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修真小说 > 灵武帝尊 >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生死奏歌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生死奏歌

    “纳兰晴天居然和冷寒天是一个人。”

    皇城上下,举目震惊,人群震撼的无法言语。

    冷寒天在天府帝国造就的传说几乎成了故事里的神话。

    但是谁又曾想到过,那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冷寒天居然是一个人的武魂,而这个人竟然是纳兰晴天。

    纳兰晴天为了这一天计划了十年。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为了这一天等待了十年,如今他人魂合一,震撼全场,让整个天下人为之惊叹。

    但对于纳兰晴天来说,如果没有辰天的话,他会是今天最耀眼的存在,他的天赋将会震惊世人,他的力量将会震撼全场。

    他的实力更会成为这万国疆域的传说。

    但是有了辰天的灵武双修,三魂合一,人群仅仅是对冷寒天为他的武魂惊讶而已。

    若是论天赋和实力的话,冷寒天和辰天的确可以称之为一段佳话。

    纳兰晴天如此威胁的人物和辰天一样,不能让他成长下去啊,这是其他实力的担忧。

    但不同的是,纳兰晴天有玄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保护。

    人魂合一之后的纳兰晴天,实力更是强横无比,气息直达圣者境界,但是他故意压制自己的修为,所以只到了九重巅峰。

    他绽放的所有力量,让人惊叹不已。

    即便是辰天都露出了骇然之色,谁也没有想到三皇子隐藏的如此之深。

    “太上,辰天交给我,你们速速清理辰天残党,只要打败他,一切就可以结束了。”玄宗势大,此刻谁也不能阻止。

    纳兰晴天只要能拖住辰天,等到这些超凡圣者将辰天余党斩杀,这场战斗就会宣告结束。

    辰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和纳兰晴天的战斗绝不能久战,必须在瞬间分出胜负才行。

    但即便是灵武合一,辰天此刻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一击必杀纳兰晴天,这家伙的禁忌之力太诡异了,而且他身怀纳兰家族的血脉,意味着纳兰晴天也有不死冥王体。

    这样的情况下,辰天和他之间的战斗,很难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不过若辰天不把冷寒天打败的话,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

    “帝灵。”辰天将双手剑收回,虚空中绽放出一柄惊人光彩的剑痕,帝灵那圣洁的灵气光环,照耀全场。

    “灵器。”

    人群对于这光芒并不陌生,帝灵剑在辰天的手中在天府帝国也不是什么秘密。

    人群看到这一幕,便知道辰天这是要力战立决。

    唯有在短时间内击败冷寒天,他才能压制住其他的超凡圣者。

    “动手,若等天妖王回来的话,一切就没意义了。”纳兰晴天不容失败,怒火绽放的瞬间,杀招凛现。

    重燃战火,双方力量攀升到了极致,乍开这皇权之争的最后篇章。

    蜕变的纳兰晴天,领悟合一的辰天,面对势如破竹的战斗,双方战意高昂,势要灭敌方休,却见纳兰晴天吐纳之间,斩杀辰天意坚,不死血脉展现,摩罗夜叉应运而生,另一方,魔佛神恶体同现,一者魔罗逞威,一者神魔佛金身不坏,在战场中对立的彼此,演绎著不同的霸道。

    人群见状,无不是震撼万份。

    而其余人腾出手来,杀向辰天残党,一时间战火重燃,哀鸿遍野。

    然而,人群所瞩目的方向却仍是辰天和三皇子最后的争斗,两人实力霸道无边,竟是不分上下。

    高空之上,魔罗夜叉动用鬼皇地狱变之力,取地狱骨为刀,力战手持帝灵辰天,一人为炼狱恶鬼三凶之主,一人手持天外灵异之剑,霎时牵动天地变化,引动风雷火,那穿透风雪的杀声,划开强者激斗!

    两人招来我往,震撼全场,无不是引动练练异彩之光。

    人群甚至忘记了惊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高空的战斗,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环节。

    虚空之中,越演越烈,激战数十回合,胜败难分,纳兰晴天鬼皇地狱变逞威不减,刀指寒锋,眼神盈满斗杀胜气,反观辰天,一身黑暗萦绕,武魄尽敛,两者刀剑交锋重若泰山崖顶,一转身,一走势,刀剑风云起势,一凛、一抽,一刺,招招步步,皆是无上剑学,风动人动,雷快剑更快,喝声中,战势已臻极端。

    “在这么拖下去,不行!”周身惨叫不断,却都是来自辰天身边之人,这些妖兽与自己无亲无故,却不断为自己牺牲。

    就算天妖王归来,辰天也不好交代,而且继续这么磨蹭下去,牺牲者只会更多。

    辰天已经不愿意看到更多人牺牲。

    “雪霁剑法。”

    剑光出,盛开的雪花蔓延在天地之中,冰寒雪地,满目银白,静立对峙的彼此,迎著风寒冷雪,看到辰天剑势的变化,纳兰晴天眉头一皱,他深感这剑招之威,不敢大意。

    对峙的两人,谁也不知,在下一刻,会映照谁的嫣红血花?

    就在飘雪落地的瞬间,短暂照眼的双眸,随后,便是快得转瞬死亡的杀光。

    “雪霁剑法奥义,傲雪寒心。”

    雪霁的精华在于一个快字,几乎在雪光乍现的瞬间,雪花、白花,灿烂如生命最后的惊艳光华一般,剑者的光华,总在生死之际、不惜一切的时候,才绽放的最为激烈。

    人群只看到了那满天盛开的雪花,伴随着血液的飞溅,剑者的光芒落下了帷幕。

    纳兰晴天的身上,满是剑痕的雪光,鲜血滴落之下,凝结成冰,恐怖寒意瞬间袭来心头。

    “三皇子受伤了。”交锋之中,这是给人最为震撼的一幕。

    辰天不与其恋战,几乎同时转身而去,分身化为魂体,朝着那些强者涌去。

    爆炸瞬间,更是乍现必死决心的光芒。

    “不会让你轻易离开的。”

    “禁忌之力,定。”

    辰天身躯突然一定,地狱骨刀在应眼的瞬间划破虚空,那一斩横天断地,磅薄的飞雪都在刀光中陨落。

    辰天腹部撕裂巨大伤口,但在再生之力的武魂之下,恢复了过来,但是那骨刀上面却有着奇异的力量,仍然在抵挡辰天的再生。

    不过在运用生之属性之后,才解决了伤口上的麻烦。

    辰天回头看向纳兰晴天,此刻他已经明白,若不解决纳兰晴天的话,他救不了任何人,甚至还有可能在分心的霎那,死在他的刀下。

    “纳兰晴天,你有你的野心,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东西,我不想杀你的。”纳兰晴天是云裳最尊重的哥哥,之前辰天还可以对纳兰晴天手下留情。

    可是当得知三皇子的阴谋和他就是冷寒天的时候,辰天已经无法欺骗自己。

    纳兰晴天,必须死。

    是他害死了所有人。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的狂傲,到了现在你觉得你还可以杀了我吗?”纳兰晴天微笑着说道。

    即便辰天展露了惊人的天赋,但是他纳兰晴天也绝非弱者,他的能力都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实力,天赋,力量,冷寒天没有惧怕他的理由。

    但是辰天的语气,却好像随时都能杀了他一样,这让纳兰晴天无比的不爽。

    他为了这一天等待了十年,如果辰天没有出现,他就是最受瞩目的一个。

    不过只要接下来自己将辰天打败,那么这无上荣耀还是属于自己的。

    “纳兰晴天,结束了。”

    “生死奏歌。”

    “三重曲。”

    生与死,阴与阳,黑与白,太极与阴阳,生死与黑白,生死一重天,生死二重天,生死三重奏。

    巨大的黑白生死之力,在辰天的掌心凝聚出巨大的球形。

    这一击之下,足以毁天灭地。

    或许会殃及无辜,但现在辰天已经无法顾忌太多,生死三重奏的力量,凌驾在九天之上,恐怖威能绽放的瞬间,天地风云暗淡,日月无光,整个虚空更是一片混沌。

    “这是什么武技。”

    “这种程度的力量,这家伙想要毁灭一切吗。”

    当人群看到辰天释放出来的能量时,全场人都惊呆了,这种浓度的力量凝聚在一处,在释放的瞬间可想而知有多么可怕。

    在人群的瞩目小,辰天将毁天灭地的黑白球体不断的浓缩在自己的掌心,最后竟然只有掌心那一点光球,但是却形成了太极图案,蕴含着生与死两股诡异的光芒,合体之后,首现生死合式之招,威灭尘寰,誓要一击破敌。

    “结束了。”

    飞天梭瞬间移动,眨眼就来到纳兰晴天的眼前。

    纳兰晴天似乎也早有准备,禁忌之力同时展现,神引之光绽放,体内禁忌之印本能浮现,天地昏荡,日月无光,霎时一场神鬼惊怕的对决,正在蕴生。

    两人彼此呐喊,一人从天而降,一人平地而起。

    两股浩瀚力量的对轰之下,足以毁灭一切的能量。

    “不,不要。”

    但在那恐怖威望绽放之中,只听见一语破天而来,一道靓丽的倩影突然冲入了他们战斗的中心,汇集的光芒,在那瞬间绽放出了惊人的杀意……

    两人在看到这身影的瞬间,流露出了骇然之色,当他们想要收回自己的掌力时,却发现为时已晚。

    不。

    辰天和纳兰晴天的呐喊,回荡在了这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