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配:反派BOSS,强势撩 > 第276章 痞子不要脸
    宫九说:“有啊,上一世是我的仙人球把你砸死的,我们两个的缘分是前世今生的注定,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你、喜欢你、爱你,把你宠成小公举。”

    这种幼稚的话竟然还能说的出来,楚歌都不想搭理他,但还是忍不住的说:“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我们可不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宫九立刻点头:“好啊好啊小歌,你想对我说什么?”

    楚歌:“你以后别追我了,你想补偿我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冤有头债有主,也不是你失手扔仙人球砸死我,我对你没有多大怨念,而且对你也不感兴趣,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放心,我也不会去插足倪风和舒白之间的事情,更不会自作死再被人砸死……”

    楚歌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宫九打了断:“楚歌,你是不是有点嫌弃我啊?”

    嫌弃啊,嫌弃死了,楚歌望向傅九的目光毫不掩饰。

    傅九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神情有些难过:“小歌,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去世后我一直都念着你,满心满脑子都是你,我在监狱的时候就想着如果重新活一次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我要让你变成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宫九满口说大话,但是他觉得他这种追求方式挺好,自家小歌肯定会感动,就算不感动也会答应他的追求。

    但楚歌对他这种话没半点反应,大概是听多了傅九的张嘴就是情意绵绵的话,楚歌已经完全免疫了:“我现在只想以工作和学业为重,不想谈其他的,傅九,再等几年吧,如果几年之后你还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我们就在一起得了。”

    宫九明显听出来了楚歌这话语里的陷阱,他立马改口:“你不喜欢我,没关系的我会一直追求你追到你喜欢我那天为止,小歌,我喜欢你,这是我的事情我会把我的事情做好,你不喜欢我,这是你的事情,你不要因为我喜欢你就有心理压力,也不要因为我喜欢你,你就喜欢我,你得考虑好再接受我,我会一直等你的。”

    他这话看似处处为楚歌着想,可楚歌听了有种哔了狗的感觉,这家伙明显还是贼心不死。

    楚歌心里叹了口气,知道了傅九的秘密,她倒不是太排斥这家伙了,也没了先前那种高度警惕感。对了症状才能下药,她如今算是明白傅九为嘛这样缠着她了。

    这事暂时也不着急,过了眼下这关才是正经,毕竟距离宿主死亡的时间快到了,怎么也得过了这一关才是。

    宫九也在想着这事情,所以把楚歌送回女生宿舍楼底下后,他先是给舒白打了电话。

    舒白很久都没有接到傅九的电话了,乍然看到傅九的来电,她虽然犹豫,还是立刻接起了傅九的电话。

    傅九说:“以前常去的,蓝极咖啡厅,今天晚上7点,我在那里等你。”

    他不耐烦和舒白多说话,说完就挂了电话。

    舒白甚至都来不及拒绝,她看着手机里已经挂了的电话,咬牙切齿的,脸上神情变幻。

    舒白并不想去,她又不是傅九的一条狗,凭什么她给傅九打电话的时候傅九不接,现在傅九约她了,她却得巴巴的凑上前去。

    但不去,舒白心里又不甘心。

    抬头看到楚歌进了宿舍,见楚歌低头在玩那款傅九送她手机,想到小A说的楚歌手机的价值,舒白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她如今和楚歌彻底的断交了,所以见楚歌进门她也只当看不到,只埋头玩着自己的游戏。

    舒白在游戏里是有自己的老公,她和游戏里的老公一直都相谈甚欢,她把游戏里的老公当了自己的大哥哥一般来尊敬,所以很多说不出口的事情,她都会和游戏里的老公诉说。

    不过每个人看待事情的目光不一样,舒白诉说的时候当然是以她自己的角度,把她对立的人描述的非常黑,以此来突出她自己的委屈很无辜。

    今天的舒白因为宫九的那一通电话没心情玩儿游戏,所以楚歌回来后,她干脆拿了自己的钱包出门了。

    舒白想出门透透气,散散心。

    她本来不想去赴宫九的约定,可到了时间的时候还是无知无觉的去了蓝极咖啡厅。

    依旧是她喜欢的咖啡厅,依旧是傅九经常为她订的那个包间,咖啡厅里的弥漫的味道、播放的歌和曾经都一模一样。

    可她和傅九之间却再也回不到当年。

    舒白的心里说不难受是假的。

    她去的时候傅九已经坐在咖啡厅里的包厢了,一如从前的每次约会,傅九总是先她一步到。

    舒白进门看着傅九,心底虽然酸涩,可神情却冷冷的,连看一眼傅九都不愿意。

    宫九指了指舒白惯常坐的位置:“坐啊,站在那里做什么!”

    舒白没坐,她扬了扬下巴,然后问傅九:“你找我做什么?有什么话尽快说。”

    语气矜持而又不耐烦。

    宫九笑了笑:“怎么,着急回去打游戏?说起来你那部超级笔记本还是我买来送你的。以前的事想想还真是,唉!”

    宫九长长叹了口气,却是不愿意提起往事了:“来都来了,先坐下喝杯咖啡。”

    舒白心里忍不住的想,傅九难道是想和她求和吗?这男人是看穿了楚歌的脚踏两只船的本质,所以想回头又来追求她?

    这个念头一出,舒白心底嗤笑。

    已经过去的事了,重新再来有什么意思,就算傅九和她道歉,想重新追求她,她也不会接受傅九的。

    她从前一直把傅九当了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哥们,可这几天傅九带给她的伤害,她简直一辈子都不会忘。

    那些事根本不是傅九一句道歉就能够烟消云散的。

    这样一想,舒白的脸色更冷,她坐到位置上,也不去看傅九,只低头喝着咖啡。

    宫九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拿娇作势,心里实在不屑的很。不屑眼前的女人,更不屑从前的他自己。

    他说:“舒白,当初不喜欢我为什么一直不拒绝我的告白呢,我给你买了那么多的包包那么多的首饰,那么多奢侈品,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收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