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修真小说 > 灵武帝尊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章 纪元三六九年
    灵武大陆。

    天机命运城。

    一日,天机城将东大陆之战,载入史记当中。

    这场战斗,这般记载。

    来自大荒万国青年辰天。

    斩童小五,败灵武圣殿,夺得九州大比第一。

    却被迫与帝苍穹一战而不败,与童家老祖之战,更是轰动苍穹。

    不想,引来五大皇族之怒,奋起反抗。

    东大陆,九州四海八荒,大战青天上世界,生灵涂炭。

    最终在三界的左右之下,战争平息。

    第一天才,辰天,大战之后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却也是那天,辰天成就了一代杀神之名。

    根据天机城所记载。

    他破神引天怒之后,死在他手中帝境强者,足有百人之数。

    其后,五大皇族,九州,上世界,无数家族寻觅过其下落,但毫无疑问,一无所获。

    就这样,十年岁月流逝而去。

    辰天所创造的传奇,彻底的落下帷幕。

    十年时间。

    天才强者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涌现而出。

    而曾经九州最强大的九大势力,在那一战中遭受重创。

    以四海学院为首,九州守护者三生之死,令整个四海学院彻底沉寂,让原本就已经处于凋零边缘的四海学院,彻底的走向了落幕。

    九大势力,同样如此。

    就连昔日大名鼎鼎的神十,也成为了过去式。

    九州,曾在那之后,迎来了一场平且而又短暂的时光,但在暗地,却仍然暗流涌动。

    时间,纪元,三千六百九十年。

    大荒之地。

    万国疆域。

    天剑山,北海。

    “小师弟,我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要回天剑山了,你还要看海到什么时候啊?”

    两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海岸边。

    而海岸出,一个身穿云萝绸缎的青年,目光凝望着远方。

    两个年轻人,分别是天剑山第十一代弟子。

    其中一人,为辰雾。

    是雾寒和辰彩霞的孩子。

    今年,便是他参与成年礼的日子。

    同时,他也是是一代弟子中,最强的第一天才。

    另一个则是天剑山十一代弟子,第二席,天行。

    他的父亲,是天晨,母亲是岳唯依。

    天晨自辰天他们离开之后,便一直守护在万国疆域,但他天赋卓越,拥有一代神境强者的传承,所以在万国疆域内,很快就崛起。

    随后也加入到了天剑山的行列。

    如今成为了问天机之后的天剑峰之主。

    “母亲说,父亲在大海的另一边,明明是传说中的英雄,我却从来没有见过。”

    一阵海浪拍岸。

    黑发少年的目光,满是某种期许。

    少年今年十一岁。

    但和他父亲不同的是。

    十岁那年,尊武之境,名动天下,成为整个万国大荒之地,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

    少年,名为辰念。

    第十二代天剑山首席大弟子!!“我们明白你的心情,实际上我也没见过叔父,他在我们还未出生的时候,就离开了,但听长辈们说,疆域的和平,都是叔父用他的一切换来的。”辰雾随辰家而姓,不但继承了辰家人的血脉,也继承了他

    父亲的剑道天赋。

    小小年纪,在各种资源的培养下,同样已经达到尊武境界。

    天行亦是如此。

    只是他们已经十六岁。

    而辰念,只有十一岁。

    在辰念的眼前任何天才,都为之暗淡。

    “我的父亲和母亲也曾说过,辰天叔叔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可他却在母亲最需要的时候,不在身边,即便是我出生,也不曾回来过。”辰念的眼中,思念如哀怨,是想念,也是恨念。

    别的人都有父亲。

    而辰念却没有。

    纵然他小小年纪,已经是帝朝皇室的太子。

    即便,他小小年纪已经是天剑山十二代首席大弟子,即便,他的身边有着漂亮的母亲,有着满是关怀他的人。

    可依旧填满不了从小在父亲传说中长大的空洞。

    十一岁的年级,却在他稚嫩的脸上,看到了不属于这个年龄坚毅的眼神。

    ……

    北疆之地。

    天剑山。

    天池。

    “他们三个还没有回来吗?”

    一席青衫,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十年时间。

    成熟的不仅仅是年轻的后代们。

    在这十年,木槿已经成为了新一代的天剑山掌门。

    并且,实力和修为也已经达到了曾经万国疆域无法企及的神境。

    如今的时代,是属于天剑山的时代。

    他们用曾经辰天留下的资源,培养了成千上万的神境强者。

    而且随着这十年时间来的努力,整个天剑山内,神境强者已经达到了数以万计的地步。

    “掌门,他们三个回来了。”

    天池,传来的声音。

    三个青年从北海的传送回到了天剑山。

    转眼就来到了天池雪地。

    “弟子,辰雾。”

    “弟子,天行。”

    “弟子,辰念。”

    “见过掌门。”

    三人齐齐行李,言行举止中能看出他们对木槿的尊敬。

    “嗯,辰雾,天行,你们要回天府帝朝参加成人礼,这是掌门送你们的礼物,希望你们不要让天剑山首席弟子之名抹黑。”

    “是,掌门,弟子明白!!”

    “念儿,你呢?”木槿看向辰念,眼中满是溺爱。

    “槿姨,我也回去一趟,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到母亲他们了。”辰念心中满是期待。

    既然选择了外出历练,自然不可能长时间都在天剑山和帝朝停留,即便有传送阵,辰念也已经有一年多不曾回去。

    “嗯,那好,替我跟你母亲问声好。”

    “好的,槿姨,念儿会转达的。”辰念乖巧的点点头,毕竟在辰念的童年之中,除了母亲之外,依蓉,木槿都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亲如家人。

    ……

    天府帝朝落日城总部。

    之前因为发生战乱的事情吗,落日城历经数次重建,如今已经将山脉夷为平地,连同古疆和落日城的桥梁,彻底建成。

    从此,这里多了一个展现的名字。

    天都府!!

    因为近几年来万国疆域得到了某种庇护。

    柳岩并没有让帝朝停滞不前,甚至在她的思考中,如果还有强者源源不断的出现在万国,每次万国都需要靠别人的保护才能生存下去的话,对于万国来说,并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

    所以,万国的势力开始扩张。

    为了寻求更强,更繁荣的时代。

    甚至他们开始让人翻越赤红大陆。

    终于,在这十年的时间里面。

    他们成功的翻越赤红大陆,开通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在赤红大陆的背后,便是前往九州之路。

    但在这赤红大陆的土地上,却也有如同大荒一样的众多荒地。

    有的靠近死海,有的则靠近山脉。

    而万国的壮举,也吸引了其他荒地。

    他们慕名而来,看到万国的繁华,竟是为之惊讶。

    但也引来了贪婪之人的注意。

    其中,有好几个疆域,凌驾在万国疆域之上。

    ……

    天都府。

    皇庭大殿之内。

    一排排玲琅满目的珠宝,武技,功法堆积如山。

    其中一个俊朗不凡的青年,站在大殿之中。

    “监国大人,本皇只为见女皇一面,难道天府连这个薄面都不给吗?”

    青年在大殿之内,眉头紧蹙,似是有些生气。

    如今的天府监国。

    乃是辰南。

    不但是镇南王,更是贵为监国。

    因为辰念已经确定为帝朝太子,而辰南则当仁不让的成为了监国,其权利在天府帝国与柳岩几乎平起平坐。

    “殿下,您还是回去吧,我帝朝女皇陛下,是我兄弟之妻,更已经为人之母,陛下贵为天琅疆域域主之子,万万人之上,若是取了这样一个女子,怕也会让人笑话吧。”辰念婉言拒绝。

    “笑话,人生有多少年,遇到喜欢的人,那就要勇敢的追求,我早就调查过了,你们天府之主,早已经离开多年,甚至有关于他的传闻,都已经是死了。”

    “天府若是能和我天琅疆域联姻,不但可以让你天府成为这万国疆域的霸主,更可以让两个疆域合二为一,可以想象,九州之外,皆是我们的天下。”

    “这岂不是美哉?”天琅疆域少主反问道。

    他已经让人下聘礼多次,但每一次都被天府帝朝拒绝。

    而这一次,他只能亲自前往天府。

    只因,五年前,他来到天府之时,一眼便看上了柳岩。

    当时他是以面朝天府女皇而来,可以说是诸多疆域的首次交流。

    柳岩的一举一动,才华,美貌,无不是人中之凤,从那之后,天琅疆域少主琅行便是再也忘不掉让他灵魂都颤动的女子。

    “殿下,你还是回去吧,女皇陛下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意的,陛下托我转告您,您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子,此番您难得来我天府,若有需要,我天都府必定安排妥当。”

    “监国,你确定要回绝本皇吗?”

    “你应该知道,天琅疆域的实力,是你们万国的十倍!!”

    “琅行少主,这是在威胁我万国疆域吗!!”辰南和琅行,针锋相对。

    看到辰南的态度,琅行恨得咬牙切齿,但现在他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只能无奈作罢:“希望,你们万国不会后悔!!”冷哼一声,琅行愤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