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配:反派BOSS,强势撩 > 第169章 喂那朵妖花你别咬我
    原形毕露成为一只庞大无比的黑蛟龙的宫九尾巴呼呼摔着在空中乱飞,他真是愤怒到了极致,他怒吼,“放开我。”

    小弟弟要爆掉的感觉谁能懂?

    小弟弟被人当了救命稻草一般的使劲扒拉住的感觉谁能懂?

    小弟弟被人的脚使劲蹬踢的感觉谁特么的又能懂?

    他现在分分钟钟想弄死这朵妖花。

    偏偏他身体在失控边缘,满心满脑子只想啪啪啪,连化形成人都困难。

    “不放!”楚歌声音坚决,双手紧紧抓住,任着这蛟龙把她甩来甩去的,她就当荡秋千了。

    这朵奇葩,真特娘的不要脸,一个女孩子竟然如此脸皮厚,宫九怒的浑身鳞片都快倒竖了,“无耻!”

    “再无耻也比不过你。”楚歌冷哼,“你要是把我带上去,我就放开你,你要是不带我上去,我就这样不放。”

    “你信不信老子揍扁你。”

    楚歌冷笑:“你信不信在你揍扁我之前,我把你这玩意连根拔起!”

    宫九:……

    这朵奇葩,这朵奇葩!

    如此无耻歹毒卑鄙的话竟然也能说出来。

    他的口微微张着呼哧呼哧的喷着气。

    身体在这一方小天地里四处乱撞着,似乎想用疼痛压制身体里的那种洪水一般的蠢蠢欲动之势头。

    此刻听到这朵奇葩的话,他气得将两根胡须都吹成了直的,麻蛋,他迟早会把这朵奇葩碾成肉泥,他恶狠狠的继续说:“你这到底什么毒?会发作多久?”

    “不知道。”楚歌笑了声,“说起来这还是你每夜喷在我身上的污浊液体呢,你问我还不如问你自己。”

    他哪里有在她身上喷这么多。

    简直胡扯!

    宫九的眼睛瞪得灯笼大,他呼哧呼哧的又喘了几口气。

    恰好楚歌因为那玩意太滑不得不双手倒换着又往根部抓了抓。

    被一双热乎乎的小手这么一摸,酥爽感从那一处蔓延在身体每一处。

    宫九忍无可忍的呻口今了一声,“再抓一下!”

    话说完,不等楚歌回应,他恶狠狠的咆哮,“你敢再抓一下我剁了你爪子。”

    真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楚歌懒得理会他,这玩意,求她抓她也不抓。

    妈的,她抓这么个东西一直催眠为树杈子容易么。

    身体里火烧火燎的,尤其这朵奇葩刚刚那么一撸,简直就像是星火燎原。

    宫九实在忍不了了。

    他眼睛一闭,低头朝寒潭里栽去。

    这下子轮到楚歌咆哮:“出去,出去,你不出去我扯断你这玩意。”

    水声哗哗哗的,小小的寒潭被宫九的这蛟龙身子扑腾的水花四溅。

    楚歌这威胁的话宫九根本没听到。

    估摸着是热胀冷缩的缘故,楚歌发觉,随着小蛟龙深入水底,她手中的这根救命稻草渐渐在缩小……

    越缩越小,根本就不够她双手抓了。

    麻蛋,蛟龙的物件怎么能够这么小,简直要分分钟钟缩到肉里面去了般。

    这要是长在人身上,就特娘的一个唇膏男。

    楚歌一开始还能闭气。

    可这水冷的她直哆嗦,寒冰面已经被这只蛟龙全部打散。

    水面的四周全是滑溜溜的岩壁,她冒出水面去也没法爬到上方去。

    还得依靠这只小蛟龙把她带出去。

    可这只小蛟龙,在他药劲过不去的前提下,估计不可能离开这寒潭。

    楚歌心戚戚然的,突然有种自作孽的错觉。

    这水太凉太凉,她觉得自己骨头都会冻住了。

    绝对不能让黑蛟龙再继续在这水潭底下待着。

    楚歌手指使劲去掐手中那东西。

    手指劲道不大,根本给那家伙造不成威胁。

    楚歌一狠心,低头就去咬。

    牙齿在打颤,一咬下去,就冻僵了般咬住不松口了……

    水里的宫九嗷呜一声,再次一飞冲天,身体直接装在了山洞的顶部岩壁上,撞的岩壁上那些石头哗啦啦的落下。

    楚歌虽然被冻得大脑都浆糊了,不过人在懵懵懂懂的时候,还知道什么最重要,她第一时间就用双手抓住了再次变大了的那物件。

    她牙齿冻的很僵,还没能从那物件上面挪开,所以现在,她这抓住救命稻草的画面有点略滑稽。

    宫九尾巴拍打着,又失控撞上了左右的墙壁,尾巴砸石头哗啦啦的朝寒冰潭里落着,他咬牙切齿,“放开,找死吗你,放开!”

    楚歌身体运转了一圈功法,总算不那么冷了,她嘴巴能动之后,第一时间就放开了那玩意,麻蛋,她也很嫌弃的好不好。

    这小蛟龙的态度,难不成还觉得她占了大便宜不成。

    她瞟了眼,上方那个他们滚下来的洞很远,主要是这洞也是那种陡峭光滑的,她不觉得靠自己能爬的上去,“你送我上去。”

    宫九气得要爆炸了,“滚,要不然老子干/死你。”

    这威胁可真是,啧啧,这家伙到底饥渴到什么地步了,连她这株花都不放过。

    楚歌长长叹了口气,“你忘了一直要等着你这个白马王子出现的小歌了吗?你家小歌说不定在哪里苦苦等着你去看望她和她一起睡觉滚床单呢,你竟然在这里想要和一株花那啥,唉,你说说你,你对得起你家小歌吗?我真是,真是为你家小歌感到心酸。”

    宫九怒吼:“滚滚滚!”

    把她放在上面的洞口处,她肯定毫无留恋的滚,“你倒是给我滚的机会啊。”

    宫九沉默了片刻,片刻之后,他身体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失控着四处乱撞。

    他声音里难得的没了暴戾焦躁,他硕大的头颅微微歪了歪,声音带着点小忐忑般的问楚歌,“我家小歌真的在等我?”

    “对。”能安抚这家伙不再发狂着往寒冰潭里去蹦跶,楚歌不介意张口说瞎话,“她估计和你一样,也在某个地方思念你、不停的找你,唉,她说不定也是每天晚上想你想的睡不着。”

    “真的啊。”宫九声音里带了欣喜之意,“她真的也想我吗?”

    楚歌非常敏锐的发觉,她双手抓住的这玩意又嗖嗖嗖的大了。

    麻蛋!无耻!这种禽/兽,好人家的女孩子也不会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