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配:反派BOSS,强势撩 > 第55章 九尾狐的撩妹技能
    “你真的不记得自己咬人吸血的事?”

    三尾狐皱眉生气,一甩手将寒冽元捏住她下巴的手掰开,不耐烦的娇嗔,“我有神经病啊我,为什么要吸人血,还是女人血,要吸我也吸你的才是,吸别人做什么,你以为我是蚊子吗见人就叮!”

    寒冽元眼中的犹疑最终化去,他没有上床,而是起身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背对着寒冽元的三尾狐听到响动忙转身,声音魅惑中有带着一种天真可爱的纯真,“喂喂喂,寒冽元你去哪里,喂喂喂,你还没和我啪啪啪呢,先满足我一次再走啊。”

    闻言的寒冽元在开门的时候顿了顿,但马上就毫不犹豫的推门离开。

    他刚一下楼,就看到管家在朝他招手。

    原来是厨子的衣服被一个胖子扒光抢走了。

    这是混进了寒家的节奏?

    管家查看了监控才知道,那个抢了厨师衣服的胖子并没有在寒家大宅里转悠,而是和寒冽元打了个对碰并开着楚歌的车走了。

    寒冽元的心底一咯噔,忙掏出手机给楚歌打电话,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通。

    他又往市北医院打电话询问有没有楚歌这样特征的患者,那边很快就答复并没有脖子被动物咬伤的患者。

    寒冽元最后是联系了交通厅查找监控找到楚歌的车。

    楚歌的车依旧停在一处地下车库里,他撬了锁打开车门,楚歌在后座昏迷不醒,车里除了楚歌并没有其他人,不对,还有一条狗。

    寒冽元抱起昏迷的楚歌上了自己的车然后朝医院驶去。

    下车将楚歌往急救车上放的时候,寒冽元才猛然间的发觉楚歌脖子上的那几个牙齿咬过的血洞没了。

    完好如初,没有半点被咬过的痕迹。

    怎么可能?

    寒冽元以为自己幻觉了,他伸手摸了摸楚歌的脖子,那个地方光光滑滑的,真没有牙印,还是护士催他的时候,他才一个激灵回神,忙和护士们一起推着楚歌去急诊室。

    楚歌的身体在发烧,烧的很厉害,已经四十度。

    寒冽元摸摸她的额头又摸摸她的手,眼中虽然担忧,可神情倒是冷静,时不时的看那些医生护士们为楚歌使用的是什么药物。

    刚开始打点滴,楚歌就醒来了,她迷糊着望了一眼四周又眯上了眼,似乎并没有发觉寒冽元的存在。

    正要张口说话的寒冽元望着已经合上眼的楚歌,什么话也能说出口。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晚上他还有事,不得不离开这地方,所以干脆走出病房给三壮打了个电话。

    三壮匆匆忙忙的进了病房,打量了眼床上的楚歌问寒冽元,“小歌这是怎么了?”

    寒冽元没法把自己家那只红狐狸的事情告诉三壮,他拍了拍三壮的肩膀说,“我晚上还有点事儿,你帮我盯着点小歌的状况,还有检查的结果单子没送来,你记得催一催护士。”

    三壮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寒冽元就已经匆匆的出了门。

    他一回头,发觉楚歌的眼睛是睁开的。

    可真是吓了他一跳,三壮后知后觉的颤了颤,“小歌,你,你醒着啊,你这是怎么回事?大哥他,他知道你情况了?”

    楚歌摇了摇头,“我想喝点水!”

    三壮从饮水机那里打了水递给已经坐起身的楚歌。

    楚歌喝了水,缓了缓气才说,“三壮,谢谢你了。你要是忙的话你先走,我打完点滴就回家了。”

    “没事没事,我不忙,一会我顺道送你回家。”三壮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又逃出来,他有些不自在的在病房里走了几步,最终还是忍不住的问楚歌,“小歌,那个,大哥他知道你的状况了吗?你,你和他现在怎么样了?”

    楚歌垂头捏紧了自己手中的杯子,她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我的事情,你,你也别告诉他了。”

    三壮惊讶,“怎么,你们俩,你?”

    楚歌借口,“楚哥哥说我和他在一起不合适,我们以后不可能在一起了。”

    “怎么会?”三壮惊讶,“大哥肯定不会说出这种话,他对你的感情,别人不知道,我这个旁观者那是最清楚不过了,大哥肯定不会说这种话。”

    楚歌吸了吸鼻子,长长的出了口气,突然就笑,笑着笑着,伸手捂嘴呜呜呜的哭,“我在他房间里看到上次那只狐狸了,他以前喜欢我,可是现在喜欢的是那只狐狸。”

    “狐狸?”三壮莫名其妙的瞪着楚歌,随即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那天,那天那个,是狐狸?狐狸精?哇擦真的假的?真的是狐狸精,我哥,我哥也太好运了吧……”

    话落立刻知道自己失言,三壮忙伸手掌嘴,“那个,那个小歌你别听我乱说话,我的意思是,就算那天那个是狐狸精,我大哥他也不可能因为一只狐狸精和你说分手啊。”

    “我问他了。”楚歌说,“他没有反驳。”

    楚歌抬头望着三壮,“这件事你别告诉别人,事关冽元的名声,要是传出去了不好,也就是因为那天我们一起见过那只狐狸,我才和你说的,三壮,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我知道我知道。”三壮没想到楚歌这时候还会为寒冽元着想,他心底着实为这个女孩可怜了一把,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这事就是说出去估摸着也不会有人相信,你放心,这是咱们共同的秘密。”

    “三壮,我的事情你也不要告诉冽元,我不想让他可怜我,也不想让他觉得我是要博取他的同情。”

    三壮点了点头,望着楚歌欲言又止,看到楚歌一脸坚决的神情,到底也没说什么。

    他其实觉得,这事儿自家大哥做的有点不太地道,但是吧,他又不好说什么。

    楚歌的烧并没有退到正常的温度,医院建议她留院观察,楚歌拿了自己的血样检测单子,有三壮扶着她出院了。

    宫九在三壮的车旁蹲着,那个寒冽元将他扔在车外就不管了,天知道他这一身肥膘跑起来有多痛苦。

    ~~

    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