和脚心舔了一会,这才转移向上,到达我最终的目的地,虹姨两腿间美妙的小穴。

    我把虹姨两条大腿推开,推向她的胸前,虹姨主动的用两手勾着膝弯,让我可以以最方便的角度舔弄她的小穴和肛门。

    。

    我埋首在虹姨的下体,用嘴巴吸吮虹姨的小穴,舌头伸进肉缝里,用舌尖轻舔,虹姨的蜜道内早已淫水潺潺,被我一舔,虹姨更是兴奋的高声大叫:“小坚,你的舌头很厉害哦,舔得虹姨很舒服,真好,啊…虹姨舒服死了…放深一点…深一点…”

    我努力的为虹姨服务,舌头舔了一会肉缝,改为攻击虹姨的阴蕾,让虹姨更是疯狂的大叫:“小坚…很好,你太厉害了,虹姨的小穴很痒,不成了,快点给虹姨进来吧,快…用你的大肉棒给虹姨插进来…噢…”

    我爬到虹姨的身上,肉棒对准了虹姨的蜜穴,噗的一声插了进去。

    虹姨舒服的『啊』的一声欢叫,我嘴巴吻着虹姨,把满嘴的淫水渡到虹姨的嘴里。

    虹姨喉咙里发出难耐的呻吟声,忘情的吞嚥着自己的淫水。

    我肉棒急速的抽插着虹姨的小穴,虹姨的熟女小穴没有小玉的紧窄,但那种柔软温暖,和里面肌肉像吸吮着我肉棒的感觉,却给我另一种享受。

    我下体大力的撞击着虹姨的屁股,笑问她道:“虹姨,自己的淫水好喝吗?”

    虹姨叫得是歇斯底里的快活:“很好喝。小坚你太强了,插得好深,噢,又插到花心了。小坚你的肉棒又粗又大,又滚烫,插得虹姨舒服死了…噢…要死了。难怪小玉这般喜欢你,原来小坚你这么好,虹姨要是年轻十年,一定与小玉争做你的女朋友。”

    这次小玉不在场,虹姨的说话便没有顾忌,说得露骨和淫荡。

    我听着更是兴奋,肉棒膨胀得更大,每一下插进去,都把淫水从我们的交接处撞得四溅。

    又插了一会,虹姨双手双脚紧紧的抱着我,全身抖颤,喉咙里已是无力说话,跟着全身酥软,只剩下舒服的喘息声。

    我却还未发洩,坚硬如钢的肉棒还在虹姨的小穴内急速奔驰,看到虹姨在小穴下面那一圈诱人的菊蕾,淫念又起,一边抽插,一边从我们性器的接合处抠了一些淫水,涂在虹姨的菊蕾上,这时虹姨早已全身发软,任我施为。

    我这样把淫水涂了几次在肛门口,感到已有足够的润滑,便把肉棒抽出虹姨的小穴,转移阵地,慢慢插进去她的肛道。

    虹姨眉头一皱,轻声道:“小坚,慢一点,痛。”

    我肉棒被虹姨柔软温热的肛道夹着,感觉十分舒适,我笑道:“虹姨,怎么每次我用这儿都叫痛?难道傅浩不常用?”

    虹姨喘息着:“他也喜欢用,只是他的没有你大,我不觉得痛。你的太粗了,慢一点,”

    我把抽插的速度放慢,待虹姨的喘息声轻了下来,我才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虹姨紧窄的肛道压迫着我的肉棒,给我一股不同于插穴的快感,加上刚才早已在虹姨的小穴内享受了好一会,令肉棒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终于我也到了兴奋的顶点,在虹姨的肛道内急速的抽插,听着虹姨极力忍耐的喘息声,我畅快无比的把滚烫的精液射在虹姨肛道的最深处。

    我全身无力的伏在虹姨柔嫩的娇躯上,问道:“虹姨,我干得妳快活吗?”

    虹姨点点头,爱怜的看着我,我们满足的互相拥抱着睡去。

    解决了重头后,我要收回洪英在他手下控制的地盘便十分容易,重头的手下群龙无主,加上那地盘本来就是『阿公』的,我的手下和阿武没遇到太大的反抗,便顺利收回了控制权。

    事情的容易助长了我的贪念,我突然想到,虹姨说过重头还有帮傅浩打理另外三个属于傅浩的地盘。

    趁傅浩和重头都死了,这正是我把这三个地盘都吞了的大好机会,这些地盘不属于洪英,要是我能打回来,那这些地盘就完全归我所有,对我更有利,只是要完成这件事,还需得到虹姨的帮忙。

    虹姨听到我的想法后,却没有立刻答应,皱着眉头对我道:“小坚,你说那一个夜店本来是洪英的,你收回那也就算了,但重头另外控制的三个地盘却是傅浩的,将来小安长大应该由他接手。”

    我心头一愕,看来虹姨对她这个继子真的很好,处处为他着想。

    我微笑道:“虹姨,傅平安只不过是傅浩的儿子,跟妳没有血缘关係,我却是小玉的男人,也是妳的男人,我们才是亲人啊。”

    虹姨还在犹豫,说道:“小坚,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你真的想一世在江湖混下去吗?你手上佔领的地盘越多,在这个江湖便陷得越深,你看傅浩手上有这么多的地盘,那又如何?到头来也是这样的结局,我这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虹姨说的是事实,看她脸上的表情,她也的确十分关心我,本来我刚进这个江湖的时候,也是被逼的,只是为了还贵利荣的数,但在上位了以后,反而开始变得贪婪。

    我对虹姨道:“虹姨妳说得对,地盘越多,越有机会跟人争斗,只是我既然已跻身了这个江湖,便得不断壮大,妳看上次我就是因为势力不够傅浩大,小玉才被他捉去了,我要壮大自己,才有能力保护小玉呀。”

    虹姨道:“小坚,你就没有想过及早抽身,脱离这个江湖吗?搞个生意什么的,跟我…跟小玉平平澹澹的过活,不是很好吗?”

    我道:“虹姨,妳也听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是说抽身便可以抽身的,相反妳看傅平安还是小孩子,他倒是有机会可以不沾染这个江湖,这些地盘在他手上,反而对他没有什么好处,妳说是不是?”

    虹姨幽幽的看了我很久,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要抢到重头另外控制的三个地盘,也不是什么难事,傅浩和重头死后,傅浩的手下们群龙无首,我带上了阿武芷冰,还有我其他的手下,频繁的攻击这三个地盘,加上虹姨以太后的身份,不断的压制着傅浩的手下,跟他们说以大局为重,现在是非常时期,尽量不要与外面的人争,地盘没了就算了,最重要的是保护好太子傅平安长大,待傅平安长大了,再把地盘抢回来,为傅浩报仇之类的说话。

    傅浩的手下们本就已为了重头争位的事在内鬨,现在被虹姨一压,更是士无斗心。

    在没有遇到太大反抗的情形下,我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便把这三个地盘也抢过来了。

    接下来就要看看如何对付那个琳姐了,不过重头的四个地盘我也拿下了,这琳姐手上只有一个地盘,她又是女人,我想来也不会太难。

    只是不知是否应该先礼后兵,先跟她谈一谈,要是她不识抬举,这才以武力让她屈服。

    正在我这样想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道:“我是琳姐,想跟坚哥你见一个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