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穿越小说 > 魏武侯 > 正文 第681章 入陈第一站
    (各位兄弟,订阅走一走!!)

    魏侯十七年七月十六,魏无忌领兵入陈郡。

    所谓陈郡,其实就是魏国所占鲁国之地,早在三年前便被设为了陈郡,名义上统辖而来整个陈国地界,其中便包括如今被秦军占领着的那部分土地。

    说来也是可笑,当初长平关刚被打下来的时候,各国就跟死了爹一样,纷纷对魏国进行谴责和逼迫。

    甚至当初,魏无忌还一度因此而入了齐国成了质子,虽然这里面也有魏夫人的功劳,但还是可以看出当初魏国攻占陈国,是多么的群情激愤。

    可时间到了现在,魏国公然设立陈郡,甚至又侵占了鲁国大片地界……可却再无当初那么多口水仗。

    虽然各路使节还在上洛吵着,但现在列国都打成了一锅粥,再难齐心协力钳制魏国了。

    实际上,魏无忌对陈郡的记忆还是比较深刻的,谁让那时差点儿连命都丢了。

    端坐马上,魏无忌便对旁边的方旋和高云道:“眼下时辰已经不早,准备安营扎寨吧!”

    大军过境,陈郡之内的县城肯定是容不下的,所以他们也只能在这野外驻扎,各军皆是如此。

    而就在此时,忽然有斥候来报道:“回禀公子,前方五里处有一邑落!越过该邑五十里便是香河县,再往西南四十里便是长平关了!”

    魏无忌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后他便问向身边人道:“不如再往前走走,临近邑落扎营?”

    临近邑落扎营,当然是很有必要的,在这荒野山林还不知道有多少毒虫猛兽,安全性相对较低。

    几名都尉校尉们自然没有什么意见,然后魏无忌便问道:“就在前方五里?那邑落叫什么?”

    这斥候自然也是做足了功课的,只听他答道:“回禀公子,那邑落名叫铁林邑!”

    魏无忌不由怔然,整个陈郡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有两个地方,其中一个便是这铁林邑。

    随即,便听魏无忌沉声道:“传令下去,前方五里铁林邑外扎营!”

    魏无忌的命令立即就被传达下去,随即整个大军便加速起来,眼见天色已经不早,自然是早些赶到为妙。

    大约十几分钟后,铁林邑的邑墙便出现在魏无忌眼前,一种久违的熟悉感绕上他的心头。

    而铁林邑内,作为邑宰的李家家族,看到外面直扑而来的魏军时,整个人也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这些年并入魏国后,虽然再未发生过兵卒劫掠之事,但每次有魏军过境他却依然不敢放下心来。

    委实是当初顾家满门被杀,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和恐惧,生怕外面那些爷不高兴也把他李家给抹除了。

    此时,李定便站在邑墙之上,紧张的看着远处大军越来越近。

    终于,那大军在离邑落一里处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安营扎寨起来,看样子对还是如往常一般不会进入邑中。

    从这一点来说,魏军便比那些陈军楚军就要强多了,所以这些陈人也都乐得做魏国顺民,毕竟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见一切无事,这位已经年近五十的李邑宰,吩咐了下人继续盯着之后,便离开邑墙往自己府上去了。

    …………

    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李定正和自己儿子女儿一起吃饭,便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而紧凑的马蹄声。

    随后他便暗道不好,莫非是外面魏军有人不守规矩,入邑中生事来了。这时候他饭也没心思吃了,立即便让外面的仆人去打探消息。

    只有将事情打探清楚了,他才能谋定而后动,毕竟他一个小小邑宰,在人魏军那边可没多大面子,鲁莽行事反而容易将自己搭了进去。

    很快,便有下人赶了回来,但却是先前被李定留在邑墙上那位。

    “老爷不好了,魏军进城来了!”

    李定心头一紧,暗道自己所料不差。于是他便问道:“那你可看清了,来的有多少人?”

    那仆人便答道:“大概……有两三百人吧!都骑着马,就如神话里的天兵一样!”

    李定可无心听这些口水话,挥了挥手便让这人下去。

    就在李定沉思间,他的大儿子便在一边道:“父亲,要不咱们带上些人手过去看看?”

    李定瞪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道:“糊涂,带人过去干什么?是不是要定魏军兵卒纵马街头之罪,然后将他们抓起来?”

    李定儿子听自家老爹这么一说,顿时心里就明白了许多,然后他才满面惭愧道:“儿子莽撞了!”

    而就在这时,先前被李定派出去打探情况的仆人也回来了,只听这人道:“老爷,方才那进邑中的魏国骑兵,现在正在原老顾家外面!”

    老顾家……当年老对手的家宅外,李定心里不免一突,这些魏兵跑到此处做什么呢?

    李定此时心更慌了,自己现在是不是该去见见那些魏兵?毕竟自己终究是邑宰,此间的官面人物。

    “伯路,咱们去见见那些魏军,否则人家若是找上门来,可能就大祸临头了!”李定对自己长子道。

    李伯路点了点头,然后便跟着自己父亲一道,快步往府外走去。

    而想要随行的家仆们,都被这父子二人赶了回去。

    此时,在原来的顾府之外,魏无忌看着破落的门庭久久出神,眼前景象都是他造成的啊!

    顾家男女老少,包括那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可以说都是他害死的。

    虽然心里有些戚然,但魏无忌却没有后悔这种东西,毕竟当初双方是敌人,对敌人仁慈便不知道要用多少魏军士卒的命去填了。

    “原先也在此处住过,谁曾想到几年过去,便成了一处死宅!”魏无忌缓缓道。

    当年亲身经历过那次事件,且还跟在魏无忌身边的便只有郑大力了,也只有他能体会魏无忌此时的心情。

    相比于五年前,郑大力发觉自己同公子一样,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就以他郑大力而言,从当初的魏武卒弃卒,再到如今武扬君亲卫队长,一切回想起来都那么的不真实。

    而当初一起的老兄弟们,譬如王绣、刘玄霸、周长运、张庆山……却也有了各自的前程,如今跟在公子身侧的将领们几乎都换了一批人。

    就在这二人都在回想着往事的时候,外围全传来了一阵波动,将他们的思绪拉了回来。

    “怎么回事?”郑大力不由问道。

    这时便将树涂跑了过来,禀报道:“大人,外面来了一个老头,说是本地邑宰,前来拜见您的!”

    随即,郑大力便将目光看向了魏无忌,表示等候他的指令。

    “本地邑宰,也不知道是不是本公子当初任命的那位,带进来瞧瞧吧!”魏无忌缓缓道。

    很快,李定父子便穿过重重警卫,在一片杀气中身子颤抖着来到魏无忌面前。

    接着夕阳,李定一下就看清了魏无忌的面容,这让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这位不是当初……将顾府满门屠戮一空的,那位魏国公子吗?李定还记得,自己的邑宰之位还是这位赏赐的。

    李定颤抖着身体,战战兢兢跪拜余地后,才强忍着恐惧道:“拜见……拜见……公子……”

    而且,李定还知道的是,这位魏国公子如今还有个更响亮的名号,那便是名扬天下的武扬君。

    魏无忌不由有些好奇,便问道:“你认得本公子?”

    李定将脑袋抬起来一些后,才道:“当初……小人的邑宰之位,便是……公子您赐下的!”

    魏无忌不由恍然,这下他便知道这位邑宰大人怎么会认识自己了。