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仙子下地狱 > 【仙子下地狱】(60)
    第六十章

    2019年11月5日

    随着两声嘹亮的长吟客栈房中又渐渐恢复寂静好在房中早已被沉融月

    亲手下了结界不然他们的声音早已传了出去毕竟这客栈的隔音效果如何谁

    也不知。

    幽冥老祖不忍将肉棍拔出来余韵犹在那惬意舒爽的感觉不知如何形容。

    「你这混蛋还不快将那物事拔出来等着本宫生气么?」

    此时沉融月的声音响起。

    幽冥老祖不敢有违逆赶紧将那硕大狰狞的巨龙拔了出来就见巨龙头一扬

    还有点调皮的意味幽冥老祖嘿嘿笑着都有些傻乐似的样子。

    而在此刻沉融月那两条修长完美的玉腿还被幽冥老祖扛在肩上看着那蜜穴

    花房嫩肉微微的张合粉嫩娇艳肌肤雪腻刺眼一时间幽冥老祖又有些难以自

    持很肉棒不禁又有些硬了起来。

    但是一股巨力忽然将他推开。

    沉融月丰腴娇躯飘然如叶的坐了起来又恢复了那般超然出尘的冰冷模样

    她冷冷的说道:「好了幽冥老祖满足你一次了也该你为这孩子解毒了。

    」

    幽冥老祖依依不舍道:「这个……」

    沉融月转头望来美眸如玉充满着寒气「怎的你还想再来一次?」

    幽冥老祖很想点头但是讪讪一笑终究没敢点头连忙道:「沉宫主放心

    这孩子的毒本座立刻帮他解了还有先前本座对你的那些承诺决不食言。

    」

    沉融月盈圆的水眸中犹有媚意未散此时多了一抹诧异「本以为你是精虫

    上脑才说出那些话来的没想到你竟还当真了?」

    幽冥老祖道:「我向来说话算话!沉宫主以后但凡有差遣的方飞剑传

    书即可我以信誉担保绝对第一个赶来。

    」

    沉融月有些无言以对不承认也不否认转移话题让幽冥老祖别再磨蹭赶

    紧将风从云体内的毒解了幽冥老祖连忙应下忙活起来半个时辰过去之后

    幽冥老祖的元神印记自风从云的体内飞了出来而风从云处于昏迷。

    幽冥老祖的元神徘徊不愿散去。

    沉融月冰寒如雪「还有事?」

    幽冥老祖目露不甘之色盯着沉融月那丰腴傲人的成熟身躯喉头蠕动「

    多谢沉宫主让我今夜渡过一个曼妙的夜晚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

    沉融月澹澹道:「来日方长。

    」

    幽冥老祖先是一愣继而脸上露出兴奋惊喜之色。

    「看你表现。

    」

    沉融月复又这般道了一句。

    「宫主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

    幽冥老祖忙道。

    最后幽冥老祖化作的元神化作一道黑芒如鬼影般离去这客房里便恢复了寂

    静只留下高傲如雪的沉融月与赤身裸体的风从云。

    沉融月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风从云忽的想起了自己那个

    儿子不知他到没到南虎城有没有见到他的三姨娘。

    这一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波折以他那性子也不知能否吃得了苦要是吃

    不了苦又能与谁说?娘亲不在他的身边了他能否成长起来又有没有想自己?许久不见都有些想他了呢。

    沉融月心念颇动想到自己的那个儿子沉融月那如冰山般绝美的脸庞上露

    出了一抹澹然温和的笑容嫣然过百千花开。

    ……军皇山。

    此处是潜龙大陆东方的一个大势力之一亦如蓬莱岛的神女宫一般而比之

    那神女宫老实说军皇山的实力要强上一截。

    就说军皇山隐世不出的老怪物都有好几尊就算是十一境的修行者前来也讨

    不了好。

    而且近年来军皇山的好苗子颇多。

    军皇山巍峨庞大山顶上势开阔平原万里其上有诸多华丽高大的宫殿

    也就世俗皇宫能比得上了。

    时值春季鸟语花香军皇山一处犹如仙境般的方有一位女子与石盘之

    上打坐。

    在女子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火山洞口那里面红光喷涌犹如凶兽嘶吼声震

    九天足以扰乱修行者的心神但女子却不为所动。

    女子身穿一袭劲装红衣身段曼妙犹如无骨傲人的胸脯虽然被包裹于红

    衣之中却仍然是高傲耸立轮廓挺高威而不垂。

    女子嫣然是走的武道一路在她的身旁横着一把长刀那长刀泛着寒光森

    然可怕。

    打坐许久女子豁然睁开眼睛她有着一股英姿飒爽的气质那双眼更是锋

    利若剑。

    此时一个男子缓步行来身后跟着几个军皇山的弟子。

    为首的男子端的是丰神如玉相貌英俊他头戴玉冠如同一位君子温润

    如玉。

    「晚照。

    」

    男子打了一声招呼。

    秦晚照站起身来嘴角露出一缕笑容「鸿祯师兄。

    」

    晏鸿祯道:「晚照你今日又要闯这红莲洞?」

    秦晚照点头「我已闯过三关还有六关未闯待得我闯下那六关便是我

    突破到六境之时到时候我便下山去历练修行。

    」

    晏鸿祯叹了口气「想不到晚照你竟然有如此决心你若突破六境就算是

    七境修行者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

    」

    秦晚照道:「那也比不上鸿祯师兄你如今已是七境已然是横扫了。

    」

    晏鸿祯笑着自谦说哪里比得上晚照他身后的几个军皇山弟子也都跟着夸

    赞。

    而秦晚照心里倒是没有丝毫波动对于这样的夸赞她从小听到大已经是

    心静如湖水般平静。

    秦晚照转身走到那被称为红莲洞的巨大洞口站定晏鸿祯挥手屏退了那几个

    弟子然后步伐稳健来到了秦晚照的身。

    晏鸿祯低头从后面瞧着这位军皇山山主的千金如是欣赏世间最为玄妙绝顶

    的法宝不放过一丝一毫。

    从后方看去秦晚照那柔长娇人的身段亭亭玉立

    香腰瘦削如水蛇一般娇

    柔杨柳依依而那小细腰往下便是不怒自挺的香臀浑说圆润的高翘而起形

    态丰满被一袭红裙包裹淋漓尽致。

    晏鸿祯心头火热似是蚂蚁爬过四下无人再顾及不得分毫向前一步

    伸手一把揽住秦晚照那纤柔娇细的玉腰一把将她拢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