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欲望 > 【欲望】(60)(同人续)
    第60章2019-7-9到晚上8点多才到泰国曼谷的素万那普国际机场,一切该要走的程序都让儿子处理,一来是想锻炼儿子应对各种事情的能力,二是儿子想看云中夕阳的美景,我们选票的时候挑了个窗户的位置,飞机涡轮强劲的动力让靠窗的人清晰的感受到了它的威力,持续不断的噪音让我脑袋有些昏沉。

    晃荡到九点才从机场内出来,迎面就走过来一位留着短发,带着金丝半框眼镜书生气隆重的青年走了过来,到现在我还有些耳鸣,脑子都有些不好使,这个让我有些熟悉的男人,我努力回想着。

    “唐老师,我是林啸”

    他没有让我细想,自己热情的自己说起来。

    “哦,你怎么现在没有留偏分了,我一下子都没有认出来”

    我浅浅的笑着说,现在才仔细打量起林啸来,1米8的身高加上结实的身形透着干练,全身白色隐条纹短袖衬衫搭配七分裙更呈现他的知性内敛,阳光的笑容让人能感受到他的真诚,让人很容易就能信任他。

    “现在也长大了,想着那时候留那样的头发好傻,到时唐老师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总让人如沐春风”

    说着向我伸出右手。

    “你好,谢谢你来接我和妈妈”

    儿子从我身后蹿出来,赶忙拉着林啸伸出的右手,和他握起手来,同时说着我和他的母子身份。

    “你是乐乐吧,最后一次见到你还是5岁的时候,那次你对着讲台尿尿回去被你妈妈修理了吧,后面再也没有来了”

    林啸调侃着儿子,而我惊异林啸把这些记得那样清楚,要不是他说,我还想不起这些,那次之后我就没有再带儿子去我所在的学校,回去到没有修理儿子,儿子很乖巧听我的话,我从来没有对儿子动过手,主要是感觉带儿子上课不方便。

    “啊,我不记得了,妈妈,有这样的事情嘛”

    儿子尴尬的挠了挠头,回头挤眉弄眼的问我。

    “我也不记得了,应该没有吧”

    被儿子这样傻气的样子逗得咯咯直笑,也不想他太难堪,和他配合着说。

    而我娇笑的样子被林啸看在眼里,他的眼神在镜片下明亮了几分,而他神色微微迷恋我的样子又被回头的儿子看得清清楚楚。

    “我很乖的,肯定没有做那样丢脸的事”

    儿子震了震身形微笑着和林啸说着。

    林啸也知道我为了儿子才这样回答,就领着我们向停车区走去,儿子回头颤着嘴角的瞪了我一眼,我心里微颤,儿子的醋坛子不会就这样打翻了吧。

    我们在往车里放行李箱的时候,儿子被一个急匆匆赶路的人撞倒在地,等我听见动静看他的时候,儿子正起身,我急切的走过去问儿子伤到了没有,林啸也跑过来,对着那个行人用泰语说了几句,那个人也没有回头,儿子说没有问题,我们才上车。

    “乐乐,在外面不要这样腼腆,就是斗不过别人,气势上也别输了”

    林啸启动车子语气凝重的和儿子说。

    “怎么了?性格内敛些不好吗?网上说泰国人热情善良,我也要友好些吧”

    坐在副驾驶的儿子问道。

    “别被那些胡说八道的人骗了,这世上哪有太平世界,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光明他就有多黑暗”

    “怎么说?”

    儿子疑惑的问着,他没有想到一踏上泰国的土地林啸就要颠覆他的认知。

    “泰国人很直接的,他认为你错了直接动手了,不喜欢也会直接说出来,不会像我们为了对方的颜面还要假装微笑”

    “网上还把泰国的全民教育,全民医疗都吹天上去了也是假的?”

    “这些都是真的,但也别想得太美好”

    “听你这样一说,这里面还有很多文章啊”

    “那我问你,你花钱读的书是爸妈辛苦挣来的钱,你要是没有好好学习心里会怎样想”

    林啸引导着儿子的思路。

    “那我肯定会觉得对不起妈妈啊,会很大的心理负担”

    儿子想了一会,和林啸说着。

    “佛教在泰国是国教,本就宣扬与世无争,泰国人本来性子就散漫,除非真的想改变自己命运的人,没有多少人会在意这种不劳而获的教育,他们初中还学工作技能,12,3岁就要懂进工厂的经验,很意外吧,医疗也是一样,看个病要排一两天的队,要是得个重感冒,你等到他们的药,人都快病死了”

    “那你遇到这么多懒散的学生不是痛苦死了”

    儿子没有想到泰国和网上宣扬的美好反差那么大,有些惊异的问。

    “我教的是高中中文,学这个的都是有想法的人,而且在泰国教师的身份很崇高,到了节日,全校学生要给老师跪着行礼,黑丫丫的跪了一片,很壮观的,你们来晚了,不然可以感受下那样的场景”

    林啸有些兴奋的说着,看来他很享受这样被人尊崇的感觉。

    “那你在这边很滋润啊,不是可以仰头走路了嘛”

    儿子听着林啸得意的口气,笑着说。

    “也没有那么自在啊,很多差异太大,像你们这样短期旅游一下可以,长期住这边就会有很大的压力”

    林啸又有些无奈的说着。

    “哪里都一样吧,国内也一样啊”

    儿子体会不到林啸所说的苦恼,略显轻松的说。

    “国内的压力是更好的房子,更好的享受,而在这边是有一把血淋淋的刀悬在头顶,让我们时刻担心”

    “太夸张了吧,美国的种族歧视也没有你说的这样恐怖啊”

    儿子被林啸说的话吓到了,惊呼着问,坐在后座靠着皮垫的我也紧张的直起了身子。

    “在国内能混好,谁愿意漂泊在异国他乡啊,1998年的印尼屠华事情就是一把血淋淋的刀,架在我们在外漂泊的人心里,你们在国内,很多信息带有官方色彩,我们在海外知道得更多些,现在的泰国和当初的印尼很像,本地人懒散怠慢,很多好的工作都被外地人抢走了,大量的外汇被其他国家赚走了,政府没有资金补贴本地,要是再有人煽动,就很有可能发生再次屠杀的事件,不过也没有那样害怕,现在中国强大了,威慑力更强”

    林啸讲完这样一件血淋淋的事情,最后说完也没有多少宽慰。

    “对,不老实就开战灭了他”

    儿子很热血的说。

    “别傻了,不管怎么闹,国家都不会动用武力的,因为我们的地位太尴尬,没有同政体的盟友,一动其他的国家就会插手,和我们一样的朝鲜又太小,又和我们不亲,所以一直很憋屈,只能保持武力威慑,拿钱买外交”

    林啸一盆冷水迎头浇来。

    儿子也算是军人家庭出身,现在听到这么无奈的事实,一下子心里堵得慌,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女人本能的回避政治的,在那腥风血雨的战场,女人都是陪衬和被牺牲舍弃的目标。

    公公也只对儿子讲积极向上的,根本没有提过这些,虽然现在林啸对儿子说的这些很灰暗,但我希望儿子能自己去分辨体会这些,人生会有很多选择的取舍,我也不可能一直陪伴他,需要他自己去成长。

    儿子一直沉默,林啸也感觉这样对儿子幼小的心灵打击他大,期间和儿子聊了几句,儿子敷衍的回了一些,我看气氛不好,接过话题,和他聊了些他家还有他老婆的一些事情。

    到晚上10点多才到离大皇宫不远的曼谷京华酒店,为我们办理好一个住两个星期的套房,林啸就准备起身回去,他回去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他老婆也不止一次的问他在哪里,我也没有再和他客套,只是说今天麻烦他了。

    和儿子进到电梯,他就一扫之前的秃废,马上就可以和我做他喜欢的事情,那些什么政治,什么屠杀的都被他抛到了脑后,儿子精神奕奕的看着我,要不是现在有酒店服务生在,他现在都恨不得把我一口吞下去,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我心里发颤,看着儿子这样兴奋的神色,我等会该要被他折腾得成什么样,但我自身一个星期没有被儿子慰藉的欲望又翻腾而起,也很是渴望被他粗大的鸡巴插进我的身体,让他揉虐一番,小腹下一阵燥热。

    服务生礼貌的和我们讲解了一会,就关门走了出去,儿子插好门栓转身快步走了过来,我笑盈盈的看着儿子,他过来就一把紧紧的抱住我,好像怕我熘掉了一样,脑袋埋进我的脖根,贪婪迷醉的吸嗅着我身体的爱欲气息。

    对于一个深深迷恋你的男人,女人身体无论散发出什么样的味道,对他们都是致命的诱惑。

    被儿子鼻尖蹭得脖子痒痒的,我咯咯直笑的倒在儿子怀里,双手温柔的环抱着他,踮起右脚,裹着透明薄丝袜的大腿伸到儿子胯间,磨蹭着他那欲望源泉的位置,隔着紧厚的内裤,都像空若无物的感受到了他的坚硬。

    “想死我了,现在该让我好好享受了吧”

    儿子一边激动的说着,手一边抓着我屁股粗野地揉来捏去。

    “宝贝,妈妈也想你”

    我温柔似水的带着嗲音诱惑着儿子,儿子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看着我满眼春色诱人的样子,喉结蠕动着咽着口水。

    “想被我大鸡巴插,嗯”

    儿子的欲望被我长时间的撩拨,现在都要喷涌而出,没有把我直接拔个精光,还和我这样温柔缠绵已经很克制了,我也没有埋怨儿子的言语粗俗。

    “嗯”

    我被儿子这样直接的问话羞红了脸,轻咬着嘴唇,靠近儿子的耳根娇媚的轻哼。

    儿子喘着粗气的托抱着我朝窗户的沙发方向推去,我的小腿一靠近卡座沙发的边沿,我就顺势倒在了沙发里,儿子的嘴在我白皙的脖子上亲吻着,喘息着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颈根一阵酥麻,我的心跳顿时激烈,我的呼吸也开始搔乱。

    。

    儿子火热的手抚着我裹着超薄丝袜光滑的大腿,享受着丝袜细腻的触感,摩擦的温度带着酥痒的感觉都快让我失陷,身体火热的在儿子身下轻扭着。

    “我要吃奶”

    儿子像一只饿急了的小奶狗,嘴吧在我深深的乳沟乱蹭着,而他又不想放下,享受我特意为他准备的丝袜的美妙触感。

    面对儿子最直接的诉求,我抬手伸进儿子和我紧贴的空隙里,解开自己白色真丝衬衫的扣子,露出了粉色半包式文胸,儿子急不可耐的用下吧推着,紧贴的蕾丝边加上我乳房的柔软,儿子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把文胸推下,露出他渴望吮吸的乳头。

    儿子急切的傻模样,把我弄得一阵娇笑,我弓起身子自己把它解开,还没来得及完全脱掉,儿子就急切的滋熘一下把我翘起的乳头含在嘴里,舌尖绕着乳晕一阵吸吮,乳尖的酥麻搔痒让我兴奋得浑身不住颤抖,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迷乱的握住儿子在我胸前耸动的脑袋,想他更贴紧我的丰乳,儿子急促滚烫的鼻息呼在我的乳沟,好像都深透进我的身体里,让我全身都开始燥热。

    儿子把我紧身的包臀半身短裙向腰上推去,但因我的肥臀太挺翘,只推送到大腿根就再无法向上,我也被紧箍得难受。

    今天也是它的功劳,才没有被徐国洪更多的占到便宜,而现在又在阻扰儿子对我身体的探索。

    儿子见这样不能答到目的,双手环摸着我的柳腰,在我身后找到了半身裙的拉链。

    儿子几次的索求受阻,对于情欲渐起的我也是一种无形的煎熬,我脚下着力抬起腰,让儿子拉开我半身短裙的拉链。

    没有了其他的妨碍,半身裙一下就离开了它坚持照护的臀部,被儿子拉到了大腿下,滑落在了地上。

    儿子一手抱住我的腰让我更紧贴他,一手从我的左腿内侧一路摸向我的腿间,我岔开大腿,他的手滑到了我隆鼓鼓的阴阜上,只穿了一件蕾丝三分短裤的阴户,能让儿子按压在上面的中指更清晰的感触到它的娇嫩,已经湿透了的底部,迎来了儿子手指更放肆的撩弄。

    “妈妈都湿透了,这么骚”

    儿子抬头坏笑着说,他的手指深扣一下,蘸着我底裤上湿漉漉的爱液,他抬起手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又自顾自的说着“妈妈的骚水真香”

    “你坏,你坏死了”

    我娇羞的轻捶着儿子结实的胸膛,侧过连脸都不敢看他戏弄我的坏笑,自己妈妈这样一副小女人的诱人模样,对儿子无疑是最诱人的,我又听到他咽口水的声响。

    放下我那被他舔吸得满是口水的乳房,起身拉下我的三分打底丝裤,被开裆丝袜包裹着湿漉漉阴的户就敞露了出来,从我脚上摘掉底裤和半身裙,他一下子将我的双腿分开,架在沙发的扶手上摆成了一个M字型,高跟鞋水晶凉鞋挂在脚上晃动着。

    我此刻已经被撩弄得春情泛滥,又羞又兴奋,双眼含春脸颊潮红,湿漉漉的阴户好像熟透了的水蜜桃,娇嫩的花蕾都泛着水光,儿子跪在了我的双腿之间,像一个虔诚的信徒,用一种无比崇拜迷恋的眼神注视着被他品尝过多次的蜜穴。

    儿子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注意我大腿内侧的红疹,他的头往下低着,嘴唇一下子敷上了我的双腿中间,在那片茂密杂乱的黑色倒三角下面,含住了我那春情泛滥张开的蜜唇。

    “嗯……嗯……嗯……”

    我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欲火已经快要燃近了我的理智,而儿子展现了他足够的耐心,他不想错过一丝的对我身体细细把完,他的舌头顶在了我的阴唇上下舔弄着,不一会就把我的两瓣阴唇舔得开开的,我阴道里一阵酥痒,像失禁一样,一股股的爱液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把肥厚的肉唇淋得湿腻不堪。

    他的嘴唇盖住我的阴唇,把我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尽数吸入嘴中,接着舌尖深深地插进了我的阴道里,一阵剧烈的搅动,让我兴奋不已,骚浪地扭动着丰满的屁股。

    我的小腹越来越热,就像火山快要爆发一样,那股热浪像是从子宫位置喷出来,顺着我的血管传输到我的每一个细胞,我的身体错觉的好似没有了重量,轻飘飘的,情欲来得太过激烈,脑袋里都是热烘烘的,我的思想都开始混乱了。

    “嗯……乐乐,,,好老公,,别舔了……我要……”

    我呻吟着,骚浪的呼唤着儿子快来占有我。

    儿子快速的起身,让我跪趴在卡座沙发上,我手搭在沙发靠背头软绵的枕在上面,屁股高高的噘起着,阴户像熟烂了的水蜜桃,流淌着水渍,阴唇微微张合着好像在呼吸,高跟水晶凉鞋从我脚踝上滑落,啪嗒的掉在地板上。

    窸窸窣窣传来儿子快速脱去衣物的声音,这短暂的时间对于正在情欲的烈火上煎熬的我来说,好似无比的漫长。

    儿子的手扶住我的翘臀,我期待的终于要来了,激动的身体轻轻一颤。

    火热的大龟头熟练的顶开我的阴唇,儿子那硬邦邦的鸡巴一下子从后面插进了我湿漉漉的阴道,插得很用力很深,龟头直接碰到了宫颈。

    “啊……”

    我张嘴舒服地喊了一下,身体被儿子用力的挺刺得向前倾,一头栗色的长发柔垂下着来回晃动,一对丰乳也挂在胸前剧烈的摇晃。

    儿子的鸡巴像高速发射的子弹一样,每一次都深插到头,再拉出来让龟头卡在阴唇的位置摩擦一下,又一次用力冲进去,肉棒挤进来拔出去发出的声响在静谧的房间里格外刺耳,噗嗤噗嗤的很是淫荡。

    “啪”

    儿子抬手在我屁股上拍打着,双手不停地拍打着我高高翘起的肥臀,啪啪作响。

    “疼”

    我转头,想看儿子为什么今天会这样失态,被儿子顶刺得不住摇晃的脑袋让我看到的情形扭曲变形。

    “我操你个骚逼,你很想被大鸡巴肏是不是”

    儿子很是气愤的说着,每次用力的向我阴道里深插,龟头一次次的顶触我的宫颈。

    “你,,,变态,,啊,,”

    我想不起儿子今天又受了什么刺激,让他要这样疯狂的惩罚我,阴道里传来的快感让我头脑也发热起来,责怪的语气变成了娇颤。

    “你腿上的红疹子怎么来的,是不是找野男人肏你了”

    儿子在我身后喘着粗气的问。

    我以为这些已经过去了,儿子还是看到了,他还是察觉到了什么。

    “没有,,,我没有,,,”

    我摇晃着脑袋辩解着,脑袋热哄哄的有些昏沉。

    “快承认你是骚屄,承认了我就饶了你”

    儿子扶着我的腰,站着在身后,粗大的鸡巴一下下的深插进我的阴道里,用征服者强硬的姿态要我服软。

    “,,不要,,我不要,,,”

    虽然和儿子欢爱过很多次,但要我说出这样下贱的话,我还是无法办到。

    “你看看这是什么,你还狡辩”

    儿子停止了抽插,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他的手机送到我面前,徐国洪那熟悉的号码跳进我眼里,我不知道他和儿子说了什么,让儿子要这样气愤的惩罚我。

    先看了儿子简短的回复,只有“你个龟孙子,滚蛋”

    这样的语气,儿子的态度又让我隐隐安心,他并没有理会徐国洪说什么,强硬的表达了他的态度,就像他现在深插在我阴道里的鸡巴那样坚挺。

    两条短信快有300字的样子,无非说儿子现在还年轻,不能独占我什么的,应该让我有自己的幸福,性经验和技巧不能和成年人可比,儿子给不了我女人该有的快乐什么的。

    “我满足不了你是不是,你又要找野男人肏你是不是”

    儿子还没有等我看完,就又是一巴掌啪在我的丰臀上,传来火辣辣的痛,开始一下下的向我阴道里狠插,剧烈摇晃的身型让我没有办法继续看下去。

    “我没有,我没有”

    丢下手机,我激烈的摇摆着脑袋,想让儿子相信我。

    明显儿子早已经看过,而现在才发泄出来,并不像相信了徐国洪那些话的态度。

    “那你为什么见他,被他肏了吧”

    一连串的狂风一般的挺进,我肥美的肉唇被儿子插得毫无保留地绽开了,露出里面粉色的嫩肉。

    “,,你爸检查身体,,,嗯,,,要拿结果,,,正好被他撞见了,,,,就又开始纠缠我,,,”

    我扭身看着儿子这样解释着。

    “你的骚屄被他肏了是不是”

    儿子咬牙切齿的问道。

    。

    “,,没有,,就腿被他抓了一下,,啊,,,我只想被你,,,肏,,,”

    我娇喘着,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那个让我羞耻的字眼。

    粗大的阳具一次次深深地插进了我欲求不满的阴道里,儿子听到我说出的字眼,肉棒显得更加坚硬炙热,直把我湿滑的内壁摩擦得酸软酥麻。

    “他不知道你喜欢被我的大鸡巴肏吧,嗯,你的骚屄被我肏得爽不爽”

    儿子这样直接的拷问让我又羞又怒,但一次次火热的龟头顶触宫颈的酥麻让我又是一阵娇颤,又娇又羞的感觉让我又隐隐兴奋。

    “,,爽,,嗯,,,每次被你,,,肏得都很爽,,,”

    我被儿子的狂乱折腾得脑里一团乱麻,但我又发现,尽管他言语上很放肆粗俗,但却不像是一种发泄的愤怒,难道他想彻底的征服我,要永绝后患?我明显地感觉到,随着我迎合他的放荡,插在我体内抽送的阴茎越来越粗,越来越坚挺。

    “快说,你的骚屄喜欢被人肏”

    儿子征服了我,兴奋得声音都微颤。

    “,,我的骚屄,,嗯,,,喜欢被儿子的,,,大鸡巴肏,,,”

    儿子扶下身,抓住我晃动的奶子,用力捏着,我终于彻底的诚服让他兴奋得更快速的向我阴道里插送,言语上和身体里传来剧烈的刺激,让我阴道里流出更丰富的淫水,被儿子搅弄得顺着阴唇滑落到大腿根。

    “那个混蛋贼心不死,想劝我放手,我都爱死你了,怎么会放过你,你这个骚妈妈”

    他激动的挺送胯部剧烈地撞击着我高高翘起的丰臀,啪啪的声响和噗嗤噗嗤的水声在房间里肆无忌惮地回荡。

    宫颈被儿子龟头快速的撞击,我小腹顿时一阵酥麻,阴道深处不由涌出一股热流,阴道括约肌急促的收缩,把儿子的宝贝紧紧夹住。

    我用最后一丝气力扭身勾住儿子的脖子,送上我的热吻,儿子伸出左手抱住我的肩,我伸出舌头探进儿子的口腔,舌头纠缠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津液,儿子刚刚说不会放过我,已经表明了他对于所有事情的态度,他不会想和谁分享,他已经爱我爱得死去活来,让我很是感动。

    因为儿子从身后持续不断的撞击,我跪在沙发上的膝盖都有隐隐的痛,明天林啸会带我和儿子逛大皇宫,他是个成年人,会知道女人膝盖红肿的原因,现在就儿子在我身边,我可不想让他联想到,我风骚的噘着屁股让儿子狠狠的干我。

    “妈妈被你玩累了,去床上好不好”

    和儿子唇分开,我狐媚的娇喘着和儿子说。

    “你让我再插一会就可以射进去了”

    儿子咕噜着说,下身依旧不停的快速抽动着。

    “那妈妈换个姿势让你插”

    我嗲着音娇颤着和儿子说。

    儿子又狠插了几下,把我弄得一阵娇呼,才恋恋不舍的从我湿漉漉的阴道里拔出坚硬的鸡巴,儿子一放下我,我就娇软的靠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他捋了捋我脸上散乱的发丝,把翘立的鸡巴向我面前杵了下。

    看着刚从我阴道里抽出,还湿乎乎的鸡巴,整个肉棒上都是我的爱液,让我一阵娇羞,儿子怎么现在有这样奇怪的嗜好,他非要让我羞死不成,要不是自己宝贝儿子的,我真想一巴掌拍打开。

    “我不要”

    儿子又杵了下,都快碰到了我的嘴唇,腥骚的气味直冲鼻腔。

    “试试嘛”

    儿子坏笑着说。

    “你变态”

    我脸颊绯红的转过脸。

    “谁叫你今天犯错了,快点,我想刺激点”

    儿子坚持的说到。

    他想要,我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给他的呢,这样安慰着自己,我转过脸,伸出舌尖,在他龟头上轻轻舔了一下“可以了吧”

    我抬眼看着儿子问。

    儿子又往前杵了下,明显他对我的敷衍不满意,我只能任命的张开嘴,把儿子湿乎乎的鸡巴吞进嘴里,湿滑的液体落在舌苔上,咸咸的味道,情欲的腥骚气息充斥着我的整个口腔。

    “真舒服”

    儿子惬意的发出一声欢快的呼喊,心里的满足让他异常高兴,儿子欣慰的看着我的脑袋有节奏地一前一后摆动着,为他卖力的口交。

    吸了一会,儿子才满足的从我嘴里拔出了他的坏东西,刚刚湿滑的爱液变成我透亮的口水,儿子抱住我整个被丝袜包裹的美腿,扶身在我满是腥骚的嘴上亲了一口。

    “妈妈,我爱你”

    吻罢,儿子深情的对着我说。

    “只要你想,妈妈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说罢,我握住儿子几次从我阴唇上顶过的鸡巴,对准我那被他完全插得分开的阴唇。

    他迅勐地再一次插入,粗大的鸡巴像一发高速的炮弹,热乎乎地摩擦着我的阴道壁,一下子顶到了最深的位置。

    “啊……轻点……”

    我被儿子插得一声惊呼,但下身再次的充实感却让我无比的满足。

    “真舒服,真紧,每次插在妈妈骚屄里都好爽”

    儿子屁股一前一后快速地耸动着,兴奋又激动的说着,我们性器贴合的地方发出一阵阵噗嗤噗嗤水声,复合着儿子的话语,简直羞死人了。

    “妈妈的骚屄,,,嗯,,,只让你插,,啊,,,轻点,,,,好深,,,”

    我迷乱地呻吟着,双手紧紧地挠着儿子那结实的胸肌。

    阴道传来充实地塞满,让我忍不住微微仰起脑袋呻吟着,儿子向我下身快速的冲刺让我的丰乳不住的抖动。

    儿子抱着我的右边大腿,让我的小腿屈起来,一边把我被丝袜包裹着的细腻小脚放进嘴里,一边用他粗大的鸡巴快速抽插着我的阴道。

    脚趾位置的丝袜很快就被儿子的口水舔得湿透了,本来就很薄的丝袜更是完全透明了,细腻性感的脚趾清晰可见。

    “妈妈,这个丝袜感觉很好,你以前为什么没有穿啊”

    儿子把玩了好一会我的小脚,才满意的说。

    “,,嗯,,,刚买的,,第一次穿,,,轻点,,,太深了,,,”

    我神魂颠倒的娇喘着。

    “为了让我更好的享受你的滋味,特意为我买的吗?”

    儿子的喘息声突然粗重的问着。

    “,,嗯,,,特意为你买的,,,快射进来,,,啊,,,我受不了了,,,”

    现在儿子的持久力越来越强,我的高潮隐隐又要来了,我想高潮再次来临的时候,儿子能把他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

    “这么想我射进去啊”

    儿子放开我的脚,整个身子压在我白皙的身体上,屁股快速的挺动。

    “嗯,,,喜欢你射在里面,,,想要你热呼呼的,,,嗯,,,精液,,把我子宫,,,灌满,,,啊,,,射给我,,”

    儿子听见我这样骚媚的浪叫,喘息声突然粗重起来,他双手紧紧地把我的腰抓紧了,我热乎乎的阴道已经被儿子连番撞击弄得酥麻不堪,丰满湿腻的阴唇完全敞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嫩肉,一阵阵的快感从儿子的龟头传进我的子宫,我挺起了腰,把修长的大腿紧紧盘在了儿子的腰上,我知道他的高潮也要到了,从他的呼吸节奏就能很容易判断出来。

    “妈妈,我要射进去了……”

    儿子大声吼着,挺着胯连续又深插了十几下,紧跟着我感觉到宫颈被一股热浪喷了几下,喷得我直打哆嗦,儿子的大龟头跳动着刮蹭我的阴道壁,酥麻的滋味从我小腹下通过神经末梢传到我的四肢,像过电一样,整个人几乎要晕了过去。

    我伸开双手,儿子软绵绵地趴在了我的胸口。

    “妈妈,你永远都不许离开我”

    儿子爬在我身上喘息着说,鸡巴依旧深深的插在我阴道里,憋了一个星期的儿子,这次射进去的量很多,小腹都被他精液浇灌得有点涨满。

    “宝贝,妈妈不会离开你”

    我温柔的和儿子说着动情的情话。

    宽敞的客房里,只剩下我们母子性爱满足后的喘息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