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玄幻小说 > 我老婆是鬼王 > 正文 第2564章 两个赤松秘术!
    黄玄子听了傅洋的话,脸上露出“理应如此”的表情,微微颔首道:“师叔已经拥有了堪比赤松仙人老祖的七色灵力,那么确实也该修行一些本门的法术了。”

    说着,他轻轻一挥手中拂尘。

    呼!

    虚空中又是凭空生出一股股罡风,打着旋儿,从这偏殿后方阴暗隐蔽的角落里一本泛黄的线装道书——看起来就非常的古老。

    这本道书缓缓飘落在傅洋的手中,封面上有“赤松道术”四个篆字。下面还有三个蝇头小字,仔细分辨能看出是“梁仁庵”的署名落款。

    黄玄子说到:“师叔应该也知道,我们赤松一脉,乃是大隔代传承!我爷爷梁仁庵的师父,是两千多年前的赤松仙人黄初平。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见过面。估计赤松仙人应该都不知道自己的道统传承人是什么样,更别说传下具体的法术招式了。”

    嗯。

    傅洋点点头,也很清楚。

    这赤松一脉的大隔代传承,完全是看天意和机缘……

    自黄初平之后,中间有两千多年的断层。直到清朝末年的农民梁仁庵偶然所得五色灵力,这才真正的让赤松一脉现世,并发展处黄大仙祠(庙)的宗派势力来!

    所以这门派的法术,肯定都是梁仁庵自创的,和黄初平怕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由此可见,这梁仁庵也堪称一代传奇!

    从一个吃不饱饭、天天砍柴的苦逼农民,到开宗立派、叱咤华南的一代灵异强者。这样的人生经历,怕是值得大书特书了。

    黄玄子看着傅洋手中泛黄的道书,眼神有些恍惚,语气幽幽。

    “这本道书,爷爷临终之前又重新修订了一遍。他当时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三花聚顶巅峰,距离传说中的五气朝元只有一步之遥。可惜,终究还是没有迈过去啊。”

    三花聚顶巅峰!

    傅洋和阿黄都是一震,第一次知道梁仁庵的确切修为,着实惊人。

    要知道……本质上梁仁庵和傅洋一样,走的都是野路子。而且,可能更野一些!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大毅力大智慧,一步步摸索出来。

    傅洋现在虽然“荒神状态”下的爆发力,也已经能够勉强达到三花聚顶巅峰的层次。但只有单纯的“攻击破坏力”一个方面达到,而且那是相当于燃烧生命、持续时间很短。

    真要遇上三花聚顶巅峰层次的强者,绝对是被碾压得哭。拼了命能不能逃脱还看运气。

    不……准确地说,就算遇到普通的三花聚顶强者,傅洋都没办法!

    毕竟,他正常的修为境界其实就在七箓真人巅峰这一级。战力的飙升,基本都靠各种逆天的“外挂”来完成。

    比如鬼道荒甲、比如乾坤棋盘、比如荒神状态……嗯,老天爷的私生子毕竟不是白叫的。

    黄玄子看傅洋表情有些出神,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便也沉默了半晌。才又继续说到:“师叔天赋异禀,千古罕见。所以我自己在法术上,就不敢献丑了。甚至我父亲梁钧转研发的道术,你也不必看了。师叔就参详一下爷爷梁仁庵创下的基础,应该有所感悟。”

    好!

    傅洋点点头,也不扭捏。

    以他现在的修为,当然没必要再去细看梁钧转和黄玄子梁士棋的法术。梁仁庵,才是他在赤松一脉应该看齐的目标。

    “多谢师侄,那么这本道书我就收下。闲暇之时,我会翻阅修炼。看看我们赤松一脉的神奇之处。”

    “师叔不必多礼。爷爷当初在创立黄大仙庙的一应事宜时,都参考了符箓一脉。所以其实大部分法术也是以符咒驱动为主。师叔是茅山七箓真人,学习起来应该极快的。只不过……”

    黄玄子顿了顿,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莫测起来,语气也幽深:“还有两个秘术。乃是我梁氏赤松一脉三代人不断完善的理念。也有必要,传给师叔了。”

    哦?

    傅洋来了兴趣。

    原来,还有禁忌秘术!

    不过想想也正常。黄大仙庙庙能够一路走到今天,肯定也是有一些压箱底的手段。想来就算比不了龙虎山的七大神术,也不会差太多……

    好!

    傅洋拱手致意:“那么,有劳师侄了。这就给我展示讲解一番吧。”

    黄玄子斜着眼睛看了看阿黄,意思很明显——无关人员离开!

    啥意思?

    阿黄一下子就不爽了:“我和小洋子乃是过命的交情,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我们龙虎山七大神术之一的法身神通,我平时都和他详细探讨。会觊觎你们?”

    咳咳……

    傅洋轻咳两声,让阿黄坐下。诚恳地说到:“师侄不必介意,这家伙就是个说话不过脑子的。但其实也有几分道理。我和他无话不说,你传授于我,到时候必然会和他聊起此事。还不如就让他在旁边看着好了。更何况,没有赤松之力,看了又有何用?”

    嗯,也有道理。

    黄玄子点点头,觉得傅洋说的没错。他们大部分的法术都参考借鉴了符箓一脉,所以有些相通之处。

    但这两大独有的赤松秘术嘛……若是没有三色灵力打底,是绝对学不会的!

    于是,他也不再驱赶阿黄。正色道:“这两个赤松秘术的理念,乃是从爷爷梁仁庵提出并初创,经过我父亲梁钧转,再到我这里,逐渐完善的。”

    嗯?

    傅洋敏感地觉察到了黄玄子的遣词用句。好像一直说的是……理念?!

    他脱口而出:“这两个秘术,还不完善?”

    黄玄子眼睛一亮,露出佩服的表情,感叹道:“师叔果然是心思敏锐,从我的话中就能听出端倪。没错!这两个秘术,还没有彻底的完善。一部分还是基于理论状态。但,从已经能够展示的部分来看,威力无穷!”

    傅洋做了个“请”的姿势,让黄玄子先展示一番。

    他和阿黄都很好奇,那传奇人物梁仁庵,除了借鉴符箓一脉自创或者说有点儿“山寨”了完整的赤松一脉基础体系外,还有什么厉害的禁忌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