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精品小说 > 江山云罗 > 【江山云罗】第九集 烟雨如丝 第四章 芝兰于室 光天鬼哭
    第四章·芝兰于室·光天鬼哭2019-7-9吴征举着火把,微锁的双眉中忧色尽显,却也露出期盼与欣慰。

    石门推开,赵立春跪倒在地,嚎啕大哭,玉茏烟在石床边站了起来,原本十分激动,陡然见吴征背后还有两位陌生女子,吃了一惊,无措地揪着手指,不知如何是好。

    看她除了有些不修边幅之外,全身上下也仅有丁点擦伤,想是攀爬枯井时留下的。

    向玉茏烟点了点头,吴征也忍不住泪湿双目。

    近来的坏消息实在太多,玉茏烟安然无恙是个巨大的安慰。

    她只是名弱女子,能保全至此,自然全赖赵立春的帮衬了。

    “赵兄……累了你了……”

    除了庆幸,还是庆幸。

    与赵立春的结识可说不上什么志趣相投,大半还是利益攸关而已。

    熟识以后对他的机警伶俐还是颇多认可,这一回在远行凉州之前将玉茏烟托付给他,真没看错了人。

    只可惜好好的一位小太监,前途无量,受了他的恩惠,却拖累了他落魄至此。

    “吴兄……呜呜呜……吴兄……”

    赵立春大哭难止。

    与玉茏烟的心如死灰不同,他无时无刻不在担惊受怕。

    怕被宫中发现了暗道捉回去,少说是个五马分尸。

    怕吴征一去不返,将他们丢在此处,待粮尽之后迟早还是个死。

    更怕吴征已遭不测,便是有心,也已无力。

    陆菲嫣对这名小太监与吴征的交情十分清楚,对他颇有亲善之意,见状在他颈后点了一指,赵立春双目一翻登时晕去。

    若是情绪激动太过,于身体有害,这两人可是好些日子连阳光都没见过了。

    陆菲嫣忽然动手,玉茏烟对这位陌生的美妇人升起警惕之意,更惊得缩了缩肩膀,似想退缩逃避,迈出的腿也停了下来。

    “玉姐姐莫怕。”

    吴征举起双手示意她不用担心,抬手引荐道:“这位是我娘,这位……是我的娘子……我们一同特地来寻你。”

    两个娇声惊呼同起,陆菲嫣闹了个大红脸,实在没想到吴征把她的底子全给掀了出来。

    玉茏烟则是没想到两位陌生的美妇居然都是吴征亲近得不能再亲近的人物。

    面对笑容极为亲和的祝雅瞳,她心中不自禁泛起一阵娇羞。

    而媚态横生的陆菲嫣,则有股难以言喻的滋味:两人年岁相彷,姿色也难以比较出个高低来。

    不过陆菲嫣的精气神远胜于她,玉茏烟不免有些羡慕,有些嫉妒,又有些感慨。

    这些都让她慌张的心情安宁下来,不过都不及吴征脸上熟悉又温暖的笑意,来得更安定人心。

    “苦了你了。”

    迷煳之间,吴征已走近至跟前。

    见她面色苍白,身段又清减了些,即使有绝色之姿,也不免透出些憔悴来。

    吴征心中怜惜之余,又觉一股彻底放下心来的如释重负感袭来,动情地张开怀抱将玉茏烟紧紧搂住道:“前几日我便回了成都,听闻天泽宫一带被大火烧成灰烬,猜想你们已躲入地底。这几日准备停当才能来接你们出去……玉姐姐,亲眼见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我一直都盼着你来……”

    玉茏烟对外界发生的事情还懵懵懂懂。

    只知吴征遇险,但一想他远离京城是非之地,又有师尊奚半楼庇护,料想出不了大事。

    见了吴征重逢的开心多于宽怀,只是在吴征温暖的怀中时正被祝雅瞳在一旁看着,面上发烧,心如擂鼓。

    那是从前入宫时被太后看着也没有的羞意十足,一时之间居然未曾发现吴征的些许异样。

    不仅吴征,祝雅瞳与陆菲嫣也倍感欣慰。

    进来离世的亲友已太多,伤心的不单是吴征,陆菲嫣也不遑多让,相较之下虽悲伤较少,可她对吴征的亲友们爱屋及乌,也是十分难过。

    不仅如此,她们对吴征也不无担忧。

    疼痛深至神魂,重担又压在吴征身上,若是玉茏烟再有什么意外,吴征心痛之余,身体未必还能撑得下去。

    常言如释重负,吴征的心理与精神都到了崩溃的边缘,见了玉茏烟换了旁人或许放心之后,难免失态,恣意地大喜大悲。

    但吴征做得极好,他深知玉茏烟本就是个没太多主意的女子,堪称后宫里的一朵奇葩。

    现下即使见了吴征,大体仍是六神无主,浑浑噩噩。

    若是在她面前放声悲哭,这位在冷宫里呆了多年,心神脆弱如纸,还极其敏感的美妇,多半要被吓着了。

    吴征只是低声软语,轻抚后背安慰,将玉茏烟的娇躯搂得紧紧的,似乎丁点也不愿放手。

    热烈的体温与宽厚有力的胸膛,都能让柔弱的玉茏烟芳心大定。

    她屡次拒绝离开皇宫的建议,除了身负血仇无法离开之外,也着实担心会给吴征带去危险。

    如今皇宫已没了可留恋的东西之外,吴征也不可能再留在成都城,离去已是必然。

    这一刻玉茏烟却觉得分外安心,只觉有吴征在,此行虽难,必定一帆风顺。

    沉迷在浓烈的男子气息中不知多久,被轻推时玉茏烟羞怯怯地抬起头来,先朝吴征背后偷瞄了一眼。

    见祝雅瞳与陆菲嫣不仅不避嫌,还看得十分认真,面上的笑容颇为亲和,这才放下心来,随即又觉羞不可抑。

    “玉姐姐你且坐下。”

    吴征扶玉茏烟坐好,又掐着赵立春的人中穴激他醒来道:“外界天翻地覆,有些事情须得先告诉你们知道,离开之后你们好有些准备。”

    吴征将抵达凉州之后,燕秦两国协力对付祝家,自己险些丧命开始,捡紧要处说了一遍,道:“昆仑派根基已毁,说句不好听的,我现在就像条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赵兄,这一回当真是连累了你。玉姐姐因赵兄照料得以保全,此恩没齿难忘,只是不知要何年何月才得报答了。我吴征也不是狼心狗肺之徒,大恩不言谢,眼下急的是不知赵兄可有什么安身立命的去处?”

    。

    赵立春被吴征的经历惊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此刻才苦笑摇头道:“唉,想吴兄与小弟在京城里风光之时,哪知曾有今日啊……人生潮起潮落,实难预料。

    吴兄,咱们意气相投,小弟实话实说,心中若没半点怨气,那是假的。只是小弟也知朝中之事,人人如履薄冰,既然认了吴兄,自然同得甘苦,共得患难!这也得认!小弟惭愧,留在大秦久后被人察觉,难免又是一死,就当赵立春已在后宫里烧死了便罢。旁的实是别无去处,还望吴兄收留。小弟跟随吴兄已久,换了旁人也不习惯,今后还是水里水去,火里火去,绝无后悔!”

    “好!今日共苦,来日同甘,我吴征不虚言。”

    吴征感动莫名,有些哽咽。

    赵立春说的无奈虽是实情,这一份心意也是十分诚恳,在落难之际能有这么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实是莫大的安慰与激励。

    玉茏烟见吴征回目望来,心中一跳低下头去。

    他问赵立春的去处,并不曾问自己,那可不是因为知道她已无家可归,全因吴征根本不会放自己离去,定然是要与他在一块儿的。

    “带你们离开这里之后,自会有人安排你们前去江州,届时不必等我,听来人行事即可。韩老将军正质拿着梁玉宇,率军赶往江州汇合。你们可先行前去等候。”

    吴征微笑着对玉茏烟,又感慨似地道:“韩二将军与陆家主在江州当已准备妥当了……唉,我没多少领兵之能,更别说什么沙场布阵,两军对圆。幸有韩门虎将在,否则将来可怎生是好……”

    玉茏烟目光一闪,又快速眨了几眨,抿着唇低下头去道:“我听你的。”

    吴征的目光也是一闪,道:“时辰已差不多,我们走吧。”

    “若拖了后腿碍了你的事,不必等我。”

    玉茏烟忽然道,居然颇有决绝之意。

    “嗯?谁说你会碍了我的事?”

    吴征玩味一笑,凑在她耳朵边道:“你们不一时要先去江州,久别重逢,又要分别,所以……我抱你出去,这样便怎么也拖不了后腿。”

    在玉茏烟惊声羞呼声中,吴征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当先出了石门向左走去。

    这一下把赵立春唬得魂不附体,急道:“吴兄,错了,错了。这面可只有一条回皇宫的路。”

    吴征回过头笑道:“错不了,我们就是先回皇宫去!”

    这一下正瞥见陆菲嫣的目光,一点羡慕,一点幽怨,一点期待,吓得也缩了缩脖子。

    排水道狭窄,一人行走尚且需要猫着腰,吴征抱着玉茏烟更加困难。

    但他武功高强,腰马结实,走得不仅不太费力,还十分平稳。

    玉茏烟被他抱在怀里,十足地感受到这一份安稳与温暖,一时间云里雾里,感怀无限。

    五人鱼贯而行,赵立春与吴征落在后头,他战战兢兢,不住前后张望,祝雅瞳与陆菲嫣在前领路。

    陆菲嫣收拾心神,正谨慎地左右打望,祝雅瞳的语声忽然钻入耳朵:“不生气?”

    “没有……”

    陆菲嫣扁了扁嘴,同样将语声送入祝雅瞳耳内道:“这女子孤苦了许多年,好容易脱得牢笼,亲近一会儿理所当然,现下她也需更多的照料。”

    “咦?”

    令祝雅瞳意外的不是醋意甚大的陆菲嫣居然没有吃味儿,而是她这一手传音入密居然已得心应手。

    “还差一点点。”

    陆菲嫣缩了缩肩,略觉自豪。

    信心的汇聚极难,但一旦形成想打破也难。

    陆菲嫣入住吴府之后实是最合适的状态,心境平和,修为日涨,由此也是信心不断地增长。

    与吴征的情意坚逾金石,谁也动摇不了,所以她不需将玉茏烟与吴征现下的亲热往心里去。

    “啧啧,当真了不得!”

    祝雅瞳感叹一声,有些奚落道:“有此心境,修为不增长都难。说来也怪了,小乖乖似乎特别的好,和他呆在一起总是很舒坦,家中连别扭都难得一见,这又是为何?”

    “他从不会把外事的东西带回家里来。”

    陆菲嫣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对个中缘由一清二楚,道:“无论在外碰到多少事情,难过,愤怒,怨怼,什么都好。回了家和亲人在一起,他从不会把这些不好的东西去影响他的家……”

    “原来如此!正是!”

    祝雅瞳嫣然一笑,显是对这番话大为称心。

    随即摆手示意众人止步,侧着头倾听片刻,道:“左近无人,想是和此前探查的一样,羽林军只在边界处护卫,火场里乱糟糟,工匠们先从边界处清理起,天泽宫一带是没有人的。我先出去瞧瞧,你们莫要乱动。”

    说罢便猫着腰钻至枯井下,又是闭目听了好一阵,才缓缓舒张四肢。

    那双掌一贴湿滑的井壁,像是怀有吸盘一样牢牢攀附,缓缓爬了上去。

    玉茏烟见她身形从视线里消失,胆战心惊道:“祝……祝夫人一个人不要紧么?”

    “我娘的武功在普天下出不了前三之数,她又小心谨慎,出不了岔子。”

    吴征笑道,顿了一顿又道:“如果不是要做些事情,我们都是她的累赘,由她一人来做便成了……”

    “嗯。我们要做什么?”

    玉茏烟原本对祝雅瞳就有几分没来由的怯意,闻言更有些害怕,彷佛那一双春湖般温柔的眼睛,时刻都看透了自己想些什么。

    “再放一把火,在京城里烧足三把!”

    吴征目中的火焰正腾腾燃烧,越烧越旺。

    “啊?这……”

    赵立春放了把火已是十分胆大,吴征居然潜入皇宫还要再放一把,胆子已然包了天。

    冷宫一带已化作白地,烧无可烧。

    吴征想要再放一把火,烧的可就不是人丁寥落的冷宫了。

    皇城里哪一处不是看守严密,想要再放一把火谈何容易?这些久居皇城的玉茏烟与赵立春都清楚得很,一不小心失了手,可不大难临头?看吴征信心十足,又义无反顾的样子,玉茏烟不敢多劝,遂闭上了口不再多言。

    不多时祝雅瞳探出头来,一个倒翻掠进暗道,指了指头顶:“冷宫一带无人,想是准备日后彻底重建,火场也无人打理。咱们依计行事!”

    “霍贼看来很忙啊。”

    提起霍永宁,吴征恨恨咒骂一声,道:“接下来就等时辰了……”

    “等时辰?”

    玉茏烟并非提出反对,只是觉得好奇之下,脱口而出。

    “嗯。”

    吴征耐心道:“光靠咱们几个,想要在皇宫里放出一把火难上加难。今时不同往日,上一回赵兄是天时地利人和,才烧了一把大火。现下可没了这份便利,想烧起来非得里应外合不可。”

    “嗯?里应外合?我们还有增援?”

    “有!”

    吴征目光炯炯,又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道:“大事成与不成,就看他们了……”

    玉茏烟虽不算心思厉害的角色,倒也不笨,闻言心下狐疑:即使在皇城里再点上一把火,至多也就是造些动乱,怎么说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吴征却是一副踌躇满志,又是等待重大结局时的不宁定。

    玉茏烟不明个中玄机,只见祝雅瞳与陆菲嫣的目光中俱是一片希冀。

    成都城里连日都不太平。

    昆仑一系上上下下俱被打做了反贼,远在昆仑山的门派听说鸡犬不留,韩城也是满门尽皆下狱等候发落,再无昔日荣光,连锦绣大街上的胡侍中府与吴侍郎府也是抄家的下场。

    常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胡侍中被吊于城门口示众,皇城里下了严令,有替昆仑派上下说情者,与反贼同罪。

    只是一道旨意难堵万民悠悠之口,大庭广众间没人敢提,私下里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又怎能止得住?后宫一场大火,烧得数十间宫室俱成白地还可说是意外,不久后天牢里又是一场大火便难以说清。

    昔日繁华的成都城里,喧闹的大街变得寂静,行人来去匆匆。

    若不是为了生计,大多人都愿意呆在家里,以免平白沾惹了什么麻烦。

    酒肆青楼等寻欢作乐之所门可罗雀,大部分干脆关门歇业,待风头过去了再做计较。

    即便如此,满城的官兵仍是巡视昼夜不绝,搞得人心惶惶。

    成都城里莫说城狐社鼠,便是达官贵人家的二世祖,都个个老老实实,不敢稍有妄动。

    若有人在此时的大白天,一袭黑衣,袖中还别着片白纱现身,如此扎眼的装扮想不引来注目都难。

    但是北城菜市门口偏偏有人敢这么干,而且一出现便是三位,偶有路人与他们擦肩而过,无不面色大变,加快了步伐急急熘去。

    三人行不了几步,便撞上了一队五城兵马司的巡弋士兵。

    领头的兵长见状眉头一皱,连连低声咒骂着迎了上来:“妈卖批的,出门遇见鬼,一干不开眼的混球来消遣老子不成!”

    “你们几个给老子停下!”

    兵长强忍怒火,骈指低喝道:“你们是何人?胆敢在大街上放肆!”

    三人被喝了一声似被吓了一跳,立时止步。

    还是中间扎了个道髻的年长道人一副见多识广的模样,见状大着胆子弯腰躬身,赔笑道:“这位军爷,老道领着徒儿自在大街上行走,光天化日之下,何来放肆之言?”

    “还敢多嘴!”

    兵长拿出镣铐道:“奇装异服,岂不是当街放肆!拿下!”

    “军爷……”

    老道连天叫起屈来,声振长街道:“老道家有德高望重的长辈去世,戴孝是应有之义!难道军爷家中有了丧事,还不准尽孝道不成?”

    “呸!”

    兵长一把拿住老道的手腕,将镣铐扣了上去。

    人心惶惶,谁都怕有意外,老道吼得恨不能让全城都知晓,可不是给自家添了无数的麻烦?他再忍不住怒火喝道:“嫌命长的老东西,也不看看现下是什么时候?你自寻死路便罢,莫要连累了老子!”

    “是么?是什么时候?老道还真不知道!”

    老道澹澹一笑,也不知使了个什么手法,兵长手中的镣铐不但没能扣中,反倒将自家的手给扣了进去。

    “你……妖道……来人……来人!速速拿下,拿下!”

    兵长可不是愚蠢之徒,登时明白老道身负绝技。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打了个激灵,大声吆喝起来。

    “你……有罪!”

    老道微微一笑,混不理举着长枪扑上来的兵丁,一把拖着兵长道:“本月来你借成都动乱,坏了两家女儿,还借故冤人下狱。知法犯法,该受三刀六洞之刑!”

    。

    兵长一手被镣铐扣紧,一端被老道拿在手里挣脱不开,另一手则被老道捏住,像一把铁钳咬紧,直比镣铐还要难熬,忍不住大声呼痛着怪叫起来。

    异状立时惊动了左近的巡城兵丁,不一时三队兵丁便出现在近处。

    那三人里两名年轻男子挡住兵丁,老道则好整以暇地取出三把解腕尖刀,将兵长踩在脚下,双手如风噗噗噗地三声响起,鲜血飞溅!原本三刀六洞是在腿上扎上对穿的三刀,可称酷刑,却不致命。

    这老道却是一刀刺腹,一刀扎喉,最后一刀当胸捅了个对穿!兵长惨叫声中,登时毙命!兵丁们见这伙恶徒武功高强当街行凶,心中大骇。

    可职责在身,非常之时更不敢稍有怠慢,结队将他们团团围困!这三名恶徒的武功他们明知不是对手,仍不敢稍退半步,反正增援不久便至,这几人武功再高,还能插翅飞去了不成。

    “时辰已到!”

    祝雅瞳与陆菲嫣异口同声。

    “张天师他们该当动了。”

    吴征伸出左手食指,似是做了个记号道:“北城的菜市多是些贫苦人家采买之地,乱糟糟的最易闹事,五城兵马司在此地定然加派了许多人马,但是里头不会有高手,张天师他们三人绰绰有余。五城兵马司的人拿不住,金吾卫才会动身。”

    “你们要调动禁军?”

    玉茏烟惊诧道。

    她在皇宫日久,对金吾卫,羽林卫的调拨了如指掌。

    吴征所言先与五城兵马司为难,之后才会遇上金吾卫,正是皇城里的规矩——除非有圣旨下来,否则规矩不可乱。

    “嗯。不把禁军调动出去,怎生在皇宫里办事?”

    “你们有多少人?”

    玉茏烟有些惊慌,唯恐吴征吃了亏“姐姐忘了?我也曾是羽林卫,他们的手段我也清楚。这一次人不多,七品以上的高手五十余人。”

    “禁军不是草包,邹鸿允更广为人知是大将之材,即使你手下有足够的高手,真引得羽林卫出手,恐怕伤亡必重。”

    玉茏烟脸颊腾地红了起来,强打精神掩饰着惊慌道。

    当年这个小小的九品羽林卫逾越宫墙,恰巧窥见了极为难堪的一幕,自此才结下不解之缘。

    吴征笑了一声,知道玉茏烟心中疑惑,也像是要给自己增加信心,坚定道:“引禁军出宫,可不是靠着蛮力硬碰硬。他们在外可是危机重重,可一个我都舍不得他们送命!所以……”

    他向赵立春点了点头,又与祝雅瞳,陆菲嫣对视道:“我要看看,当高手们被集结起来,以严苛的军令行事,依时辰各司其职之时,能够办成多大的事情!”

    虽早知吴征心中所想,又与他反复计议了不知多少回,再闻吴征之言,祝陆二女仍觉胸中热血沸腾。

    世间下至豪门贵族多有聘高手以为护卫的,上至军伍间战事急迫之时,便是十二品绝顶高手也不能置身其外。

    但以惯常行事,武功高强者多被授以较高的职衔,以统领普通军卒。

    即便燕秦之战最关键时刻,燕国纠集高手一同袭击下卞关,原本的目的还是为了出其不意,打个奇袭。

    吴征的做法则完全不同,就连祝雅瞳也从来没有想过,每一个人的职责可以细到这种地步——何处动手,何时动手,目标是谁!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分毫不差。

    尤其是时辰!当吴征将图纸摆开,图上的每一个点都标注着动手的时机与人数。

    祝雅瞳万般惊诧于其中的精细,但一看个中的道理,颇有茅塞顿开之感。

    三支官军向着张天师合拢,几十杆大枪在阳光下闪出耀眼的寒芒,摄人心魄。

    行人早已纷纷惊叫着奔走躲避,有些更是吓破了胆子,连滚带爬了几步躲开兵丁前行的道路,才瘫在地上面无人色地瑟瑟发抖。

    张天师等三人当街杀人居然也不逃窜,像极了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样。

    第一队围困他们的兵丁胆色渐大,开始擎着长枪从四面向他们逼近。

    “狗日的仙人板板……”

    前来增援的一队兵丁们咒骂着,恨不得当场就把这几个匪徒戳上几个透明窟窿!忽然五名瘫软在路边的行人跳了起来!“你们有罪!”

    几十道寒星噼空而至,噗噗噗的入肉声响起,打得这一队兵丁人仰马翻。

    五人一击得手,张天师等人见状忽然暴起,拳掌齐出打倒几名兵丁,从缝隙里钻了出去放腿狂奔。

    那五人则不做片刻停留,与张天师等人向着相反的方向施展轻功奔去。

    皇都禁军训练有素,面临异变虽惊不乱,当即有兵长一边遣人飞报与上司,一边领人使出吃奶的力气追踪下去。

    不想越是追踪越是吃惊!不时有兵丁从四面八方赶来,可出事的地方却越来越多。

    来敌武功高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且乔装改扮,个个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来敌从三人,增了五人,变作十人,几十人,前来围捕的兵丁像是一个个明显的靶子,不住地遇袭,倒下。

    不知从何时起,“你们有罪”

    变作“反了,反了”

    的呐喊声。

    来敌一会儿跃空高呼,一会儿汇入惊呼奔走的人流,一会儿又不知钻入了哪处屋舍。

    全城都乱了起来,兵丁们的血光之灾为起始,时不时又有地方着火,且着火之处不是平民百姓的屋舍,而是达官贵人家的经营产业,颇为显眼。

    远远的还见侍中俞人则府上有三人从怀中掏出一个个小药瓶砸下,颇具腥臭味的黑色液体从碎裂的药瓶中迸出。

    气急败坏的护院头子嗅了几嗅,面色大变道:“这是勐火油!快,快去搬砂石来!”

    兵丁们这里追捕得上气不接下气,军令又到:“俞侍中府上着了火,你们速速多运砂石前去灭火!扑灭之后不可离开,守卫侍中府。”

    着火之处越来越多,结合今晨霍府被大闹了一通,至今捉不着人犯。

    偌大的成都城似乎被阴影所笼罩,【反了】正在成为现实……而那些在霍府上空飘散的【檄文】,也在诉说着某种不足以为外人道的事实。

    “以霍永宁的本事,【反了】怕是唬不住他!”

    祝雅瞳在心中默记着时辰,见吴征左手伸出的是二指。

    以他张开手掌为五次,缩指握拳又是五次计,这已是计数的第四十七次。

    几人也从枯井中爬了出来,在断壁残垣的天泽宫附近找了一处藏好。

    “唬不住他,岂有一城皆反的?”

    吴征信心越发充足,澹澹道:“他必定会勒令全城不许擅动,排查之后捉拿虚张声势者。换了我也会这么做!只是……呵呵,这些虚张声势者若是高手,则完全不同,想要捉拿可没那么容易了。”

    “我现在也越发坚信了!”

    陆菲嫣激动得手掌都在微微颤抖道:“霍贼也不是有鬼神莫测之机,处处料人机先的。”

    “呵呵。从前我们处处落入他的算计,着他吃得死死的,并非咱们智计不如,全因我们在明,他在暗!他们宁家种瓜百年,恰巧让咱们赶上,落在局中脱不了身。如今掉了个个儿,也让他好好尝一尝被算计的滋味。”

    吴征咬得牙关咯咯作响,在阳光下双目依然森寒无比。

    “羽林卫高手尽出,皇城里正是空虚之时,好天气,自是个办大事的好日子!”

    祝雅瞳一路来尽说些俏皮话,让玉茏烟听了都不由惧怕之意稍减,这才明白过来她并非不合时宜,而是刻意如此。

    “有没有可能……去……去刺杀梁俊贤……”

    玉茏烟怯生生地道,在她的想法里,皇城里既然高手尽出,直接刺杀了新帝岂不是更好。

    “杀不了,也不能杀他!皇城里空虚,该守的紧要处一个人都不会少,只是许多地方的守卫被抽调,暂时顾不上而已。想要刺杀梁俊贤几乎不可能,就算侥幸成功,代价必然巨大。”

    吴征笑了笑,意味深长又无限感慨地道:“我们可以不赚钱,可是一个铜板都赔不起了……”

    就在不久之前,吴征求盛国出手帮忙,换来倪妙筠这一句无可反驳的【天理】。

    当时心中是不无鄙夷的,觉得盛国这个地方疲弱多年,动不动拿生意比国事,实在有些小家子气。

    不想天道循环,就那么个把月的时光,自己也过上了精打细算,一个铜板都亏不起的日子。

    “果三结该动了。”

    吴征又伸出一个手指头。

    几十人喊得再大声,终究成不了大气候,在平民间造就些混乱也有限。

    烧上几处楼宇,零零星星,落在有识之士的眼里一看就是些小蟊贼,登不上台面。

    作乱的高手们虽身负绝艺,目标却显着,被盯上了之后城门四闭无法离去,一时难以脱身。

    待大内高手尽出,迟早是个被擒拿的下场。

    想要制造更大的动乱,哪里还有人比得过这帮蛮子?笸箩族的富山别院里,王子果三结双目赤红,肥大的身躯斜披着一块兽皮,手提一根狼牙棒杀气腾腾地召集族人。

    族人莫名其妙,可对王子的命令又不敢不从,各自披上兽皮,带上羽冠,手提利刃集结。

    奉命看着王子不要闹出麻烦的智者见状,预感大事不妙,趋近前道:“王子这是要干什么?王可没有下过命令。”

    “扑腾”!果三结并无二话,狼牙棒直接照头落下,将智者的脑袋打做一个烂西瓜。

    他吭哧着粗气,活像只发疯的野牛,双目泛出嗜血的鲜红,一言不发,却让族人们心中一凛,再也不敢多言。

    “反了,反了……”

    果三结凶威赫赫,语声却是喃喃低语,像是被凶神占了肉身,已是神智尽失。

    族人们不明所以,也跟着一同呼喝着,前呼后拥着果三结出了富山别院。

    成都东南角一带住着颇多蛮夷。

    果三结红了眼睛,逢人便杀,蛮夷聚居之所大乱。

    蛮人被激起了凶性,【反了】,【反了】之声吼得震天响。

    待得五城兵马司赶来,蛮夷们已是杀红了眼,什么都顾不得了……“我们先烧景幽宫去,这地方我想起来就讨厌!”

    吴征将玉茏烟交给陆菲嫣,自己带着赵立春,轻车熟路地翻过宫墙,摸出勐火油在空无一人的景幽宫里洒落,一晃火折点燃。

    吴征的厌恶是第一,景幽宫往日里看管就不严,现下更是稀松,也确实是最适合的场所。

    皇城中的羽林卫反应神速,示警之声几在第一时间响起。

    可有勐火油助威,火焰燃得极快,吴征又选了窗纸等处,不一会儿便点着了门扉,火光与浓烟冲天而起!云霄里朱泊乘着扑天凋落下,此前逃去的皇夜枭与吴征,陆菲嫣所骑乘的也跟在他身边。

    追兵却是一个都无,想来都被朱泊伏击料理了个干净。

    祝雅瞳跃上皇夜枭,吴征将玉茏烟与赵立春在空着的凋儿身上绑好,在玉茏烟额头一吻道:“姐姐先跟着师祖去,莫要管我们,莫要回头,莫要担心!韩老将军他们当会先到江州,我要此后才回。”

    “嗯。”

    玉茏烟极为不舍,却知吴征身负重责,留在他身边实是累赘,遂点了点头,随着朱泊高飞而去。

    祝雅瞳早早跃上皇夜枭,大鸟身上的伤愈合之后留有疤痕,看上去更加凶相毕露。

    她驾着皇夜枭在空中电射逡巡,手中暗器四下抛洒,羽林卫们虽各个装备精良,却也被劲弩般爆射的暗器吓得胆战心惊,只得举起大盾藏身其后,暂避锋芒。

    “咯咯咯。”

    祝雅瞳纵声娇笑道:“宁鹏翼的不知多少代孙子,忧无患,暗香零落贼首,霍永宁,宁永祸!藏头露尾的鼠辈,你还不敢现身么?本夫人已打到皇宫里来,你居然隐匿不出,可是要等本夫人取了皇帝的人头,你好顺势谋朝篡位么?若你没有这份阴险的心思,咯咯咯,快快骑上你的豹羽鵟来与本夫人再决高下!被你害死的平民百姓,昆仑上下一门忠烈都在冥冥之中看着你,你敢不敢?你敢不敢?”

    皇城里许多人都见过祝雅瞳身着盛装觐见先帝时的艳绝人寰,可比起现下她一身素服,在空中耀武扬威的模样,当真叫人难以分清哪一个祝雅瞳更加的惊艳!绝顶高手的确有在皇宫里兴风作浪一时的能为。

    若在地面上,最终脱不出大内高手的围捕。

    可到了空中……飞行坐骑驯养不易,数量本就稀少。

    何况原本最能制约绝顶高手们的家族牵绊,如今在祝雅瞳身上已全然不复存在。

    大秦国收缴了祝家的财富,如今自也当承担祝家无所牵挂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