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黑人与我妻之恩怨情仇 > 黑人与我妻之恩怨情仇(34)2u2u2u,C0m
    第三十四章2019-7-16徐天郎提着皮包优哉游哉地走进公司,一月前他到临市出差考察,今天刚回公司,看上去心情好像还不错。一路上遇到他的员工无不弯腰行礼问好。徐天郎虽然是副总,但是他在公司的威信比程刚高很多,他做事狠辣果决不留情面,下面的员工见到他一般都躲着走。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他卷铺盖卷滚蛋。

    他哼着小曲儿,在各部门转悠。在经过业务部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他没想到这个人会来他们公司。看来这一个月发生了不少事情啊!他瞟了几眼准备回办公室,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那人应该也不会认识自己。他刚准备离开,却发现那人办公位的隔栏玻璃后坐着一个熟悉的面孔。正嬉皮笑脸地跟那人说着什么,但对方好像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明显很不耐烦。

    徐天郎眉头紧皱,脸色不太好看,吩咐了业务部经理一声就回了办公室。不一会业务部内就传出了争吵声,随后隔栏玻璃后那人气急败坏地离开了业务部。

    “咚。咚。咚…。”徐天郎办公室门外传来敲门声,程刚推门而入。“我正要去找你呢!公司这段时间怎么样?”徐天郎抬头看了眼来人,放下了手上的工程资料,来到茶几旁烧上水。

    “来尝尝这个烟怎么样!”程刚从兜里掏出一包黄鹤楼1961丢了给了徐天郎。“老样子!前几天刚接了一个政府项目,做下来利润还行。你嘉陵市那边的项目进展的怎么样?”徐天郎拿起桌上的黄鹤楼看了看,随手又丢在一旁好像没什么兴趣。

    “没什么问题,再有半个月就完工了。”徐天郎半躺在沙发上随意的回道。

    “怎么?你戒烟了?这烟几百块一包呢!不尝尝?”程刚很诧异,徐天郎这种嗜烟如命的人居然对这么好的烟不感兴趣。不过这几年他烟瘾确实小了很多,不像以前天天烟不离手。

    “戒什么烟,这两天嗓子不舒服而已。”徐天郎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道。

    “呜…呜……”水很快就烧开了,徐天郎起身沏了两杯茶。重新躺回了沙发上,半眯着眼镜嘴角微微上扬,道:“你那个小女朋友,又帮咱们公司争取了一个项目吗?那你可得好好待别人,可别伤了人家小姑娘的心。”话语中酸味很浓。

    程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恼火道:“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就算是苏依琳帮咱们公司争取的项目,你不一样受益吗?项目是咱们公司的,又不是我个人的,你那根弦搭错了?总是拿我跟苏依琳的关系挤兑我………”在徐天郎看来苏依琳跟程刚两人的关系暧昧不清,苏依琳上赶着贴程刚,讨好他。而这家伙一副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姿态,表面上他很是鄙夷。其实他内心非常很嫉妒程刚和苏依琳的关系。

    “得得…得…。咱不说你们两兄妹的事儿,好吧!开个玩笑还急眼了,真没劲。咱们还是谈谈嘉陵市成立分公司的事儿吧……”徐天郎这次出差嘉陵市,除了那边的一项工程需要他去处理外,主要还考察了嘉陵市的市场环境。

    嘉陵市是个县级市,市场小很多。但是那边的市场还有很大的投资空间,不像一线城市这样扎堆,竞争太激烈。程刚他们这种中型公司很合适在那边发展业务,在那边成立一个分公司小项目不用说,大项目一样吃的下。比如他们这次在嘉陵市接的这个项目,嘉陵市能接手这样工程的几家公司都安排到了一年后,小公司又做不了。他们只能到云海市来寻找合适的公司承包。

    。

    程刚听完徐天郎的市场分析,轻抿了一口杯中香茗。想了想,道:“如果能收购一家小公司的话,业务能好开展很多,毕竟那边不熟悉,资源也少。这事儿也不用太着急,明年咱再计划分公司的事情。”

    “为什么要明年?下半年咱们就应该把分公司弄起来,宜早不宜迟,有市场咱们就要尽早抓住。晚了那还有肉吃,我可听说还有其他有大公司在考察,等到明年咱去喝汤吗?”徐天郎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程刚为什么要拖到明年。公司之前也派人去做过市场调研,嘉陵市确实还有不小的投资空间。

    程刚就知道徐天郎会反对,他也想分公司下半年就上马。可是自古“家业难两全”,他必须做出选择。思虑再三,叹了口气,道:“诶…小狼啊!哥有难处啊!我过来也就是给你说这事的,今年年底我要带晓雯出去旅游两个月,所以到时候公司还得靠你把把关。”

    “旅游?刚子你有没有搞错啊?这个节骨眼上你去旅游?还是两个月………你开玩笑么?”徐天郎感到很气愤,公司面临这么好的发展机遇,程刚这个做老板的却丢下公司跑去旅游,哪有这样的老板。

    “你听我说嘛!小狼,当初我跟晓雯结婚的时候,我给她承诺过要带她去各地走走。我跟她结婚这么多年,你也知道我都没带她出过咱们省。她在家做家庭主妇这么多年,从来不跟我抱怨什么,可这两年我明显感觉到她过的很压抑,再拖下去我怕会出事……”

    徐天郎把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反驳道:“会出什么事?你老婆会出轨?

    别逗了,你媳妇老实的跟只猫似的,还是个宅女。谁能勾走她?再说她在家做阔太太,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想出去玩,你给她买辆车让她自己出去玩不就是了,没有你她就不能去玩了?矫情!”徐天郎不能理解程刚夫妻间的感情,他也不知道程刚把杨晓雯看的有多重要,想要他理解程刚确实很困难。

    程刚权衡利弊,感觉还是不能失信于自己妻子。于是坚定的对徐天郎道:“小狼,我知道你一时不能理解,但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能再消耗晓雯对我的感情。所以这件事还是等到明年再说吧!分公司的事情今年我们先做好准备,年后就能很快步如正轨…。”

    徐天郎盯着程刚眼睛看了几秒,见他意志坚决,愤愤不平的气势一下就夸了下来。没有再做无用的争辩,兴致缺缺地说道:“随便你了,你爱怎么搞就怎么搞!反正你是公司大老板,我懒得管那么多。”徐天郎知道继续跟他较劲也没用,程刚做事虽然温和,但他决定的事情,如果没有能打动他的理由,是很难改变他的想法的。他行事一向都是以自我为中心。

    程刚这次的决定影响了他们兄弟间的感情,也影响了公司的发展。为了杨晓雯他这次做出了很大牺牲,但他不后悔。

    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徐天郎,程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解释,起身离开了徐天郎的办公室。程刚离开后不久徐天郎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目光落在了那包黄鹤楼1961上,良久…。“啪”黄鹤楼1961躺在了垃圾桶里。

    办公桌前,一根没有牌子的香烟被点燃,袅袅烟雾中那张平静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神秘笑容。

    入夜,锦城洗浴中心。忽明忽暗的按摩房内,一男子半躺在按摩床上,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一些特别的声音“哦……哦…啊。…”听上去好不销魂。“蔡哥,小妹好累了,让我休息会嘛!”娇滴滴的女声从蔡昌霖胯下传来。

    蔡昌霖抬头瞅了一眼胯下那具赤裸娇躯,不耐道:“休息个屁,劳资花钱来寻开心,你给我说累,钱还要不要挣了?赶紧给我舔。”蔡昌霖让这小妹给他舔家伙,舔了快半小时就是不射,累的别人小姑娘嘴都麻了。

    。

    蔡昌霖以前虽然有点小聪明,但是为人还是很老实的,即便是挣了钱也不会出来乱花,都是寄回老家给老婆孩子。但是这种老实人在升官发财之后,内心隐藏的欲望就会蠢蠢欲动,只需要稍稍给点火星子它就会爆发出来。蔡昌霖还算不错了,一直坚持到前几年才被他的一些狐朋狗友拉下水。欲望这种东西一旦释放,就再也收不住了,爆发之后的蔡昌霖就经常混迹于各大娱乐场所,跟各种三教九流打交道。沉稳的心性,磨不破的厚脸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磨炼出来的。这样的人在生活和工作中不论做什么都游刃有余。

    按摩小妹被蔡昌霖呵斥了一番,只好再次一头扎进他的胯下工作了起来。蔡昌霖一边幻想着刘婷婷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一边享受着按摩小妹的服务,刚刚有点感觉,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取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有点意外,这娘们大晚上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喂,姐。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蔡昌霖脸上堆满了笑容,态度十分谄媚。

    电话里传来冰冷的女声“刘婷婷不能动,你最好离她远点…。”

    蔡昌霖一把推开胯下的娇躯,蹭地一下从床上串了起来。急道:“啊!姐,这是为什么啊?”

    “你不用知道为什么,照做就是了。”不待蔡昌霖回话,对方就挂掉了电话,好像对方并不在意蔡昌霖的意见。

    蔡昌霖放下电话,脸色阴沉的可怕。嘴上不停的咒骂道:“狗日的,王八蛋!

    我日您姥姥,就他妈会欺压我…………”刚刚那个电话对蔡昌霖来说不仅仅是绝了他对刘婷婷的念想,更让他如鲠在喉的是,那个人践踏了他那卑微脆弱的自尊心。雄性动物为争夺交配权都会以命相搏,然而他的对手只需要一句话,蔡昌霖就得乖乖的把交配权双手供上。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蔡昌霖这些年拼命奋斗的目标只有一个,他要做人上人。

    暴虐的情绪在心中蔓延,他看了一眼床上那具赤裸娇躯,似找了一个宣泄口。

    一把拽过按摩小妹,掰过她的屁股摆成了狗交式,巨根对准了洞口“啊………!”

    突然的插入让按摩小妹措不及防,一声惨叫响彻按摩房内外。“哥………轻点啊!

    好疼啊…。”按摩小妹转过头对蔡昌霖哀求道。剧烈的疼痛让她眼角泛起泪花,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蔡昌霖对按摩小妹的哀求充耳不闻,搂着她的雪臀就是一阵疯狂输出。“啊啊………慢……点…。哥!”蔡昌霖此时脑海里想的都是那个人,那张高傲不可一世的嘴脸,哪里顾得上怜香惜玉。嘴里辱骂之词不断“我草老母,你个王八蛋,看不起我,我让你看不起我,我草…我草………”

    在起初的疼痛和不适后,按摩妹的小穴慢慢地适应了蔡昌霖巨根的尺寸和抽送频率,两人交合处也越来越湿润,惨叫声也渐渐的变成了叫床声。“噢…噢……。”淫靡之音在蔡昌霖的耳边缭绕回荡,刺激着他心中的洪荒猛兽。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激战了十多分钟,按摩小妹已显疲态,体力急剧下降,反观蔡昌霖,他怒目圆瞪双手紧紧地箍住小姑娘的翘臀,炮机一般的速度攻击着胯下美人。蔡昌霖在他的农民工生涯里,得到的最大的回报就是这副孔武有力的好身体。

    不消片刻…。“不行了,不行了………哥…哥……来了,来了…啊……”一声高昂的嘶吼,按摩小妹怵然崩溃,直接趴在了床上。蔡昌霖的巨根直接被拉了出来,它依然雄赳赳气昂昂地挺立着,似在炫耀示威一般。蔡昌霖半跪在床上大口大口的踹着粗气,骂道:“废物,再去叫一个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