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清茗学院 > 清茗学院(219)
    二百一十九章2019-7-9说实话,我惹上的麻烦实在不少,每一件都非常的棘手,除了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刘飞升,我还招惹了王公子上官宇这两位大少爷,而且四大家族中两位继承人,秦泽和齐鹤梅在未来会成为我的对手。

    只是不清楚安莫染知道多少我的秘密,但她的表情如此凝重,甚至用前所未有来形容,想必安知水身上的这个麻烦都不会太轻松。

    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安知水的爸爸私底下与日本人碰面。毕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先是差点害的安知水被三个小流氓轮奸,然后又直接导致了李路悠和安知水分手,从而间接导致了安知水沦陷在我手里,连母狗协议都不知羞耻的念出来了。

    我看了一眼安知水,她的神情有些紧张,想必也在猜测是不是和她爸爸的事情有关。

    我握住安莫染那有着惊人弹性的酥胸把玩着,故作轻松的问道:“什么麻烦,你说来听听。”

    安莫染感受到我不断在她胸部作祟的手,黛眉微皱,说道:“有一件关于安知水爸爸安东阳的事情,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我沉思一下,说道:“你是指安东阳和日本人接触的事情?”

    安莫染显得有些意外,嘴角微微翘起,说道:“这件事情应该还是个秘密,知道的人很少,按理说安知水也不应该知道。当然她知道了也不算太奇怪,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告诉你,看来她是非常信任你了。”

    安莫染顿了顿,问道:“那么你知道,和安东阳碰面的人究竟是谁吗?”

    当时我虽然猜出了和安知水爸爸接触的是日本人,可是安知水却怎么都不肯透露对方的身份,只说如果那个人的身份有一点点泄漏,都足以让她爸爸万劫不复。

    我老实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但想必这个人在日本的地位不会太低。”

    安莫染轻笑了一下,说道:“看来安知水还没有完全信任你,不过也应该如此,因为那个人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就连我得知他万里迢迢跑来见安东阳的时候,都不知道惊讶成什么样子了。”

    我忍不住问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安莫染嘴角勾起一个笑意,带点促狭的说道:“那个人就是……”

    “不要……”安知水突然大叫一声,失去冷静的说道:“不能说出来。”

    。

    安莫染停了下来,带着点遗憾说道:“不好意思,既然知水不让我说出来,那么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我转头凝视着一脸慌乱的安知水,她样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事关她的父亲,做为女儿,她又怎么可能不紧张,这世上每多一个人知晓,对她的爸爸而言,就多了一分风险。

    我在安知水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柔声说道:“没事的,水水,你放心吧,无论有多大的麻烦,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的。”

    安知水点了一下头,快速擦干眼角的泪水,勉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依偎在了我的怀抱中。

    我简短的说道:“说吧。”

    安莫染的目光变得深沉,说道:“那个人叫安倍光济,想必你也没听说过,毕竟这个名字,这世上大部分人都不会知晓,但他却是日本最至高无上的人,在日本,他也被称为天上皇,也就是说,就连日本所谓的天皇,都不过是他的傀儡。”

    当安莫染说到这里,我明显感觉到安知水的身体都变得僵硬许多,我轻轻握住她的小手,示意她放宽心。

    我问道:“那这么说,这个安倍光济,他就是日本最有权势的人了?”

    安莫染的眼睛微微眯起,注视着远方,说道:“岂止是最有权势,不同于日本彼岸四大家族的势均力敌,安倍光济在日本,就是唯一的神,没有任何人可以违抗的他的意志,就连八十年前那场侵华战争,都是他一手挑起的,如果不是最终失败了,他现在已经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神了。”

    我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个麻烦还真是超级大,。

    我原本以为,和安知水爸爸碰面的人,应该是日本的右翼好战分子,可能是一位政客,可没想到,居然是一位如此权势滔天的大人物。

    虽然安知水的爸爸安东阳浮沉商海几十年,是富豪榜上的常客,也算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可是我也明白,像这种摆在明面被大众们所熟知的富豪,相比起那些隐藏在黑暗中,深不见底的权柄人物来说,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安东阳的财富,对于普通人而言,自然遥不可及,可是如果真的斗起来,我估计连赵清诗的爸爸,身为衡郡市市长赵石都不可能敌过,更不用说还在赵石之上的游文思和楚云飞。

    至于普通人根本无法知晓的四大家族,已经是用俯视的姿势在注视着安东阳这样的世俗商人,就如同我注视着地上的一只弱不禁风的虫子。

    。

    我感叹道:“实在让我吃惊,这样的人物,居然会跑来和安东阳偷偷碰面,也难怪水水会如此紧张,只要消息传出去,恐怕安东阳会立马被查个底朝天,就算安东阳没有做汉奸,上面的态度,也会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吧。”

    “不会的,我爸爸不会做汉奸的,他不会做出卖国家的事情。”安知水失态的大声说道,眼眸中流露出深沉的恐惧,搂着我的脖子呜咽起来。

    我轻轻拍着安知水的肩膀,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安倍光济这位日本的神祇找到安东阳,总不可能只是为了和安东阳做点生意吧,他所图一定非常巨大,说不定就是为第二次侵华战争做准备。

    我尽量神情不变,柔声说道:“水水,没事的,既然安倍光济八十年前就是日本的天上皇,这么算起来,他现在起码也有一百一十岁左右了吧,他就是想趁着死之前再做点什么,弥补一下当年失败的遗憾。他马上就要死了,只要等他一死,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我嘴上这么说着,却连自己都骗不过,安东阳对我这种普通人而言,是了不起的大富豪,可在安倍光济这种神祇人物眼里,不过就是芸芸众生的一员,他大老远跑过来,必然有着周密的计划,每一步都有其用意。

    安知水抬起可怜兮兮的小脸,泪眼朦胧的看着我,颤抖着声音问道:“真的吗?他真的快死了吗?”

    我看着泪眼婆娑的安知水,正想继续安慰她。安莫染却笑了笑,说道:“别做梦了,你判断他起码有一百一十岁,可事实上,根本没有人知道安倍光济今年多少岁,这位神究竟活了多久,没有人知道。就连很多百岁老人,在有记忆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日本的主宰。”

    安莫染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恐惧,继续说道:“所以,这个人非但不会很快死,而且还会继续活着,一直活很久,甚至可能会长生不死。”

    我的身体一震,又是长生不死。

    对于这世上最有权势的一些人而言,他们已经拥有了这世上的一切,这时候,他们唯一的追求,就是如何延长他们本该逝去的生命,而长生不死,也就成为了他们最深刻的渴望。

    眼看安知水又要呜呜哭起来了,安莫染的语气柔和许多,缓慢的说道:“不过知水有一点你不用担心,你爸爸不是汉奸,安倍光济找他,也不是需要他来做汉奸的。”

    安知水抬起精致的下巴,望着安莫染,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莫染,你知道他找我爸爸究竟有什么事情吗?”

    安莫染却调侃着说道:“知水你刚才不是说,不让我对你的事情说三道四吗?”

    安知水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用求救的眼神望着我。

    我将手伸到安莫染的屁股下,捏了一把她那挺翘和臀肉,说道:“莫染你就别卖起关子了,你没看水水都急成这样子了,你知道的话,你就说出来吧。”

    安莫染嘴角浮现一抹调皮的笑意,说道:“知水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告诉你。”

    安知水看着被誉为冰山校花的安莫染,居然破天荒露出的俏皮神情,有些惊愕,但她马上回过神来,立马拉着安莫染的手,像妹妹对姐姐撒娇一样说道:“好姐姐,妹妹求你了,你就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吧。”

    听到安知水叫安莫染姐姐,我心头也一阵火热,也不知道安莫染是不是为了满足我的恶趣味,但不管怎么样,这两位绝色美女如果真的以后以姐妹相称,那我玩弄起她们来,也自然就会更加畅快。

    安莫染一脸肃穆,慎重的说道:“其实安倍光济的真正目的,除了为了找你爸爸,更加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找你。”

    “找我?”安知水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问道。

    “没错。”安莫染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说道:“因为知水,你和你爸爸,是安倍光济仅存的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