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配:反派BOSS,强势撩 > 第54章 九尾狐的撩妹技能
    “毛毛!”楚歌说,“你是毛毛?”

    宫九惊讶,自家的小歌这么聪明?

    他还以为他胖成这样子,楚歌认不出来呢。

    估摸着他就算是有点胖,也是个胖美男,五官这么美,再胖也改不了帅的本质。

    真好哟,能被自家小歌认出来。

    楚歌合上眼,身体软绵绵的倚靠在座背上,“毛毛那两次吸血和那只红狐狸一样,红狐狸能变成人,毛毛肯定也能变成人。”她顿了顿,突然就笑,眉眼弯弯的,看起来似乎很高兴,“没想到我的宠物竟然能变成人,真像是个幻觉。”

    原来,他吸血的事儿楚歌都知道!

    宫九张了张口,高兴激动都消散了,一时连话也说不出,他坐在楚歌的身边将车门拉上,然后双手放在楚歌的后背处,试图用自己的能量来滋养楚歌的身体。

    他能感觉出来楚歌这一趟去了寒家,身体里的死气更重了,肯定是因为被吸血的缘故,楚歌身体才成了现在这样的,“那两次,你怎么没有阻止我?”

    要是阻止他了,或许楚歌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他若是没吸楚歌的血,楚歌就不会生病,不会失恋,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我阻止了。”楚歌说,“挣扎不过你,被你一吸血,我身体软绵绵的连呼求都困难。”

    是了,大部分的动物们在咬人的时候唾液自带麻醉,他这种修炼成精的九尾狐就更不用说,楚歌被他咬到根本没有半点的反抗之力。

    宫九真是为楚歌难过又委屈,“那你事后怎么没把我宰了炖肉?”

    楚歌笑了笑,笑容浅浅的就似昙花一现。

    宰了这家伙谁帮她挖心去,“舍不得啊,而且好奇,想看看你吸我的血做什么。”

    宫九更相信楚歌说的那句“舍不得”。

    “小歌。”他声音低低的,却极为坚定,“以后我再也不会伤害你了,由我来保护你,我会是你最忠实的护花使者。”

    “不过是被你吸了点血,你也不至于这样吧。”楚歌略惊讶,“用不着保护我,我没有以后,你自己能安全的活着不饿死就好。”

    顿了顿,楚歌叹,“那只红狐狸变成女人那么漂亮,那么毛毛你这么丑,又丑又胖的,都没有你当狗狗的时候好看。是不是变成人你也很能吃?如果我不在了,你可以去当个厨师,这样的话想吃什么就能自己做什么。”

    宫九的心瞬间受到了一星点的伤害。

    不过马上他又被治愈了,因为楚歌的话言话语都是在为他着想,宫九将身体里的最后一点能量滋养在楚歌的身体里,他并没有放开楚歌,而是缓缓的伸手将人从背后抱进他怀里。

    他的下巴抵着她头上软软的发丝,闭了闭眼,他坚定着发誓般的说,“小歌,你放心,你绝对不会死,有我在一天,就会护着你一天。”

    楚歌轻轻笑了几声,似乎对九尾狐这样的“童言童语”很无奈,但她并没有反驳,“我有点困,毛毛,我想睡一会。”

    “好。”

    “你说,我不用去医院吗?”

    “嗯,用不着。”

    “其实,其实我想去警察局,我刚刚差点被那只红狐狸咬死,可是寒哥哥却没有对红狐狸做出半点的惩罚,我心底不甘。”

    “没事,这个仇,我帮你报。”

    楚歌的身体软软的躺在后座上,她的头枕在九尾狐的大腿上,迷迷糊糊的蹭了蹭说,“毛毛,大腿太粗了,枕的不舒服。”

    “我这个大粗腿适合抱。不过,我以后会让自己瘦下来的,瘦下来后,你枕着就舒服了。我瘦了会比寒冽元更好看。”

    楚歌呼吸均匀着已经睡着了,宫九低头,目光温柔的看着楚歌的侧脸,“真的,我比他更好看,那只红狐狸都不配和我比,小歌,要是我比寒冽元好看,你会不会像喜欢寒冽元那样喜欢我,或者,比那样的喜欢更多。小歌,我会值得你喜欢的,真的。”

    寒冽元并不担心大厅里和自己父母亲说话的那些人,他担心的是楼上那只妖狐会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

    急匆匆的进门上楼,一进门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赤/身裸/体的女子。

    女子的身上那几个被子弹击中后留下的血窟窿如今只剩下了一个弹疤。

    怎么会?他昨天瞧的时候还都是碗口大的血窟窿呢。

    寒冽元走近床边细细打量,发觉女人胸脯处那颗最能要命的子弹伤口也几乎要愈合完整了。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打量,三尾狐迷迷糊糊的睁眼,随即双手勾向寒冽元的脖子,“唔,你回来啦。”

    寒冽元的身体僵了僵,声音微冷,“你的伤口怎么好的这么快?”

    “都是你滋润我的功劳啊。”三尾狐犹不自知般,声音软靡靡的,下一刻沿着寒冽元的脖颈喉结处亲吻着蔓延而下,“都说了你可以滋润我让我好的更快,有你在,我不会死的。”

    寒冽元捏住三尾狐的下巴,“你刚刚吸了别人的血。”

    “血?”三尾狐的舌尖伸出在自己的唇上缓缓的舔了舔,这动作实在诱人,她神情迷茫着想了想说,“我倒是梦到我找到了大补之物,吃的好爽。难不成梦是真的?我吸了你的血吗?”

    寒冽元依旧紧捏着她的下巴,他眉眼冷凝着不放过三尾狐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不是我的血,你吸了一个女孩子的血。”

    三尾狐惊讶,“屋子里来了女孩吗?我怎么不知道,我身体虚弱一直都在睡觉,看来这次受伤真重,不然以我们动物的警惕性,进来人绝对会察觉的。”

    她皱眉想了想,“我把你家佣人咬了吗?我虽然是狐妖,可我也不会主动去吸人血,人血多难喝,对我来说远不如你身体美味呢。”

    她的双脚勾住寒冽元的腰,胸脯也凑近着寒冽元,喃喃着说,“我对人血才不感兴趣,我只对你感兴趣。”

    她的一手隔着裤子握向寒冽元的那处,上扬的眼尾流转着无形的媚意,“寒冽元,有没有精力再战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