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新婚 > 【新婚】(8)
    【新婚】(第八章)作者:东风瘦2019年7月8日字数:7671[第八章]两人一路无话,半个小时后就到了机场。

    刚一下车孟宇就看到罗馨已经等在机场门口了,看到两人下车,面色明显不太好看,显然是等的有些着急了。

    看到两人过来,罗馨一脸不耐烦地说了句,“你们怎么才来?”“堵车。”

    孙伟撒了个谎。

    “行吧,那走吧!”罗馨上前招手,想要再拦一辆出租车,而身后的行李箱则看都没有看,显然是要两位男士帮忙拎箱子了。

    孙伟见状,反身回手一拉,对着罗馨说了句,“我们谈谈。”“谈什么?”

    罗馨一脸诧异。

    孙伟没有回答,而是拉着她的手就向一边走去,而留在原地的孟宇长叹一口气,今早还满怀期待的他,此刻已经有些灰心丧气了。

    孙伟和罗馨离孟宇比较远,听不太清他们的交谈,只是从他们的表情和手势可以看出两人言辞交锋颇为激烈。

    一番交涉之后,罗馨面色铁青,两人沉默在原地良久之后,罗馨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转头就走了过来,拿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又到门口打车。

    “罗馨,罗馨”孟宇叫了几声,对方全当听不到,拦下一辆出租车后,自己将行李放到后备箱,跟着上车就这样飞驰而去,消失在孟宇的视线里。

    另一边,同样反身回来的孙伟全程一言不发,就这样冷冷看着罗馨提着行李上了出租车。

    孟宇盯着孙伟看了半天,孙伟才叹了口气,“回去吧。”孟宇也长出了口气,终于还是没能按照自己的剧本走啊。

    在回去的路上,孟宇意兴阑珊不说话,孙伟也是十分沉默,两人回到酒店正好七点二十,还没到约定好的饭点。

    两人到了酒店底下,孙伟又买了点零食饮料上去,两人提着零食打开孙伟房间的门,却看到房里漆黑一片。

    “欣然不在吗?”孟宇问。

    “可能还在茹姐那儿玩吧!”孙伟不确定的说道。

    在打开灯进到里面之后,两人发现床上鼓鼓囊囊,凸出来一个人形,孟宇发出气声问道:“欣然在睡觉吗?”看见孙伟点了点头,孟宇将手中的零食放下,说道:“那你叫她起来吧,过二十分钟我再过来,一块下去吃饭。”说完孟宇就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房里的孟宇,重重地把自己摔在了床上,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如何是好了,如果孙伟陈欣然都有和好的想法,是不是自己就不应该再去打扰他们了啊!

    说到底孙伟毕竟拿自己当兄弟。有过一次意外的艳遇就够了,如果自己还主动去勾引陈欣然,是不是就太人渣了一点?

    就算有欲望,边上不还有个赵茹的吗,她身上那种知性与成熟的气质也同样深深的吸引着自己。

    脑子里面乱七八糟想了很久之后,孟宇终于下定决心:“算了,随遇而安吧,如果他们真能和和睦睦,自己就不再插足他们之间了。”虽说心里有了决断,但不免还是有些心浮气躁,十分遗憾。

    洗了把脸,冷静了一下,孟宇这才出门,敲开了赵茹的门。

    过了一会门开了,却只是开了个小口子,赵茹的脑袋从门缝里伸了出来。

    “你等我一下啊,我换个衣服。”赵茹不好意思地说道。

    听到这话,孟宇从门缝里打量着赵茹,想要透过房门看透里面的风光,由于孟宇有意打量,再加上他身高腿长,还是能隐约看见赵茹上身是件黑色蕾丝纱裙睡衣,只可惜胸口风光被一直素手挡住了,其他地方又有门板遮挡,看不真切。

    而赵茹也发现了孟宇伸长的脖颈,和带着侵略意图的眼神,不由得颊飞红霞,也不等孟宇答应,就“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回过神来的孟宇这才尴尬地摸了摸头,又转头去叫孙伟他们了。

    孙伟这儿没有再将孟宇拒之门外,一脸无奈的孙伟,在看到孟宇的时候,就像看到了救世主,给孟宇打了个眼色就急冲冲地拉着孟宇进到房里。

    “你问孟宇,我们是不是下去买东西了!”刚进门,孙伟就对着屋内说。

    听到这句孟宇也就明白了,原来又是陈欣然在追问孙伟。

    孟宇一进房内,就看见陈欣然靠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个枕头,头发乱糟糟的,一脸素净,未施粉黛。

    “刚才我们是去买东西了啊,你看东西不是在那里吗?”孟宇边解释边朝桌上的零食一指。

    孙伟赶紧帮腔,一脸无奈地说道:“你看是吧,你刚才敲孟宇门,我们正好出去,错开了。”听到这里,孟宇就知道骗不住,孙伟以为陈欣然一直在赵茹那里,可他哪里知道,刚才他找孟宇的时候,陈欣然就在孟宇屋里,虽然言语中并没有说明具体行程,但是如今孙伟说这种谎话,肯定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但出乎孟宇意料的,陈欣然并没有拆穿,而是转过头来盯着孟宇,问道:“是吗?”这时候,房间里的三人都知道刚才肯定不是出门买东西那么简单,但孟宇还是硬着头皮点头,“恩。”听到孟宇的回答,陈欣然没有再说什么,将枕头放到一边,两臂一撑就蹲坐了起来,白色的被褥从她身上滑落,露出白色吊带睡裙,睡裙是白丝织成,面料光滑还反射着灯光,映衬之下,陈欣然的皮肤竟比平时还白上几分。

    陈欣然睡衣里面,并没有穿戴胸衣,但胸口却鼓起一片,将整个领口撑圆,中间部分下陷,露出一道不够深邃却足够光滑的乳沟,胸口两侧鼓起的衣服,顶出两个点,分外诱人。

    蕾丝花边的裙摆显得过于短小,只到陈欣然胯部,起身的动作让其晃晃荡荡,不时露出下面裹着白色内裤的私处,神秘的黑色隐现其间,十分撩人。

    一时间屋内两个男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暧昧的气氛在房间里升腾。

    这些日子里,陈欣然对孙伟的态度是不冷不热,但是肯定是不让碰的,此时突然见到妻子这幅模样,瞬时下体就有了反应,可转念一想,屋内可不止自己一个男人。

    。

    沷怖頁2ū2ū2ū、C0M孙伟转头看去,果然,孟宇微张开嘴,睁着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家娇妻,显然是陷了进去,忘乎所以,连自己盯着他,他都不能察觉,这让孙伟心头很是不舒服。

    就在孙伟准备出声提醒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这也惊醒了正大饱眼福的孟宇。

    惊醒过来的孟宇,转头看到孙伟一脸不善地看着自己,感到十分尴尬,转头想要躲开和孙伟的对视,却发现目光又落在诱惑十足的陈欣然身上,差点又移不开眼睛,不禁更加慌乱。

    “我去开门。”孟宇不敢再看两人,逃也似地跑过去开门。

    陈欣然起身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余光一直观察着两人,看到两人这幅模样,不由地嘴角一勾。

    门外站着的赵茹,看见开门的是孟宇,不由的想起刚才他敲自己门的时候,努力向屋里张望的样子,俏脸微微泛红。

    “哦哦,茹姐啊”孟宇看到赵茹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拉着她的臂弯就往外走,“欣然准备换衣服,我们下去等她。”说完就将门给带上了。

    赵茹一脸不明所以地就被孟宇勾着手臂往前走,也是慌乱的想要将手臂抽出,可她动作幅度却不太大,终究是没能摆脱。

    而孟宇这时慌乱之中也没有在意这些,他此时的想法只是快速逃离陈欣然的房间。等上了电梯才发现自己还勾着赵茹的胳膊,当即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

    赵茹看他慌乱的样子,也没有继续追究,而是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啊?”

    见她发问,孟宇自然不好将刚才房间里的尴尬情形复述给赵茹听,只是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赵茹见状也没有再做追问。

    两人在大堂等了十几分钟,孙伟和陈欣然才走下来。

    陈欣然换了一身穿搭,黑色的纱织及膝长裙,将她姣好的身姿展露无遗,清凉的凉鞋中,几个玉雕一般的脚趾裸露在外,更添风情。

    此时此刻,孟宇已经有点不好意思再将目光盯着她。

    而一旁的孙伟脸色也不像刚才那般漆黑,见到孟宇之后也没有再摆脸色,而是一如平常的打了招呼。

    他也想明白了,刚才那种场景,那个男人能把持的住,不看陈欣然分毫的,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就对孟宇大发雷霆,就太不把他们的友情当回事了,所以心中虽然介怀,但是孙伟并没有表露出来。

    孟宇长处一口气,这样最好。

    一行人跟白天一样,并行到酒店隔壁的商场,开始准备吃饭。

    可又好像有什么开始变得跟白天不一样。

    四人为了体验当地特色,特地在商场里找了一家泰国餐厅,只可惜菜品跟国内的泰国餐厅也没有太大差别,让众人一阵失望。

    一顿饭吃的孟宇坐立难安,倒不是因为饭菜吃不惯,而是因为陈欣然与孙伟。

    陈欣然从坐下开始,就一直跟孟宇讨论接下来的行程,言笑晏晏,她活力十足的劲头跟古怪精灵的表情总能让孟宇心神摇曳。

    而陈欣然虽说没有将孙伟晾到一边,却也一直没有顾及一边老公的情绪,一直跟孟宇有说有笑的,让孙伟心头很是不舒服。

    所以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陈欣然强行跟孟宇尬聊,孙伟眼神若有若无,也一直盯着孟宇,让孟宇如坐针毯。

    本该与己无关的赵茹也是没有吃的安稳,虽说她不知道陈欣然对孟宇的态度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但陈欣然对孟宇的故作亲密,却让她心头有些发堵,很不舒服,就好像小时候自己怀里的娃娃被人抢走了一样。

    而孟宇的表现则更让她气结,她观察到,虽然孟宇表现得一脸尴尬,而且在有意识地回避陈欣然的亲密,但作为女人,她还是能读懂孟宇的眼神的,他看向陈欣然的眼神就和他在阳城时看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

    她还清晰记得,在阳城的时候孟宇那痴迷的目光,和他局促的动作,当时的一切都向她表示着这个男人喜欢着自己。

    虽说当时被孟宇炙热的目光注视,她还是会害羞,会躲避,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享受,已为人妻的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种饱含迷恋和占有欲的眼神了。

    就算来到国外之后,孟宇还是对他表现出了同样的暧昧与迷恋,但她的理智还是告诉她,她不能,虽说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她也仍旧保有自己的底线与道德,所以她不停地跟孟宇保持着距离,不敢太过亲近,但内心深处又不想跟孟宇把话说得太明白,让他知难而退。

    她就像守着甜筒的孩子,既不敢偷吃,又舍不得放手!

    但今天,别人来抢她的甜筒了,而她的甜筒还一副美滋滋的样子,这让她如何开心的起来。

    而作为那个抢甜筒的人,四人里唯一满脸铺笑的陈欣然,心里其实并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样,今天一整天她玩的开心并没有太过注意孙伟跟孟宇的举止神态,直到晚上在自己无意中知道两人要一块出去之后,她才回忆起从昨晚开始孙伟就有些魂不舍社,心不在焉,傍晚还一副累的要死,催促着大家快点回酒店的人,十几分钟之后竟然就跟着孟宇出门了,再加上孟宇情急之下的那句“如果他不只属于你呢”,更是让她心中冰凉。

    而原本熄灭的复仇之火,再度燃烧了起来,而这次,她不再准备暗中跟孟宇苟合,那孟宇也不是什么好人,又岂能再便宜了他。

    你们不是关系瓷实吗?

    。

    沷怖頁2ū2ū2ū、C0M你们不是喜欢狼狈为奸吗?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翻脸?

    总之,一顿饭,四人吃的都不开心,孙伟几次打断陈欣然不成,心下闷闷不乐,有心想要修复两人关系的他,自然不好当着众人面,对陈欣然恶语相向,而他也没有赵茹的直觉,自然看不出孟宇的暗喜。

    在他的视角里,孟宇全程都在抗拒着陈欣然的亲密,这让他更加无法对孟宇说出什么过分的话了,毕竟主动的一方是陈欣然啊!

    两边都没办法发脾气的他,只能强憋着一股火,自顾自地生着闷气,心里下定决心,今晚回去要跟陈欣然好好谈谈。

    “我们去考山路玩吧。”陈欣然一脸兴奋,好像看不见其他人板着的脸一样。

    “算了吧,今天跑了一天了,大家都累了。”孙伟一脸无奈地说道,他现在只想快点回酒店,跟陈欣然好好谈谈。

    一旁的孟宇倒是没有开腔,今天一顿饭吃的他本来已经熄灭的欲望又重燃了起来,此刻的他内心还有着不小的期待的,不想这么快跟陈欣然分开。

    陈欣然一听孙伟第一个反对,当即俏脸一冷,就直直地看着孙伟,很快,孙伟败下阵来,无可奈何的答应了。

    一旁的赵茹却在这个时候说话了:“你们去玩吧,我就不去了,今天玩了一天,有些累了。”赵茹是知道考山路的,那一带全是酒吧,她不太喜欢这种东西。

    而一旁的陈欣然也没有再挽留,毕竟她现在的目标没有赵茹,她不在反而好一点。

    至于孙伟,也体谅了嫂子,毕竟比自己三个人大上几岁,不喜欢那种环境也能理解。

    孟宇也没有把握这个跟赵茹独处的机会,他知道以赵茹的性子,就算跟着她回酒店,也不可能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反倒是一顿饭吃下来,陈欣然倒是让他看到了不小的机会,酒吧里,人多眼杂的,虽说有孙伟在一边,有了很多限制,但将两人关系拉的更加亲密,想来是没什么问题的。

    此时的他早已忘了一个小时前,自己退出的决心。

    于是一行人把赵茹送回酒店之后,就打车前往考山路,酒吧街。

    考山路上,灯红酒绿,晃得人眼花缭乱,路上行人,穿着大胆,有醉醺醺的汉子,有妖娆的美女,还是妩媚的男人,有神色拘谨的游客。

    陈欣然逛了一圈,才找到之前网上看到的那家酒吧。

    三人一进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就让三人心脏狂跳不止,待了一会之后,体内的热情就开始被调动了起来,开始抖起腿来。

    孙伟制止了陈欣然点烈酒的举动,刚才陈欣然就无视自己,而亲近孟宇,要是再让她喝醉,自己怕不是要带上绿帽子了,所以三人只各拿了一瓶啤酒。

    “你要去跳舞吗?”陈欣然突然搭着孟宇的胳膊,在他耳边大声说道。

    音乐声音太大,非这样不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啊?”孟宇一脸疑惑的看向陈欣然。

    “你要去跳舞吗?”陈欣然再度凑了过来。

    其实孟宇之前就已经听清楚了陈欣然的话,只是他想再一次跟陈欣然亲密接触而已。

    孟宇本可以点头回应的,但是他没有,而是同样附身过去,在陈欣然耳边说道:“好啊”同时在她耳边轻吹一口气,吹起了她的鬓角,吹红了她的耳朵。

    孟宇满心欢喜地准备跟陈欣然一块下去舞池,但是看到一旁阴着脸的孙伟之后,开始有些犹豫了,又指了指已经在舞池里的陈欣然,凑到他耳边说道:“你去吗?”孙伟心下很不痛快,但是面子上又要装作不是太在意,挥挥手拒绝了,他要在上面看着两个人,如果有太过亲密的举动,他好及时上前制止。

    孟宇看孙伟这么说,就独自跟着陈欣然走了过去,只是原本满是绮念的他,在看到孙伟的脸之后,感觉浑身不对劲,好像被束缚了手脚一样。

    在主人眼底下偷东西,哪个敢?

    本来看到孟宇一脸猪哥像的答应自己了,陈欣然以为下面他应该自己就会发挥了,结果在舞池里跳了半天,孟宇根本不敢近自己身,总和自己保持着半只胳膊的安全距离。

    她又哪里知道,孟宇没事就会往孙伟那边瞟一下,发现孙伟一直瞪大眼睛盯着自己这个方位之后,哪里敢动手胡乱揩油啊!

    跟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样,知道孟宇在顾忌孙伟,陈欣然也并不气馁,下了舞池哪里还由得他啊,又不是没有勾引过!

    陈欣然妩媚一笑,就侵身上前,跟孟宇紧挨在一块,早在戒备中的孟宇,先是一惊,下意识地就想往后面退,可陈欣然玉臂一拉,就勾住了孟宇的腰,让他停在了原地。

    其实以陈欣然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控住孟宇,但是孟宇心中有些小心思,让他没有使出全力挣脱,此外情急之余,孟宇观察到一直盯着这边的孙伟有些走神,脖子歪向一边,不知道看着什么。

    一整晚都憋着一团火的孟宇,早就忘了之前心中的放手的决定,乘着孙伟没有看过来的空挡,当即也反手搂住陈欣然的腰肢,向前抢进,只逼得陈欣然一步一步后退,两人就从舞池边缘,混入到中央人群中,孟宇也不知道在孙伟那个角度,还能不能看到自己两人,但色令智昏,他哪里还管得上这些啊。

    陈欣然也没想到憨憨了一个晚上的孟宇会有这种动作,在一手箍着自己的同时,下身一个炙热的铁棒紧贴着自己的小腹,顶着自己往前,陈欣然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所以她俏脸一红,一个愣神的功夫,就被孟宇推进了人群中,再也看不到孙伟。

    而孟宇也没有废话,有力的胳膊紧紧搂着陈欣然,整个人随着音乐与舞台的震动,跳动着身子,让自己的下体不停地在陈欣然小腹部位上下磨蹭,来释放自己的欲望。

    这样一来,角色互换,看不到孙伟的陈欣然当即心下一慌,她勾引孟宇并不是真想跟他再续前缘,自己又不是荡妇,哪有打一炮就沉迷的说法,勾引孟宇不是目的,让孙伟看到才是目的,以她对孟宇的了解,这个人的无望控制能力太低,新婚之夜就敢跟朋友老婆搞在一起,今早更是在餐桌下面占自己便宜,所以在自己勾引他之后,他肯定会忍不住,只要让孙伟看到,之后自己只要隔岸观火,看他们怎么收场就好了。

    被孟宇逼到舞池中央,疯狂揩油,陈欣然心里是很抗拒的,但是现在是自己勾引孟宇,自然不能表现出来,只要让孙伟看到孟宇现在的样子,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所以陈欣然依然故作妩媚,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应,挣脱开孟宇的束缚,开始贴着孟宇扭着腰,而孟宇也沉迷于此,一脸享受,早就忘了孙伟还在舞池外面,也跟着扭着腰相互摩擦。

    看着孟宇一脸享受的被自己牵引着往舞池边缘走,陈欣然没能忍住心中的高兴,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她已经开始想象待会孙伟跟孟宇拳头相向,友情破裂的画面了。

    就在陈欣然志得意满,以为一切都在掌控的时候,孟宇突然跟她拉开了一个身位,又恢复到刚开始那种安全的距离,原来孟宇虽然有些沉迷,但脑子还带着清醒,能清楚的知道此时的处境,并不会真个陷入进去。

    孟宇突然地清醒,让陈欣然十分抓狂,明明刚才他都那副表情了,怎么就突然回过神来了呢,一想到刚才为了引他上钩,自己不停地绕着他扭着,他的双手也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摸索,什么便宜都让他给占了去,心头更是难受。

    看着舞台外,孙伟阴沉着脸,一副想要冲进来的架势,陈欣然突然心头一动,凑到孟宇耳边:“走啊,去上个厕所啊!”“你去吧,我等你!”孟宇用力的吼着,想要盖过噪杂的电子乐。

    “一起去啊。”对于陈欣然的这种邀请,孟宇是不敢答应的,没看到外面孙伟的脸色吗?

    但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今天一天的事情早让他变得没有那么坚定了,嘴上说着不去,却在陈欣然走了两分钟后,也迈开步子朝洗手间走去。

    挤开周围的人群,孟宇刚拐个弯就看到陈欣然半靠着墙壁等着自己,而她周围有几个泰国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一副想要上前搭讪的样子。

    就在其中一个高个子想要上前的时候,孟宇赶紧跑过去挡在他们中间,说道:“Thisismygirlfriend!”并眼神坚定地盯着那几个泰国人。

    那个走到半路的人,听到孟宇的话后,嘴里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泰语,就转头走开了。

    看到那群人走后,孟宇才转过头来看向陈欣然,此时的陈欣然两腿交叉,斜靠着墙壁,嘴角荡起说不出的笑容看着陈欣然孟宇一前一后走入厕所,孙伟心中不安,刚起身想要跟进去,突然一个身着红衣的短发女人走到他面前,玉手搭在他肩头,没怎么用力他就又坐了回去。

    孙伟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你怎么来了?”“我怎么就不能来?”

    女人笑容满面,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孙伟继续追问:“你不是走了吗?”原来眼前的美人不是别人,正是傍晚才见过面的罗馨。

    罗馨听了他的话,一声嗤笑,“是你让我走的啊,可我同意了吗?”听到罗馨一副不善罢甘休的样子,孙伟心头焦急:“你别这样,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

    罗馨笑了笑,不置可否:“先陪我喝两杯。”孙伟哪里敢跟她喝啊,陈欣然可在厕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呢,所以他一脸为难地说道:“别吧,我老婆在呢。”

    “哦,在哪呢?”罗馨一脸玩味,装作左右打量地样子,虚晃了几下脑袋。

    “你新婚之夜都敢不回家了,你会怕她?”孙伟像个被踩到尾巴的猫,突然炸了起来:“我们不是说好到此结束的吗?”罗馨则一脸淡定地说道:“哦?”

    孙伟看她油盐不进,不禁也有些着急起来。

    罗馨则风轻云淡:“你先陪我喝两杯。”看着罗馨坚定的眼神,孙伟心头一阵无奈,这种眼神孙伟大学里看得多了,就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眼神。

    现在的孙伟只想快点把她打发走,只能应承下来,期待在陈欣然回来之前解决眼前的罗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