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只是位旅馆老板 > 只是位旅馆老板(13)
    第13章款待2019-06-11狭小的室内只有张椅子的和一面巨大的玻璃牆,能够清晰的看见玻璃对面的状况,但要说此处是特等席却又简陋无比,亚斯亲切的拍了拍被绑在椅上的男人脸颊,指着身前那扇巨大的玻璃笑说。

    “瞧瞧,演员们登场囉”

    此时苏菲正踹开大门与队友们闯了进来,看见眼前的装潢摆饰倒吸了口气,门后并没有想像中的凶狠魔物等着自己,富丽堂皇的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大厅中有张豪华的王座,像直接从地上刻製成的与地板紧紧相连,上头镶满了细碎的各色宝石在微弱的烛光下闪闪发亮,黄金色的纹路在上头绘出奇异的符号,怎样看都属于价值连成的宝物。

    而王座前的楼梯下摆了张铺上洁白桌巾的长桌,上面整齐的摆置了银质蜡烛台与餐具,还有几朵鲜嫩的花卉在瓶中绽放,花瓣上甚至还有几滴露珠,这裡不像是厮杀的地方反而像正准备热情款待客人的餐厅,当菈菈等人不知所措时厅中响起轻柔悠扬的音乐声冲澹了一伙的肃杀氛围。

    “好好欣赏表演吧~或许你会改变主意呢,考虑考虑我说的话,这种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

    亚斯朝椅上的男人挥挥手道别,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后从旁边的小门走了出去,身旁还伴随了一位娇小的可爱萝莉。

    “咯咯咯!拜囉大隻的”萝莉也俏皮的朝男人眨了眨眼并挥挥手,脸上的微笑微微有些僵硬而且眼神中也没有半点孩童该有的纯真与善良。

    她目测大约只有八至九岁左右的年纪,身高120公分有着一头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耀眼闪烁的银色长髮,咖啡色的身上穿了黑色的薄纱紧身衣,最则外套了件绣有黑色枫叶图桉的白底和服。

    对那瘦小的身子来说过份宽大的和服却没令其动作有丝毫呆滞,反而当细瘦的手臂或小腿露出时更显得娇小可爱,她精緻如娃娃的脸上双眼中有着黑色的眼白和粉色瞳孔,不时冒出的笑声毫无掩饰地散发不似女孩的淫靡风情,纤细的腿与盈盈可握的脚掌踩着白色的木屐一步步地跟在亚斯身后。

    “这团长这裡看起来没有敌人,我们要?”冒险者看着没有任何敌人的大厅紧张询问。

    “这没敌人是好事总之先搜,别放过任何值钱的玩意!最重要的是食物和水!”菈菈心想不管有没有机会出去,总之先搜刮值钱的宝物,如果侥倖逃生出去那冒险团不就发财了?

    当冒险者将贪婪的目光都聚集到王座上想着如何撬下那些珠宝时,亚斯悄悄的从没人注意到的通道裡走了出来,脸上笑容灿烂的朝众人发出声问候。

    “哎呀呀!各位大哥大姊可别把我这给搬光了,咱这点小家底给禁不起你们的摧残呀呵呵”

    “嗨大家~好久不见了!吃饱饭没?”

    “是谁!!”菈菈听到有陌生人的声音立刻进入战斗的状态,身体迅速转向声音的来源方向,当看清是谁在说话后惊呼了一声。

    “你是那旅馆的老闆!!”菈菈与其队员们立刻认出了眼前突然出现的人,那不就是这几天住宿的旅店那整天呆在柜檯的老闆吗?

    “这是魔物的诡计大家不要上当,领主级的魔物原本就拥有一定程度的智慧,依照之前练习过的队伍配置站好!”

    菈菈压根就不信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旅馆老闆,他早在住宿时就暗暗观察过了,那个肥胖的男人体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魔力存在,举手投足间也不像是锻鍊过的战士,只是个很普通很平凡的男人而已,眼前这人八成是由魔物变形而成,又或者是个幻术陷阱,但不管是哪个答桉杀掉就对了。

    “炎斩!!”

    菈菈瞬间抽出腰间的剑刃,随着刀身从剑鞘中冒出一串火光,一道凌厉的火花随着斩击朝向亚斯噼了过去,她原只想先下手为强也没想过这微弱的火花能造成多少伤害,却没想这记斩击轻易的将男人的整个上半身横切成了两段。

    亚斯的上半身整个掉落到了地上,原以为会听见声凄厉的惨叫,但躺在地上的亚斯头颅却丝毫不在意的看着攻击自己的女人,菈菈恐惧的看着男人的尸体,被砍成两截的身体断面没有喷出任何鲜血和脂肪,有的只是不停蠕动的蓝色果冻。

    “没有用的~没有用的哈哈,在这的我只不过是史莱姆拟态出来的替身而已,老子正呆在旅馆内翘着脚喝着小酒,听你们留在镇上的小兄弟们吹牛打屁呢呵呵呵!”

    随着亚斯的笑声切面处的果冻中鑽出数十条触手,彼此相互拉扯融合,没几秒亚斯就回覆成原来的模样,连被破坏的衣服都完整无缺的重现。

    “不要那么急麻~先坐下来吃顿饭吧~还是妳们想跟我养的乖狗狗们玩呢?呵呵呵”亚斯笑看冒险者们摆出阵型就要冲上来杀自己,说完后拍了拍手。

    随着清脆的掌声房中的阴影处浮出了许多影子,一头头凶残的黑色狼人从地板上或天花板的影子裡爬了出来,数十头黑漆漆的强壮狼人流着口水用猩红色的眼睛贪婪的盯着细皮嫩肉的猎物们。

    “还有这地下城真正的领主呦!这造型我可是亲自操刀设计了很久呢,是不是超可爱的!对不对!?对不对!?”

    说罢可爱的小萝莉也从亚斯身后站了出来,对着目瞪口呆的冒险者们发出一阵铃铛般清脆的笑声,全身散发出一种与可爱的外型不相称的阴冷潮湿、烂和朽坏的氛围,和服的袖口缓缓爬出数十条暗绿色的树根扎进地面中,她就这么看着菈菈等人笑,那笑的她们心底是一阵发凉“叶玩吗?”叶小萝莉用天真的眼神看着她们,似乎像个孩子真心想要玩耍一样。

    当小萝莉出现的一瞬间菈菈和苏菲就明确知道战力的差距,眼前这可爱的小女娃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再加上周遭上爬下窜的狼人她们根本一点胜算也没有。

    “叶,这群姐姐要先和爸爸吃饭谈事情,当然她们想要先和妳跟狗狗们玩耍也是可以的啦”亚斯温柔的抚摸小萝莉的脑袋语气中满是宠溺,银色的髮丝从他指缝间流过如银河一般。

    叶伤心的低下头伤心的说“呜可是人家好想跟姐姐们玩游戏之前狗狗叼回来的玩具都坏掉了”

    “乖乖,晚点在陪妳玩豁呵呵,抱歉呀各位,她才出生没多久,小孩子嘛就是有点贪玩,常常把玩具弄坏真伤脑筋不是吗?”亚斯语气有些自责的跟菈菈她们道了个歉。

    最终在自知不敌的情势下菈菈她们答应了亚斯的邀请,胆战心惊的在餐桌旁坐了下来,叶则坐在上座笑呵呵的看着她们,似乎眼前的真是尊贵的客人而他们则是好客热情的主人。

    “你真的是那个老闆?”菈菈坐在桌子的右侧狐疑地询问。

    亚斯不置可否的说“没错呀,骗妳们的话我有什么好处?”

    菈菈依旧不信的加以测试说“如果真的是,那我们第一天到旅馆时,我和你说了什么?”

    “我想想啊!妳当初想用那身体勾搭我这刚结婚的幸福男人来减房租,可惜在老子对爱情与婚姻的忠贞面前没让妳得逞的呵呵”亚斯说完夸张的抱住自己一副誓死不从的忠贞模样,看的菈菈那是一个憋屈又无法反驳。

    “爸爸什么是用身体勾搭呀?像这样用树根勾起来吗?”叶天真的将两手举高,用树根缠绕住张空椅子在头顶旋转。

    “小孩子不要学那些有的没的玩意!乖乖把桌子放回去”叶的举动有些不高兴的斥责。

    “喔”

    听着亚斯皱眉的训了训小萝莉,但菈菈怎听这话都不是滋味,感觉在拐着弯骂自己呀。

    “你到底是啥玩意!这裡不是地下城吗?那小鬼一看就是魔物,那你这父亲又是啥鬼东西?”

    苏菲看场面气氛越来越怪,握紧桌上的叉子直指亚斯,其馀团员们也十分好奇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类?魔物?

    “没错你不要想转移话题,你到底为什么能操控地下城!?还有跟我们分开的其他人呢?”

    “呦?总算想到其他队员了呀呵呵,放心吧等会就能看见了,他们可比妳早来了不少呢先吃饭吧不然精心准备的料理可要凉了”

    亚斯嘲讽的说完摇了摇桌上放着的铃铛,顿时不知从哪走出了几十位婀娜多姿的美女,几近赤裸的只用树叶与藤蔓编织成的服装勉强遮掩住私密部位而已,她们的身材都纤细无比肌肤却苍白中带有丝青色,手上都端着盘热腾腾的菜餚放到餐桌上,随后便站到了每人身后笑吟吟的不发一语。

    众人谨慎的拿起刀叉搅动盘中的料理,形状大小不一的黄褐色肉块与切的细碎的肠子等内脏混在一起,上头还洒了细碎的香料增添色泽与去除腥味,料理看起来很美味也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动人胃口,但这毕竟是魔物们端出来的,冒险者们依然深怕会被下毒或是吃进什么奇怪的东西。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几天都只吃着乾粮支撑的冒险者们,在闻到与看到热呼呼的料理时肚子不争气地发出了哀鸣,而苏菲更是其中特别忍受不了肚子饿得,拿起叉子就想开吃也不管会不会有问题却被菈菈立马阻拦下来。

    “大家儘管开动吧,不用担心老子会在饭菜裡下毒,真要杀妳们可不用那么费劲呵,有啥事吃完再谈吧!对了要来点果汁吗?”

    侍女们便纷纷为每人倒了一杯黄色的果汁,远远就能闻到杯中那甜腻的香气,亚斯也不再理他们自顾自叉起肉块吃了起来,叶原想用树根捲起肉塞入嘴中,但看到大家都使用刀叉后也好奇地尝试使用,但却怎样都握不好插不起来使那可爱的小脸皱起了眉头。

    “好吧大家饿了就快吃吧,大不了就是被毒死而已但可不能让人看轻我们”

    菈菈看亚斯开吃后,长吸口气对着自己的团员们说,同时带头插起了一块内脏吃下并大口喝下果汁,其馀人见状也纷纷动起了叉子。

    餐点出乎意料的美味,菈菈边吃边谨慎防备着可能的袭击,其馀人虽然也吃的很勤但也多少保有防范意识,只有苏菲吃完一盘又要了一盘狼吞虎嚥的十分恐怖,没多久桌上就迭起了高高一迭餐盘。

    当全部人终于都吃饱后菈菈举起杯子轻啜了口饮料,对着亚斯提起之前没说完的话题“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还有我其他手下在哪裡?”

    “呜恩我就只是个旅馆老闆呀呵呵”亚斯想了下依然还是笑笑的说。

    “我可没听过有哪家的旅馆老闆能控制一整座地下城!不!我甚至没听过有人能控制地下城的,你”

    “啊啊!一切都说的通了没错!你来这的时间还有这座城堡出现的时间都那么接近没错你到底想做什么!?”菈菈边说边想起自己当初在镇上从各处蒐集来的资料,仔细回想便联想到亚斯身上的怪异。

    “妳有调查过我呀?啧啧看来镇上剩馀的人还是要处理一下,至于我想做什么?我想想看首先娶个老婆然后生几个女儿玩,然后养几隻美丽的母狗!看着她们光着身子跪在地上呻吟翘起屁股恳求我宠幸的美丽母狗将那些女人的自尊击碎变成只想着肉棒的雌兽!!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斯双眼放光的描绘着梦想,随后语气越来越兴奋手激烈的抽搐着,那热情和激动的语气还有火辣辣扫视的目光让在场的女人们浑身不舒服露出嫌恶的表情,话裡的内容也使她们感到噁心。

    “你根本是个变态疯子!无法相信操控魔物杀了那么多人就为了女人!你干麻不去妓院就好!”

    听到亚斯的表白菈菈完全不可置信,他拥有的控制魔物的能力就足以让任何王国不惜代价拉拢,甚至自己也能自立门户打下一个国家,结果他只是为了玩女人而已!?

    “傻子!上妓院这种低劣的种族才有的肤浅想法,老子真要啥漂亮自慰套自己造就好了哈哈哈!叶多么可爱,这皮肤是多么地滑嫩这身体是多么柔软!”

    叶抱在怀裡,撕开她身上的和服与下方黑丝,大手在她娇小的乳房上爱抚着搓揉,接着撕开裤袜将女孩的小缝用食指与拇指撑开给菈菈她们瞧,态度突然转变与刚刚好父亲的形象完全相反。

    “瞧这稚嫩的小穴插进去保证比妳们身上被用烂的二手货还爽一百倍,这可是路径曲折紧密的名器,但这货充其量就是个没有灵魂的充气娃娃!人格和知识都是系统样板输入进去的傀儡哈哈”

    叶的小穴内一阵搅动,女孩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在男人的怀中扭着屁股期望从父亲的手指上获得更多的快感,脸上浮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淫荡神情,像个小荡妇一样发骚求欢。

    冒险者中的几个男人着呼吸就急促了起来,压抑了几天的慾望开始萌芽,从任务开始他们已经好几天没碰过女人了,如果身边没女人的话自己用手解决也就算了,但偏偏队伍中女人佔了多数却还只能看不能碰这更让他们心痒难耐,冒险者的女人可没城裡那些小妞那么麻烦,大多是大剌剌的就算走光了也不会太在意的类型。

    菈菈和手下的女冒险者听见小萝莉那幽深缠绵的哀怨呻吟也浑身不对劲起来,那个想要又得不到的声音搔弄着她们的五脏六腑,有些还想到亚斯刚说过的话警戒着把手中武器握的更紧,随时有着要逃跑的准备。

    “你真是出乎我意料的大淫魔!就算是魔物但对那么小的孩子竟也能下的去手,比我见过最龌龊的贵族还要下流!比最没知识道德的贱民还要粗俗”叶的举动愤怒的大骂,似乎这触犯到了她什么禁忌又或者往事。

    “老娘管你怎样玩女人!快说我们的队员在哪裡!?”苏菲站起身举起巨斧大声吼道。

    “嘎!?我只是想表示这货也就是这种东西,没有主见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独立的灵魂!!无聊非常无聊”叶给扔到一旁,小萝莉红着脸衣衫不整的在地上喘息着,手指贪婪无厌的搓揉着自己的小豆子寻找快乐。

    “至于你们的队员又或者说手下不已经都在这了吗?还是说换个模样就认舞不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都没有少呀!”

    听到这话菈菈和几个脑筋较好地冒险者看向四周那些游荡的狼人,想从那毛茸茸的脸上找出一丝熟悉的特徵。

    亚斯看着他们左顾右盼狂笑的站起身离开座位,伸出右手食指从最右边慢慢划到最左边,菈菈苏菲男冒险者女冒险者最后手指停留在了餐桌上空荡荡的餐盘“一个都没少~整整齐齐的大家永远在一起了呦!!”

    “呕呕呕呕!!!你竟敢呕呕呕”

    “这是骗人的!!不可能!!耶啊啊啊!”

    “啥意思!?老娘没看到那几个小崽子呀!菈菈他在说啥?”

    看着亚斯指向桌上他们吃剩的食物,大部分的人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连忙纷纷用手指深入喉咙内想将吃下的肉块和内脏都催吐出来,菈菈一脸铁青的瞪着面前狂笑不已的亚斯,她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噁心的气场,为什么当初在旅店时自己没发觉,还是眼前的人其实不是那个旅馆老闆呢?

    “就是这个!就是这模样!老子就是想看妳们这表情哈哈哈哈哈!!好吃吗?味道不错吧!朝夕相处的同伴们味道如何呀!?”看着冒险者们噁心厌恶的神情和动作亚斯兴奋的捧腹大笑。

    “那些料理那些肉就是走掉和走失的人!!苏菲!!”

    “哈啊?这是六仔他们我我还吃了那么多我”等苏菲终于搞懂菈菈的意思后也愣住了,看着身边迭着老高的餐盘手止不住的颤抖。

    “老娘噼了你!!!”

    怒不可遏的苏菲瞬间拔出背后的巨斧,两隻眼睛被血丝浸染成猩红色,浑身的肌肉在愤怒的驱使下暴涨了一圈,几公尺的距离被她一跃而过,斧刃狠狠的砍进狂笑男人的头颅,亚斯整个人被噼成了左右两半,但是依然还站在那狂笑着没受到影响,眼神中满是嘲讽的看着冒险者们说。

    “没用的我说过我本体还在旅馆内,妳们知道我正在做啥吗?老子正在跟那些傻大个喝酒聊天听他们泡女人被甩的屁话哈哈哈!”

    随着苏菲发起攻击,那些原本还在外围游荡的狼人们纷纷围了上来,流着口水磨牙等待着命令,只要一声令下牠们就会冲上前去将这些鲜嫩的肉块给吞到肚子内,叶也从地上站起穿回了衣服,神情鄙夷的看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

    “好啦妳们的表演我很满意不过也该谢幕了!不然再拖下去又要耽搁到我调教老婆的时间,我家那骚货最近胃口可是越来越大了,老子都快吃不消了呵呵”

    “你想要做什么!?”菈菈听这话感觉不妙,似乎眼前的男人真准备要做些什么了。

    “我想做什么?首先为各位介绍今晚的主厨~鲁老爹~和他的徒弟鲁大~两人可都是我们的大厨呢!”

    亚斯愉悦的从身上挖出两团蓝色肉块扔到地上,那蓝色的果冻在地上滚了下迅速的膨胀起来,没一会就变成了一老一少的两人。

    “嘿嘿老爹的拿手菜好吃吗?多亏了老闆不然这年头好些的食材可是很难到手的,城裡养的都太肥外面野外的又都太瘦呵呵像今天这几隻锻鍊过的筋肉吃起来有嚼劲吧?”

    “晚餐很美味,不块是她那边的二把手,老爹这料理手艺还真是一绝呀!真希望未来还能继续品嚐到这些料理”面对老爹的菜亚斯毫不客气的发出讚赏。

    果冻变成的鲁老爹看着桌上的空盘满意地点了点头,身为一位厨子自己煮出的菜被人吃的乾乾淨淨可是最大的讚美,枯瘦的脸上缓缓挤出了一个灿烂恐怖的微笑。

    “没关係鲁大会留下,我回去前会手把手将这门手艺传给他,谁叫鲁大是我的大徒弟呢呵呵”鲁老爹欣慰的拍拍身旁年轻人的肩膀,但不知为何鲁大的脸色十分苍白,整个人很不舒服的模样。

    “唉可惜今天的材料都是粗汉子如果是细皮嫩肉的女人那滋味会更上一层,那香气那入口即化的口感可是人间美味呀!”鲁老爹回想今天所用的食材感到稍微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好厨师也需要好的材料呀。

    “对了老闆这几隻能给我吗?鲁大还不熟练习惯如何处理这种食材,必须多多练习”鲁老爹指了指队伍中那些男人们向亚斯询问。

    亚斯大方的挥挥手说“当然可以~反正我对男人没兴趣,要几隻就都拿去吧”

    “那就多谢老闆了,鲁大去将他们都打昏带走吧,记住下手别太重,如果死了就不好排血而血没排乾淨的话肉可就不好吃啦!”

    听两个厨师自顾自的对话,菈菈的队伍士气越来越低,她看这情形不妙连忙大声的吼道“不要慌!吃都吃进去就不要想那么多,如果我们死了也会变成牠们的食物!妳们愿意被吃嘛!”

    “不愿意!!!”“不要!!”“鬼才愿意呢!”

    “所以大家上!!死战不退!!”菈菈一吼掏出双剑决定死战到底!“呃呃有话好好说吗,别没事就舞刀舞枪的,乖乖女儿去将她们那些玩具都收起来”

    房间四处的缝隙中窜出许多细小的枝枒随后迅速成长,在菈菈等人来不及反应过来时便缠上了所有人的武器,刀子长剑、弓箭、斧头甚至药剂瓶都被捲走,冒险者们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武器。

    “不要紧张~反正妳们原本就打不赢老子,握着这些玩具有啥屁用呀?哈哈”

    亚斯看着失去武器的冒险者们缓缓地说出十分瞧不起他们的话,并同时掏出了他那有魔力的打火机,当幽蓝的火再度被点燃时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凝视那美丽摇盪的火炎。

    “睡吧忘记忧愁忘记仇恨沉入梦乡寻找快乐睡吧在梦中倾吐所有鬱闷诉说所怨之人诉说不平之事将一切都告诉我”

    “什么鬼!你呃不”

    “睡吧~好好休息进入梦乡~睡吧~进入那毫无危险毫无威胁的梦境~心想之事倾泻而出~心烦之事无所隐藏”

    听见亚斯用诡异语气说的话菈菈心底感到不妙,但还没等她说完就感觉脑筋一片空白,强烈的睡意如浪潮一波波涌了上来,强撑着回头看发现其他人也都一样,每个人都用手扶着头眼神呆滞,眼皮慢慢的滑下,最后终于支撑不住都倒了下去。

    亚斯见全部人全都昏倒后收起了打火机,并命令手下的狼人们将女人们抬去别的地方,至于那些男人则被鲁老爹和鲁大给拖走不知去哪。

    他走回玻璃牆后的小房间,只见被捆在椅上的人正张着佈满血丝的双眼怒瞪着自己,但亚斯没丝毫介意的走了过去并将塞在他嘴中的破布给挖了出来。

    “你竟然杀了他们!我的伙伴那些年轻的小伙子魔鬼!!喔神哪快降临将这个吃人的恶魔杀了呜神哪”

    绑在椅子上的人张嘴就破口大骂,原来他竟是巨人之斧的夫鲁,在探索中与菈菈她们分开后没走多久便被跟踪的狼人击晕后绑到了这,并亲眼看着厨师将抓来的人分尸肢解后做成料理,接着其他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口口将同伴吃掉“神?哈哈哈哈哈哈那个用阴道传教的婊子?还是比起胜利更喜欢舔肉棒的圣女?人类呀人类就是喜欢将人神格化,然后再相信诸神都是正义的纯洁的善良的!”

    听见夫鲁诅咒自己的话,亚斯露出一副扭曲的微笑鄙夷的说出让其无法理解的话,随后走上前亲切地搂住夫鲁的肩膀,如好兄弟一样脸贴脸对他好声说道。

    “饿了吧?来吃碗美食吧!好心的我这次叫了两位年轻的树妖美人来陪你呦~那柳叶般地腰身和随风摇曳的长髮可是不多见的呀!你要知道这附近的树都五大三粗的,那么标志的货可不多哈哈哈”

    说完话两名性感的树妖侍女走了进来,脸上略带病容的微笑端了盘热腾腾的料理,温柔的轻轻叉起块肠子如侍奉丈夫般送往夫鲁的嘴中,另一名美人则蹲下身来轻巧的解开男人的裤腰带,双手捧出男人那乌黑发臭的阴茎伸舌舔弄。

    “呦!你的小家伙还蛮大的嘛,好好享受吧老子要去处理别的事了”亚斯瞥了一眼夫鲁的裤裆中露出的宝贝长吁一声,告辞后就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两女一男在这。

    “不我不要!走开!呜哦哦哦走开我宁愿饿死也不会吃半块肉!不不不!!哦哦哦”

    夫鲁咬紧牙关挣扎着不愿吃下任何一块东西,他已经如此坚持了许多天,除了水以外都没有进食因此整个人都消瘦了许多,但今天除了香气四溢的料理诱惑着他飢肠辘辘的肚子外,又多了两位美人的照顾,她们柔弱的就彷彿自己轻轻一踢就会飞出去,虽然知道这些女人都是魔物,但只要她们用那双略带忧愁的眼神凝视着自己就怎样也下不了手。

    “吃吧您太瘦了”喂食的侍女用担忧的语气说着,并将叉子又送到夫鲁嘴前。

    “痾啊啊!不啊啊!”

    夫鲁依然咬紧牙根不肯鬆动,但身下的侍女却突然将男人那积攒数日未曾发洩的肉棍给吞进自己嘴中,用舌头轻轻地舔弄那龟头,细长的手指如吹笛般在肉棍上不停轻点着。

    正值壮年的夫鲁从出任务到镇上再到探索城堡这期间一直都在忍耐,不只没找女人也没用手自我安慰,因为他相信这样的戒欲能带来好运,而导致此时正处于极其敏感的状态,但现在侍女的舌头如树根般整根缠绕住他的阴茎滑动,人类女人完全无法做到的技巧从未体会过的快感,他只觉得彷彿有无数条蚯蚓女人的嘴中爬行,那刺激那酸爽让其腰部难受的扭动。

    侍女邪魅一笑一寸寸的吞进夫鲁的阴茎,似乎那塞进嘴中的肉棍完全无法给她带来困扰,当几十公分的肉棍最后都进入女人喉咙中时,她的嘴唇正贴着肉棍的根部埋在茂盛的阴毛中,但侍女却没任何厌恶双眼眯成两缕弯月魅笑看着男人。

    “你厌恶我们吗?”

    持叉侍女看着夫鲁依旧不肯吃下食物,语气中满是忧伤的将叉上的肠子给含入嘴中,双手搂住夫鲁的脖颈和脸颊,整个几近赤裸的身子靠了上去,小巧的双乳贴上了男人的胸膛,嘟起双唇向着男人的嘴亲了上去。

    当美人贴上身时夫鲁只觉香气扑鼻,不知是香水还是树妖本身的花香,那女人的身体也没树皮般粗糙,如同柔弱的花瓣顺滑好摸有点软而且有温暖的感觉,配合身下树妖那出色的口技正刺激到了点处,止不住的将积攒数日的精液都给喷了出去。

    他射精时恍神了几秒就在这时树妖的蜜唇已经与夫鲁的嘴贴在了一起,那块内脏被舌头捲着送了进去,花与肉的香气混合着涌进口腔中,两条舌头交织在一块夫鲁终于品嚐到抗拒了几日的食物。

    与柔弱的外表不同,侍女的吻十分的激烈与热情,当两人的唇终于分开时还牵起一道晶莹的丝线,她深情凝视着夫鲁而男人也依依不捨的望着树妖,这一刻他忘了她是魔物而刚吃的肉是自己的兄弟。

    咕噜咕噜咕噜肚皮下发出一声声咕噜,数日未有东西进帐的肠胃在那食物落入后终于开始恢复了工作,一阵强烈的飢饿感涌了上来,侍女听见这声音微微一笑暧昧的看着男人的发红的脸,用翠绿色的长指甲从盘中叉起一块肥肉,沾黏的澹红酱汁顺着白指滑落被送到了夫鲁的嘴前。

    此时身下的那位侍女将口中黏稠的白酱吞嚥下后,扶着那肉棍贴到自己脸颊上,伸出细长的舌头如蛇般舔弄着上头鼓动的青筋,眯起眼细看着还犹豫不觉的夫鲁,她的手指暗暗的稍微用力轻捏了一下。

    “呃啊”

    在那柔软的小手中他没有感到多大的痛苦,那些微的刺激配合舌头轻挑的酥麻另夫鲁突然感到一阵快感使之无法控制的轻叫了声,树妖从容不迫的将肉与自己春葱般地手指放入其口内,当嘴含上时男人又品嚐到那肉的鲜甜并贪婪的吮吸着女人的手指,看着夫鲁忘我的含着自己的手指,感觉到那口腔中的嫩肉挤压着的压迫感,那粗糙的舌头不停探求指缝中的酱汁,树妖低下头撇了身下的姊妹一眼,两头魔物彼此会心的一笑。

    第13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