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254)
    2019年11月8日

    第二百五十四章

    白婉茹的眼神并没有我预料中的爱意她并没有爱上我我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

    难道是刘飞升耍了我到了最后一刻他舍不得将白婉茹送给别的男人并没有对白婉茹她使用戒指但我转念一想这应该不可能刘飞升这时候还耍我未免毫无意义。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白婉茹的确受到了戒指的影响只不过她爱上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元洲。

    现在很明显元洲本来就在白婉茹的心中有一份位置因为戒指的缘故白婉茹对他的爱意就更加强烈了。

    我有些头疼我早该察觉到这一点的在我操白婉茹的时候她就一边在我身上呻吟一边说她比当年更爱我了。

    想通这一点我简直要抓狂白婉茹把我错认为元洲的时候我就应该马上纠正这个误会而不应该为了在我玩弄她的时候白婉茹能够更加放纵自己而故意装扮成元洲。

    我居然会犯下如此明显的错误看来那时候我真的是被欲火烧昏了头。

    戒指的作用机理我不了解但很明显戒指并不是让女人爱上她看见的那个男人而是爱上她以为她看见的那个男人。

    这种乌龙大概千年来也就只有我碰到了刚好在戒指起效果的时候这个女人将戒指的宿主错认为了别的男人。

    眼下原本大好的局面被我一时贪心弄得一团糟糕看着白婉茹嘴角浮现的怒气和眼神中闪烁的寒意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在我上完白婉茹后她心中对我是满满的爱意一切都好解释纵使有些怒气也可以慢慢抚平。

    可是现在在她眼中我无疑是个趁人之危的大色魔在她迷糊不清的时候装扮成她的心上人卑鄙无耻的玩弄了她的身体。

    白婉茹直勾勾的注视着我的眼眸冷声说道:“我记得你你是白依山的室友不久前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会让你清楚的知道对于你刚才对我所做的一切你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

    白婉茹言语中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她明显是动了真怒我动了动嘴唇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能够理解白婉茹此时的心情就算是个普通女人发生这种事情都是绝对无法容忍更何况白婉茹是一位位尊崇的女总裁她手腕凌厉做事雷厉风行对待这种事情更是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可是偏偏我根本无法解释难道说刘飞升其实就是你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亲生儿子而且他因为嫉妒自己不是你的儿子结果因爱生恨想要把你毁掉所以把你迷晕送给我让我把你调教成一条母狗。

    可这些真相根本都无法和白婉茹说就算和她说了她同样不会放过我。

    一想到白婉茹离开这里后的严重后果我就焦急万分我的大脑飞速运转试图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可是千头万绪怎么也整理不出一条有用的思路来。

    要不是干脆把白婉茹囚禁起来算了我脑海中突然闹出这么一个可怕的念头。

    没错虽然白婉茹做为云思集团的总裁无论是能力和势力都很厉害如果她和我作对肯定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对手。

    但是在这个偏僻的小房间里她看似咄咄逼人本质不过只是一个羸弱的女人而已。

    凭我现在的实力我有信心只需要一只手就可以轻松制服她。

    只要她无法离开这里自然拿我没有任何办法然后我只要没日没夜的调教她同样可以让她彻底屈服于我把这个拥有完美身材的熟妇尤物变成我的性奴。

    尤其是现在白婉茹依旧一丝不挂看着她那雪白的肌肤乌黑及腰的秀发丰满高耸的乳房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可以说是天生的尤物一想到把她囚禁起来日夜享用我就有些兽血澎湃这个念头就更加不可遏制。

    最重要的是白婉茹现在虽然柳眉倒竖可她的表情越是生气不知道为什么她那张绝色脸庞越是让我心动无比。

    明明白婉茹对我怒目切齿我却偏偏愈发蠢蠢欲动一想到现在白婉茹心中肯定恨不得对我拒之千里我心中对她就有着更加浓浓的征服欲。

    可是我深入一思考还是把这个可笑的念头抛之脑后。

    白婉茹不是普通人她在衡郡市也算举足轻重的人物如今社会仇富的人这么多像她这样有钱又漂亮的贵妇暗里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她在打她的主意如果认为她有这么容易被绑架那就太轻视她了。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白婉茹对自己的安保工作肯定做得很足只要她消失的时间稍微过长马上不知道多少人就会动员起来她的下落一旦被找到到时候我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就在我心急火燎的时候屋外突然响起了掌声一个有如魔鬼般的声音笑着说道:“还真是精彩的一出好戏啊?”

    我有着不明所以刘飞升这家伙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他是什么用意?

    白婉茹脸色也瞬间变了她刚完全清醒过来发觉自己刚才居然不是在做梦而是和儿子的同学发生了关系一下子怒火烧心差点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房子。

    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把她骗到这里来的这个声音非常衰弱的老年人联系她自称知道刘飞升的下落。

    刘飞升是她丈夫好友刘建中的儿子可是这个孩子自幼丧母也是她含辛茹苦的带大。

    虽然她和刘飞升没有母子名义可是却有一份真实的感情在尤其是在刘飞升家破人亡后刘飞升一蹶不振让她尤为担心最近几日都没有了这孩子的下落更是让她坐立不安生怕刘飞升做出什么傻事。

    所以当这个老人告诉她现在刘飞升和他在一起白婉茹也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这个老人对刘飞升非常熟悉甚至有一些只有她和刘飞升共同经历的小事老人都能如数家珍如果不是刘飞升亲口告诉老人老人绝对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清楚所以她也十分信任这个老人就连老人要求她一人前来她也欣然允诺。

    当她暂时放下重伤的亲生儿子白依山孤身一人赶来却没有看到刘飞升当这个老人让她先喝杯水等一下她也没有多心。

    现在回想起来这杯水里面肯定是下了迷药所以自己才会昏迷不醒结果被儿子的同学给玷污了清白的身子如果要追究起来这个老人才是罪魁祸首。

    而且关键在如果这个老人并非善类那么现在刘飞升究竟怎么样了?

    想到这

    一点白婉茹心急如焚脸色巨变马上担心的问道:“你究竟是谁刘飞升究竟在哪里?”

    我在一旁看着心中有些感叹白婉茹可是刘飞升的亲生母亲居然连她都听不出刘飞升的声音了戒指还真是可怕。

    不过也难怪我可以说是一路看着刘飞升的变化每一次再见到他我都会觉得难以想象他几乎是用几天的时间走完了一个人正常几十年的衰老。

    任何人突然见到刘飞升都不会认出他会是一位曾经在风靡清茗学院的校草级帅哥。

    白婉茹也不会例外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老人居然就是她要在寻找的刘飞升。

    刘飞升在外面发出低沉的笑声猖狂而畅意白婉茹刚才被我疯狂操弄似乎让他的心情都变得愉悦起来。

    他笑着说道:“我是谁?我是来自狱的魔鬼哈哈白婉茹你们白家害的刘家家破人亡刘飞升现在这么惨全部都是你们害的我只不过替他收点利息而已。

    ”

    白婉茹压抑着怒火尽量平静的说道:“刘家的破产不过是正常的商业竞争而已我已经尽我所能来帮助刘飞升的爸爸刘建中的自杀也是他自选的事实上他当时除了自杀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

    你把刘飞升叫出来我能够理解他现在的心情让我和他面对面解释一定可以消除他心中的怨气。

    ”

    刘飞升呵呵的冷笑几声说道:“消除他心中的怨气吗?已经不必了因为已经太迟了。

    ”

    白婉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恐惧大声的追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飞升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说太迟了?”

    面对白婉茹的三连问刘飞升幽幽的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你猜的没错刘飞升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他把生命交给我临死前的愿望就是要我来报复你。

    ”

    我沉默不语我难以揣测当一个人对着他最爱的人亲口说自己已经死了究竟是什么心情。

    刘飞升很快摆脱了瞬间的失落又发出得意的笑声说道:“不过白婉茹你还真是贱货呢我把你和陈晓一起骗过来只不过随便下了点药你居然就和你儿子的同学做爱了听听你刚才那些淫荡的叫声还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婊子我要是年轻个几十岁说不定就进来和陈晓一起操你了让你这个骚货也知道我肉棒的厉害哈哈。

    ”

    刘飞升这番话倒是让我有意外之喜他这是要把所有事情揽下来让我置身事外啊。

    白婉茹脸色苍白她捂住胸口强忍着那刻骨铭心的疼痛全身颤抖不已眼角湿润喊道:“不可能就算刘飞升要报复白家那他报复我就可以了他和白依山情同手足为什么他要对白依山也下手把白依山也害的这么惨。

    ”

    外面的刘飞升也错愕了一下他一直躲在这个小房子和外面几乎是与世隔绝还不知道白毛出了车祸他虽然也恨白毛却只是恨白毛那么花心恨他有那么女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伤害白毛。

    他惊愕的问道:“白……白依山他怎么了?”

    白婉茹有些意外她听这个老人说要报复白家理所当然的认为白毛今早出的车祸也是这个老人一手炮制可是听这个老人的语气似乎不是他所为。

    白婉茹问道:“你不知道吗?难道不是你干的吗?白依山出车祸了这一辈子都是植物人了。

    ”

    刘飞升发出及其震惊的声音:“你说什么?”

    外面传来跌倒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刘飞升踉跄着爬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