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俏美娇妻被淫记(33)
    俏美娇妻被淫记(33)2019-06-11小茹今天回来,整个人一脸的憔悴,显得特别的累,洗过澡后就去睡觉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

    “滴滴……”微信提示加好友,是一个叫“悲伤女人”的微信号,认证信息里写着:“想知道你老婆有外遇的事吗?加我!”嗯?不认识的人,无聊!我拒绝了。

    过了一会儿,“滴滴……”信息又来了,这次的认证信息里写着:“你老婆小腹上有一颗红痣。”我的心一抽,老婆的小腹上有一颗红痣,长得位置靠下,几乎进了阴毛里了,一般人是不会知道她的这个特征的。

    我点了接受好友。

    “滴、滴、滴……”对面一连发过来几张图片。

    我仔细一看,熟悉的内容,这不是我跟老婆聊天的内容吗?

    “这,你是从哪儿弄来的?”“你老婆就是被人用这个图片威胁着给强奸了。”什么?老婆被人给强奸了,可是小茹这几天的表现很正常啊!再说这几张图片内容虽然很露骨很淫秽,但是怎么能证明上面就是我们俩呢?凭这个就想威胁老婆,想的太简单了吧?

    “什么时候?被谁给强奸的?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呵呵,被他们驾校的教练胡老四,在八天连锁酒店强奸的!至于我是谁,怎么知道的,别问那么多了,就当是一个热心人吧。”当我再次发信息过去的时候,提示我已经不是对方的好友。

    胡老四,我默念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操!想起来了,不就是去年在送老婆回家的路上强奸了老婆的那个男人嘛!

    我说怎么看见他有点面熟,因为当时找人弄他的时候,手机上看过他的照片,不过只看了一眼没怎么留意,再加上照片上的他还是留的长发,再加上后来没找到人,也就忘记了。

    不过,如果那个胡教练真是这个男人,老婆也再次被他强奸的话,小茹她为什么回家什么都不跟我说呢?

    我抓起电话就想给老婆打过去问她,但是就在将要拨出的一瞬间,我脑中甭发了一个念头,按捺下了找老婆问个清楚的冲动,想起了在云南时辉哥那神通广大的表现,我给他发了个信息:“哥,有空吗?帮我查两个信息。”“有空,你发过来吧。”我把神秘人刚刚联系我的微信号,小茹的身份证号,还有驾校的胡教练这个身份给他一起发了过去。

    胡教练的身份信息和老婆的信息很快就反馈回来了。

    “微信那个使用者的身份信息得等到明天早上了,对了,你查弟妹的身份信息干什么?”“没事,小茹去学驾照,我没事查一下教练的信息。”“真没事?”“真的,哥,不说了啊,我要睡觉了。”我盯着查到的身份信息看着,看着他那猥琐的胖脸,跟我去年看的照片一模一样,没错,这个胡教练就是去年强奸小茹的那个人!我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离的兴奋,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又看起了小茹的信息,信息很干净,开房的信息也就是我们去旅游时的那几条,我的心稍稍有点疑惑,也许微信上那人是在危言耸听呢?

    可是有种预感萦绕在我的心头,听着身边妻子那细密绵长的呼吸声,我一晚上也没有睡踏实。

    …………………………………………“老公,我去考试了。”“嗯,要不要老公送你?”“不用,不用了……”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总觉得老婆的拒绝有些慌乱。

    “嗯,注意安全。”早上,焦急地等待着辉哥的信息。

    手机来电音乐响起。

    “我走了,明成,谢谢你。”原来是薛菲菲给我打电话。

    “嗯,再见,祝你好运,我还有点事,就不去机场送你了。”心里挂念着小茹的事,我也没心情跟她多说什么,简单的道了个别。

    “嗯,再见。”“滴滴……”微信上,终于发来了等待已久的消息,是昨晚联系我的微信号的信息,同时还有一份地图定位。

    “微信账号:悲伤女人,使用者手机MAC码:XXXXXXX,手机号:139XXXXXXXX,使用者姓名:谭小米,身份证号………………”怎么会是谭小米?她不是妻子在驾校的朋友吗?我陷入了沉思。

    …………………………………………“哦,来啦!”热情地向进来的顾客打招呼的谭小米看着进来的几个人,脸色变了。

    “小米,咱们单独聊聊吧。”我面无表情的对女人说。

    “好,好的……”女人胆怯的看着我和我身后跟着的几个人,结结巴巴的点头答应。

    “哥几个,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是,肖总。”跟在我身边的是辉哥的几个手下,我跟他们玩的很惯,打了个招呼让他们跟着我充下场面,因为我知道,对付像谭小米这样的社会底层,政府人员的威慑力总是强大的。

    果然看见一身警察制服、面带煞气的几个年轻小伙子,谭小米没有反抗,乖乖的带着我来到了理发店二楼她住宿的地方。

    “说吧,微信上是怎么一回事?”我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单刀直入。

    捅了马蜂窝了!白小茹的老公果然有钱有势,这么快就发现是自己在微信上联系的他,看见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公安对他尊敬的样子,谭小米感到自己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

    作为一个普通的社会底层妇女,她分辨不出警卫局的警卫和普通公安的区别,但是小人物的智慧让她直觉,面前的男人绝对是她惹不起的。

    “不,不关我的事。”她脱口而出,又慌忙改口:“不……我不知道……”“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小茹被胡老四强奸的?”我抽出了一支烟点上,强势的说。

    “……”女人沉默着,不肯说。

    “谭小米,女,现年31岁,身份证号……,家里有父母,一个弟弟,分别是……”我念着谭小米以及她家人的信息:“你说,你弟弟要是忽然被车撞断了腿,你感觉怎么样呢?”“是……对,是胡老四跟我说的……”女人脸色煞白。

    “他跟你说的?”我表示怀疑。

    “是,是的,就是他跟我说的……他在追我,我不同意,他在微信上向我炫耀……”女人说着,像是想起什么的样子停住了。

    “打开微信我看看!”女人扭捏着。

    “快点!”看见我的脸色阴沉下来,女人有点害怕了,掏出手机打开微信让我看,果然在她的聊天记录里有这样的几句话。

    “你这次可肏爽了吧!”“嗯,肏爽了,干完她哭得跟个泪人一样。”“看把你美得!”“嘿嘿!”“比跟我还爽吗?”“呵呵……”“今天,肏的她都尿了,你看见了吧?”“看见了,小娘们骚的真可以啊,尿喷的那么高。”“呵呵,我把整个过程都录下来了,有了这个,她以后就不得不听我的话,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我查看了下时间,最早的时间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那天,操!真的假的?老婆在结婚纪念日那天被男人强奸了,而且第二天又被男人肏了,还被肏的尿了!被录了像!

    我感觉非常的痛心,老婆,你究竟是怎么了,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不跟老公说!还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同时,心中隐隐一种刺激的兴奋感正在冉冉升起。

    “你当时在场?都看见了?”我语气阴沉的问道。

    “不……不,第一次没看见,第二次那是我……当时去找胡老四,不小心……撞见的……”女人结结巴巴的慌忙解释道。

    “那你怎么知道小茹是在八天连锁酒店被胡老四强奸的?”“我……我……我瞎说的……”谭小米心有不甘,加油添醋的说到:“不过,她真的是好享受,我亲眼看见她都被胡老四肏的尿了……我看她八成是爱上这种出轨的感觉了……”“住嘴……”我的心里“咯噔”一声,分辨不出谭小米的话是真是假,但我基本确认老婆被胡老四再次强奸的事情是真的发生了,可是老婆为什么什么也不说,还每天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每天去练车,难道真如谭小米所说?

    “要想没事,自己嘴巴闭紧点。”我恶狠狠的的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谭小米看见我离开,呆愣了半天,忽然身体一个哆嗦,像是从迷梦中清醒过来一样。

    不行,这儿不能呆了,白小茹的老公不是个善茬,再待下去一定会出事了,谭小米掏出电话:“喂,房东吗?我是谭小米啊,嗯,嗯,我家里有点事,不想干了,提前退房,房租能返还我一点吗?”请几个兄弟吃了顿中午饭,然后每人给他们拿了一条烟,他们连连拒绝,可是我非要给,他们感激的道谢离去。

    回到家,想着老婆的事情,越想越刺激,老婆现在会不会正在被那个胡老四侵犯呢?于是拿出电话给小茹打了过去。

    …………………………………………考场上,妻子顺利的通过了科目二的考试。

    “恭喜啊。”胡老四跟小茹打着招呼:“怎么了,不谢谢教练吗?”“我要回家了。”很清楚男人话里的含义,小茹看了看周围的人,脸羞得通红。

    “跟我走。”男人小声得,却是不容置疑的说道。

    “……”妻子无语的默默地跟在男人身后。

    哎!妻子叹了口气,无奈的想到,男人这几天不知疲倦的在自己的身上发泄,可惜一直没找到机会拷贝到男人的钥匙,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胡老四没有带小茹去酒店,因为今天考试,驾校里没有几个教练了,他带着小茹直奔驾校教练们休息的宿舍而来。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小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屋里不大,大概是十几个平米的样子,摆着四张双人上下铺的铁床,房间里非常凌乱,下铺的床上扔着几本色情杂志,被褥都在那里堆着,在乱糟糟的毛巾被上竟然还扔着几条女人的丝袜和一条女式内裤,上面有着干涸了的水渍。

    。

    屋子里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有点像是尿骚味,又夹杂着一股脚臭味,总之单身男人该有味道全都有,混杂成一股令人感到恶心的味道。

    “啊!”小茹一眼就认出了床上那污迹斑斑的内裤正是自己的,是上次在酒店被男人顺手给拿走的,想到这条小小的内裤在这段时间里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用来打手枪,还被发射在上面,脸不由得羞得通红。

    进了屋,胡老四就迫不及待地把妻子拉到了床边,把她压到了床上,手就伸到妻子黏乎乎的阴部乱摸。

    “等会儿,让我把裙子脱了。”妻子推着男人迫不及待的手。

    “脱什么,就这样才好看呢!看见你这样我都要射了。”男人的手抚摸着妻子裹着丝袜的修长的腿,男人脱下了裤子,脏兮兮的东西已经硬得向上翘起着。

    男人光着屁股骑到了妻子身上,妻子以为他要插进去了,就抬起了腿,可男人竟然掉过身子,将粗大的阴茎伸到了妻子的嘴边,他的头俯到了妻子的双腿中间。

    “你要干什么?”妻子用手推着男人的身子,男人的阴茎在眼前晃来晃去的。

    “用嘴舔。”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低下了头,把妻子窄窄的丁字内裤拉到了一边,热乎乎的嘴唇已经碰到了妻子湿淋淋的阴部,妻子浑身一颤,两条腿不由得分开了,开裆的丝袜让妻子的下身显得更是淫荡。

    胡老四细致地舔着妻子的阴唇、阴毛,甚至是尿道口,妻子在强烈的刺激之下不停地颤抖。

    男人舔了一会儿,他的阴茎在妻子的嘴上顶来顶去,一股臊烘烘的味道直冲妻子的鼻子,妻子紧紧地闭着嘴,扭过了头。

    “快点!骚货,跟我装什么正经?”胡老四把阴茎不停地在妻子粉红的嘴唇上撞着,妻子来回地晃动着头,眼角已经有了点泪光。

    这时,驾校几个教练一边朝着宿舍走来,一边还在说着:“胡老四这小子跑哪里去了?”“一定又是找那个谭小米去了。”“不对吧,我看这几天他又好像盯上那个叫白小茹的了。”“操,这小子命真好,学员里都是美女。”“嗨,不管他了,咱们去喝啤酒去?”“嗯……好啊!”几个人说着话,奔宿舍走来。

    此时的妻子躺在床上,裙子都卷到了腰上,内裤被拉到了腿弯,一头乌黑的长发全披散在枕头上,整个脸扭向一边,埋在枕头里,不时发出按捺不住的呻吟。

    隔着柔滑的丝袜和薄薄的内裤,胡老四的手指在妻子湿乎乎、热乎乎的阴唇上轻柔的按着,妻子两腿轻轻的向两边分开着,浑身软软的靠在男人的身上。

    胡老四已经解开了妻子前开的胸罩,把胸罩拉下来扔到了旁边的床上,妻子一对挺挺的丰乳就在男人的抚弄下赤裸裸颤动了,他一边抚摸着妻子圆滚滚的向上翘起的小屁股,一边揉捏着乳房上那尖尖的乳头。

    脏得都看不出原色的床单上,妻子乌黑的长发披散着,裸露的雪白肩膀和莲藕一般的玉臂向两边伸展着,纤细的腰肢上堆卷着黑色的裙裾,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微向两边叉开着,圆圆的屁股翘起一个诱人的弧线,黑色极薄的裤袜在裆部的地方开了一个洞,能看见一条很小的白色丁字内裤细细的带子卡在羞缝里,脚上黑色的尖头高跟凉鞋显得迷人性感。

    胡老四很喜欢女人穿着高跟鞋被肏的样子,于是他变态的要求妻子每次都要穿高跟鞋,妻子只好迁就他,拿了一双平底鞋放在他的教练车上,练车的时候换上,练完了车就穿上高跟鞋。

    胡老四手伸到妻子屁股后边,拉着裤袜连着内裤拉了下来,一直拽到快到腿弯的地方,妻子两半白白嫩嫩的屁股和雪白的大腿裸露在了屋里凉爽的空气中:“宝贝儿,你这样子真诱人,看你这样我都快射了。”妻子静静的趴在那里,她也不想和胡老四有什么瓜葛,可是她又能怎么样?

    胡老四跪趴在妻子身后,盯着妻子雪白的屁股:“宝贝,你这屁股看着人就想肏,真圆啊。”胡老四扳过妻子的身体,摸了摸她的阴户,已经湿润了,便将阳具顶在妻子阴部轻轻摩擦,妻子在极力忍耐,但她的下体却不断有蜜汁涌了出来。

    男人分开了妻子的两条腿,把阴茎顶到了她的下身,妻子此时顺从地把两腿翘了起来,裹着丝袜的双腿夹着男人的腰,男人的阴茎直直的插了进去,湿滑的阴部连点阻挡都没有。

    男人抱起妻子两条腿,抚摸着滑软的丝袜,下身开始抽送,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在男人的胸前曲起着,两只脚上还穿着精致的高跟鞋,妻子的双眼紧紧地闭着,默默忍受着胡老四的侵入。

    外面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

    门打不开,就有声音喊起来了:“开门啊!胡老四,我说你小子去哪儿了?在宿舍偷懒呢?赵哥找你喝酒去呢!”另一个男人也调侃着说:“嘿嘿,和谁在屋里呢?门还锁上了,再不开我们可要砸门了!”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胡老四的汗一下就下来了,赶紧一把拉过毛巾被,把正躺在床上的小茹盖住,一边赶紧起来穿上裤子,妻子只来得及把自己的手提包拉到被子里,连内裤都没提上,外面的人就进来了。

    几个人进了屋,一眼就看见床上的被子里还有一个人,薄薄的毛巾被遮挡不住女人身体优美的曲线,一只粉色的性感胸罩扔在床头,而女人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还露在外面,大家一看都知道了,原来胡老四在屋里搞女人,挺尴尬的都没有过问。

    看见胡老四的样子,大家当然都知道两个人正在做什么,几个人在那里闲扯,一边使着眼色,说到去喝啤酒,但就是不走。

    一看没什么事情,胡老四的心放下了,下流的心思又来了,把手伸到了被里面,摸到了小茹毛茸茸的私处,一边摸,一边看着这几个人:“酒就不喝了,我还有事呢!”一个教练看着这样的情景心里痒痒的,使着眼色小声问胡老四:“这是谁呀?你对象啊?”“啊!我对象。”胡老四回答道,边下流地把手指伸进小茹的羞缝里,在她黏乎乎、湿漉漉的地方摸索着。

    几个人都看见被子下的女人露出来的脚颤抖着,不由得心里都慌慌的。

    “哦,是谭小米呀?”这几个人中有认识谭小米的,于是一个人便突然上前,恶作剧的把被子一掀,嘴里说着:“小米呀,哥几个都来了,你怎么还躺着不动啊?”“啊,不要……”妻子惊呼了一声,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

    被子下躺着一具色情满满的女性躯体,丰满的胸部露出了大半个,随着女人的呼吸不住的上下起伏,白腻腻得直晃人眼的,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裙,身边男人的大手正伸在下身的裙摆之中,而女人黑色的丝袜和白色小丁被拉到了膝盖处,那么女人的下身处是一丝不挂的了,男人的手正在干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虽然看不见女人的脸,但这个女人肯定不是谭小米,她哪里有这么好的身材,几个男人都看呆了,露出了一脸猪哥相。

    “啊!”被几个陌生男人赤裸裸的视奸,再加上下身处胡老四的手指不住地抠摸,妻子觉得一阵眩晕,下身处一阵麻嗖嗖的快意袭来,她高潮了!潮吹了!

    耳听得女人的下体传来轻微的“噗噗”声,一片湿意在黑色的裙摆上出现,不断扩大,散发出一片湿润的淫秽水光,一股澹澹的骚味和淫靡的气氛在不大的房间里弥漫开来。

    几个男人不能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裤裆处都鼓鼓囊囊的鼓起了一个个大包。

    “你们干什么呢?别看了。”胡老四也意识到不好,赶紧把被子拉过来,盖在妻子的身上。

    “好啦,好啦,别打扰人好事啦!”终于,一个教练打着圆场,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恋恋不舍的回头看着,走了。

    “妈的,这娘们真骚……”“胡老四这小子艳福不浅……”“刚才她那是尿了?”“我看,像是潮吹……”“啥叫潮吹?”“你没看过片子嘛,就是……”男人们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远去了。

    胡老四关好门,掀开毛巾被,一看小茹下身的淫水已经在屁股底下的床单上流成了一滩。

    “骚货,被人看看屄就湿成这样了,老公的鸡巴来了。”妻子白嫩的屁股下边粉红的阴部已经是湿乎乎的一片,粉红的阴唇更显得娇嫩欲滴,男人挺着阴茎,一边摸着妻子圆圆的屁股,一边慢慢的插了进去。

    随着胡老四的插入,妻子感觉到了刚一插入就有快感,难以抑制的叫了出来:“啊嗯……嗯……唉呀……”胡老四慢慢的来回抽送了几回,“宝贝,真紧,是不是最近没让你老公肏啊?”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速度。

    没几下,两人交合的地方就传出了淫靡的水渍声,白嫩的屁股被撞得啪啪声响,妻子娇柔的叫声:“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胡老四把妻子翻过来,让妻子两腿并着架在他肩膀上,从前面插了进去,仰躺着的妻子乳房从吊带裙的上方露了出来,粉红的小乳头硬硬的峭立着,随着男人的来回抽动彷佛波浪一样的晃动着,男人一边来回抽送粗大的阴茎,一边欣赏着妻子穿着一对高跟凉鞋的小脚,尖尖的鞋尖,细细的鞋跟,曲线玲珑的小腿。

    “啊……啊……我……我受不了……”妻子的两腿不断的发硬、绷紧,阴道也是不断的痉挛抽搐,男人的阴茎已经马上就要火山爆发了,胡老四憋着一口气就要来一段最勐烈的冲刺。

    “啊……我……我啊……死了……晕了……啊……”一阵勐烈的冲刺,妻子几乎都晕了过去,浑身不断的颤栗,忽然包里的手机竟然响了,妻子一愣,想起可能是老公打的,难耐的羞愧使得她不敢去接。

    可是电话执着的响着,妻子犹豫了一下,示意胡老四停下。

    胡老四把着妻子高翘的双腿,慢慢的抽插着,看着身下的女人拿出包里的电话,稍稍平息了一下呼吸,接了起来。

    “老婆……”“嗯,怎么了,老公?”妻子强自镇静地问道。

    “嗯,没什么,就是想你了,你现在在干什么呢?”“嗯,老公,我也想你……,我啊,正等着考试呢。”听到我的声音,胡老四故意狠狠顶了一下妻子的蜜穴。

    “啊……”妻子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怎么了?”我关切地问。

    “唔……”妻子犹豫着,“没事的啦,刚刚飞过来一只蜜蜂,吓了我一跳。”“老婆,还没轮到你呢?”“嗯,我排在后面呢,老公。”胡老四小声说道:“跟你老公说,晚上你不回家,要请教练吃蜜穴汁泡黑鲍鱼,不,粉鲍鱼饭。”妻子瞪了胡老四一眼,眼神充满恐惧和哀求,胡老四一顶到底,毫不客气地抽插起来。

    。

    “那好吧,我不打扰你了,好好考啊,老婆,爱你!”“啊……嗯,老公,我也爱你。”妻子强忍着快感的冲击,挂了电话,嘴里说着爱你,身体却在被另一个男人尽情的享用着,浓浓的愧疚感下,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给了她全新的刺激,她脸颊泛红,紧闭双目,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全身绷紧,蜜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身体随着胡老四的动作起伏。

    此时的小茹,两条腿被男人扛在肩头,腿上的丝袜一起半裹在膝盖的位置,裙子都卷到了腰上,白嫩的双腿中间露着黑黑的阴毛,胡老四的肉棒在中间那道迷人的羞缝里进进出出,妻子的脸上媚态横生,头发纷乱,杏眼水汪汪的迷离着,脸上白嫩中微微有些绯红,白白的小牙齿不时地轻咬下嘴唇,正被男人玩弄的女人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胡老四一边抚摸着妻子丰满的乳房,一边问:“你老公啊?”妻子点了点头。

    “宝贝,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吧!”“……”妻子沉默着,心说,切,我老公比你强多了!

    胡老四把阳具拔出了一点。

    “别……别拔出来呀!”妻子羞涩又急切的说。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进去。”胡老四不依不饶。

    “……”妻子犹豫着。

    “叫不叫?”胡老四又拔出一点。

    妻子终于还是开口了:“好……老公……”声音比蚊子还小。

    “大声点!”胡老四把阳具整个拔了出来。

    “不!我……”妻子大声呻吟着:“好老公……老公……”胡老四脸上掠过一丝淫笑,扛起她的双腿插了进去。

    “你老公是不是你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不……”“说,是不是……”“我……”妻子羞愧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想再说假话,更不想在这个卑鄙的男人面前贬低自己的老公。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开门了,让刚才那几个男人一起来看我肏你哦,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应该会想得到吧?”说着,男人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其实男人也就是作个样子,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疯狂的爱上了身下这个美丽的少妇,他又怎么舍得让别的男人来一起分享呢?

    “不,不要……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妻子害羞的闭上眼睛,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流出,她是真的害怕这个变态的男人会让其他的男人来一起轮奸自己:“你这样弄我,我都没脸见老公了。”胡老四听到妻子提起老公,一阵妒意上升:“说,我是不是比你老公会肏,被我肏是不是更舒服?”说着挺起大鸡巴对着妻子的小嫩穴就是一阵急速的抽插。

    “你比他会肏……比他厉害……啊……啊……我死了……”妻子被干的断断续续的呻吟着,竟然有一种禁忌的快感。

    胡老四看到妻子被自己干得欲仙欲死,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双手托起妻子的纤腰,用力把阳具顶到最深处,勐力抽插。

    “宝贝,我要射了,好爽!啊……”胡老四一阵哆嗦,整个身体一下压到了妻子身上,妻子也是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挺起了胯部,接着一股热流从男人的阳具里激射而出。

    妻子全身一抖,颤抖着说:“别……别射到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别射到里面。”胡老四不管那些,按住妻子又射了几股才罢休,还得意地说:“宝贝,舒服吧?”妻子无言的躺着,珍珠般的泪花顺着光洁的脸颊流下,此时她有一种强烈的想要逃避这一切的感觉。

    要不,就跟老公说了吧,让老公来处理这一切,自己实在是不想再被这个男人污辱了,每次完事之后那强烈的恶心感都让自己难受的想要呕吐,而且做爱过程中那强烈的快感又让自己感到十分的害怕,害怕自己迷失其中不能自拔。

    可是,已经付出了这么多,不继续的话岂不是白白被这个男人给污辱了?白小茹,你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下次,下次一定要把他的钥匙模弄到手,妻子暗暗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小茹的声音怎么带着一股媚意?挂了电话,我有点疑惑,难道她真的正在被那个男人淫弄着呢?

    不可能,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安。

    不行,一定要搞清楚妻子和胡老四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给一个做视频器材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要了几样东西。

    确定了之后,我立马驱车前往他的公司。

    “诶,明成,我跟你说,这些可都是最新款的摄像头,小巧,隐蔽,不惹人注意,全省城也就只有我这里有,你要什么型号、样式的?”这个朋友是全省最大的安防器材经销商之一,给政府做的好多工程都是他给我供的货,我们之间已经很熟悉了。

    “就我刚才在电话里说,要安装在包上面,挂链、坠饰什么的。”“有啊,看这几种,还有这个最小型的,摄像头跟拉链的拉锁合二为一,无线端发射器,存储器可以安在包里的角落里,像扣子一样不引人注意,标志上像LV的、GUCCI的、蒂凡尼的……,都有,还有像这几个坠饰,还有挂链什么的,智能拍摄,有物体进入摄像头动作,就会自动拍摄,要不就处于自动静默节电状态,只会开启录音功能,既可以录音录像,又可以通过蓝牙或者WiFi在手机或者平板上直接接收观看。”“能用多长时间?”“拉链这个时间短,最大消耗状态下只能用十二个小时,挂链、坠饰之类就长的多了,最长能达到七十个小时,还可以反复充电使用。”“好了,拉链每样给我来三十个,其他的每样十个。”想着妻子满满一柜子的包包,我有点头疼。

    “我去,你要这么多干嘛?准备偷窥谁呢?”朋友呵呵的笑着。

    “别管那么多啦,给我拿货就好了,钱记着账,下次一起结算。”“算什么算,请你玩一次都不止这个数了,诶,对了,最近怎么不出来玩了?哥们最近开始不玩女学生了,都他妈表面清纯,实则烂货,我最近发现还是少妇好玩,要不要给你介绍几个小少妇啊,可骚了!骚到骨子里,骚的特有味道!”“呵呵……”我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小茹,心里一颤。

    朋友挤眉弄眼的打趣我:“哦,我知道了,弟妹管的太严了?”我讪讪的笑着:“改天,改天我请客!”从朋友公司回到家,我开始忙忙碌碌给小茹的包包换装,一直忙到下午四五点钟。

    哎呀,累死了,刚刚准备休息下,手机上收到了辉哥的一条消息:“有些东西,我给你发到邮箱里了。”???我有点疑惑,打开电脑登陆上了邮箱。

    里面有一封邮件,是辉哥发给我的,里面写道:“昨天给你查的是一周前的记录,这是最新一周内的记录,原始视频我已经全部删除了,没有备份,看了别激动,更别冲动,有需要打声招呼。”正文是一份开房记录表,里面只有一条信息,开房人:白小茹,身份证号:XXXXX,开房时间:201X年X月X日,…………正是四天前,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那一天!

    附件是一个压缩包,不大,大概有200多M,我下载下来,怀着不祥的预感解压缩,里面是四段视频。

    我点开第一个,时间是四天前的中午两点多,摄像头应该是一家宾馆楼道的,很快摄像头里出现了三个人影,一左一右两个人,应该是一男一女,搀扶着一个女人向楼道里走来,我很快认出了边上那个女人是谭小米,那个男人看上去又高又壮,那个大光头非常醒目,是胡老四。

    他们中间搀扶的那个女人一直低着头,看不见脸,但是我越看越像我的妻子,因为她身上穿的裙子,我妻子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

    到了房间门口,边上的女人去开门,男人搂着中间的女人在原地等,只见他用手把女人的头抬了起来,凑上去在女人的脸上、脖子上不停地亲着、舔着。

    没错,就是我的妻子白小茹,只见她紧闭着双眼,任由男人轻薄着,毫无反抗之意,从她软绵绵的状态来看,不是吃了药,就是喝醉酒了。

    看着预想中的事情变成了现实,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酸酸的,苦苦的,但是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腾而起,我的阴茎已经悄悄地矗立起来了。

    强忍着难以言表的感觉继续看下去,很快他们三个就进了房间,一会那个女人谭小米一个人走了出来,消失在楼道里,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第二个视频还是同样的角度,一个男人一边整理着衣服、裤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正是那个胡老四,我一看视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第三个视频是酒店大堂的摄像头拍摄的,谭小米坐在大堂的沙发,看见男人从电梯里出来,起身迎上去,一起说说笑笑的走了。

    第四个视频是妻子从房间里匆匆地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我看了下时间,跟第二段视频差了有半个小时。

    视频看完了,我陷入了沉思,真相已经放在面前,我该何去何从?

    要是我知道妻子这次失身给胡老四,是在谭小米这个贱女人的帮助之下,我真的不知道会杀了她,还是会感谢她?

    “咔哒。”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老公?”小茹喊道。

    “哦,我在呢!”匆匆的把视频放在隐藏文件夹里,我走出了书房。

    “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科目二过了!”妻子笑着跟我说,她的粉脸染着一团红晕,娇美可爱。

    “哦。”我心不在焉的说。

    “老公,你怎么了?”“哦,哦,没什么?中午没有睡午觉,有点困,啊……”我强打着精神:“哦,对了,老婆,你看我给你买了几个包上的小挂件,来我给你安上。”“哇,好漂亮啊,那老公你先弄着,我去洗个澡。”“嗯……”我一心想着把挂件型摄像头给小茹的包装上,却忽视了妻子一回家就去洗澡这件反常的事情。

    乘着妻子洗澡的时候,我把妻子的手机打开,微信里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我乘机给她的手机装了个自动发送定位的软件,然后把手机放回她的包里。

    老婆被男人侵犯这件事情让我欲火中烧,更让我迷惑的是妻子为什么不如实对我说,因为视频上看她是昏迷的,是被强迫的,醒来后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虽然我跟她说过不介意老婆有自己的小秘密,但是不等于说面对着老婆被别的男人强奸、威胁,我也能无动于衷!

    要不要出手呢?但在出手之前,我还是想要把事情弄个清楚、明白!

    老婆一定有某种原因被胁迫,出于无奈才不敢将事情真相告诉我的。

    …………………………………………“老公,我去练车了。”“嗯……”小茹一走,我立刻驱车前往谭小米的理发店,怎么处理这个贱女人,我还没有想好。

    但是让我吃了一惊的是,理发店关着门,虽然才早上七点多钟,但是谭小米住在二楼,她也要起来开门洗漱的。

    “啪啪啪……”我使劲的敲着门。

    “别敲了,这个理发店的老板不干了,昨天下午就关门走了。”旁边一个早点铺的老板,看见我焦急的样子,好心地说到,然后看我不相信的样子,把房东的电话给了我。

    从房东那里我证实了谭小米已经关门离开的事实,妈的,这个贱女人真是够机灵,我慢了一步,不过不怕,这笔帐迟早要跟她算。

    而妻子来到驾校,她惊喜的发现,重新分班了,因为科目二和科目三的教练不一样了,练习的场地也不一样。

    一天没见到胡老四,妻子感到轻松了许多,要不,跟老公说了吧?没有了胡老四的逼迫,妻子感觉大脑好像也清楚了许多,不行!杨胜利的事伤的老公太深了,而且在云南因为马夫和导游的事,老公虽然说原谅自己了,还承诺以后不会再管自己管的那么死,不介意自己跟别的男人做爱,但是自己还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端倪,不能再让这事刺激他了。

    而且胡老四拍下的视频里,自己超级淫荡的表现可不像是被强迫的,被老公看到了他会怎么想?被一个曾经强奸过自己的男人肏的死去活来,高潮连连,说自己不是自愿的,老公会相信吗?

    难道说自己可能有受虐癖吗?这,这怎么跟老公张口呢!

    哎!被胡老四乘着酒醉再次侵犯的时候,就跟老公说了就好了,一步错步步错,现在想跟老公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妻子欲哭无泪的想到。

    那视频的事怎么办呢?是主动去找胡老四,还是乘着这个机会摆脱掉他?她的心沉甸甸的,因为他手里的视频不毁掉,总感觉像一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忍不住,小茹又悄悄的打开了“女性心理健康门诊”公众号。

    “你好,在吗?”“您好,客服007号小琴为您服务,哦,你是白女士吧?请您稍等一下好吗?”“啊,好吧。”另一边,客服小姑娘急匆匆的喊道:“郝医生,快来,您特意交代的上次那个白小姐又来了!”“您好,白女士,我是大勇医生,您最近怎么样?”“啊,医生,我,还好。”“您上次匆匆离开,是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没,没有。”“请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您还在跟那个强奸你的男人来往吗?”“……是,是的。”“那您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愧对我老公,可是,可是有某些原因,我不得不继续跟强奸我的男人来往,我心里很矛盾,很愧疚,可是越是觉得对不起老公,在那个男人污辱我的时候,高潮就越强烈,我是不是变坏了,医生。”“不,你不是变坏了,只是心理上出了一点问题,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说,女人的确有天生的受虐倾向,作为女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点受虐的心理。”“那在您治疗的病人中,我的情况算严重的嘛?”“您的情况已经算是比较严重的了,如果不赶紧加以治疗,加以控制,程度会越来越深的。”“因为当女人的受虐心理被激发,身体自然产生强烈的反应,表现为在性生活中处在被动状态中任由男方主动的进攻,其受虐程度从轻度凌辱到鞭打、虐阴再到强制性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口交、肛交、群交等,但是如果不停止只有性虐待才能有快感的性行为,任其发展,那么女性会越来越觉得不能满足,而引起受虐的性刺激信号就会越来越升级,一旦发展成受虐癖,就从此不能自拔。”“那,那在网上能做治疗吗?”“恐怕不行,网上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心理辅导,要做治疗,必须医生和病人面对面才能有效果。”“哦,那我考虑一下,好吗?”“嗯,那您尽快决定,完了跟我们客服预约,我亲自给您做治疗。

    ”“嗯,好的,谢谢。”而没有了胡老四的纠缠,小茹觉得日子也不是很难过,就在小茹的纠结中、犹豫中,一天天过去。

    这天,小茹刚从教练车上下来,就看见胡老四站在场地边上看着她笑。

    她的身材高挑,黑色的包臀裙包裹着挺翘的臀部,肉色的透明丝袜下修长的双腿笔直,勾勒出挺直匀称的曲线,褶皱领的衬衣有些紧绷的感觉,似乎在表达着女子酥胸丰润爆满带来的无奈,柔软的耳垂上挂着两粒简洁的钻石耳坠,长发松散地束在一起,整个人在优雅的气质中却散发出一种魅惑的味道。

    胡老四忍不住心中的得意,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看见这个恶魔脸上的淫笑,妻子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她伸手摸了摸包里配钥匙用的胶泥模具盒,该来的总要来,该面对的也摆脱不掉,心里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