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921、风云诡秘
    蓝盈盈看着李牧,心中也不由得浮现敬仰崇拜之情。

    那样嚣张霸道的话,她从未从任何一个人的口中听说过,哪怕是五大神宗的掌控者,哪怕是她的父亲,高高在上有奇志的东方教之主,在这样的一个男人面前,仿佛是逊色了一些风华。

    而偏偏,这样的话,在这个男子的口中说出来,如此理所当然,风云大陆二十多个顶级宗门,两千多强者,气势汹汹而来,被他几句话,就吓得落荒而逃。

    这是何等的绝世风采。

    纵观整个风云大陆,好像还未出现过如此人物吧?

    怪不得小甲哥,这么崇拜他的师父。

    小甲哥的师父,真的是一位绝世奇人呢。

    这时,李牧的目光看过来,道:“你们二人的感情私事,不不会多过问,走到哪一步,是你们自己的造化,但如果有朝一日,你真的愿意交给小甲,那我便亲自上门提亲,如何?”

    “多谢李大侠。”蓝盈盈红着脸致谢。

    李牧和陆川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场风雨,化作无形。

    随后,沈甲带着蓝盈盈,去天道宗医馆疗伤。

    李牧和陆川两个人,则单独到了掌门议事大殿中。

    “师弟,今日之事,莫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引导舆情,将祸水引到天道上来?”陆川心中一直琢磨着之前李牧对天绝师太等人说的话。

    李牧道:“大陆上平静的太久了,有些情况,不太正常,一些我要调查的事情和人,竟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是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你觉得,谁能能量,能过做到这样的事情?”

    “能够蒙蔽师弟你的调查,这个世界上,只有五大神宗,才能做到。”陆川很肯定地道。

    李牧摇头:“单单是五大神宗也不行,还得有人在背后帮助他们……呵呵,隐藏的很深啊,不过,十年时间,他们终于坐不住了,开始有动作了,这一次看似是针对小甲,但实际上,却是一次很隐蔽的试探。”

    陆川神色凝重地道:“这就是江湖,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高明,见不得别人比他厉害,见不得别人比他精深,尤其是那些本就已经站在高处的人,更是缺少容人之量。”

    “利益决定屁股而已。”李牧道:“当初的东方教,不也是这样吗,一旦有超出他们控制的人或者势力出现,他们都会撕去伪善的面孔,不遗余力地打压,正还是邪,不过是他们随口一定而已。”

    陆川突然想起了什么,道:“那……聂人龙?”

    李牧道:“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吧。”

    过去十年,聂人龙不止一次地找李牧讲武切磋,极为热情豪迈,李牧对于此人,也是一直都多有指点,在陆川看来,两人算是相交莫逆了,更别说只有两个人知道,李牧对聂人龙,有救命之恩。

    “师弟,就算是五大神宗齐齐杀上门,天道宗的所有弟子,包括我在内,也会站在你身后,绝对不退缩动摇半分。”陆川用最认真的神色表态。

    李牧笑了笑,道:“放心,这天踏不下来,何况,我这十年也不是一直都在闷头睡觉,呵呵,人这一辈子,谁还交不了几个肝胆相照的朋友啊。”

    看到李牧这样意气风发的模样,陆顺的心中,突然就前所未有地安定。

    “对了,师叔他还没有下落吗?”陆川又问道。

    李牧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的心病。

    自从他来到了这个大陆,李致远的执念之中,有几项,他都已经完成,比如将天道宗发扬光大,比如为掌门和师兄弟们报仇,比如与东方青红之间的感情恩怨此女后来返回宗门,闭关修炼,不问江湖事了。

    但唯有李致远的师父,却是一直都下落不明,哪怕是李牧亲自寻找,找到的一些端倪线索,最后都断了,竟是找不到丝毫的踪迹。

    “一切按照之前我们商议的行事即可。”李牧道:“既然他们按耐不住性子了,那我们就以逸待劳就好了。”

    陆川点点头。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李牧描绘出的画卷,也不由得有些激动。

    ……

    ……

    天道宗前,一语喝退两千人。

    这则关于李致远的消息,宛如一颗深水炸弹,一下子,炸的这大陆的江湖起了波澜。

    任何关于李致远的消息,都格外能够引人注意,何况这一次,又是如此爆炸性的消息。

    就在人人侧目时,更为深层内幕和劲爆的消息传出

    “我就是风云大陆的天,这世间的正邪,我说了算。”

    李致远站在天道宗门门口所说的话,亦是被疯狂地传播开来。

    如一道惊雷,震的很多人心神狂跳。

    这也太嚣张了吧?

    一言定正邪之分,这是五大神宗才能做到的事情啊,李致远一个人就敢放这种话,莫非他以为自己一己之力,就超越了整个五大神宗吗?

    “昔年东方教乃是被构陷,并不是魔教。”

    “五大神宗当为数次正邪大战负责,尸山血海,罪业累累,是罪魁祸首。”

    这些李牧说过的话,也在江湖上,疯狂地传播开来。

    很多人一听,脸色都变了。

    这是什么意思?

    李致远要加入魔教吗?

    为东方魔教正名?

    凭什么?

    “就凭我的拳头最大。”

    李致远的回答,也在江湖上传播开来。

    许多和魔教战争过程中牺牲累累的大宗门、世家和帮派,陷入了巨大的愤怒之中,如果东方教是正的话,那他们是什么?邪魔吗?

    “李牧的徒儿沈甲,要迎娶魔教蓝盈盈了。”

    “他这是彻底倒向了魔教。”

    “哼,李致远传奇崛起,说是破而后立,不如说是魔教的暗棋吧。”

    各种各样的传言,经过了有心人的筛选修剪之后放出去,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发酵,疯狂地风云大陆上传播开来,尤其是各大武道势力和宗门,无数散修,武道强者,很快就都知道了这样的事情。

    “有一种预感,一场大风暴终于要降临了。”

    一位江湖老人感慨道。

    “是啊,沉寂了十年,再出江湖,是要掀起比十年前更加疯狂的杀戮吗?这个人好像是入魔了。”

    有人感慨。

    转眼,半个月时间过去。

    大陆各地,暗流涌动。

    关于李致远言行的议论,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是有一种甚嚣尘上趋势。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则更加不可思议的消息,在大陆上疯狂地传播开来。

    “李致远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来自于域外的邪魔,降临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带路杀戮,掀起战争,是带着毁灭的目的来的,他并不是真的想要帮助东方魔教,而是想要借助正邪战争,彻底毁灭这个世界。”

    这种说法一出,犹如火烧交由,一下子,让局势开始变得越发不利于李牧的方向发展。

    这个消息的效果是炸裂性的。

    如果是在事件爆发之前,有人说出这样的消息,或许根本就没有人相信,但是现在,集合前后剧情,一下子说服力增强了无数倍。

    而很快,这种说法,就得到了几个神宗的证明。

    可信度再度暴增。

    “诛杀李致远,诛杀邪魔。”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如此大奸大恶之徒,当围而诛之。”

    “不能再让这个天外邪魔,如此嚣张跋扈下去了。”

    “他不是要利用正邪两道的恩怨兴杀劫吗?当此外敌,我觉得当先放下大陆内部恩怨,诛杀了这个天外恶魔,然后再来决定我们风云大陆的内部矛盾。”

    各种各样仿佛是早就准备好的言论,也在这个时候,如雨后春笋一般,疯狂地冒了出来。

    整个风云大陆,都从未有过如此风起云涌的时代。

    整个风云大陆,也从未有过如此轰动关注的魔头。

    整个风云大陆,都在一种未知的力量的操控和鼓动下,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澎湃浪潮,越积越高,越积越高,仿佛就连天上的神明,都可以一下子毁灭。

    李致远,毫无疑问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快速度成为大陆共敌,而事实上,即便是不加速度最快这个限定,他也可以算得上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大陆魔头了。

    连带着,整个天道宗,也取代了原本的东方教,成为了风云大陆第一邪魔宗门。

    秋水镇。

    一些武林中人正在围攻富商万三千的大宅。

    “交出魔教妖女沈小月。”

    “杀,鸡犬不留。”

    万三千是沈小月的夫婿,两人恩爱,今日大宅被围,这些武林中人原本是要万三千交出沈小月和一对儿女,任由他们处置,被拒绝之后,一场杀戮开启。

    “爹,娘。”

    五岁的儿子紧紧地抱着三岁的女儿,两个孩子并不懂得世间的恩怨,突如其来的喊杀,让他们感觉到了惊恐。

    “杀,都杀光,一个不留,这都是天道魔宗的种。”

    龙鹰教教尊大喝着。

    他是这一次围攻万家的带头者。

    沈小月和一身锦衣的丈夫万三千,被汹涌而来的江湖中人,逼到了家宅正中,随身的护卫,只剩下了九个人,其他人都在战斗开始之前就背逃了。

    熊熊火光,燃烧吞噬着原本温馨祥和的宅院。

    火光中,武林豪杰们的气势汹汹的脸,显得扭曲狰狞——

    谢谢大家关心,小刀妞好多了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