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女配:反派BOSS,强势撩 > 第11章 都11章 撩个养女解馋
    “好啊!”宫凌风拉着楚薇薇的手跟在宫九的身后朝楼上走去,一边还低低的和楚薇薇说着话,“生日最想要什么礼物?这几年哥哥在外面都没给你给买过生日礼物,今天一次性全部补给你好不好。”

    “哥哥能平安回来就好了,薇薇什么礼物都不要。”

    宫九走在前面只觉得牙疼。

    到了楚歌的房间时候,宫九站在门口对两人道,“薇薇你进去瞧瞧你姐姐在不在房间里?”

    楚薇薇拉住宫凌风的胳膊,“我还从来没进过姐姐的房间,哥哥你和我一起进去吧。”

    宫九可真是巴不得两个人一起进去。

    等楚薇薇敲了敲门没听到动静,干脆将门推了开之后,宫九直接抬脚一踹,把站在楚薇薇身边拉着楚薇薇手的宫凌风踹进屋子里。

    因为楚薇薇被宫凌风拉着,也一同被扯进了屋子里,宫九拉着门把将门关上,紧紧拉着门扶手的他听到屋子里楚薇薇的尖叫声,突然很开心。

    麻蛋,早就该让这一对奸/夫***吃点苦头了,从现在开始,他要黑化,妈的,这次不把这一对整死,他绝对不姓宫。

    楚歌走到一脸表情变换的宫九面前,“你站我门前做什么?”

    宫九略惊讶,“你没在屋子里?”

    楚歌点了点头,“不是你喊我下楼吗?怎么楼下一个人都没有!”

    宫凌风大概是在拉门踹门,门砰砰砰的在响。

    宫九双手使劲的拉住扶手朝自家大女儿笑的灿烂,他猜测楚歌是坐电梯下楼的。

    楚歌疑惑的望向门内,“妹妹和谁在我屋子里?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来?”

    宫九,“你哥和你妹妹想要在你房间里参观一下呢,爹地打算让他们参观一晚上。”

    楚歌盯着因为用力太大气喘吁吁的宫九,“爹地,我的小金刚被我从笼子里放出来。”

    “放出来了?”宫九笑眯眯,“那真是太好了,宠物就是该多溜达一下,这才有利于它们的身心健康,想必你妹妹个你哥哥看到你的小金也会非常高兴。”

    “爹地!”

    “嗯?”

    “小金在你脚下呢。”

    “啊啊啊啊啊……”

    小金虽然被楚歌亲昵的称呼为小金,可个头一点都不小,通身是白金色的小金身长一米左右,最粗的身体和人的手腕差不多粗。

    此刻的小金就贴在门旁边的角落里蜷缩成一团,只有头高高的抬着因为宫九的脚移动而移动。

    宫九听了楚歌的话,低头刚好就个吐着蛇信子的小金对了上,他嗷嗷嗷尖叫着往起一跳,双腿夹住楚歌的腰,一手揪住明歌的衣服,紧紧的扒拉住楚歌。

    都这种时候了,他的另一手还不忘紧紧拉住门的扶手,“快把那只蛇踩死踩死。”

    楚歌的眼底一冷。

    宫九却没注意到自家大女儿的情绪,他扒拉着楚歌衣服的那一只手只觉得入手的地方软绵无比,忍不住的又伸手捏了捏,“小歌,你胸还挺有料。”

    “爹地!”

    宫九对上女儿的目光,立刻就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忙赔笑,“不小心按错地方了。”

    楚歌,“爹地,你别捏了,小红会生气。”

    小红是个什么鬼?

    低头看到楚歌胸口出探出的蛇头,以及那血喷大口,宫九一瞬间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什么话的说不出来了。

    但下一刻,他嗖的从楚歌腰上跳下,一手抓住小红的头,另一手将门一松就开了条缝隙,他直接把小红扔了进门。

    门内再次传出楚薇薇啊啊啊的尖叫声。

    宫九强忍着把地上那条小金砸成泥的冲动,将门又开了一条缝,这一次把小金也扔了进去。

    总感觉自己的手上全是蛇皮,宫九使劲的把手搓了搓,不顾形象的在自己衣服上擦了又擦,然后抬起手在灯光下照着。

    楚歌,“爹地,妹妹在屋子里会被小金小红吓坏的。”

    “不会不会,你妹妹最喜欢小动物,你听听她尖叫声,一定很激动很兴奋才能发出这种声音。”

    宫九一脸陶醉的听着屋子里的尖叫声,“听,薇薇的声音真是好听啊。”

    这个变/态!

    “爹地,我哥哥怎么回国了?”

    说起这个超级电灯泡,宫九立刻气得牙痒痒,“这家伙肯定是在外面惹了事才跑回来的。”

    楚歌猜测肯定是宫凌风和楚薇薇在一起干了什么让宫九受了刺激,所以宫九才是现在这反应,说起来,宫凌风貌似比上一世回国的时间要早,不过也可能和这次他出国时间过早有关系。

    “爹地,我先去厨房找点吃的了。”

    “去吧去吧。”宫九朝楚歌挥手,“让管家给爹地搬一张椅子,哦,再端一盘开心果上来。”

    “好的爹地。”

    管家搬来了椅子和开心果,顺便又问宫九消防车已经来了,是不是真要把大小姐的屋子拆掉。

    宫九眼睛一瞪,“拆什么拆,拆了屋子小歌以后住哪里,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你赶紧的,让消防车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嗑了一盘子开心果,神清气爽的宫九听到屋子里没了响动,连尖叫声都没了,干脆起身打开了房门。

    屋子里空荡荡的哪里有个人,窗户大开着,呼啸的风从窗户处灌进来,塞了宫九满肚子的气。

    我草这是三楼,那一对狗/男女难不成从三楼跳下去了?

    屋子里的布置实在瘆得慌,宫九虽然生气,可他也没敢在屋子里多待,而是一转身出了房门。

    喊了管家询问,才知道是消防车把狗/男女从房子里接下楼了。

    宫凌风特意嘱咐管家不用拿这种小事麻烦宫九,所以管家也没说。

    宫九听完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额头的太阳穴在嗖嗖嗖的跳,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淡定后,他想起了般又问,“那薇薇和那小子去哪里了?”

    总不会是和消防队一起离开。

    “在二楼的客房里。”管家顿了顿说,“两间空的客房,大小姐一个人住了一间,二小姐和小少爷住了一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