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淫途亦修仙 > 【淫途亦修仙 第二卷】第39章
    淫途亦修仙·二卷·第三十九章·东窗事发

    2019-11-15

    姐姐一时接受不了寿儿帮她规划好的踏入仙道的最佳途径寿儿可以理解

    毕竟这法子虽好可有违伦常。

    但姐姐自己想的那套在寿儿看来根本就不切实际。

    寿儿看得出姐姐目前对修仙界还一无所知甚至充满了不切实际幻想她

    可能觉得那些归隐深山、远离红尘的修仙之人个个都是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

    火之人;在姐姐眼里可能觉得修真者大多是修身养性德被八方的大雅君子

    在她眼里修仙者可能多为清心寡欲无欲无求耐得住寂寞、享得了清静的活神

    仙其实却不然这些都是不知情的凡人对修仙界的幻想罢了。

    作为已经踏入仙途六七年的寿儿知道:修仙界其实要比俗世更加的残酷弱

    肉强食、尔虞我诈比俗世更甚!有些修仙者甚至比凡人更势利。

    「唉算了我替姐着急也没用等她撞了南墙哪天再回头也不迟她总会

    有幡然醒悟的那一天。

    」

    寿儿头枕着胳膊与姐姐并排躺在厚厚的毯子上怎么也难以入眠一直在替姐

    姐发愁着怎么踏入仙途的事。

    「不管姐姐什么时候幡然醒悟我都要先帮她规划好接下来的事。

    回去后第

    一步:应该先让姐姐滴血认主一枚四级妖蛇蛋这样一来即使姐姐暂时没有灵根

    资质、不能修炼也不耽误灵宠的成长……如今我已经初步掌握了催熟那神秘红色

    灵果的方法以后这种小银蛇进阶所必须的灵果就不用发愁了没有修为的姐姐

    有了这种强大灵兽的时时守护我也就放心了……」

    寿儿不得不为姐姐规划着最紧要的下一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背对着寿儿的柳颜悄悄扭过头来一双眸子闪着

    异样的眸光偷偷看向熟睡在身旁的弟弟寿儿目光灼灼的在弟弟那俊朗的脸庞上

    来回扫视着目光下移才发现弟弟仅仅穿一件单薄的黑色劲装在这清冷的春夜

    里手脚都露在外面柳颜赶紧掀起被角用棉被替弟弟盖上身体在被窝里探手

    握住弟弟的大手果然有些凉……只是柳颜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她帮弟弟盖上被

    子用暖暖的玉手帮弟弟捂手的时候本来「熟睡」

    的弟弟嘴角突然微微翘起露出了暖暖的笑意。

    「这就是至亲的感觉!以后我也有姐姐天天陪伴了再也不用羡慕琦儿一家

    、田雨梦一家、小樱一家、灵儿姐一家了。

    有姐姐相伴真好!」

    寿儿一边深深嗅着被窝里姐姐那澹澹的处子体香一边在心里密意幽悰彷

    佛又回到了儿时……***************第二日清晨当金灿灿的

    朝晖带来璀璨绚丽的朝阳时柳颜、寿儿姐弟二人已经用小清洁术洗漱一新又骑上

    三角麋鹿向着西北方向出发了。

    这当中不得不说的是:当柳颜亲眼看着寿儿手指掐诀施展小清洁术术法指尖

    集起来水柱时目露惊异艳羡之色求仙问道之心更加坚定了。

    这次两人一鼓作气一直骑着三角麋鹿飞驰到午饭时间就已经远远看到了

    高耸入云的道神宗主峰简单吃了午饭后再次启程总算赶在午后申时赶到了坊

    市附近寿儿这才把三角麋鹿收进灵兽袋中引着姐姐往坊市最西头的羚寿斋驰

    去。

    两人终于风尘仆仆赶到羚寿斋时店铺前厅里还有两位修士:一位男修正指

    着上一具家犬大小的一级妖兽的尸体跟罗羚讨价还价满口的戍北郡口音。

    另一位女修正站在西墙边柜台前手里拿着一瓶‘美颜回春露’仔细端详着…

    …看来店里的生意越来越有起色了。

    唐忠第一个发现了走进来的寿儿、柳颜他兴冲冲从柜台后面迎了出来

    尤其是看到柳颜后目露惊异之色热情异常。

    等打发走了两位客人罗羚这才顾得上审问他们两个:「颜儿你怎么跑来了?你不是最近要嫁人了吗?」

    「嘻嘻不嫁了。

    我想来跟着羚姨学做生意羚姨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柳颜讪笑着搪塞道。

    罗羚却是满脸狐疑盯着她问:「你娘亲知道你来吗?」

    「知道。

    」

    「真的?」

    罗羚半信半疑。

    「哎呀羚姨我娘亲真的知道我来投奔你们来了。

    」

    寿儿怕罗羚没完没了刨根问底连忙打岔问:「羚姨这几天收了几头妖

    兽了?」

    「算上上这头总共已经收了四头一级妖兽一头二级妖兽了。

    」

    「都在坊市任务墙上发告示五天了才收这么几头啊?这得猴年马月才能收

    够一百头啊?」

    说实话这点儿数量与寿儿的预期相差甚远据他估计要令那株神秘红色灵果

    小树催长出六颗灵果出来最少也得好几十头妖兽再加上他移植到下河大山洞

    里的那四株神秘红色灵果小树的需求一百头低级妖兽都不够他不免有些心急。

    「别急嘛寿儿。

    不瞒你说自从张贴了收购妖兽的告示这两天几乎天天有

    好多修士传讯询问妖兽收购价我觉得慢慢会多起来的。

    」

    罗羚一看寿儿有些不满连忙解释果然不再追着问柳颜了。

    「是不是咱们的收购价格有些低啊?怎么每天那么多传讯询问的送来的却才

    这么几头?」

    「价格够高了你也不想想:人家传讯完对价格满意了再去百里外猎杀妖

    兽来回不得两三天啊?所以再等两天……」

    「嗡嗡嗡!嗡嗡嗡!」

    恰在此时罗羚腰间传讯玉符又开始震动起来。

    罗羚赶紧输入真气接听一个粗犷戍北郡男人声音:「喂!是你们店里收

    低级妖兽吧?二级妖兽怎么收?」

    果然如罗羚所说传讯询问的修士还真是不少…………日暮时分目送罗羚

    夫妇牵着那头消瘦的小毛驴远去柳颜、寿儿姐弟俩这才返回羚寿斋插上了店铺

    大门。

    「寿儿我的包袱呢?给我吧我要去洗澡了都在山路上颠簸了整整两天

    了头发上身上都是土我要去好好洗洗。

    」

    「哦给你。

    」

    寿儿从储物袋中取出姐姐的那个装着首饰、洗漱用品、换洗衣物的大包袱递

    给姐姐。

    &nbsp發頁4F4F&#xff14

    F,C0M

    柳颜抱着大包袱跑上二楼跑到楼梯转角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又冲着寿儿喊

    道:「对了还有你那个能自动淋浴的大浴桶……还有别忘了跟帮我烧一锅水。

    」

    「哦!」

    寿儿来到后廊灶房一拍储物戒指从中取出那个夸张的半人多高的大浴桶来。

    又来到灶台旁抱起大把大把的木柴塞进灶膛里再打开大铁锅盖子把旁边

    水缸里的水一个运水术那水缸里的水就形成水柱流进大铁锅里又一个火球术

    「轰!」

    一声一下子点燃了灶膛里的木柴……没过多久柳颜就抱着换洗衣物、洗漱用

    品跑下楼来把寿儿赶出了灶房插上了房门…………寿儿当然也有自己的事要忙

    他先来到后门的北墙从储物袋中取出九块下品灵石一一插入那九个开启店铺禁

    制的灵石插孔中当最后一颗下品灵石一插入插槽顿时阵眼中心一阵阵暗光流

    转接着一条条暗光丝线开始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当寿儿推开后门站在后院

    西北角时就见后院几丈的上空已经隐隐形成一层透薄结界这种禁制结界看上

    去十分类似于道神宗内门弟子洞府的那种禁制结界能够隔绝其他修士的神识探

    查更能阻挡住其他修士的闯入了。

    寿儿抬头见禁制结界已然形成这才放心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包紫金茅草籽

    以及还剩的另半瓶神秘油脂。

    分别间隔挖了六个小土坑放入六颗紫金茅草籽再分别滴入一滴神秘油脂

    用土掩埋好再手掐法决施展集水术吸取周围水汽集于指尖分别给它们浇灌

    些水。

    「一下子送给琦儿六株紫金茅会不会太多了?会不会引起康秋枫的怀疑呢?」

    寿儿蹲在上望着那几个掩埋好的小土坑思忖着。

    「都快过去半个月了才送给人家七株紫金茅距离自己答应人家的每月二十

    四株还差得远……要不再多催熟四株?大不了让它们年份各不一样这样康秋枫

    应该就不会怀疑了吧?」

    想到此寿儿又开始种植紫金茅草籽不过这次滴入神秘油脂时他特别注意了

    分别滴入一滴半、两滴等等各不相同。

    ……等柳颜沐浴完两人又吃完晚饭寿儿这才按计划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

    四级妖蛇蛋放到饭桌上:「姐我已经替你想好了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滴血认

    主个灵宠。

    这样一来即使你暂时没有灵根不能修炼也不耽误灵宠的成长……」

    「灵宠?这是什么蛋?」

    柳颜好奇盯着那颗大蛋问。

    「小银蛇。

    」

    「什么?蛇?不要不要太吓人了。

    」

    柳颜花容失色本来伸过来欲抱起那颗蛋的玉手急忙抽回。

    「哎呀姐……」

    寿儿好费了一番口舌总算强按着不情不愿的柳颜在她手指上扎了几滴血滴

    在了蛇蛋外壳上涂抹均匀。

    明明是为了姐姐好可姐姐却不领情还不满噘起了小嘴来一脸幽怨看

    着寿儿最后柳颜不悦甩门愤然上楼去了。

    寿儿赶紧抱着蛇蛋追上楼刚想跟着姐姐一起挤进她卧室把那颗蛇蛋妥善安

    放在她屋里孵化却被柳颜关在了门外。

    「姐你干什么?这蛇蛋最好放在你屋里孵化那样小蛇一孵化出来才会跟

    你亲近。

    」

    寿儿在门外解释道。

    「不要不要快拿走谁家屋里还养蛇啊?」

    柳颜插住门死活不让寿儿把蛇蛋拿进去。

    「唉!算了那还是我帮你孵化吧。

    」

    寿儿无奈摇着头把涂抹血的蛇蛋拿回了自己屋。

    一夜无话……***************翌日一大早寿儿趁着罗羚

    夫妇还没来就急匆匆跑到后院旭日的红彤彤阳光照射在后院西北角一排十株

    粗细、高低各不同的紫金茅枝叶正迎着旭日随风摇曳着走近一看这排紫金茅有

    的刚刚抽穗有的已经长出了沉甸甸的穗子……「嘿嘿不错看起来年份都不

    太一样根本就不像是一起种出来的长成这样就是多疑的康秋枫也看不出来什

    么吧?」

    寿儿喜滋滋把这十株紫金茅收割进储物戒指中就等着寻个合适时间送给

    琦儿了。

    ……「嗡嗡嗡!嗡嗡嗡!」

    寿儿正在一旁边喝着冰凌花茶边看着羚姨教授姐姐店铺里的各项业务时腰

    间传讯玉符就震动起来了。

    由于他怕双重身份露馅了便偷偷推开后门躲在后廊里接听一个焦急的少

    女声音:「寿儿哥哥寿儿哥哥能听到吗?你没出什么事儿吧?怎么两天都传

    讯不到你啊?听到速速回讯我。

    」

    是苏妍。

    寿儿这才想起来他出发去劫亲前唯独忘了通知苏妍了他赶紧回讯:「苏妍

    啊我这两天去蒙邬山脉深处采集灵草去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哎呀总算传讯到你了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传讯玉符那头传来苏妍急迫的声音。

    听苏妍如此担心自己寿儿心中一暖连忙笑着宽慰道:「嘿嘿我能出什

    么事儿?」

    「你前几天询问我凌峰师兄的洞府……结果后来他就真被人偷摄影像了我

    们峰主震怒已经指示执法堂在宗门各峰显眼位置发悬赏缉拿告示了……正好

    这两天又传讯不到你我还以为你被……」

    苏妍解释着。

    寿儿一听心中就是一沉万万没想到才几天不在偷摄凌峰这事就东窗事发了?看来偷摄他人影像这事可真是个高风险的活儿幸亏自己金盆洗手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苏妍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头上了这可不妙必须打

    消她的怀疑……。

    「苏妍啊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本事去偷摄凌峰师兄啊?人家可是天

    灵根的修炼天才。

    我这两天真的是去蒙邬山脉深处寻找紫金茅去了你找我就是

    为了问这个事吗?」

    虽然寿儿知道苏妍断不会出卖自己可还是要解释一下。

    「不是不是寿儿哥哥我找你其实是想告诉你:你那条小银蛇前天就醒过来

    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寿儿一听原来是为了这事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回讯:「太好了我等一会

    儿就过去。

    」

    即使苏妍不传讯寿儿他也本打算去一趟寒潭峰的一是去传讯找紫雪索要

    小淫猴;二是传讯绮儿给她送去十株紫金茅他真想看看:当绮儿一下子看到

    自己送给她十株紫金茅时她的表情会怎样惊喜?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就更得

    去一趟西峰了顺带看看执法堂贴出来的悬赏缉拿告示到底怎么写?他们到底掌

    握了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