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都市小说 > 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 > 正文 第2917章 她是毒药,无药可解1
    孟星辰额头上的青筋蹦了下,选择忽略掉小家伙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小太阳把小书包一甩,背在背上,哒哒哒的跑走了。

    地毯上再次留下一长串清晰的黑脚印。

    孟星辰假装没看到那串脏脏的黑脚印,看向了还在憋着笑的许清,“很好笑?”

    许清当然不敢说好笑了,一秒钟收住,“不好笑。”

    孟星辰哼了一声,“有什么事?”

    许清这才正了脸色,拿出了一个来自法院寄来的信封。

    “主子,这是刚刚收到的。”

    许清把这个信封放在了孟星辰的面前,就连声音都小了很多。

    这是从法院寄过来的邮件,收件人是孟星辰。

    而一般涉及到这方面的邮件,都是直接寄到孟氏集团法务部的,都不会是直接寄给孟星辰这个总裁。

    而现在的这封信却是直接寄给孟星辰的,许清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所以法院寄来这封信是什么意思,已经是很清楚的了。

    生怕孟星辰生气,许清不仅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就连声音都小了很多。

    孟星辰看着书桌上的那个印着自己名字的信封,俊美的脸上瞬间就染上了一层阴霾。

    他修长的手指把信封给撕开,里面是一张法院的传票。

    上面写明了是孟星辰和艾浓浓的离婚官司具体开庭的时间地点,都写得很清楚。

    许清看到孟星辰那张俊美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眼底一片阴鸷,许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孟星辰不耐烦地把传票塞回到信封里,随手就把信封给扔在了一边,冷冷道:“去把法务部的人给我叫过来。”

    许清见自家主子身上的气压低得可怕,连忙应道:“是!属下就这去!”

    许清走到书房门口,去给法务部的人打电话。

    刚刚放下手机,手机就又再次响起。

    一看来电,显示许清赶紧接了电话。

    电话里面的人立刻汇报道:“许助理,今天那个沈见深又来艾小姐家里了,还带着一个食盒,应该是漱芳斋的……”

    许清身为孟星辰最忠心的手下,对于孟星辰的心思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

    都不用孟星辰吩咐,他就安排了人跟踪监视艾浓浓。

    这几天监视艾浓浓动向的结果,几乎都有沈见深的影子存在。

    沈见深每天都会去找艾浓浓,每次都会带上一个食盒,全都是出自高级餐厅的。

    每次呆的时间都不长,没有超过一个小时就走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继续监视。”许清皱了皱眉,挂断电话。

    这个沈见深还真是讨厌,这么殷勤的跑去艾浓浓的面前刷好感。

    对艾浓浓的追求,半点都不加掩饰啊!

    对于自家主子来说,还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啊!

    这么想着,许清下意识地就朝着孟星辰的方向看过去。

    孟星辰坐在宽大的书桌前,修长的手指捏着那张法院的传票,神情一片讳莫如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清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把沈见深每天去刷好感的事情告诉孟星辰。

    如果艾浓浓和主子真的离婚的话,那以后也就和主子没有关系了。

    小少爷也回来了,主子肯定能打赢官司,拿到小少爷的抚养权。

    那么,主子和艾浓浓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谁追求艾浓浓,那也和主子无关了……

    主要是,许清想到艾浓浓那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就觉得她根本配不上自家主子。

    许清的眸光微闪,或许这件事情主子不知道比较好……

    忽然,孟星辰毫无征兆地抬起头,锋利的目光就那么扫了过来。

    许清只觉得从背脊骨窜上了一阵寒意,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

    “什么事?”孟星辰开口问道。

    许清作为孟星辰最忠心的手下,了解孟星辰。

    那么孟星辰作为主子,也是同样的了解许清。

    一看许清这副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许清肯定瞒了他什么事情。

    “说!”

    孟星辰的眼光仿佛有洞察人心的能力,看得许清头皮发麻,只好老老实实全都交代了,“属下派人去跟踪监视艾小姐,刚刚接到了一些关于艾小姐的消息……”

    “嗯?”

    听到是关于艾浓浓的事情,孟星辰的心情立刻就烦躁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这个女人会轻易的扰乱他的心情。

    “自作主张!”孟星辰冷哼了一声,却并没有阻止许清继续说下去,显然是想要知道后续。

    “主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就不要知道了吧?”许清小心翼翼地说道。

    孟星辰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不满地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说!”

    许清只好说道:“是沈见深,这几天沈见深每天都会去艾小姐家里,每天都去送补汤……”

    看到孟星辰的脸色瞬间乌云密布,下巴线条绷紧,许清赶紧补充道:“不过沈见深每次呆的时间都不长,不到一个小时就离开了,而且也不是只有沈见深和艾小姐两个人,吕曼曼也在的……”

    许清说完,空气中陷入了一片死寂。

    孟星辰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许清吓出了一身的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孟星辰的大手按在书桌上,实木书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裂出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孟星辰的眼底一片凌厉。

    艾浓浓!

    你可真是好样的!

    和他的离婚官司还没有上法庭呢,这么快就找到下家,和沈见深勾搭上了!

    真当他孟星辰是死人吗!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投入沈见深的怀抱?

    难怪艾浓浓死活都非要和他离婚,就是为了沈见深?

    这么想着,孟星辰大脑中绷得紧紧的神经忽然断裂,愤怒之下,一脚踹向了书桌。

    原本就产生了细微裂痕的实木书桌,应声而塌了一块,发出了一声轰然的巨响。

    正在房间里看动画片的小太阳皱起了小眉毛,看向了天花板。

    大坏蛋这是在干嘛呢?

    书房里,孟星辰的黑眸越来越深,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